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愁乡”里的乡愁

博士生返乡笔记引发的思考

编辑:郑闻文

往期回顾

导语:“有故乡的人回到故乡,没有故乡的人走向远方”、“我很庆幸我有故乡,可以随时回去,尤其可以回家乡过年。因为我的根在那里,我的亲人在那里,我的生活经验和记忆在那里……”这个春节,很多人读了《一位博士生的返乡笔记》。

作者王磊光回应:近年,为何情更怯?

  对农村青年婚姻经济压力、亲情疏淡的描写,以及“知识的无力感”,引来褒贬不一:“感同身受”、“真够酸的”、“想说很多又说不出”……

  近年,为何情更怯?许多人读完后依然想追问,听文章作者、上海大学文学院博士研究生王磊光怎么说。原文:《一位博士生的返乡笔记:近年情更怯》

  “新的还没完善起来”

  “无法理性言说”的乡愁

  “希望家乡能变得更好”

央媒调研回应"博士返乡笔记":"愁乡"里的乡愁

  现在大家谈到“乡愁”,更像是“愁乡”,为家乡发展中存在的一些问题发愁、思索。一方面,确实很多人回乡,会“愁乡”。另一方面,“愁乡”其实就是因为乡愁,希望家乡更好,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态文明都更好,让远方归来的乡人既能重温旧时记忆,又能感知时代进步的正能量。

  湖北罗田——“大别山古城”等待着落

    山东新泰——没煤可挖出去创业

    山东安丘——富起来的新农村一定要上楼吗?

  河北邯郸——老工业城市的转型之痛

【问题】农村问题就是中国问题

    当前的乡村问题不能简单一概而论,不是用一个“发展”或者一个“破落”所能概述。农村问题就是中国问题。

  “村庄里的中国”

  城镇化过程中对乡村的反哺力度依旧远远不够。

    知识的无力感

    本来读书出来是应该有所为的,但是回到家乡却不能做什么。

    贫困农村“娶妻难”

    农村剩男问题的实质其实是贫困问题,是贫富差距问题。

【思考】农村文明的衰落是社会转型面临的必然代价?

  上推三代,我们都是农村人,而下推三代,或许绝大多数国人都将是城市人。

  城市文明与农村文明,在转型时期里必然发生激烈的冲突,在这样文明冲突中,我们每个人都身不由己,被文明裹挟着走向更为先进和便利的生活中去。

【声音】所有改进的可能开始于这样的反思

  返乡博士笔记传递的光明没人看到

  每一个参与关于家乡的讨论的人,都是在为中国发出自己的光,都是想用自己一点点光为中国照亮前行的路。

    并不是严谨的学术报告,而像是社会观察随笔

    在信息生产与传播日益驳杂的冲击下,仍怀有“忧国忧民”的拳拳之心去观察和理性思考现实问题的热情,已经越来越不可多得。

【另一种声音】浓厚的文学化的忧虑

  农民从未对自己的前途和农村的未来迷惑过,反倒是一些知识分子对农村的发展忧心忡忡。

  知识分子没有必要将农村想象成寄托精神家园的乌托邦,也无需对知识无法在短时间内发挥改变命运的作用而哀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