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第一声炮响是我盼了许久的。它终于意外地走来了。许多朋友在那天早晨感动得疯狂似的跳起来,称这为‘神圣的炮声'”……这是作家巴金对1937年8月13日打响的淞沪之战的描述。自“九一八事变”以来,中国城市知识精英以各种形式,抗议国民党的不抵抗政策。淞沪枪声响起后,作家纷纷以手中的笔为武器,动员民众。

  烽火硝烟,当头国难;仁人志士,救亡呐喊;以文为枪,塑魂为弹;文学戏剧,国粹报刊,音乐电影,漫画诗篇;传播正义,批判黑暗;先锋旗手,唤民抗战……

巴金
  抗战爆发后,巴金饱含炽热的爱国主义感情,在抗日烽火中笔耕不辍,用文字的力量抗击日军的侵略,是一名“永远追求光明、不知道灰心和绝望、不知道畏缩和恐惧的战士。”

  1937年11月,上海失陷后,巴金坚守上海,他认为上海租界“孤岛”上的战斗不亚于在抗战前线作战。他勉励“孤岛”上那些感到苦闷的青年“要在没有自由或者失去自由的地方创造自由、夺回自由”。

  他和茅盾一起创办了《呐喊》,并担任上海文艺界救亡协会机关报《救亡日报》编委。《呐喊》查封后,巴金将它改名《烽火》继续出刊,创作了表达前仆后继坚持抗战为主题的短篇小说《莫娜·丽莎》和书信《给山川均先生》、《给日本友人》等,以顽强的意志完成了《春》第二部的写作。

  用笔控诉,著文呐喊,巴金就是这样“一个到死也不愿放下笔的作家。”

巴金
巴金用文字的力量抗击日军侵略
《呐喊》
巴金主编的《呐喊》文学周刊
郭沫若
  七七事变”吹响了中国全面抗日的号角,博学多才的郭沫若积极投身上海抗日救亡运动,为上海抗战的报刊文化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周总理形容他是“带着大家一道前进的向导”。

  郭沫若以救亡协会的名义创办了《救亡日报》,自任社长。《救亡日报》旗帜鲜明地坚持宣传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全面抗战路线和持久战的战略方针,在抗日军民中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其所刊登的时评、社论多为郭沫若亲自撰写,他亲临战斗一线,将所见所感用文章、诗歌抒发出来,同仇敌忾、抵御外敌之情跃然纸上。

  这份有着国共两党参加、具有统一战线性质的报刊创办伊始便引发了上海各界的广泛关注。一时间,在上海的大街小巷掀起了一股“郭沫若热”,广大读者只要一提“买郭沫若”,摊主便心领神会地晓得是要购买《救亡日报》。由于郭沫若本人和报纸的强大影响力,《救亡日报》的办公地点——南京东路慈淑大楼(今东海大楼)已然成为各界抗日人士的联络站和信息收纳站。
郭沫若
郭沫若任《救亡日报》社社长
《救亡日报》
1938年1月,郭沫若与《救亡日报》先遣队成员在广州合影
田汉
  田汉,这位国歌《义勇军进行曲》的词作者,是一位他有追求、有信仰的剧作家,“他的人生,就是一座大舞台,到最后总结的时候,台上台下都参加了一项群众运动”,被夏衍称为“中国的戏剧魂”!

  1932年,田汉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创作过话剧《梅雨》、《乱钟》、《暴风雨中的七个女性》、《回春之曲》等大量作品,同时又和夏衍、剧作家阳翰笙等为“艺华”、“联华”等影片公司写了《三个摩登的女性》、《青年进行曲》、《风云儿女》等一批进步电影文学剧本,使电影文学从思想到艺术出现了新面貌。他创作的并由聂耳谱曲的《毕业歌》、《义勇军进行曲》成为风靡全国的著名歌曲。

  “七七事变”后,田汉创作了5幕话剧《卢沟桥》,并举行劳军演出。8月,田汉参加文化界救亡工作。上海沦陷后,田汉南下长沙,旋返武汉从事戏剧界抗日统一战线工作。

  田汉在撤离上海前,与周信芳、欧阳予倩等人在卡尔登戏院集会上说:“无论是离开,还是留在上海,都要战斗,决不做亡国奴!”

田汉
田汉被夏衍称为“中国的戏剧魂”!
《风云儿女》
田汉的电影作品《风云儿女》
冼星海
  冼星海既是一位伟大的音乐家,也是为中国抗战事业做出重大贡献的无产阶级革命家,被誉为“中国民族新音乐事业的先锋”!

  从1935到1940年的5年间,冼星海投入抗战歌曲创作和救亡音乐活动,写出了几百首抗战歌曲,并为进步电影《壮志凌云》《青年进行曲》,话剧《复活》《大雷雨》等作曲。

  随后,参加上海救亡演剧二队,并赴武汉与张曙一起负责救亡歌咏运动。1937年全国抗战爆发后,他参加上海话剧界战时演剧二队,进行抗日文艺宣传,为民族解放运动注入了强大的精神动力。

  冼星海曾说“我有我的人格、良心,不是钱能所买的。我的音乐要献给祖国,献给劳动人民大众。为挽救民族危机服务。”

冼星海
伟大的音乐家冼星海
《救国军歌》
冼星海作曲《救国军歌》
金焰
  金焰是中国第一代影帝,老上海最著名的电影明星之一,上世纪三十年代初,日本日益加快侵华脚步,敏感于时局变化的文化界积极应对。1932年金焰参加左翼戏剧家联盟,这一阶段他陆续在联华、艺华、新华等影片公司,拍摄了《野草闲花》、《恋爱与义务》、《三个摩登女性》、《黄金时代》、《母性之光》、《大路》、《新桃花扇》等近30部影片,这些角色大都是反抗侵略与压迫、追求自由和爱情的进步青年,是当时青年一代心中的理想形象,很受欢迎。周总理曾亲切地称他为“中国的驸马”。
  金焰率先主演了《大路》、《壮志凌云》等多部具有代表意义的抗日题材电影,《大路》是一部现实主义力作,是首部抗日题材电影,人们从中感受到抵御外侮、建设新社会的进步思想。而金焰本人也成为青少年和大学生们尤其喜欢模仿的对象。

  作为明星人物,金焰并不看重这些光环,他骨子里都在追求进步,他说:“我不愿赞美我的是那些太太小姐,我不承认一个演员只是被太太小姐消遣的东西!”

金焰
“中国第一代影帝”金焰
电影《大路》
金焰主演的电影《大路》
周信芳
  在民族危亡、人民生灵涂炭的时刻,周信芳发人民之不平,歌人民之心声,田汉曾写诗赞曰:“更有江南伶杰在,歌台深处筑心防”。

  抗日战争爆发以后,他积极参加救亡运动,慰问军队演出他义无反顾,倡议成立戏剧界救亡协会他冲锋在前,变卖资产救济同胞。相继演出《徽钦二帝》、《文天祥》、《史可法》等戏,激起观众强烈的爱国热情。随后又继续演出了《香纪》、《董小宛》、《亡蜀恨》等具有民族意识的戏。

  周信芳的代表名剧是《明末遗恨》。在抗日战争期的上海,由于戏中借明末故事痛斥上层统治官僚的腐败和不抵抗主义,对当时人民的爱国思想和民族意识起了很大的激励作用。

  周信芳在戏中饰演的崇祯皇帝悲愤地告诉皇太子:“你们要知道,亡了国的人就没有自由了。”而当公主问崇祯“儿有何罪”,崇祯以颤音回答:“儿身为中国人,就是一项大罪!”台下群情激愤,愤怒者、抽泣者及每一位观众都受到深深的感染。

周信芳
京剧大师周信芳
《明末遗恨》
《明末遗恨》周信芳饰崇祯皇帝
关露
  在关露身上,才女、汉奸、特工,三个身份纠缠了她一生,但她却把“一生贡献给了党”!

  关露是20世纪30年代著名作家,曾在中国诗歌会创办的《新诗歌》月刊任编辑,诗作《太平洋上的歌声》蜚声当时上海文坛,是上海滩最有名的三个女作家之一,另外两个是丁玲与张爱玲。

  关露除了创作之外,还翻译了高尔基的《海燕》《邓肯自传》等许多日后广为人知的优秀作品,而那首流露着健康豁达情怀的电影《十字街头》主题曲《春天里》,更为她赢得了社会底层人民的喜爱。面对日寇的侵略,她大声疾呼:“宁为祖国战斗死,不做民族未亡人!”

  1939年冬至1945年,她受组织派遣,先后打入汪伪政权和日本大使馆与海军报道部合办的《女声》月刊任编辑。成为共产党优秀的“红色间谍”。在该刊发表长篇小说《黎明》,同时以此作掩护,收集日伪机密情报,并积极组织策反,功勋卓著。

  风雨如磐的岁月,不见硝烟的洗礼。阳光没有照到关露身上,而她留下的,是“换得江山春色好,丹心不怯断头台”的壮举!

关露
红色间谍:女作家关露
《春天里》
电影《十字街头》主题曲《春天里》
叶浅予
  叶浅予性格耿直,疾恶如仇。曾亲眼目睹日军暴行的他,化悲愤为力量,以漫画为武器,以时刻警醒人们“不要忘记我们的世世仇敌!”

  抗战爆发后,叶浅予是“上海漫画界救亡协会”负责人及“上海漫画宣传队”领队,是当时漫画界当之无愧的领军人物。在抗日情绪高涨的背景下,《日本近卫首相剖腹之期不远矣!》、《老当益壮》、《太阳旗下的香港》等应运而生,幽默之外的讽刺和批判,也成为抗日的有力武器。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以中华全国漫画作家协会的母体,于8月14日组成了“上海漫画界救亡协会”,接着又组建了抗日漫画宣传队,开展抗日漫画宣传活动,由丁聪、王敦庆、江数、汪子美、黄嘉音、黄尧、华群武、董天野、万籁鸣、鲁少飞、蔡若虹等组成编委会,于9月20日创刊了《救亡漫画》刊物。

  上海漫画家组成的抗日漫画宣传队,马不停蹄的奔腾在中华民族抗日阵地上,以坚定的战斗精神,夜以继日,不怕艰苦困难,为抗击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而创作。

叶浅予
漫画大师叶浅予
抗日漫画
叶浅予1937年创作的抗日漫画《日本近卫首相剖腹之期不远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