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重新定义“冰释前嫌”的检察院通告 不只是“用语不当”

2018-10-9 16:14:50

来源:东方网-纵相新闻 作者:宋祖礼 编辑:董怡虹

  原标题:重新定义“冰释前嫌”的通告,不只是“用语不当”而已

  河南鲁山县“未成年强奸案冰释前嫌”一事所引发的舆论震荡,是有目共睹的,有网友戏言其重新定义了“冰释前嫌”。河南省检察院的最新通告表明“嫌疑人被提起公诉”,这意味着不管从法律层面,还是从事实角度,此前的报道都犯了严重的错误。

  而这些错误,不是简单的“表述错误、用语不当”就能解释的。

  根据河南省检察院的最新通告,地方检察院在案件还在进行过程中,就进行了公开报道,这种提前“盖棺论定”的做法,明显违背法律程序。而无视未成年人隐私的报道,更涉嫌违法。

  作为国家政法机关,在一个案件的处理中处处违背法理,这本就令人惊讶。而在自己的报道中涉嫌违背法律,就更易引发质疑,若检察机关都“不懂法”,那么何以普及法律常识,又如何保证在司法过程中的公信力?

  而与此同时,被告家属的表现就更为吊诡,若仅仅是地方检察院错乱了司法程序,本该被提起公诉的被告方,何以向检察院赠送锦旗?一起未成年强奸案的悲剧,怎么就成了一出“皆大欢喜”的闹剧?

  这其中令人生疑的细节太多,比如“取保候审”的结果由谁拍板、与事实不符的官方通报由谁敲定,而在此过程中,作为司法机关的公务人员,相关的经手人为何都对违背法律常识的做法选择了默认?

  由此,我们不禁更想问,这些经不起推敲的“操作”之下是否还有“不足为外人道”的权钱交易?好大喜功的报道与轻拿轻放的处置,是“关注青少年成长”的情比天大,还是权力寻租的“情大于法”?

  这些公众疑惑,不是一句“认真整改”就能解答的。

  司法机关知法犯法、违背法律程序的作为,不应该无人担责;相关办案人员“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矫饰报道,也不应该不予追查。这些都是权力机关监督与自我监督的必要,否则,我们就无法应对这样的舆论焦虑,即网友所言:

  若非地方检察院的报道“自曝其短”,该案的走向又会是什么样?

  事件背景:

  9月19日,河南省平顶山市鲁山县人民检察院通过官方微博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鲁山一初中生一时冲动犯错检察官介入下双方冰释前嫌》。然而,所谓的“冰释前嫌”,涉及的却是一起强奸未成年少女案。

  鲁山县人民检察院的文章说,小赵今年16岁,是鲁山县某中学初二学生。暑假里,小赵和17岁女孩小花强行发生了性关系。7月24号,鲁山县人民检察院作出批准逮捕的决定。

  文章称,承办案件的检察官韩昊要“最大限度的关注未成年嫌疑人的成长”,于是深入了解小赵的家庭成长环境,对嫌疑人小赵进行心理疏导,帮助其认识到自己行为的错误。小赵写下悔过书和致歉信,希望能够得到被害人小花的谅解,也希望自己能够早日回到学校继续上学。

  于是,办案检察官将双方的父母叫到一起,联系当地调解委员会对双方进行和解,“一切都以有利于孩子的成长为先”。最终,双方父母“冰释前嫌”,自愿签订了和解协议书,小赵家长赔偿了小花父母8万元。

  接着,鲁山县人民检察院的检察官又赶在9月初开学之前,将小赵的强制措施由逮捕变更为取保候审,小赵得以在开学时回到了学校。小赵的母亲给检察院送来了锦旗,上书“执法为民、尽职尽责、情系少年、倾心相助”

  10月9日,河南检察微信公号发布消息,称鲁山县人民检察院依法将被告人赵某强奸一案向鲁山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重新定义“冰释前嫌”的检察院通告 不只是“用语不当”

2018年10月9日 16:14 来源:东方网-纵相新闻 编辑:董怡虹

  原标题:重新定义“冰释前嫌”的通告,不只是“用语不当”而已

  河南鲁山县“未成年强奸案冰释前嫌”一事所引发的舆论震荡,是有目共睹的,有网友戏言其重新定义了“冰释前嫌”。河南省检察院的最新通告表明“嫌疑人被提起公诉”,这意味着不管从法律层面,还是从事实角度,此前的报道都犯了严重的错误。

  而这些错误,不是简单的“表述错误、用语不当”就能解释的。

  根据河南省检察院的最新通告,地方检察院在案件还在进行过程中,就进行了公开报道,这种提前“盖棺论定”的做法,明显违背法律程序。而无视未成年人隐私的报道,更涉嫌违法。

  作为国家政法机关,在一个案件的处理中处处违背法理,这本就令人惊讶。而在自己的报道中涉嫌违背法律,就更易引发质疑,若检察机关都“不懂法”,那么何以普及法律常识,又如何保证在司法过程中的公信力?

  而与此同时,被告家属的表现就更为吊诡,若仅仅是地方检察院错乱了司法程序,本该被提起公诉的被告方,何以向检察院赠送锦旗?一起未成年强奸案的悲剧,怎么就成了一出“皆大欢喜”的闹剧?

  这其中令人生疑的细节太多,比如“取保候审”的结果由谁拍板、与事实不符的官方通报由谁敲定,而在此过程中,作为司法机关的公务人员,相关的经手人为何都对违背法律常识的做法选择了默认?

  由此,我们不禁更想问,这些经不起推敲的“操作”之下是否还有“不足为外人道”的权钱交易?好大喜功的报道与轻拿轻放的处置,是“关注青少年成长”的情比天大,还是权力寻租的“情大于法”?

  这些公众疑惑,不是一句“认真整改”就能解答的。

  司法机关知法犯法、违背法律程序的作为,不应该无人担责;相关办案人员“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矫饰报道,也不应该不予追查。这些都是权力机关监督与自我监督的必要,否则,我们就无法应对这样的舆论焦虑,即网友所言:

  若非地方检察院的报道“自曝其短”,该案的走向又会是什么样?

  事件背景:

  9月19日,河南省平顶山市鲁山县人民检察院通过官方微博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鲁山一初中生一时冲动犯错检察官介入下双方冰释前嫌》。然而,所谓的“冰释前嫌”,涉及的却是一起强奸未成年少女案。

  鲁山县人民检察院的文章说,小赵今年16岁,是鲁山县某中学初二学生。暑假里,小赵和17岁女孩小花强行发生了性关系。7月24号,鲁山县人民检察院作出批准逮捕的决定。

  文章称,承办案件的检察官韩昊要“最大限度的关注未成年嫌疑人的成长”,于是深入了解小赵的家庭成长环境,对嫌疑人小赵进行心理疏导,帮助其认识到自己行为的错误。小赵写下悔过书和致歉信,希望能够得到被害人小花的谅解,也希望自己能够早日回到学校继续上学。

  于是,办案检察官将双方的父母叫到一起,联系当地调解委员会对双方进行和解,“一切都以有利于孩子的成长为先”。最终,双方父母“冰释前嫌”,自愿签订了和解协议书,小赵家长赔偿了小花父母8万元。

  接着,鲁山县人民检察院的检察官又赶在9月初开学之前,将小赵的强制措施由逮捕变更为取保候审,小赵得以在开学时回到了学校。小赵的母亲给检察院送来了锦旗,上书“执法为民、尽职尽责、情系少年、倾心相助”

  10月9日,河南检察微信公号发布消息,称鲁山县人民检察院依法将被告人赵某强奸一案向鲁山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