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侠客岛:安全帽脆裂之后 怎能让老实人吃苦又吃亏?

2019-4-24 18:43:52

来源:侠客岛 作者:田获三狐 选稿:曾炟

原标题:【岛叔说】安全帽脆裂之后:怎能让老实人吃苦又吃亏?

  “祸从口出”——相信窦师傅已经深刻领略到了这句话的厉害。

  几天前,干了20多年瓦工的窦师傅在网上发布了段视频:两个安全帽相碰,黄色的像蛋壳一般,被直接撞碎,另一顶红色的则安然无恙。

  帽子的差别,除了颜色,还有两处:一是价格差别,碎的便宜,市场上8块钱就能买到,没碎的贵,五、六十块钱;二是使用者不同,便宜的一线工人戴,贵的“领导”戴。

  视频发布后,引发大家对工人安全保护问题的关注,也引来了应急管理部官方微博的质问:“如果连工人的安全帽都不安全,又怎么能够实现生产安全呢?”

  

  在建筑工地,戴着堪比甜筒的脆皮安全帽,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就好像行走在雷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出事了。

  允许这样的安全帽出现在工人的头上,明显就是一种对工人生命安全毫无顾及的做法,对安全生产采取的是侥幸态度。安全帽脆了能换好的,良心没了拿什么换?命没了拿什么换?

  “脆皮安全帽”的最新消息却更令人心寒——

  据媒体报道,窦师傅原本是在工地打零工,“干一口吃一口”,但自从“脆皮安全帽”视频广泛传播以来,就找不到活干了。一些之前关系还不错的包工头也不再找他了,理由总是“人找好了,不缺人了”。

  没办法,窦师傅只好回老家了。

  这就是说,问题还没解决,提出问题的人倒先给解决掉了,给“始作俑者其无后乎”的古训,添加了一条现代的注脚。

  想想也是。脆皮安全帽问题在建筑行业普遍存在,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卖家。窦师傅的曝光影响了多少人的利益和饭碗?哪个老板愿意找这样挑刺的员工?

  不管窦师傅发布视频的动机是什么,他都是在客观上揭开了行业的弊端,引起了补救的讨论,对于安全生产是促进和利好。

  我们希望,相关部门能通过合法渠道的救济,向社会传递出这样的信号:有利于社会进步、有利于更多人生产生活环境改善的做法,国家是鼓励的,而不是让他们在曝出黑幕、反映了行业普遍问题、在有意无意间改善了更大的公共利益之后,自己成了被打击报复的对象。

  一个崇尚军人的社会,不能让英雄流血又流泪;一个保障更多人利益的社会,不能让老实人吃苦又吃亏。

  

  

  窦师傅曝光的安全帽质量问题其实由来已久。

  2007年,央视就曾报道夺命劣质头盔事件:当年4月,杭州一名建筑工人被顶楼坠落的钢筋砸中,钢筋穿透了安全帽,工人因此丧生。调查组认定,这名工人佩戴的安全帽是不合格产品。

  12年之后,问题依然存在,背后的原因也显而易见。8元的塑料安全帽能有什么用?对工人安全当然毫无作用,对企业、对包工头来说,唯一的作用就是省钱。

  这背后的潜台词就是,工人都是成本,需要想方设法压缩,能省则省——这本质上还是“血汗工厂”的原始思路。

  那么,一旦出了安全事故怎么办?从生产经营主体来说,有的是对安全隐患浑然不觉,属于无知;有的是重视不够、排查不力,属于无能;有的是怀揣侥幸心理,觉得哪儿就那么容易出事,出事了赔钱了事呗,这属于无耻。

  有了这“三无”心理,“三无”安全帽的出现,就成了顺理成章之事。

  对于如此厚颜无耻之徒,必须让他们长记性。你们不是在乎成本吗?那就一定要让安全事故的赔偿数额,碾压漠视安全的成本。

  2001年,美国阿拉巴马矿井垮塌事故中受伤的工人,最终获得了670万美元的赔偿;如果是死亡,索赔都是千万美元起步。这就是惩罚性赔偿,真正让生产经营主体成为安全责任主体。

  客观说,我国的“惩罚性赔偿”还没有达到这一水平,更倾向于依靠政府监管、行政问责,虽然有效,但效果有限。有企业负责人说过,“不怕政府来人检查”,毕竟“他们不专业,应付起来并不难”。

  所以,根本上还是要想办法,从成本控制的角度,逼着以利润为核心的生产经营者考虑安全问题。

  罚得不够痛,很难长记性。

  

  安全帽颜色、质量与佩戴群体的隐秘关联

  

  从长远角度看,我国一线工人的生产、生活环境一定是越来越好的,这是趋势。

  一方面,人口红利渐行渐远,“用工荒”从沿海蔓延到内地;与之相应,在劳动力市场上,劳动者的话语权逐渐增强,具体体现在工资水平不断提升,待遇要求逐渐增高。

  有位珠三角的企业家几年前就对岛叔说过:“现在的工人不像以前,工资准时发就行。现在他除了要求工作、生活条件好之外,还要心情愉悦。有一次有个车间的主管错骂了一个工人,工人受不了,又哭又闹,最后主管跟他郑重地道歉才行。”

  在安全问题上,还有企业负责人感叹:如今生活水平高了,年轻人都爱命惜命,他们宁可工钱少点,但工作环境差一点则绝对不行。老一辈员工那种吃苦耐劳的精神没有了。

  “感叹”背后也是进步:爱命惜命就对了。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大家对安全的需求普遍提升。马斯洛的需求层次金字塔上,解决了吃穿等生理需求,下一步就是安全需求。你这工厂太危险,工人就可以用脚投票。

  同时,技术的进步,正通过“机械化换人、自动化减人”把劳动者从高风险的生产环节上逐渐解放出来。

  在此意义上,以“脆皮安全帽”为代表的落后的生产观念,会越来越没有市场,终究将被抛进历史的垃圾堆。

  对了,最近一次召开的政治局会议上的提法也与这一话题相关,当时的会议通稿是这么说的:“近期安全生产问题突出,要举一反三,有效防范,精准治理。”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侠客岛:安全帽脆裂之后 怎能让老实人吃苦又吃亏?

2019年4月24日 18:43 来源:侠客岛

原标题:【岛叔说】安全帽脆裂之后:怎能让老实人吃苦又吃亏?

  “祸从口出”——相信窦师傅已经深刻领略到了这句话的厉害。

  几天前,干了20多年瓦工的窦师傅在网上发布了段视频:两个安全帽相碰,黄色的像蛋壳一般,被直接撞碎,另一顶红色的则安然无恙。

  帽子的差别,除了颜色,还有两处:一是价格差别,碎的便宜,市场上8块钱就能买到,没碎的贵,五、六十块钱;二是使用者不同,便宜的一线工人戴,贵的“领导”戴。

  视频发布后,引发大家对工人安全保护问题的关注,也引来了应急管理部官方微博的质问:“如果连工人的安全帽都不安全,又怎么能够实现生产安全呢?”

  

  在建筑工地,戴着堪比甜筒的脆皮安全帽,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就好像行走在雷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出事了。

  允许这样的安全帽出现在工人的头上,明显就是一种对工人生命安全毫无顾及的做法,对安全生产采取的是侥幸态度。安全帽脆了能换好的,良心没了拿什么换?命没了拿什么换?

  “脆皮安全帽”的最新消息却更令人心寒——

  据媒体报道,窦师傅原本是在工地打零工,“干一口吃一口”,但自从“脆皮安全帽”视频广泛传播以来,就找不到活干了。一些之前关系还不错的包工头也不再找他了,理由总是“人找好了,不缺人了”。

  没办法,窦师傅只好回老家了。

  这就是说,问题还没解决,提出问题的人倒先给解决掉了,给“始作俑者其无后乎”的古训,添加了一条现代的注脚。

  想想也是。脆皮安全帽问题在建筑行业普遍存在,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卖家。窦师傅的曝光影响了多少人的利益和饭碗?哪个老板愿意找这样挑刺的员工?

  不管窦师傅发布视频的动机是什么,他都是在客观上揭开了行业的弊端,引起了补救的讨论,对于安全生产是促进和利好。

  我们希望,相关部门能通过合法渠道的救济,向社会传递出这样的信号:有利于社会进步、有利于更多人生产生活环境改善的做法,国家是鼓励的,而不是让他们在曝出黑幕、反映了行业普遍问题、在有意无意间改善了更大的公共利益之后,自己成了被打击报复的对象。

  一个崇尚军人的社会,不能让英雄流血又流泪;一个保障更多人利益的社会,不能让老实人吃苦又吃亏。

  

  

  窦师傅曝光的安全帽质量问题其实由来已久。

  2007年,央视就曾报道夺命劣质头盔事件:当年4月,杭州一名建筑工人被顶楼坠落的钢筋砸中,钢筋穿透了安全帽,工人因此丧生。调查组认定,这名工人佩戴的安全帽是不合格产品。

  12年之后,问题依然存在,背后的原因也显而易见。8元的塑料安全帽能有什么用?对工人安全当然毫无作用,对企业、对包工头来说,唯一的作用就是省钱。

  这背后的潜台词就是,工人都是成本,需要想方设法压缩,能省则省——这本质上还是“血汗工厂”的原始思路。

  那么,一旦出了安全事故怎么办?从生产经营主体来说,有的是对安全隐患浑然不觉,属于无知;有的是重视不够、排查不力,属于无能;有的是怀揣侥幸心理,觉得哪儿就那么容易出事,出事了赔钱了事呗,这属于无耻。

  有了这“三无”心理,“三无”安全帽的出现,就成了顺理成章之事。

  对于如此厚颜无耻之徒,必须让他们长记性。你们不是在乎成本吗?那就一定要让安全事故的赔偿数额,碾压漠视安全的成本。

  2001年,美国阿拉巴马矿井垮塌事故中受伤的工人,最终获得了670万美元的赔偿;如果是死亡,索赔都是千万美元起步。这就是惩罚性赔偿,真正让生产经营主体成为安全责任主体。

  客观说,我国的“惩罚性赔偿”还没有达到这一水平,更倾向于依靠政府监管、行政问责,虽然有效,但效果有限。有企业负责人说过,“不怕政府来人检查”,毕竟“他们不专业,应付起来并不难”。

  所以,根本上还是要想办法,从成本控制的角度,逼着以利润为核心的生产经营者考虑安全问题。

  罚得不够痛,很难长记性。

  

  安全帽颜色、质量与佩戴群体的隐秘关联

  

  从长远角度看,我国一线工人的生产、生活环境一定是越来越好的,这是趋势。

  一方面,人口红利渐行渐远,“用工荒”从沿海蔓延到内地;与之相应,在劳动力市场上,劳动者的话语权逐渐增强,具体体现在工资水平不断提升,待遇要求逐渐增高。

  有位珠三角的企业家几年前就对岛叔说过:“现在的工人不像以前,工资准时发就行。现在他除了要求工作、生活条件好之外,还要心情愉悦。有一次有个车间的主管错骂了一个工人,工人受不了,又哭又闹,最后主管跟他郑重地道歉才行。”

  在安全问题上,还有企业负责人感叹:如今生活水平高了,年轻人都爱命惜命,他们宁可工钱少点,但工作环境差一点则绝对不行。老一辈员工那种吃苦耐劳的精神没有了。

  “感叹”背后也是进步:爱命惜命就对了。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大家对安全的需求普遍提升。马斯洛的需求层次金字塔上,解决了吃穿等生理需求,下一步就是安全需求。你这工厂太危险,工人就可以用脚投票。

  同时,技术的进步,正通过“机械化换人、自动化减人”把劳动者从高风险的生产环节上逐渐解放出来。

  在此意义上,以“脆皮安全帽”为代表的落后的生产观念,会越来越没有市场,终究将被抛进历史的垃圾堆。

  对了,最近一次召开的政治局会议上的提法也与这一话题相关,当时的会议通稿是这么说的:“近期安全生产问题突出,要举一反三,有效防范,精准治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