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首页 > 最新消息
冷友斌 民企要发展首先要扎实做好基础
2019年3月15日 07:59来源:新京报作者:王姝 袁静伟选稿:田雨霖

原标题:冷友斌 民企要发展首先要扎实做好基础

  3月14日,全国人大代表、黑龙江飞鹤乳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冷友斌接受媒体采访。

  冷友斌,全国人大代表,中国民间商会副会长,黑龙江省工商联副主席、黑龙江飞鹤乳业有限公司董事长。第二次参加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冷友斌,今年带来了有关东北黑土地治理的建议,因为这“103万平方公里的黑土地是东北最引以为傲的资源优势”。两会期间,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谈及去年11月参加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的民营企业座谈会时,冷友斌表示,民企要发展首先是要扎扎实实去做好基础,否则就“只能昙花一现”。

  中国3岁以上孩子都有节日,可是0-3岁的孩子没有,所以我建议将5月28日作为宝宝日或者宝宝节。“5·28”,就是我爱宝。我们是做婴幼儿奶粉的,所以关注婴幼儿这个群体,提倡父母每天多陪伴孩子一个小时,真正跟孩子亲情接触,而不是一边看孩子,一边拿着手机玩微信,看手机的时间比看孩子的时间还多。养孩子简单,但是教育孩子一点都不简单。——冷友斌

  谈代表履职

  建议休耕轮作,治理黑土地保护“金饭碗”

  新京报:今年是第几次参加人代会?提交了哪些建议、议案?

  冷友斌:今年是第二次参加人代会,提的是有关黑土地治理的建议。每个地方都有赖以生存、发展的“金饭碗”。全球黑土区仅有三片,东北独占一方,103万平方公里的黑土地是东北最引以为傲的资源优势,是优质粮的生产基地,畜牧业的生产基地,尤其是奶制品的优质生产基地,这是不可复制的。“捏把黑土冒油花,插双筷子也发芽”,是对这片世界公认的最肥沃土壤的写照。南方很多地方很美,青山绿水,但就是缺这块黑土地。

  新京报:你认为黑土地保护现在有哪些问题?

  冷友斌:每形成一厘米厚黑土需要200-400年。由于长期高强度开发,以及水蚀风蚀等影响,黑土已经开始变“瘦”、变“薄”、变“硬”,还出现了黑土内涝问题。所以我建议要休耕,要轮作,不能说玉米好卖就一直种玉米,一定要轮作。再有,还要根据不同的环境设计不同的还田方式,比如有机肥还田。

  新京报:有的地区焚烧秸秆,造成了严重的大气污染。秸秆可以还田吗?

  冷友斌:可以还田,但是要科学地还,一定要有科学性。秸秆发酵生产沼气,既能将秸秆变成宝贵的气体燃料,又可以将沼液和沼渣作为肥料还田,但是这种气体燃料成本高,所以国家应当给相应政策,引导百姓变废为宝,只要是清洁能源,只要能够把废变成宝,就给政策性的补贴。有些发达国家就采用这种方式治理环境,加气站和出租车都写上这是清洁能源车,建议大家要搭这种车。

  新京报:没有提跟自己行业有关的建议吗?

  冷友斌:跟我们行业直接相关的,我没提,因为这好像是给我自己提的。我认为,作为一个人大代表履职尽责,一定要把社会上老百姓关注的心声反映上来,因为你有发言权,不少领导就坐在你旁边,听你发言,你有这个机会,能够代表行业也好,代表一些群体也好,一定要把百姓的心声说出来。

  不过,关于黑土地保护的建议,跟我们还是有关联,飞鹤现在想完善的一个环节就是有机肥还田。

  谈国产乳业

  国家监管严格,中国乳业大品牌值得信任

  新京报:生产奶粉的企业现在要搞有机肥还田?

  冷友斌:我们是以工厂为中心建的农场和牧场,牧场和工厂不会超过15公里,因为距离近能保证奶运到工厂时间最短、最新鲜,保证牛奶里面的活性。牧场周边的地,种的就是喂牛的饲草饲料。我们想把牧场的粪肥还到田里去,也就是牛的粪便变成有机还田,田上种的饲草饲料再回到牛身上,牛吃完以后再产奶,奶运到工厂加工成婴幼儿奶粉,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大的乳业生态循环,一个乳业生态圈。形成这样的生态循环,我们在全世界都很有竞争力。因为这个生态循环,是建在北纬47°的世界黄金奶源带上。现在差的就是粪便处理、有机肥还田这个环节。

  新京报:你有没有感觉特别困难的时候?

  冷友斌:2009年到2011年、2012年,这个阶段非常艰难。我们从2000年开始,建标准化挤奶站,帮助合作社、小牧场规范养牛,但是后来发现这样不行,因为养牛户不听我们的,家里有啥就喂啥,有玉米就喂玉米,有豆饼就喂豆饼,管理也不科学。我觉得这样不行,标准化挤奶站只能保证养牛户到奶站挤牛奶的时候不掺水不掺假,但是控制不了奶源这个最关键的源头,没有好原料怎么能出好产品?所以我们从2006年开始建自己的大型农场、牧场。

  当时在美国上市,融资的钱、向银行贷款的钱、公司赚的钱全都滚进来,没有办法,牛张嘴就得吃。2010年到2011年,是我们资金最紧张的时候,也是发展的最关键时期,天天跑银行,天天解决资金的问题,经常愁得睡不着觉,担心资金链断裂,最困难的时候差点破产。

  新京报:但是现在仍有一些人对国产奶粉不放心,甚至海外代购洋奶粉,你怎么看?

  冷友斌:我认为,最起码中国乳业的大品牌都是值得信任的,因为从2008年开始,国家的监管非常严格,建厂要验收,配方要注册,工艺标准要上报。抽检方面,国家抽、省级抽、市级抽,还有第三方检测,每个工厂必须配备一个化验室,一个化验室投资两三千万,小企业别说建工厂,建化验室都未必建得起,我们现在光化验室就投了两个多亿。

  谈民企发展

  做好实体企业,首先要扎扎实实去做基础

  新京报:你参加了去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的民营企业座谈会,会上哪些细节令你印象深刻?

  冷友斌:习总书记在座谈会上的讲话,坚定了大家的信心。其中,坚持“两个毫不动摇”,民营企业的作用,大力支持民营企业发展壮大,保护企业家人身和财产安全,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是我们自己人等说法,都让我印象深刻。

  新京报:你觉得民营企业要发展最关键的是什么?

  冷友斌:改革开放40年,我经历了20年的国企时期,又做了20年的民企。飞鹤是1998年、1999年,从国企转制而来的。民企20年,见证了所有的乳品行业的辛酸,像阜阳大头娃娃、三聚氰胺、激素门等。我认为,民企要发展,首先是要真正地扎实地去做基础,如果基础不牢,只能昙花一现;第二个就是要有定力,你认为你的战略是对的你就要坚持。

  民企20年,我们一直在打基础,基本上把所有赚的钱,全投在了打基础上,投了几十亿进去,才形成了现在的生态循环,打下了这样的基础,才能保证产品未来长期可持续的高品质高质量,现在我们差不多有接近7万头奶牛,还拿下了世界食品品质评鉴大会金奖这个食品界的“诺贝尔奖”。这个过程可能有人扛不住,因为砸了那么多钱。我觉得,做实体企业自己头脑要清醒,因为我们不是做投资的、不是做金融的。

  新京报:你对中国民营企业以后的发展趋势怎么看?

  冷友斌:我是看好的,民营经济的发展一直受到党和国家的高度重视。我们企业一直坚持做婴幼儿奶粉的事业,切实享受到很多国家鼓励和支持民营企业发展的政策,我对民营企业的未来充满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