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落马高官的高墙生活

他们曾经身居高位,呼风唤雨,而今是一介囚徒。高墙之下,他们怎样生活?电网以内,他们永无特权......

编辑:赵菊玲

往期回顾

落马高官监狱生活:原茂名书记每天加工4千灯泡

    一些曾经身居高位,呼风唤雨的人,因为贪腐,如今都关押高墙内。职务犯是如何改造的?曾经“高高在上”的他们能否适应牢狱生活?他们又是否会因为身份特殊而受到特别关照?
    广东茂名原书记罗荫国每周六天在监狱的彩灯生产车间工作,他说刚进去的时候大概一天做一千多,一千多后来到两千多三千,后来到四千。

住宿:10人同睡在一张木板通铺

    一间羁押监室的面积约为30平方米,住10人。10人同睡在一张木板通铺上,中间没有间隔。床对面挂着一台电视,没有其他家具。

饮食:每餐一个菜有少量肉类 餐饮标准为280元/月

     饭堂角落里都不见灰尘,打开运菜车,一个桶装着白菜炒肥肉,一个桶装着白饭。每名羁押人员的餐饮标准是280元/月,每餐都是一个菜,有少量的肉类。

娱乐:主要是看书读报 只能看中央一套

    深圳市第三看守所羁押人员约200多人,大部分都是曾经的领导官员,比如某区政协主席等。他们大部分时间都在室内活动,主要是看书读报。看守所设有图书馆,也为每个监室订了一份报纸,主要由羁押人员付款。晚上7时开始可以观看电视,直到10时30分结束,电视频道固定是中央一套。

高墙中的落马官员众生相

    四川原某市副市长成陶艺师 喜欢教“徒弟”做人的道理 
    范某曾任某市副市长,2008年9月因受贿、滥用职权被判有期徒刑16年。
  “我认为自己是个教书匠,我一直都想去教书!”范某在成都锦江监狱反复向记者强调。提起自己陶艺班上的学员,范某说:“他们是我的晚辈,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我还是耐心劝说他们,教他们做人做事的道理,劝他们改变……”“那你现在是什么职务?”面对提问,范某的语速又放慢了:“没有职务,监狱中有啥身份哦。”>>>详细  

    狱警谈落马女官员:嫌在人前戴手铐丢人 不肯监外就医
  40多岁的李红曾经是义马市药监局局长、党组书记,2010年时,她因犯受贿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年,后在河南省郑州女子监狱服刑。当初入狱时,李红面对狱警一直在哭,并且平时不大愿意和别人接触。
  另外,曾有个女职务犯身体出现不适,狱方安排她监外就医时,却遭到她本人的反对。原因是按照规定监外就医时需要戴上手铐,而她觉得戴着手铐出现在外人面前实在太丢人,就哭着不肯去。>>>详细

    女老总入狱12年 仍不认罪,一直申诉
    12年前,河南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原董事长、总经理胡燕一案曾轰动一时。当年,法院以贪污罪、挪用公款罪判处胡燕死缓,不久之后,这个河南证券界女强人锒铛入狱。
  入狱多年的胡燕一直在申诉,“多少年了,一直不认罪,一直申诉,但一次次的失败对她打击也不小。”>>>详细

    深圳在押贪官生活探访:赤脚跑步跪地忏悔
    深圳市第三看守所的高墙电网之内,沿着二楼的长廊一路走下去,透过天窗,可以看清脚下每一个监室里在押人员,他们身穿红色的囚衣,有的年轻力壮,有的两鬓斑白。
    下午4时,许多人正在跑步健身,他们赤裸双脚在水泥地上往返奔跑,由于每个监室只有大约10平方米空间,几个人必须排队才能同时“跑圈”。
  一名头发花白的男子正在忏悔,只见他面对墙壁双膝跪地,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看得出他十分虔诚。>>>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