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首页 > 最新消息
专访“网红”委员霍启刚:今天我们如何同香港青年对话?
2018年3月13日 19:06来源:侠客岛作者:公子无忌 桃花岛主选稿:王浩也

原标题:专访“网红”委员霍启刚:今天我们如何同香港青年对话?

  侠客岛按

  今天的侠客风云会,我们邀请到了全国政协委员、霍英东集团副总裁霍启刚。

  除了大家熟知的“网红”身份外,霍启刚身上还有着其他诸多标签:香港体育协会暨奥委会副会长、香港体操总会会长、全国青联常委、亚洲电竞协会会长……

  这也是霍启刚首次当选全国政协委员。围绕首次参与“两会”的经历,我们展开了广泛的交谈。比如,霍启刚最关注哪些议题?作为电竞协会主席,如何看待时下流行的围绕电子游戏的讨论?如何看待一小撮香港青年的“港独”行径?……

  文字实录

  1.第一次当选政协委员,今年比较关注哪些提案?

  霍启刚:首先是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在这个背景下,我觉得香港下一轮的机遇,完全可以从粤港澳大湾区的实践入手,尤其是香港年轻人,必须抓住这个机遇。

  在本次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多次提到了大湾区的建设,在“两高”报告里面,也从法律的角度谈了如何建设大湾区。这次我的提案就是如何更好地利用年轻人的沟通渠道,比如说文化、体育等交流措施,让他们可以更好地接触到粤港澳大湾区这个概念。

  其次最关注的是电子竞技。在去年,我当选为亚洲电竞协会的会长,所以这半年以来,我在这个行业做了一些调研,也有了自己不少的思考。

  电子竞技是一个潮流,在年轻人中非常受欢迎,而且在过去的三五年内发展迅速,大家都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市场。但是遗憾的是,并没有一个非常完善的系统去引导它的发展。

  在过去几天,香港特别行政区财政预算做了一个非常超前的举动,预留了一个亿港币扶植电子竞技。其中一半用作场地的改善、升级,一半用做人才、战队和运动员的培养。我觉得,在粤港澳大湾区合作的时候,如果能成立一个完善的电子体育合作模式,用年轻人的语言,用他们喜爱的东西,让他们更好地认识国家,融入国家的发展大局,我觉得这个对年轻人来说很有意义。

  2.内地之前围绕电子游戏有很多讨论,有人认为说是“毒药”。你怎么看?

  霍启刚:关于电子游戏肯定是会有一些不同的意见和观点。如果光凭我自己出去说电子竞技是体育,肯定没人会听我的,大家依旧还是觉得这是“精神毒药”。所以我首先要做的是把整个电子竞技体系建立起来,先举办一些健康的比赛,用比赛来告诉老百姓和家长,它是一项竞技强度非常高,而且对脑筋跟手脚协调能力要求很高的运动。

  在未来印尼的亚运会上,电子竞技会是其中一个项目,我希望到时候中国也会有队伍参与进来。在2022年,我们杭州举办亚运会的时候,中国能在电子竞技项目上拿到奖牌。这样慢慢做起来,我相信这个社会对电子竞技会有一个很大的改观。

  无论什么新生事物和新兴科技,它肯定需要有一个被接受的过程。当时发明电话的时候也有过质疑,电话是不是会造成社会的分裂?有了电话以后人跟人就永远不见面了?所以说这种评论肯定是会有的,而我们要做的就是以行动、以一个正面的态度去建立一个系统,这才是最有效的一个方法。

  3.很多人觉得香港的竞争优势正在慢慢减弱,甚至金融中心的地位可能被上海取代,你怎么看?

  霍启刚:我觉得我们首先要做好我们自己。香港的竞争对手不止上海、深圳、广州、新加坡,还有很多地方。我们要先做好我们自己的本分,这是个态度问题。不能说你越受到竞争,你就越把自己封起来,你就越不愿意合作,这是不对的。

  我觉得香港第三产业一直都是它的一个优势。香港的人才储备非常充裕,比如说银行专业服务、法律律师等等,这些都是世界公认比较顶尖的。在建设粤港澳大湾区“9+2”城市群中,香港绝对可以为大湾区输入大量的专业人才,比如金融和法律等等方面。

  再比如说香港大学和香港科技大学,这些都是世界排名非常高的大学,他们的研发团队也非常强,从这方面来讲,也可以给粤港澳大湾区带来非常强大的力量。

  正如梁振英副主席经常提到的,香港要做好“超级联系人”的角色。我觉得这个角色在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里边不可或缺。

  4.近期香港高校发生了“民主墙撕海报”、拒学普通话事件,引发了很多关注,您如何看待这一小部分香港青年的“港独”倾向?

  霍启刚:其实我有时候看到这些新闻时挺痛心的。虽然我理解从新闻的角度来讲,需要一些“抢眼球”的效果,但是这样也很容易报道出一些非常负面的事件。

  我实事求是地讲,这些比较负面的事也确实发生过。但是香港大部分的年轻人并不是这样,他们还是很实事求是,很务实,也很愿意去学普通话的。所以我觉得不要把一部分香港年轻人极端的行为,盖到大部分香港学生的头上,这对大部分香港年轻人是不公平的。

  在我们做很多交流、实习活动和出席一些总结会的时候,一些到内地的香港年轻人可能会担忧说,会不会不习惯内地的生活等等。但是六个礼拜回来以后,他们都表示没想过内地的生活会那样的方便,在亲眼看过北京、上海以后,他们发现内地的生活甚至超过了香港。

  前几天发生了一件让我感觉自己特别“土”的事。我拿着一张信用卡出去买东西,那个服务员对我说:“诶,你用信用卡?”我说:“是啊,有问题吗?”你知道她说什么吗?她说:“不是,我的那个pos机收起来了,好久没用了,等我找找去”。

  所以很多年轻人从内地回来以后,就会发现有对比,他们就会自己用声音去改变整个香港的声音。我们的责任就是用我们的行动感染大部分的香港年轻人,让他们跟我们有同感。

  5.对于中国未来发展,有没有一些自己的看法?中国在哪些领域还需要改进?

  霍启刚:首先是我们要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制度。为什么那么说?我是在香港长大、英国读书的。英国虽然是发达国家,但是你看他要做一件事情的话,往往是非常非常困难的。我不是批评他的政治体制,但事实是,英国如果要通过一件事情,比如说要建一条铁路,五年八年也建不成,这在英国是一个很艰难的过程。

  但在我们的国家,你看高铁的发展多么迅速,交通多么便捷。虽然它当中也存在一些问题,但是总体来讲,它对推动我国的经济活力,拉近老百姓之间、城市间的交流,做了多么大的贡献。反观英国,你去英国坐火车,30年都是这样,没变过。

  你问我有哪些领域需要改善?一个我觉得是金融系统的完善,这个关乎到国家的金融安全。一个国家或者地区的退步,往往是金融系统崩溃引起的。所以中国必须要抓准金融体系的弱点和债务的问题,去避免它们。中国的政治系统,完全有避免这个危害的能力。西方往往避免不了,他的雪球越滚越大了,哪天就爆炸了,泡沫就出来了。

  另外一个我非常关注的,就是就业问题。社会问题往往是因为失业率高而造成的。中国这么庞大的人口,足足有十几亿,失业率占人口的百分之几那也是很多的,我觉得这也需要一个长远的设计。

  6.有没有什么话想对年轻人说的?

  霍启刚:每个年代都有自己的想法、精神、理念和思想。我觉得大家要积极地去面对生活,积极地面对机遇和寻找机遇,机遇是给予有准备的人的。有准备不一定能成功,但是你不准备的话,肯定是不会成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