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自杀为哪般?

新华社安徽分社总编辑自杀身亡,这是2014年4月以来传出的第四起中国官员自杀事件,级别纵跨副部级到科级。为何官员频频自杀?

编辑:赵亚娟

往期回顾

2013年以来54名官员非正常死亡 超四成是自杀

  2013年以来54名官员非正常死亡,超四成是自杀,“喝酒死”和“意外死”并列第二。媒体显示基层官员自杀案例更多,有关方面在介绍这些官员的自杀原因时,多为“工作压力大”、“抑郁症困扰”等。

官员自杀:抑郁症等精神疾病被认为是一大诱因

    几起官员自杀事件,官方多称“原因目前尚不清楚”。当然,也披露出一些死者生前的情绪状态,联系以前很多官员自杀原因,抑郁症、情绪不好、身体有病等等。问题是,这些说法无法祛除人们疑虑,反而更添疑云。

第二诱因是喝酒和意外事故

   死亡人数第二多的死因是喝酒和意外事故,都为9人。意外事故死亡的官员中有5人是死于2013年4月7日河南省新密市的一起交通事故。5人都来自河南陕县,分别是县政协主席李会斌,县政法委书记曹冠军,副县长伍春生,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局长张中平和县旅游局局长杨秀琴。

新华社安徽分社总编辑在办公室自杀身亡

    宋斌1984年左右毕业于安徽大学中文系,在新华社安徽分社工作多年,报道涉及社会、经济等很多领域。2014年春节后,宋斌鲜有出现在公众场合。网络有消息称,“初步断定宋斌系上吊自杀,有遗书,表示2004年后患抑郁症,对生活失去兴趣”。

盘点2014年自杀的官员

    2014年4月9日浙江奉化倒塌楼所属街道官员自杀
    浙江奉化市警方发现一名男子在奉化市西河路批发市场附近非正常死亡。警方通报,男子系自杀。据了解,死者为此次倒塌楼所属街道建设管理办副主任。

  2014年4月8日国家信访局副局长徐业安自杀身亡
    国家信访局副局长徐业安4月8日上午被发现在其办公室自杀身亡。自杀原因尚不清楚。

  2014年4月4日:重庆前“打黑英雄”宾馆内自杀
    渝中区公安分局经侦支队支队长周渝被发现在渝中区一宾馆死亡。经现场勘查,周渝系自杀。经调查,周渝患糖尿病多年,长期注射胰岛素并引发心脏病等多种并发症,近期又查出患有重度肝硬化,情绪低落,曾向同事流露出悲观厌世。

  2014年3月21日:广东博罗县地税局官员跳楼自杀 遗书称病痛难忍
    博罗县地税局党组副书记吴某中3月21日6时56分,在汤泉半岛住宅小区坠楼身亡。死者在遗书中称自己的病治不好,痛苦难忍。经公安法医尸检,死者身上伤情为高坠形成,综合现场调查等情况,死者系跳楼自杀。

  2014年2月24日:湖南一名税务局局长办公室死亡 疑因抑郁症自杀
    双峰县地方税务局第三分局局长彭文彬被发现在办公室死亡,时间是2月24日下午。现场发现有遗书,有关部门初步调查彭的死亡原因为自杀。

  2014年2月17日:广东东莞社区主任办公室烧炭自杀   
    东莞樟木头圩镇社区居委会的清洁人员在前往社区居委会主任刘伟强的办公室打扫卫生时,发现办公室内的卫生间房门紧闭,并且已经反锁。等大家破开卫生间的小门时,刘伟强已经昏倒在卫生间里。旁边还有一堆已经燃烧的黑炭。经医生证实,刘伟强因一氧化碳中毒已经死亡。

人人都说当官好,可官员为啥爱自杀?

    坊间人常说,好死还不如赖活着,可这些享受着荣华富贵的官员们为啥爱自杀呢?显然,贪污腐败、仕途不顺、工作压力过大是诱因。通常有两种情况,一是活不下去了;二是死了比活着更有“好处”。

官员自杀真相不应还是禁忌

    梳理2003年以来公开报道的官员自杀事件,大多数官员的自杀原因未彻底查清,很多只是寥寥数语带过,自此再无下文。官员自杀事件不再成为禁忌,不再是寥寥数语的简单表述,而是对其调查过程、结论的公开。如此,公众才会有理性的态度,才不会瞎猜乱想。当然,事件的调查需要一定的时间,公众要有等待真相的耐心,相关部门要有公开真相的诚意。

反腐并非自杀主因

    多名受访的纪检系统官员向记者指出,“反腐不是导致官员自杀的主因”。“从理论上说,反腐败力度加大,查办的案件越多,官员畏罪自杀的情况肯定也会越多,但实际中这种情况并不明显。”

破解官员自杀 权力必须在阳光下

    官员自杀给官员个人、政治系统和社会都带来了直接危害,是一种全输结果。而要从根本上破解官员自杀问题,最根本的还必须从政治生态、特别是内部政治生态的改善方面入手,这就要求权力完全在阳光下运作。虽然官员自杀的原因有很多,如压力过大、道德腐化等,但归根到底,还是政治系统运行相对封闭带来的“潜压力”。唯有让权力置于阳光下,才能去除官员身上背负的潜压力。否则,一次次“抑郁自杀”的判定,看似能迅速终结当地政府的巨大压力,却永远阻止不了下一个自杀的官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