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对话赵启正:时代的选择和浦东的眼光
2018年6月13日 12:34:48来源:东方网作者:靳慧、张海盈、朱贝尔、曹子琛、刘昊
  •   赵启正回忆浦东开发开放往事(曹子琛 摄)

      20多年前,一群有情怀的建设者投入到浦东开发开放建设中。如今高楼林立的陆家嘴、功能日益完善的张江、金桥、外高桥四大开发区,处处都曾留下了他们挥洒的汗水,他们有一个历史性的称呼——“浦东800壮士”。

      赵启正,时任上海市副市长、兼浦东新区党工委书记和管委会主任,这段历史的参与者、奇迹的见证者于近日接受了东方网记者的采访。谈起那段难忘的经历,他说:“相比能看得见摸得着的GDP、税收、进出口额等‘硬成果’,那些在经济发展、社会进步、城市基础设施建设、跨国合作、转变政府职能、人才培养等方面的思路和经验更珍贵。”

  • 忆开发初期:一张白纸勇往直前
  • 忆开发初期:一张白纸勇往直前
  • 忆开发初期:一张白纸勇往直前
  • 忆开发初期:一张白纸勇往直前
    •   当年浦东陆家嘴地区有一条烂泥渡路,一旦雨天,水漫泥路。可见那时浦东基本的城市建设的状况。(资料图)

        “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间房”,这句曾经流传度颇广的话反映了浦东在当时上海人心目中的“地位”。赵启正回忆说:“浦东刚开始开发的时候,没有什么高的建筑,居民住宅比较破旧的,路也比较难走。”

        1990年4月18日,浦东开始踏上开发开放的“征程”,浦东新区政府正式挂牌却已经是近三年后。“当时浦东就是一张白纸”,聊到这个细节,赵启正说,“完全是邓小平‘南方谈话’激励了我们。”

    •   当年黄浦江两岸摆渡船以竹篙和木浆为动力(资料图)

        “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间房”,这句曾经流传度颇广的话反映了浦东在当时上海人心目中的“地位”。赵启正回忆说:“浦东刚开始开发的时候,没有什么高的建筑,居民住宅比较破旧的,路也比较难走。”

        1990年4月18日,浦东开始踏上开发开放的“征程”,浦东新区政府正式挂牌却已经是近三年后。“当时浦东就是一张白纸”,聊到这个细节,赵启正说,“完全是邓小平‘南方谈话’激励了我们。”

    •   20世纪初,有着统一编号的摆渡小船,在黄浦江两岸往返。(资料图)

        “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间房”,这句曾经流传度颇广的话反映了浦东在当时上海人心目中的“地位”。赵启正回忆说:“浦东刚开始开发的时候,没有什么高的建筑,居民住宅比较破旧的,路也比较难走。”

        1990年4月18日,浦东开始踏上开发开放的“征程”,浦东新区政府正式挂牌却已经是近三年后。“当时浦东就是一张白纸”,聊到这个细节,赵启正说,“完全是邓小平‘南方谈话’激励了我们。”

    •   陆家嘴中心绿地原址 浦东档案馆(资料图)

        “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间房”,这句曾经流传度颇广的话反映了浦东在当时上海人心目中的“地位”。赵启正回忆说:“浦东刚开始开发的时候,没有什么高的建筑,居民住宅比较破旧的,路也比较难走。”

        1990年4月18日,浦东开始踏上开发开放的“征程”,浦东新区政府正式挂牌却已经是近三年后。“当时浦东就是一张白纸”,聊到这个细节,赵启正说,“完全是邓小平‘南方谈话’激励了我们。”

    •   1990年5月3日,上海市人民政府浦东开发办公室和上海市浦东开发规划研究设计院在浦东大道141号正式成立。朱镕基出席了成立仪式。新华社图

        “现在想起来,当年真的没有什么后怕的,就是勇往直前,如果一想可能就会做得慢一点”,赵启正说,如果怕摔倒,肯定脚步慢了。

        正是在这样的工作状态下,“浦东800壮士”实现一个又一个“不可能”,说起昔日的工作伙伴,赵启正用“不用扬鞭自奋蹄”来形容,“他们的自觉性很高,大家在一起工作也都很默契。”

    •   1990年5月,从浦西看浦东陆家嘴。新华社图(资料图)

        “现在想起来,当年真的没有什么后怕的,就是勇往直前,如果一想可能就会做得慢一点”,赵启正说,如果怕摔倒,肯定脚步慢了。

        正是在这样的工作状态下,“浦东800壮士”实现一个又一个“不可能”,说起昔日的工作伙伴,赵启正用“不用扬鞭自奋蹄”来形容,“他们的自觉性很高,大家在一起工作也都很默契。”

    • 论浦东发展:规划先行“一着盘活”
    •   陆家嘴中心绿地原址 浦东档案馆(资料图)

        如今徜徉在陆家嘴绿地,这块高楼中的“绿宝石”已然成为附近上班族和市民休闲放松的好地方,然而很少有人知道,当年这块绿地的建设曾经一度面临“争议”。

        赵启正回忆说,当时考虑辟出这么一块绿地想法也很简单,就是考虑到上海需要绿地、陆家嘴需要这样一个大花园,同时也能解决当地居民的住房困难问题。中心绿地南面的老宅也在赵启正的一番力争下保留了下来,“如今看来,这些决定还是走对了。”

    •   “1994年1月,老布什访问上海,我拿着激光笔在沙盘边为他介绍浦东的规划。那时激光笔还是个大块头,老布什指着它对我说,这个高科技的东西他见过,鲍威尔将军在1991年海湾战争的时候也是拿着激光笔给他讲战争局势。我说,鲍威尔的激光笔点到哪里,哪里就被炸平了,而我的笔点到哪里,哪里的高楼就建起来。老布什点头称是,还说,‘如果我再年轻几岁,我也要来浦东投资。’”

        栽下梧桐树,引得凤凰来。1995年起,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市分行、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农业银行、国家开发银行及日本富士银行、三菱银行,香港渣打银行、汇丰银行,美国花旗银行等中外资金融机构接踵而来。

        然而两年后,刚刚起步开始迈入发展快车道的浦东被亚洲金融危机狠狠地“撞了一下腰”。随着境外投资者的纷纷撤退,国外媒体出现了“浦东开发失败”“办公楼出租率只有20%”“浦东的灯亮不起来了”等等描述。此时,对于浦东发展有着充分信心的赵启正,用一段颇具智慧的回应将这些质疑“挡”了回去:“在中国,聪明的母亲总是把孩子的裤子做得长一些,以备孩子长大了还可以穿。”

    •   1995年6月28日,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总部从浦西迁入浦东,这是第一家国家级银行分行入住浦东。在开业仪式上,新区管委会主任赵启正代表浦东向对方赠送了一只活泼可爱的小白羊,意寓着人民银行上海分行作为金融业的“领头羊”率先进入了浦东。小羊身上配红色带子,上写着“金融领头羊”。此举引来全场掌声,连采访的各路记者也纷纷称赞浦东人的高明和精明。朱岚摄

        栽下梧桐树,引得凤凰来。1995年起,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市分行、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农业银行、国家开发银行及日本富士银行、三菱银行,香港渣打银行、汇丰银行,美国花旗银行等中外资金融机构接踵而来。

        然而两年后,刚刚起步开始迈入发展快车道的浦东被亚洲金融危机狠狠地“撞了一下腰”。随着境外投资者的纷纷撤退,国外媒体出现了“浦东开发失败”“办公楼出租率只有20%”“浦东的灯亮不起来了”等等描述。此时,对于浦东发展有着充分信心的赵启正,用一段颇具智慧的回应将这些质疑“挡”了回去:“在中国,聪明的母亲总是把孩子的裤子做得长一些,以备孩子长大了还可以穿。”

    •   今日陆家嘴中心绿地 钮一新摄影

        没过几年,大量的金融机构云集陆家嘴证实了这一点。亚洲金融危机过后,陆家嘴的上百幢楼里灯逐渐地亮了起来,入夜璀璨的灯火成为上海最迷人的风景。这种规划先行、形态开发服从于经济社会的功能开发的理念后来也成为了浦东开发中一条重要经验。

    •   陆家嘴金融贸易中心区的核心部位,鳞次栉比的摩登大厦群中,占地10万平方米的“城市绿化”——陆家嘴中心绿地公园,是陆家嘴中心区高层建筑群中最大的一块无遮挡的空间,也被誉为“都市绿肺”。(曹磊 摄)

        没过几年,大量的金融机构云集陆家嘴证实了这一点。亚洲金融危机过后,陆家嘴的上百幢楼里灯逐渐地亮了起来,入夜璀璨的灯火成为上海最迷人的风景。这种规划先行、形态开发服从于经济社会的功能开发的理念后来也成为了浦东开发中一条重要经验。

    •   空中俯瞰陆家嘴中心绿地。(曹磊 摄)

        没过几年,大量的金融机构云集陆家嘴证实了这一点。亚洲金融危机过后,陆家嘴的上百幢楼里灯逐渐地亮了起来,入夜璀璨的灯火成为上海最迷人的风景。这种规划先行、形态开发服从于经济社会的功能开发的理念后来也成为了浦东开发中一条重要经验。

    •   目前,陆家嘴中心绿地已经成为该区域白领商务人士午后歇息首选之地。(曹磊 摄)

        没过几年,大量的金融机构云集陆家嘴证实了这一点。亚洲金融危机过后,陆家嘴的上百幢楼里灯逐渐地亮了起来,入夜璀璨的灯火成为上海最迷人的风景。这种规划先行、形态开发服从于经济社会的功能开发的理念后来也成为了浦东开发中一条重要经验。

    • 谈合作互补:“走廊理论”和“兄弟之心”
    • 谈合作互补:“走廊理论”和“兄弟之心”
    •   沿江陆家嘴 钮一新摄影

        1997年香港回归后,上海经常被拿来和香港做比较。赵启正就沪港关系,提出过“亚洲经济走廊”理论,在他看来,这条走廊由上海、台北、香港、曼谷、新加坡等一连串明星城市构成。“这些明星城市,好像公路上间隔均匀的路灯,大约每800到1000公里就有一个国际大都市。”

    •   今日浦东陆家嘴金融贸易区。钮一新摄

        1997年香港回归后,上海经常被拿来和香港做比较。赵启正就沪港关系,提出过“亚洲经济走廊”理论,在他看来,这条走廊由上海、台北、香港、曼谷、新加坡等一连串明星城市构成。“这些明星城市,好像公路上间隔均匀的路灯,大约每800到1000公里就有一个国际大都市。”

      “上海和香港是这条经济走廊上的两盏路灯。香港这盏灯已经亮了,上海也正在亮起来,两盏灯一起亮,互补互助,相映成辉,可以使这条‘亚洲经济走廊’更加光彩夺目。”赵启正表示,上海和香港完全可以成为两个并行的经济中心,并具有密切的互补功能,而不是互相替代。赵启正认为,直至今日,香港的市场经济运行还有很多可参考的地方。

      赵启正说,上海,特别是浦东的下一步,应该更注重功能开发,除了吸收国际上已有的贸易功能,对于一些新的功能也要积极创造,“比如现在银行很多了,但银行的功能还要提升,一些领域的规则也需要进一步放开。”

      而谈到区域合作,赵启正认为城市群要发展,必须要有“兄弟之心”。为此,他说起了多年前工作中的一件小事:当时有一家欧洲的外企本来打算在上海做一个大型冷库,但考察下来发现附近省市的一个城市土地更便宜、电力等各项配套供应也更充分,他们想去但又怕得罪上海,就请人陪同一起来很抱歉意地打招呼,“我当时就告诉他们多虑了,都是兄弟省市,我们不会因此有意见”。

    • 话创新创业:要沉得住气、耐得住寂寞
    • 话创新创业:要沉得住气、耐得住寂寞
    •   陆家嘴中心绿地内的上海最大的青铜雕塑《回翔绿洲》,其整体高度超过13米,直径超过20米,总重高达34吨,象征着人与大地、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存关系。

        一位在国外的留学生要求会见浦东的一个招聘人才的代表团时不无感慨地说,当年申请出国时曾在上海的美国领事馆门口排着长队等签证,而今要回浦东创业,没想到也要排着长队等与浦东官员谈话的机会。由此可见浦东对人才的吸引力。

        赵启正说,浦东历来把吸引海外留学人员回国创业当作一项头等大事来抓。早在1996年,新区就成立了引进海外智力工作领导小组,专门制定鼓励留学人员来浦东创业的政策。

    •   陆家嘴中心绿地内人工湖畔的亲水平台。公园内灯光、椅子、雕塑、道路以及水体等都经过精心安排,与环境融为一体。(曹磊 摄)

        一位在国外的留学生要求会见浦东的一个招聘人才的代表团时不无感慨地说,当年申请出国时曾在上海的美国领事馆门口排着长队等签证,而今要回浦东创业,没想到也要排着长队等与浦东官员谈话的机会。由此可见浦东对人才的吸引力。

        赵启正说,浦东历来把吸引海外留学人员回国创业当作一项头等大事来抓。早在1996年,新区就成立了引进海外智力工作领导小组,专门制定鼓励留学人员来浦东创业的政策。

      同时,浦东在这块热土上还不断“自我造血”。浦东开发前只有上海海运学院一所大学。浦东开发之后,在这里办了多所大学和研究生院,比如中欧国际工商学院、上海中医药大学、上海金融学院等,这样就逐渐形成了“产学研”的网络。

      毕业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赵启正理科出身,因此对科研人才的培养尤其牵挂。“科学是一项很值得投入的事业,能让你青春无悔。搞科学的人,要有自信心,我们的任务就是发展中国的科学技术,我们一定做得好。”赵启正说,做科研要沉得住气、耐得了寂寞,“因为科研创新绝不是一朝一日就有成果的。”

    •   赵启正接受东方网记者采访(曹子琛 摄)

        今年78岁的赵启正依然忙碌,在他心中仍牵挂着浦东飞速发展的步伐,闲暇时他会在浦东这片倾注了一腔热血的土地上走走看看,与当时的工作伙伴聊聊天,“20多年前绝没预料到浦东现在的发展,同样,现在我们也难以预料未来20年浦东是什么样子。”赵启正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