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专访|油画家刘溢自解10年前那幅《搓麻将的女人》

2018-8-12 19:21:25

来源:东方网 作者:董怡虹、丁一涵 选稿:周玮

  原标题:你们习惯叫它《搓麻将的女人》,其实那幅画叫《2008 Beijing》|纵相专访刘溢

  关于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记忆很多,有一幅名为《搓麻将的女人》的油画不得不提。

  在那个社交网络还以论坛为主的年代,这幅画作的全球关注度,仅次于达·芬奇的《蒙娜丽莎》和梵高的《星空》。

  是的,你没有听错。而刘溢,就是这幅画的作者。

  对于网友的“空前大讨论”他作何感想?作品是否如外界猜测的那般“富含深意”?08年至今他又在创作什么作品?最近又在酝酿什么新作?

  北京奥运十周年,东方网·纵相新闻走访了刘溢在北京的工作室,听听作者本人是如何解读《搓麻将的女人》。

  “画《搓麻将的女人》是希望中国人收藏”

  在谷歌上键入《搓麻将的女人》,可以得到28万项网页的搜索结果。其中仅凯迪网论坛,一周内就有22万人次点击,回帖2000多。那是2006年,微博与微信都不存在的年代,网友面对这幅作品,被激发出了空前的热情与无数的讨论。

  

  ▲

  刘溢油画作品:2008 Beijing

  创作时间:2005年

  

  ▲

  刘溢油画作品:搓麻将的女人

  创作时间:2006年

  “06年画完《搓麻将的女人》后是一位网友转到了国内论坛,能走红完全是‘LUCKY’。”刘溢表示这一切“出乎意料”,“艺术是给人消费的,关于画作本身的讨论那么多,我特别高兴。”

  尽管外界对刘溢的关注远不如他的作品,但他反而“以此为荣”。

  “说个笑话给你听,当初我也在论坛里留言评论,当我说‘我就是这幅画的作者’时,网友还把我从讨论里踢掉了,说我穿着‘马甲’在瞎说。”

  刘溢说,老百姓乐意去议论就是他最大的满足。

  其实《搓麻将的女人》是刘溢对《2008 Beijing》的再创作。

  “当在加拿大听到中国申奥成功时,发自内心地为祖国强大而自豪。”在这股热情的驱使下,刘溢画下了《2008 Beijing》(目前网上大多将《2008 Beijing》与《搓麻将的女人》两幅油画放在一起对比)。

  结果,《2008 Beijing》很快被一名美国藏家买走。“当时就希望中国人能够收藏《2008 Beijing》,所以进行了再创作,画了《搓麻将的女人》。这个名字也是因为网友一直这么称呼,本来属于再创作的油画,名字就用大家给的俗称了。”

  事与愿违,《搓麻将的女人》最终还是被外国藏家拍得,不过,《2008 Beijing》在经过第一位美国藏家的转手后,已被一家来自中国的企业拍得。

  这两幅画究竟想表达什么?

  刘溢表示,“奥运会英文是‘OLYMPIC GAMES’,中国申奥成功,也代表中国加入了‘GAMES’。游戏必须有规则,而我在画中用麻将代表了‘GAMES’。”

  那为何是麻将,而不是其他游戏?

  “因为麻将是来自东方的游戏,用的是东方的规则。”刘溢举例说,“麻将除了摸一张打一张,还有‘进张’的规矩(进张即是指麻将中的吃、碰、杠),这和西方游戏不一样,比如桥牌、比如足球,只要赢就行,东西方的游戏规则有差别。”

  在刘溢眼中,中国崛起的同时,也在改变着世界。旅居加拿大的他感同身受,“十年前多伦多的大型商超周末肯定不开门,但是随着华人越来越多,需求越来越大,当地不得不通过立法将某片区域划定为旅游区,只要在旅游区,大型商超就必须营业。”他直言,“中国在走向世界的同时,也在促进世界的政商格局改变,在这样的背景下,我创作了这幅画。”

  对于网友的诸多假设,刘溢说,“看他们的评论,手心直冒汗。”在他看来,议论是对是错不重要,猜测是真是假已无关,“关键不在于别人怎么解读,在于别人愿意解读!”

  在记者追问下,刘溢举例有的解读他认为不错,有的实在是牵强附会。比如有人将麻将桌中的“东风”解读为“东风导弹”,“其实根本没有这种意思,东风就是东方的元素。”再比如,有人分析画中左侧蓬头散发的女子代表了日本,“这根本是无稽之谈,我画的时候没这个意思。”当然网友合理的假设也有,“有人将这幅画与《百年孤独》作比较,认为这是魔幻现实主义的绘画,这就联系得不错。”

  

  ▲刘溢一家2008年回到中国

  如今,刘溢也同他的作品《2008 Beijing》一样落叶归根,2008年他回到了祖国定居。

  就在2008年奥运会开幕当天,他还跟朋友和家人举行了一个小小的剪彩仪式,开始制作一巨幅历史题材的油画作品《烽火诸侯》。

  “有个观众叫关栋天,主动要上台发言”

  回国后的刘溢没有闲着,2006年5月,他曾在网上开了帖子,专谈油画技巧。

  因为当时参加帖子学习和讨论的人被限定为六个网友,帖子的题目是《六胖子画室》,所以2011年,他编撰出版的油画技法书也取名《六胖子油画技法》,“做任何事要一点儿真诚,我最多同时在网上教六个人学画画,所以用‘六’来命名,这本书在豆瓣上的评分你们可以去查。”

  

▲此书评分挺高,但可能油画技法书籍过于专业,评分的人不多

  不过,刘溢表示自己“带学生”的想法一直没有实现,“中央美院不可能把一个学生交给我四年,现在的制度规定要学这学那,人一旦变成社会性的动物,那就谈不上艺术创作了。”

  尽管“带学生”的愿望没有实现,但刘溢的作品还是走进了人们生活。

  

  ▲刘溢,图中上方的画为《烽火诸侯》局部

  2012年1月底,他在上海美术馆举办了个人画展。“上海对于文化的包容性确实很好,当时南京西路都排起了队。”他提起一个插曲,“画展最后一天,有个观众本来是去楼上看朋友的画展,没想到看了我作品后,称‘大为感动’。”

  刘溢一问,对方说自己名叫“关栋天”,由于心情十分激动,在征得刘溢同意后他上台作了一番“慷慨激昂”的发言,表示这个画展令其心潮澎湃。

  事后,刘溢才得知这个“关栋天”是京剧界的知名人士,“我的作品为大众服务,各类人都能喜欢,我很高兴。”

  

  ▲刘溢2013年作品,《闹洞房》

  “三年没动过画笔,想还原真实的靖康之耻”

  当提到近年来的计划,刘溢表示,他想为历史补白。

  “你知道什么是靖康之耻吗?”刘溢反问我们,当听到答案是岳飞笔下的“靖康耻,犹未雪”时,他接着说,“现在的人对于这段历史并不了解,我当初也是,因为我想要画有关靖康之耻的油画,所以我先要去琢磨它。”

  刘溢这么一琢磨就是三年的时间。

  “我没有手机,也不太出门,不想被外界多打扰,就在家里查文献,看史书,再通过粉丝搜集资料。”

  刘溢为考证一段书中的内容,托粉丝找到了南京图书馆的古籍大师沈燮元,为了解金国俘虏了赵氏皇族后风俗的变化,托粉丝实地去哈尔滨阿城区(曾为金朝首都会宁府)考察。

  “比如宋徽宗、宋钦宗北上的路线,比如帝姬(北宋政和三年,公主改称为帝姬)为何分批被押送的原因等等,我一定要琢磨透了才行。”

  刘溢虽然三年未动画笔,但摆在身边的靖康之耻“时间与人物对照表”,证明他为了作画所付出的努力。

  

  ▲小小满足一下他的心愿:自由职业者刘溢

  采访最后,我们询问他当文章成稿时究竟用哪种身份定义他时,他表示,独立艺术家、油画家、自由职业者都可以。

  之后他想了想,补充道,“还是自由职业者最贴切!”刘溢边说边点点头。

  

  同问 异答

  

  Q:在2008年,最让你印象深刻的是什么?

  A:通过之前的油画,以个人的形式参与到了这个国家的盛事,让老百姓通过讨论油画得到了人性的释放。

  采访花絮

  刘溢老师的工作室其实就是他家,当进入他的工作室,面对着他的油画作品时,摄影同事立马发出了惊叹。

  刘溢并不像艺术家给人的一般印象——高深莫测或难以沟通,他可谓十分“接地气”,言谈中口语化的表达十分多,这个地道的天津人脾气真率直!

  一身黑色装束的刘溢看起来普普通通,似乎只有一头长发说明其身份。事后他给记者发来了罗兰巴特提出的“作者之死”,这个艺术观念详细说明了刘溢老师对自己作品的理解——作者并不是作品的主人,完成的油画和他已没有关系。

  这次采访后,我们已迫不及待地想看到他酝酿许久的新作品了。

上一篇稿件

专访|油画家刘溢自解10年前那幅《搓麻将的女人》

2018年8月12日 19:21 来源:东方网

  原标题:你们习惯叫它《搓麻将的女人》,其实那幅画叫《2008 Beijing》|纵相专访刘溢

  关于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记忆很多,有一幅名为《搓麻将的女人》的油画不得不提。

  在那个社交网络还以论坛为主的年代,这幅画作的全球关注度,仅次于达·芬奇的《蒙娜丽莎》和梵高的《星空》。

  是的,你没有听错。而刘溢,就是这幅画的作者。

  对于网友的“空前大讨论”他作何感想?作品是否如外界猜测的那般“富含深意”?08年至今他又在创作什么作品?最近又在酝酿什么新作?

  北京奥运十周年,东方网·纵相新闻走访了刘溢在北京的工作室,听听作者本人是如何解读《搓麻将的女人》。

  “画《搓麻将的女人》是希望中国人收藏”

  在谷歌上键入《搓麻将的女人》,可以得到28万项网页的搜索结果。其中仅凯迪网论坛,一周内就有22万人次点击,回帖2000多。那是2006年,微博与微信都不存在的年代,网友面对这幅作品,被激发出了空前的热情与无数的讨论。

  

  ▲

  刘溢油画作品:2008 Beijing

  创作时间:2005年

  

  ▲

  刘溢油画作品:搓麻将的女人

  创作时间:2006年

  “06年画完《搓麻将的女人》后是一位网友转到了国内论坛,能走红完全是‘LUCKY’。”刘溢表示这一切“出乎意料”,“艺术是给人消费的,关于画作本身的讨论那么多,我特别高兴。”

  尽管外界对刘溢的关注远不如他的作品,但他反而“以此为荣”。

  “说个笑话给你听,当初我也在论坛里留言评论,当我说‘我就是这幅画的作者’时,网友还把我从讨论里踢掉了,说我穿着‘马甲’在瞎说。”

  刘溢说,老百姓乐意去议论就是他最大的满足。

  其实《搓麻将的女人》是刘溢对《2008 Beijing》的再创作。

  “当在加拿大听到中国申奥成功时,发自内心地为祖国强大而自豪。”在这股热情的驱使下,刘溢画下了《2008 Beijing》(目前网上大多将《2008 Beijing》与《搓麻将的女人》两幅油画放在一起对比)。

  结果,《2008 Beijing》很快被一名美国藏家买走。“当时就希望中国人能够收藏《2008 Beijing》,所以进行了再创作,画了《搓麻将的女人》。这个名字也是因为网友一直这么称呼,本来属于再创作的油画,名字就用大家给的俗称了。”

  事与愿违,《搓麻将的女人》最终还是被外国藏家拍得,不过,《2008 Beijing》在经过第一位美国藏家的转手后,已被一家来自中国的企业拍得。

  这两幅画究竟想表达什么?

  刘溢表示,“奥运会英文是‘OLYMPIC GAMES’,中国申奥成功,也代表中国加入了‘GAMES’。游戏必须有规则,而我在画中用麻将代表了‘GAMES’。”

  那为何是麻将,而不是其他游戏?

  “因为麻将是来自东方的游戏,用的是东方的规则。”刘溢举例说,“麻将除了摸一张打一张,还有‘进张’的规矩(进张即是指麻将中的吃、碰、杠),这和西方游戏不一样,比如桥牌、比如足球,只要赢就行,东西方的游戏规则有差别。”

  在刘溢眼中,中国崛起的同时,也在改变着世界。旅居加拿大的他感同身受,“十年前多伦多的大型商超周末肯定不开门,但是随着华人越来越多,需求越来越大,当地不得不通过立法将某片区域划定为旅游区,只要在旅游区,大型商超就必须营业。”他直言,“中国在走向世界的同时,也在促进世界的政商格局改变,在这样的背景下,我创作了这幅画。”

  对于网友的诸多假设,刘溢说,“看他们的评论,手心直冒汗。”在他看来,议论是对是错不重要,猜测是真是假已无关,“关键不在于别人怎么解读,在于别人愿意解读!”

  在记者追问下,刘溢举例有的解读他认为不错,有的实在是牵强附会。比如有人将麻将桌中的“东风”解读为“东风导弹”,“其实根本没有这种意思,东风就是东方的元素。”再比如,有人分析画中左侧蓬头散发的女子代表了日本,“这根本是无稽之谈,我画的时候没这个意思。”当然网友合理的假设也有,“有人将这幅画与《百年孤独》作比较,认为这是魔幻现实主义的绘画,这就联系得不错。”

  

  ▲刘溢一家2008年回到中国

  如今,刘溢也同他的作品《2008 Beijing》一样落叶归根,2008年他回到了祖国定居。

  就在2008年奥运会开幕当天,他还跟朋友和家人举行了一个小小的剪彩仪式,开始制作一巨幅历史题材的油画作品《烽火诸侯》。

  “有个观众叫关栋天,主动要上台发言”

  回国后的刘溢没有闲着,2006年5月,他曾在网上开了帖子,专谈油画技巧。

  因为当时参加帖子学习和讨论的人被限定为六个网友,帖子的题目是《六胖子画室》,所以2011年,他编撰出版的油画技法书也取名《六胖子油画技法》,“做任何事要一点儿真诚,我最多同时在网上教六个人学画画,所以用‘六’来命名,这本书在豆瓣上的评分你们可以去查。”

  

▲此书评分挺高,但可能油画技法书籍过于专业,评分的人不多

  不过,刘溢表示自己“带学生”的想法一直没有实现,“中央美院不可能把一个学生交给我四年,现在的制度规定要学这学那,人一旦变成社会性的动物,那就谈不上艺术创作了。”

  尽管“带学生”的愿望没有实现,但刘溢的作品还是走进了人们生活。

  

  ▲刘溢,图中上方的画为《烽火诸侯》局部

  2012年1月底,他在上海美术馆举办了个人画展。“上海对于文化的包容性确实很好,当时南京西路都排起了队。”他提起一个插曲,“画展最后一天,有个观众本来是去楼上看朋友的画展,没想到看了我作品后,称‘大为感动’。”

  刘溢一问,对方说自己名叫“关栋天”,由于心情十分激动,在征得刘溢同意后他上台作了一番“慷慨激昂”的发言,表示这个画展令其心潮澎湃。

  事后,刘溢才得知这个“关栋天”是京剧界的知名人士,“我的作品为大众服务,各类人都能喜欢,我很高兴。”

  

  ▲刘溢2013年作品,《闹洞房》

  “三年没动过画笔,想还原真实的靖康之耻”

  当提到近年来的计划,刘溢表示,他想为历史补白。

  “你知道什么是靖康之耻吗?”刘溢反问我们,当听到答案是岳飞笔下的“靖康耻,犹未雪”时,他接着说,“现在的人对于这段历史并不了解,我当初也是,因为我想要画有关靖康之耻的油画,所以我先要去琢磨它。”

  刘溢这么一琢磨就是三年的时间。

  “我没有手机,也不太出门,不想被外界多打扰,就在家里查文献,看史书,再通过粉丝搜集资料。”

  刘溢为考证一段书中的内容,托粉丝找到了南京图书馆的古籍大师沈燮元,为了解金国俘虏了赵氏皇族后风俗的变化,托粉丝实地去哈尔滨阿城区(曾为金朝首都会宁府)考察。

  “比如宋徽宗、宋钦宗北上的路线,比如帝姬(北宋政和三年,公主改称为帝姬)为何分批被押送的原因等等,我一定要琢磨透了才行。”

  刘溢虽然三年未动画笔,但摆在身边的靖康之耻“时间与人物对照表”,证明他为了作画所付出的努力。

  

  ▲小小满足一下他的心愿:自由职业者刘溢

  采访最后,我们询问他当文章成稿时究竟用哪种身份定义他时,他表示,独立艺术家、油画家、自由职业者都可以。

  之后他想了想,补充道,“还是自由职业者最贴切!”刘溢边说边点点头。

  

  同问 异答

  

  Q:在2008年,最让你印象深刻的是什么?

  A:通过之前的油画,以个人的形式参与到了这个国家的盛事,让老百姓通过讨论油画得到了人性的释放。

  采访花絮

  刘溢老师的工作室其实就是他家,当进入他的工作室,面对着他的油画作品时,摄影同事立马发出了惊叹。

  刘溢并不像艺术家给人的一般印象——高深莫测或难以沟通,他可谓十分“接地气”,言谈中口语化的表达十分多,这个地道的天津人脾气真率直!

  一身黑色装束的刘溢看起来普普通通,似乎只有一头长发说明其身份。事后他给记者发来了罗兰巴特提出的“作者之死”,这个艺术观念详细说明了刘溢老师对自己作品的理解——作者并不是作品的主人,完成的油画和他已没有关系。

  这次采访后,我们已迫不及待地想看到他酝酿许久的新作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