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首页|新闻中心|

首页|

文化自信·上海实践|讲活中国故事 谱写创世神话新篇章
2017年10月12日 06:26   来源: 东方网 作者: 项颖知 选稿: 费一妍

画家张培成笔下的伏羲形象

  玉皇大帝和如来佛祖哪个大?复旦大学的自主招生面试中曾有这样一道题,一度引发网友热议。有人引据《西游记》,“从天庭排位看,如来佛在玉皇大帝之下”;有人则认为“玉皇大帝属于政界领袖,如来佛相当于宗教首领,分管不同领域不分大小”……而这个看似“无厘头”的问题,如今摆进了上海学者的研究议题。

  “这道开放题刚好折射出中国神话体系的不确定性。”沪上民俗学专家、华东师范大学教授田兆元笑言。相比在西方作为文化主流的古希腊罗马神话体系的完整严密,中华神话相对分散,这一问题在过去还没有很好解决。要弘扬发展中华文化、站在全球范围平等对话,就要建立起自己的系统,这是有待填补的一课。

  去年开始,随着“开天辟地——中华创世神话”文艺创作与文化传播工程全面启动,一场围绕中华神话的“头脑风暴”和“创作热潮”正在上海文化界浩浩荡荡地展开,并持续升温。

  根据计划,上海将用三年时间,创作推出连环画、文学、影视剧、舞台剧等一系列各种形式的优秀文艺作品,努力打造文艺创作、学术研究、教育传播的三大高地,梳理中华文明浩瀚起源,展现祖先开创世界的精、气、神,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提供文化源头上的支持。

  不拘一格:让神话人物鲜活起来

  今年8月的上海书展上,30册中华创世神话连环画绘本系列集中亮相,画作原稿也同步展出,吸引了不少读者关注。这套连环画主创画家多达几十位,既有国内著名画家又有生气勃发的新秀画师,创作风格多姿多彩、各成一格。

周卫平《涿鹿之战》手稿

  走进《涿鹿之战》绘本创作者、画家周卫平的工作室,记者看到桌上摆满了一叠叠草图和各种颜料和画笔。从开始到完成,周卫平足足花了两个月时间闭关创作,整本30幅画面每一张都反复推敲、几易其稿。

  “涿鹿之战”讲述的是一心想称王的蚩尤向黄帝挑衅,两军在涿鹿激战,黄帝从初战失利克服重重艰难最终走向胜利的故事。由于是远古传说,人物、服装和兵器造型都没有明确史载描述,这让创作一开始无从下笔。为此周卫平花了不少心思,他将汉墓出土的文物瓦当上所绘的动物形象作为战马的原型,人物服饰则吸取了今天苗族服装的特色元素。整体风格上,周卫平从敦煌壁画中获取了灵感,以有彩度的暗色为主基调,用水墨画手法描绘。斑斑驳驳的画面营造出了远古时代的历史感,颇有中国味道。

  画家张培成在30册中承担《伏羲织网》、《愚公移山》两册绘本创作。他的画室距离周卫平很近,两位画家经常聚在一起探讨,形成的作品风格却截然不同——相比于《涿鹿之战》的厚重传神,张培成的画风烂漫活泼,让人眼前一亮。

  张培成认为中国神话与西方的不同之处在于,很多神话人物不是高高在上的,而来自普通劳动人民。作为“三皇”之一的伏羲被中国人视为先祖,过去形象塑造通常比较正统严肃。而在张培成的画笔下,伏羲就是一个可爱、坚强、有智慧的劳动者。为了更贴近当代读者,他没有用传统中国画的宣纸毛笔,而是以铅笔和卡纸为工具,采用水彩画法。“让线条在纸上自由散步,随时变化、色彩明快,就像小朋友画画一样。”

  张培成说,今天很多年轻人喜欢和认同日本或者欧美的卡通,也是被他们传达的人文性和可爱的表达所打动,我们也应该给孩子拿出一些有自己民族特色的作品。他认为中华创世神话从文艺创作选题的角度来说是特别好的素材,内容和精神很正面,表达起来自然不做作。让今天的读者通过作品对自己的民族文明有更深的理解,是很有意义的事。

  记者了解到,30册连环画在创作过程中风格不设限,正因为此,每个创作者都可以发挥自己的精彩演绎。这也使得作品不止是一套儿童读物,本身也成了一幅幅独立的艺术品。正如工程组委会副主任、文学专家组组长孙颙在该书的序言中所说,“充分尊重艺术个性”,“三十余种系统展现中华创世神话的作品,能形成创作的一片高原”。

  中华创世神话中蕴含着人性最本质的真善美,它是属于全世界、全人类的共同财富。牵头连环画创作的上海市文联主席施大畏在接受东方网记者采访时说,连环画这个形式在不同年龄层次、不同文化背景中有普及性,通过这种方式可以把神话中蕴含的中国远古时期的民族文化基因和思维密码传递给今天的年轻人。

  全新解读:给女娲补天加点“环保理念”

  位于南京西路的“仙乐斯”曾是老上海著名的娱乐中心。如今改造一新的仙乐斯广场是融合休闲文化的商业综合体,这里也是上海木偶剧团的大本营,每周都有新戏上演。十一长假刚过,海派木偶剧《创世》就在这里开始了紧锣密鼓的排练和制作。

  以“女娲补天”为故事背景的木偶剧《创世》即将于明年1月与观众见面,这也将是中华创世神话工程中首个面世的舞台作品。在接受采访时,该剧主人公女娲饰演者、上海木偶剧团团长何筱琼刚刚带着在俄罗斯获奖的木偶皮影戏《花木兰》回到上海。她告诉记者,神话、传说、童话类的作品是木偶剧的拿手题材,有很多发挥的空间。《创世》剧前期已酝酿准备近一年时间,将首次运用灯、影、偶三者结合的手法,做出逼真丰富的视觉效果。

  木偶剧团在1980年代就曾演过“女娲补天”,而明年推出的新版从形式到内容都是全新创作。神话故事的原型寥寥几笔很简洁,为了让故事丰富生动起来,同时更贴合今天观众的口味,主创团队花了不少功夫。首先是大大丰富了细节并赋予更多人性色彩。何筱琼说,从文联组织赴天水的采风中她颇受启发——传说中的伏羲、女娲本是普通人,因为对老百姓生活有很大的贡献,后世将他们“神化”了。新版《创世》故事里,女娲需要集齐金木水火土五色石才能补天,每一色石头由不同神明看管,他们各有不同的性格特点。女娲一一解除层层障碍难题从各神手中集齐五色,而她自己也经历了改变。全剧可以说是一部“女神成长记”,戏剧性很强,也更贴近观众。

木偶剧《创世》的青年主创们共同讨论

  过去有女娲补天,今天“天上的窟窿”谁来补?据透露,《创世》将会有一个开放性的走向,与全球气候变暖问题联系起来,赋予老故事新解读,融入“环保理念”。木偶剧的受众主要是3到12岁的孩子,“我们考虑把古老的神话和当今现实世界关联起来,给孩子留一些思考”。

  海派木偶戏前身来自于江苏泰兴的地方戏班子,当年正因能融合众家之长、不断求新求变,才能脱颖而出扎根下来发展至今。何筱琼说,对于上海木偶戏来说,“创新”是在基因里的,创新的力量也会让更多中华创世神话作品焕发出活力和光采。

  原汁原味海外版即将登陆英美

  创世神话工程集结了沪上文化界的各方力量,设立了推进工作领导小组和六个推进小组:文学组、影视组、舞台组、美术组、学术组、教育传播组——每个小组都有细致的分工和具体的项目计划。东方网记者在采访中感受到,这些项目既齐头并进,又彼此环环相扣。

  作为美术组首批推出的创作成果之一,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的30册连环画绘本是以赵昌平、骆玉明、汪涌豪合著的《中华创世纪》一书为文字脚本。这套连环画绘本也为后续进一步创作提供了丰富的形象蓝本,成了新的灵感来源。

  上海文艺出版社年内即将推出的文学故事书《开天辟地——中华创世神话》中就精心选用了不少绘本中的画作作为配图。该书责任编辑李霞告诉东方网记者,这本文学故事书将古老的神话作了现代化的新演绎,最终形成32个细腻而富有文学性的小故事面向年轻读者。

  “老故事新解读”也是80后作家项静在创作中的关键词。她与另两位上海青年作家黄德海、张定浩共同承担了这本文学故事书创作。“童年时奶奶讲的很多民间故事让中国神话的魅力最早在我心中种了下来。”项静说,“创世”意味着开端,是一个大写的成长故事,回望那些披荆斩棘、奔走追逐、上下求索的祖先们的历史叠影,写作的过程是一次源于传统的重新出发。

  与此同时,该书的海外版也在紧锣密鼓地创作推进中。在今年上海书展期间的一场国际出版商交流会上,这本定名为《图解中国神话——混沌与英雄的时代》的“英文版中华创世神话”引起了不少欧美出版商的兴趣。英文版以中文版为翻译蓝本,在此基础上也做了不少改变,满足海外读者的需求。

英文版中华创世神话样张

  “单比较书名就不一样。”海外版项目的主要负责人、上海新闻出版发展有限公司总编辑张怡琮说,英文版采用的题目与中文版有所不同,这更多地考虑到西方读者的文化习惯。英文版还特别在每篇前增设了一些有趣味的“知识点”,帮助没有中国文化背景的读者更好地理解,提升阅读体验。与中文版定位年轻读者不同,海外版将主要面向资深读者、知识阶层、历史类阅读爱好者。除了当代画家的创作以外,该书也增加了大量富有历史感的中国古典画作和文物图谱。

  英文版的译者托尼·布利申是一位八十多岁的英国老人。他目前已有十余本中国作品译著,甚至能够翻译文言文,是个不折不扣的“中国通”,也是一位中国文化迷。在他的解读下,这些以中华文化为内核的神话故事将以一种全新的有趣风貌介绍给西方读者。

  连续多年,上海每年都会主推一批中华文化作品走出去。据张怡琮介绍,“英文版中华创世神话”目前已登陆美国亚马逊新书预告,将于明年4月正式开售。除了英文版外,该书的法语、波兰语、捷克语等更多小语种版本也正在推进当中,它们将以全新的面貌亮相全球的书展和书店,与更多世界读者分享中国故事。

  传扬中华神话有待立“谱系” 

  谈到创世纪,今天的全球年轻人普遍熟知古希腊罗马神话,对中华创世起源却了解甚微。记者从上海市社联获悉,上海将集结全国、全球学者,建设学术研究高地建设,梳理中华创世神话的谱系,确立“一体多元”的格局,为中华文化培根固源、为中华民族塑魂铸魂、为海派文化壮骨强身。

  西方的神话中,诸神之间的关系很清晰。而中华创世神话内容丰富,具有“一体多元”的特点,亟待建立“谱系”,这也是进一步深入研究和传扬中华创世神话首先要解决的问题。

  学术组核心专家之一、华东师范大学民俗学研究所教授田兆元在接受东方网记者采访时说,创世神话对于一个民族国家来说,是具有根本意义的精神传统。因为神话带有情感认同,信仰认同等丰富的文化内涵,是核心价值观的载体。

  “中国古代神话从先秦时期就开始形成了共同的价值观。”根据田兆元的梳理,天神、地示和人祖三位一体的神话系统是中国神话和中国文化的基础。

  “中华神话在历史发展进程中不断发展变化,但是核心可以分为三类——天地日月类创世神话、龙凤龟麟等创世神话和三皇五帝等创世神话。”这三类最终可以简化为敬天、法祖两项。一体的认同逐渐集中,向天神、祖神聚焦。中华创世神话的神可以以天子为化身,以巫师为化身,以日月山川为化身,是一种一体多元的抽象威严。

“开天辟地——中华创世神话连环画绘本作品展”亮相上海书展

  由此,中华创世神话以天神为宗,呈现出日月星辰山川河流以及天子神职人员等丰富的多元化身,盘古开天地是其代表。以龙神为灵物符号为旗帜,包容各类灵物崇拜和叙事。伏羲女娲等同时兼具祖神与天神属性,是其人格化身的代表。以炎帝黄帝为人文之祖,很多创世祖神都是炎黄子孙,发展为各族群各姓氏的祖神崇拜,塑造了中华民族崇高伟大的形象。昊天上帝、神龙与祖神,构建起一个丰富的中国创世神话系统。

  据悉,上海拟于明年推出的《中华创世神话的文化谱系》一书,将集中展现最新的研究成果,从时间和空间双重纬度呈现中华创世神话的历史脉络和逻辑脉络,赋予“世界创造”全新意义。

  持续推进还需人才梯队

  上海打造中华创世神话的文艺创作高地、学术研究高地、教育传播高地是一个持久的系统工程。其中,学术研究高地对创作和传播起着支撑和服务作用,是培根固元的根本。对此,上海将从资料、研究和科普三个方面着力,推出一批人才和成果,厚植基础,形成持久的影响力。

  学术研究核心是人,尽管已有基础,而上海专门从事中华创世神话研究的专家还不多,这方面尚缺完整的人才体系,亟需打造一支可持续投入的队伍。对此,上海一方面充分吸纳国内学者的广泛参与,同时着力培养中青年学者,完善人才机制。

  据介绍,目前“中华创世神话”项目已被定为市级重大课题,将吸引更多高校相关领域专家学者共同参与,推进带动人才培养,提高神话研究在科研院校中的学术地位。上海从事神话研究中青年学者未来也将获得更多成长空间和发展机遇。

  沪上高校有望开设专门学科,把中华创世神话研究从相关领域中独立出来,集中力量做强。记者了解到,“中华创世神话研究基地”也将于年内成立,成为文献集成、学术研究、社科普及、对外交流、人才培养的平台和载体。这方面交大、华师大等沪上高校都已在着手相关项目。“作为炎黄子孙,中华创世神话的传承是今人的一份责任。上海是中国现代神话学的发祥地,我们应该有所担当。”田兆元教授如是说。

  上海还将主办中华创世神话方面的专业国际论坛。据悉,两年一度的世界中国学论坛今年拟将专设神话交流分论坛。今后“中外神话交流论坛”将办成两年一度的世界神话学研究盛会,从比较神话学的角度,开展中西方创世神话对话,提升中华创世神话研究的国际学术影响力。今年内,上海还将举办全国研讨会,邀请全国相关领域著名学者参会,力争把研讨会办成一年一度的国内神话学研究交流的权威平台。

版权声明 | 网站简介 | 网站律师 | 网站导航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Site Map
东方网(eastday.com)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