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首页|新闻中心|

东方网 >> 中国新闻 >> 返乡日志
返乡日志|蝴蝶酥和保健品
丁一涵
2月10日 初六
河南

  从刚上大学那会算起,这已经是我在上海的第六个年头。

  每年回家,都会提前让妈妈帮忙抢票,k1101是上海到家的唯一一班直达列车,一觉醒来就能看到凌晨4点的鹤壁。而去年开始,家乡的高铁站正式通车,回家的方式又多了一种,高铁的便捷让回家的心思又急切了些。

  之前大学时候回家,都会带些脏衣服,或者什么都不带,空着手到家后哪也不去,先去吃上一碗壮实的面—河南烩面。汤底或羊汤,或滋补都鲜美无比。撒上干丝木耳,一碗面就可以简单迅速地将你的身心,从世界各地迅速扯回河南。

  但是,今年到家的我却全然没了兴趣。这很奇怪,连我自己都感到惊讶。难道是因为在异乡呆久了,忘记了家乡的味道?但这又不是少小离家老大回,想了下可能是因为心思已不在自己身上。

  回到家的第一件事,便是将上海带回的蝴蝶酥送去奶奶家,奶奶年事已高,牙口不好。上海的蝴蝶酥不像河南的,更加松软。这蝴蝶酥也浸润着当地人的性格,河南的吃起来就硬了不少。刚到楼下,奶奶就从中央花园小跑过来,像是等了许久,远远地就开始喊我。

  将所带不多的年货交到奶奶手中,我拿了块蝴蝶酥递到奶奶手中,奶奶咬了一口说:“咦,这么甜,我可吃不了。等你弟弟他们来了吃吧。”

  “偶尔吃两口,吃着玩吧!”

  我和爸妈坐了约莫半刻钟,便急急忙忙开车前往姥姥家。

  路上,我讲工作中遇到的一些事情,提到权健事件时,我妈马上回应我说:“你姥爷刚买了个床垫。”

  “我记得小时候我姥爷就喜欢买保健品。”

  “嗨,你姥爷现在都糊涂了,到家了你去问问你姥爷。”到了姥爷家,他并没有像往常过年我回家一样激动,而是坐在客厅的椅子上,姥姥一如往常,不停地对我嘘寒问暖。

  “姥爷,这是给你带的蝴蝶酥,还有单位发的腊鹅,腊肉。”

  “嗯,外孙长大了。”

  偌大的房子里,安静地出奇。我走到卧室,摸了摸床垫,什么也没有说,便和爸妈一起,向姥爷姥姥道别离开了。

  回家的路上妈妈问我,床垫摸着手感如何。我全然没有了半点疑问,“你们多陪陪姥爷,不然只能让床垫陪了,这钱花得也值。”

  第二天除夕,到了奶奶家,蝴蝶酥只有几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