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首页|新闻中心|

东方网 >> 中国新闻 >> 返乡日志
返乡日志| 有年的地方,团聚就有福乐
章丛雨
2月10日 初六
江苏常熟至广东珠海

  又回到常熟这座温润的江南小城。虽是时常回家,但在临近年关的时候,看这座城的感觉总是透着不同的。城愈是小,愈是将喜庆都攒集在一块,也就显得更为“年”。从城内移去三环外的鞭炮声,街上路灯悬牵着的红灯笼,一门一户张贴起手书的春联,周身的一切都在作热闹的声张。不隐藏,不含蓄,人浸润在这样的氛围里,总是能在眉梢显露喜色。亲友、邻里、陌生人,照面的时候都能用方言道一句“新年好”。

  我们这个小家今年较以往冷清了些。在杭州成家立业的表哥,2018年末添了第二个宝宝,姑妈姑父年前就赴了杭州,头一回准备在那过年。常以“10”“9”“8”“7”这样数字计年夜饭与席人数的我们家,今年围坐在圆桌边的,就仅剩了“5”。但爷爷说,在哪不是年,通了视频电话,都是一个屋子里头的欢庆。

我们家的年夜饭

  人头缩减,菜式也就跟着精简,但山药糕仍是这顿饭上断不能缺失的甜食。奶奶早早就做好了几瓷碗,挑一碗最大的,在热腾的蒸笼上酝酿过二十来分钟,就能端上年夜饭的餐桌。绵密软糯的口感缠裹着舌尖,粘附着牙尖,香甜的气味霎时间就能充溢在整个嘴巴。这是我最不舍家乡的一口,也是在我家最具新年代表性的一口。调羹交错,在桌上“打起了架”,勺完一整碗,年味就着实足了。饭后,春晚看到将将十点,就要向着虞山进发,踏入汇涌的人潮,去烧新年的头一炷香。

兴福寺门口悬挂的红灯笼

  “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唐诗《题破山寺后禅院》中的破山寺,指的就是坐落在虞山上的兴福禅寺。小城里的寺庙,往往寄托着千家万户的福愿,平日里就香火不断。每至除夕深夜,万人拥聚,这座千年古刹,兴起最盛的新春红火。

除夕夜兴福寺中的烛火

  虽已是提前出发,但仍是在寒风中缩着手排了半个小时多,才进了寺。男女老少顺着人流,拜过各殿,到集中烧香的香炉边等候。12点一到,烛火盈天,大家纷纷点燃手中的香烟,祈求一整年的平顺安康。大殿沉肃的钟声响起,带着所有人的祝福和心愿,共同宣告新年临至。

兴福寺“烧头香”的人群

  去年,我们家奔赴广东过年,体验良好。立下的“明年再来”的誓言,今年未如期实现,但也放在了春节假期的末尾。从上海出发、从杭州出发、从常熟出发,逆着年初五已经开始返乡的人流,农历猪年举家出行的地方,选在了珠海。

港珠澳大桥

珠海商户门口的橘子树盆景

  从住地往窗外看,就能见着港珠澳大桥。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端起手机,横着竖着各种角度拍,比我这个年轻人还雀跃一些。因着南方暖融的气候,珠海也是游人如织。商户门口摆着的橘子树、“红包树”的盆景,彰显着广东特别的年味。我们十多人的一大家子,年里各有繁忙、各有应酬,新的一年也各有奔头、各有愿景,但家庭旅行这个已经固定下来的项目,也将大家又集合在一起。有家人的地方就有共聚的团圆,有年的地方就有共享的福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