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腐之重:裸官

继中央规定限制“裸官”提拔后,地方已开始调整现任正职“裸官”岗位。“裸官”是否身处末路,我们拭目以待!

编辑:赵亚娟

往期回顾

中国“裸官”简史

    从已知的信息分析,“裸官”一词出现于2008年,首创者芜湖市政协常委周蓬安的原话为:“裸体做官”。
   2008年:认识裸官
          ↓
   
2009年:官方重视
          ↓
   
 2011年:排查裸官
          ↓
   
2013年:推行新提任领导公开制度
          
   
2014年:裸官跑官等6类人禁入提拔考察

“裸官”知多少?

“裸官”与“半裸”的区别

    各地将特殊情况“裸官”与“半裸”区别对待。比如,作为国内首个预防腐败地方法规,2013年8月1日实施的《汕头经济特区预防腐败条例》中,就对“因工作需要,国家工作人员的配偶和子女均移居国(境)外的”裸官予以豁免。

“裸官”的地理和行业分布情况

    政府官员型“裸官”近1/3;国企、金融领域的高管型“裸官”达2/3。高管型“裸官”虽容易通过侵吞、挪用资金来实现移民,但也容易被审计发现。根据国家惩治和预防腐败重大对策研究课题组的研究,金融系统和国有大中型企业是裸官及潜逃可能性程度高的区域。相比之下,官员型“裸官”并不易发现。

揭秘官员的出逃路径

    裸官中的少数贪腐分子,出逃方式各有千秋,大体上可以构成一个基本的路径图:孩子资金自己。第一步往往是孩子;第二步是妻子;第三步是资金;第四步是护照;最后一步就是出逃。

多地撤换正职裸官:要么退休 要么迁回家人

     2014年1月,中共中央印发的《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明确规定,对配偶已移居国(境)外,或者没有配偶,子女均已移居国(境)外的,不得列入考察对象。今年3月,南方某市官员调整,多名担任正职的处级干部被撤职,原因只有一个:他们是“裸官”。内部人士透露,官方给他们两种选择,要么退休,要么把家人迁回国内。

[重拳反腐]盘点那些落马的著名“裸官”

    裸体官员的出现,反映出贪官风险意识的增强,这和反腐败力度的逐渐加大成正比。裸官和贪官之间有着互相转化的关系,裸官更容易变成贪官,而贪官往往会选择做一个裸官。

    [裸官是外逃贪官预备队?]

[触目]118万裸官 外逃裸官人均携款500万

    2000年至2003年,归案的潜逃境内外的贪官人均携款约430万元;2007年,人均携款约540万元;2012年,人均携款约480万元。平均人均携款近500万。

    [广东东莞“裸官”涉贪1.7亿受审 数额创新高]

[防范]怎样防止官员瞒报“裸官”身份

    堵死“裸官”升迁之路后,如何确认一名“裸官”,就成了重中之重。 对此,专家建议,对领导干部报告的个人事项,凡是关键岗位、一把手、重要部门领导职位,应全面实施复查。此外,不如把步子迈得更大些,在一定程度上予以公开,让社会公众来一起监督。

[治裸]各地已陆续展开行动 调整现任“裸官”岗位

    “裸官”日增,中央、地方不断尝试各种管治措施。今年1月,中共中央印发《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明确规定,对配偶已移居国(境)外,或者没有配偶,子女均已移居国(境)外的,不得列入考察对象。这意味着,一旦被确认为“裸官”,仕途基本无望。此举被认为是目前中央层面治理“裸官”最严厉之举。

[热评]让“裸官”退休千万别便宜了“贪官”

  对于“裸官”应该睁大眼睛,因为“裸官”里面存在大量贪污腐败官员是不争的事实,对于“裸官”有必要区别对待,“退休”只是一种处理方式却不应是全部,不枉不纵才是最理性的处理方式。

[制度前瞻]对“裸官”的规制从党纪党规转入立法轨道

  对“裸官”的规制从党纪党规转入立法轨道,让预防腐败的议题走向法制化。不过,要想“裸官”问题获得根本治理,仍有待在国家层面的强有力的反腐败法律出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