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额宝,谁在欢喜谁在忧

“余额宝”自去年6月13日上线,经历了“双十一”的资金考验,经历了其他同类产品的竞争,2月21日一篇博文将余额宝再次推上了风口浪尖。

编辑:周浩

往期回顾

导语:    央视证券资讯频道执行总编辑兼首席新闻评论员钮文新2月21日发博文称余额宝是“吸血鬼”、“金融寄生虫”。引来了众多的反对声音;2月24日钮文新再次发博文“回应挨骂”,称余额宝影响核心价值观。至此,关于余额宝的热点已经从收益率转到了宏观经济层面。

央视评论员:取缔余额宝

    钮文新:我们都指责商业银行暴利,但银行毕竟是通过经营贷款风险之后才获得的风险收益;但余额宝呐?它们睡着觉就可以从240亿元的收益中分走80亿元,而且风险比打劫还小,这难道不是暴利?我看更像是“暴力”。

    钮文新:余额宝是“吸血鬼”  支付宝卖萌回应:您造吗?

    钮文新:2%还是0.63%重要吗   郭田勇:余额宝让朝野震动

北京青年报 :余额宝们的风险在哪?

大规模兑付风险:“各种宝”或难招架

    因“各种宝”的货币基金属性,决定其亏本的可能性不大,但后续违约的可能性比较大。

流动性风险:合作银行头寸出问题

    天弘增利宝的协议存款超过90%,这对流动性管理的要求就非常高。一旦集中赎回,潜在的问题非常大。

中国青年报:互联网金融底线在哪里

    储蓄是否开始大搬家?

  央行2月15日发布的报告说,1月,人民币存款大幅减少了9402亿元。很多分析师都认为,一部分资金搬家到了余额宝。

    社会融资成本被抬高?

    “在互联网金融兴起之前,影子银行就已经出现了,怎么能说是互联网金融推高了社会的融资成本?”

   

今日早报:余额宝遭“声讨”传出什么信号?

    钮文新和余额宝之间的这场PK有一个微妙的背景:有消息称,货币基金或将迎来史上最严的监管。据相关媒体报道,同在2月21日这一天,证监会召集货币基金规模居前的10余家基金公司一把手开会,专门提示风险问题。而近期这样的会议据说已经开了不止一次。

北京商报:干掉余额宝不如扶正余额宝

    中国的互联网金融走到一个十字路口:是干掉余额宝,牺牲如同一个个土豆的散户,成全银行,保全企业的融资需求?还是扶正余额宝,让它跟银行PK,也做做吸储放贷的事,也承担一下风险,看看理论上有着更低成本和更高效率的余额宝,以及他的小伙伴们,能不能把企业的融资成本拉下来?

    >>>您,肿么看?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