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首页|新闻中心|

东方网 >> 中国新闻 >> 返乡日志
返乡日志| 家是永远的家,圆胖子带您“品味”合肥
庞元
2月11日 初七
安徽 合肥

  初春的雪给这座古老的城市披上了一层银装,然而人们并没有因为大雪对新春佳节的暖意降温。稀稀疏疏的雪花,飘落到我的家乡——合肥,我的心中满载着阳光与希望。

  合肥,古称庐州是安徽省省会,但作为90后的我可能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合肥这十多年的变化吧!从只有三条像样的马路,到逐步发展成一个都城,同时还有个更和谐的称号“霸都”,这些足以诠释合肥人独有的热情与直爽。

  今天,就让合肥真真实实的展现在各位的面前吧!她,注定是一个别样的城市,是一个温暖的家。

  第一站,来到了古色古香的古逍遥津,又名“窦家池”、“豆叶池”、“斗鸭池”,古为淝水上的津渡。逍遥津平面呈扇形,全园由水系自然地分为东西两园。其实我们对于逍遥津更多的印象可能是公园里面的白石膏做的大象,还有许许多多的游玩项目,从“鬼屋”到“流星锤”许许多多的快乐时光都是在逍遥津里产生和封存,也算是保留了大部分合肥90后最后的童真之地。

  最值得一提的是,逍遥津还是三国时期著名的古战场,是合肥三大名胜古迹之一、合肥十景之一,也是合肥市开园时间最长、历史最悠久的景区。在这里,承载了合肥人太多的记忆与幻想。

  第二站,环城公园。据合肥地方史专家宫为之介绍,九狮河又叫金斗河,原来水源充沛,河面宽阔。到了明正德年间,时逢农民刘六、刘七起义,庐州知府徐钰害怕农民起义军从水路攻打庐州城,将西门水关封堵,从此金斗河失去水源,渐渐淤积,成了庐州城里的一条“害河”。

  在我的记忆里,依稀记得九狮桥是当年合肥唯一的地标性建筑,合照纷纷,曾经是合肥最繁华的地段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地淡出了人们的视野,不过未曾改变的是它在合肥人心中的地位。曾经在马路旁边还有合肥最好吃的鸭油烧饼,现在已经成为了大马路,记忆挥之不去。

  到了民国时候,金斗河其实就是一个大水沟,而且是个臭水沟,离河老远就能闻到难闻的臭味。所以,留在那些老合肥记忆里的九狮河,多是脏乱、衰败的景象。解放以后,当时淮河路改造,将九狮河填平,建成了中菜市。河之不存,桥将焉附?九狮桥也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第三站,包公园,这是素有“翡翠项链”之称的环城公园东南角,有包公祠、清风阁、包公墓、浮庄等景点20余处,现存包公祠为李鸿章于1882年捐银所修复。解放后又经政府多次修缮。

  儿时的我,看到包公园,只想与小伙伴们一同在河里游泳,趁着中午的课间休息一群小伙伴跑到河边打闹嬉戏。当然,这里更是合肥最浪漫的约会圣地。清晨的包公园就好像清新的柑橘,温润舒适的坐落在老城区中央,也算是真正的闹中取静远离城市的喧嚣,冬季略显孤寂,每当到了夏季,完全就是另一幅热闹的景象。

  第四站,李鸿章故居。其实每次去合肥淮河路步行街的时候都会路过,你会发现李鸿章故居与周围的商场极其不和谐,但是流露出的是岁月的痕迹,永远不曾忘记的那个李鸿章。

  但我个人更加倾向于欣赏徽派建筑的美学,门头是巧妙的榫卯构成,深褐色的漆门,立柱,站在里面的一刻就感觉身处于李先生当年的场景一样,脑中就好比放电影一般,在这个院内发生的故事都会产生一定遐想。

  第五站,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简称USTC。这是一所位于安徽省合肥市由中国科学院直属,谈起科大可能离我生活最近的地方,每年的樱花都是合肥人争相恐后去参观的景点之一,从科大最老的游泳馆到科大附小门前的篮球场,受伤了也很方便可以直接去科大医院,夜间的科大异常的安静,同时也是散步的好去处之一。

  可以说,新时代的合肥有新时代的梦想,以科技为导向,以人民的利益为首,全面快速的进军新世纪的梦想,得天独厚的地理区位因素外加淳朴善良的安徽百姓,正在让合肥茁壮成长。

  家,是每个人的根,无论游子身在何处,爱家念家想家的心永恒不变。恨晚意长,雪花飘荡,佳节悠长,新春吉祥,等那欢声满堂,既是鸟语花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