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理发话了!
整改"红顶中介"势在必行

戴市场的帽子,拿政府的鞭子,供官员兼职的位子……一些"红顶中介"凭借与政府的紧密关系,吞噬行政审批改革红利,成为深化改革的"绊脚石"。

编辑:张嘉欐

往期回顾

多部委被指存红顶中介:帮跑项目收百万服务费

    近期,李克强总理从不同角度共计5次提及整治“红顶中介”问题,足见其迫切和决心。一位东部城市市长表示,在他的经验中,只要有审批权的部门,“红顶中介”便普遍存在。帮跑项目收费都是百万以上大数目。

【势在必行】总理半年内五令整治"红顶中介"

  总理称:“我去一些地方考察时看到,政务大厅里面的收费都取消了,但大厅隔一条马路就是一家咨询服务的中介公司,里面还坐着几个‘大盖帽’,要办事的民众,都要来这里先走一趟,这不是‘暗度陈仓’吗?!”

  ——2014.11.15 国务院常务会议

  总理指出,要严防以“红顶中介”替代行政收费的现象。

  ——2014.12.19日国务院常务会议

  总理提出要简政放权,釜底抽薪。消除行政审批“灰色地带”,整治“红顶中介”,加快建立权力清单、责任清单和负面清单,着力铲除滋生腐败土壤。

  ——2015.1.14 国务院党组会议

  总理痛斥“红顶中介”、“二政府”等乱象:打着政府的旗号,服务乱,收费高,搞垄断;对企业强制服务,强行收费;成为新的市场“拦路虎”,严重制约市场活力,也为寻租腐败提供了机会。

  ——2015.2.9 国务院第三次廉政工作会议

  总理斥责中介评估乱象。决定清理规范与行政审批相关的中介服务,更好服务和便利群众。

  ——2015.4.21 国务院常务会

【三大危害】"红顶中介"系深化改革"绊脚石"

  第一:“红顶中介”与行政审批改革背道而驰。一些地方群众要想审批,得先到“红顶中介”去做评估、做鉴证、出意见。这种“暗度陈仓”式的简政放权,实际上是将权力从政府的“左口袋”移到“右口袋”。“红顶中介”在行政审批之外筑起一道道门槛,截留改革红利。百姓钱没少花,路没少跑,事情照样难办。

  第二:“红顶中介”与公平的市场竞争背道而驰。“红顶中介”靠关系和潜规则进行不公平竞争,扰乱市场秩序,抑制了中介行业的健康发展,因此摘去其“红顶”势在必行。

  第三:“红顶中介”滋生腐败。“红顶中介”巧立名目,向企业收取不正当的培训、论坛、评优、买头衔等费用和高额会费,有的甚至以罚款相逼。一些官员与“红顶中介”勾结,收受贿赂;还有的官员退休后在中介机构任职,借机延续自己当官时的待遇,为高档享受消遣找挡箭牌。

【整改前方】环保部率先整改多省份预备行动

   环保部: 中央第三巡视组对其完成专项巡视后的反馈意见指出,环保部的环评技术服务市场“红顶中介”现象突出,容易产生利益冲突和不当利益输送。应限期完成环评机构脱钩改制,规范环评技术服务市场。针对巡视意见,环保部很快给出了上述整改方案。

   住建部: 部长要求理清部机关与部直属单位、部管社团之间的关系,坚决杜绝借机关简政放权搞“红顶中介”,坚决杜绝擅自设定评比表彰。

   上海自贸试验区: 未来在浦东凡是“红顶中介”将全部取消。

   广东惠州“中介超市”: 招募中介机构集中进驻政府行政服务中心,一律采取摇号的方式选择中介机构。

【六大举措】组合拳出击直指"要害"力求治本

   清理事项。行政审批事项不得转为中介服务,严禁将一项中介服务拆分为多个环节,审批部门委托开展的技术性服务不得转嫁为申请人的义务等。

   破除垄断。提出取消中介机构现有法定许可外的其他资质资格审批,取消部门自行设定的中介机构执业限制条件,严禁通过限额管理控制中介机构数量等。

   切断利益关联。审批部门所属事业单位等不得开展与本部门审批事项相关的中介服务,确有必要开展的应当转企改制,严禁指定中介机构,行业协会商会类中介机构一律与审批部门脱钩,政府工作人员不得在中介机构兼职任职。

   规范收费。中介服务原则上通过市场调节价格,垄断性强、短期内无法充分竞争的纳入政府定价管理,最大限度缩小政府定价范围,行政机关委托开展的技术性服务事项所需费用纳入部门预算等。

   实行清单管理。对清理规范的中介服务事项实行清单管理,凡未纳入清单的一律不再作为审批的受理条件;今后新设的必须严格论证并履行法定程序。各部门向社会公开中介服务信息等。

   加强监管。各行业主管部门要建立健全中介服务规范和标准,指导监督中介机构完善服务制度,严查违法违规行为,建立信用体系和考核评价机制等。

   专家表示,这六项措施中,前四项针对的是不规范问题,后两项则是要加强管理和监督,六条举措体现着放管结合的思路,直指“要害”,若能完全落实到位,“红顶中介”乱象将有望根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