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山乳业生死门:传地方政府花9千万为其注资

祸起何处?投资房地产失败引连锁反应

  天堂与地狱只在一念之间。区域乳业巨头辉山乳业正在遭遇成立以来最强危机,3月24日,辉山乳业股价“跳水式”暴跌85%,市值蒸发322亿港元(约合285亿元人民币)。虽然辉山乳业随后停牌并声称以对外公告为准来应对投资者和媒体的“群攻”,但有消息显示,公司债权逾期、大股东挪用资金投资房地产、浑水机构做空等因素成为股价大跌的主要原因,市场传言莫衷一是。

  记者联系到辉山乳业相关人员,该人员表示,目前不接受采访,只能透露目前公司正常运作,员工正常上班,并称“网络谣言太可怕”。30亿元的报道引发了恐慌,财务调查发现有150亿元的空缺,所以问题就比较严重。

最后一根稻草!一场内部会议惹的祸

  传言最后都指向了一场内部会议。沈阳市政府以及银监局方面在3月23日下午2点召开了辉山乳业债权相关银行的工作会议,会议通知显示,包括辽宁省金融办、沈阳市政府、辽宁银监局以及当地工行、农行、中行、平安银行等23家债权银行、辉山乳业相关负责人均参与了协调会议。

  据媒体报道,辉山乳业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杨凯会上承认公司资金链断裂,但称公司将出让部分股权引入战略投资者,通过重组在一个月之内筹资150亿元,解决资金问题。据悉,辉山乳业有70多家债权人,其中23家银行,十几家融资租赁公司,金融债权预计至少在120亿元至130亿元。

  正是这场会议引发了次日辉山股价的惊天大暴跌——债权逾期的消息传导至二级市场,断崖式下跌突袭。

辉山乳业确认董事长妻子失联

  3月28日,辉山乳业发布公告,否认包括财务造假、资金挪用在内的市场传言,间接回应了此前沽空机构浑水公司的相关质疑。辉山乳业的公告还对公司执行董事、高级副总裁葛坤失联的消息予以证实。

  辉山乳业执行董事、高级副总裁葛坤,是辉山乳业控股股东、董事长杨凯的妻子,双方共同持有辉山乳业超过73%的股份。辉山乳业在公告中称,在2016年12月浑水发布“做空”报告之后,葛坤的工作压力变大。2017年3月21日,杨凯收到一封葛坤的信件,称最近的工作压力对她的健康造成伤害,她会休假,希望现阶段别再联系她。此后,董事会便一直无法联系葛坤。

"暴跌"背后:一年利息支出5.05亿元

  构建全产业链,从上游草场、牧场,再到下游加工厂,都需要大量资金投入,而这类投资回报周期长,见效慢,这就导致辉山乳业在资金上面临困境。仅靠企业日常经营获得的现金流,辉山乳业远无法覆盖其开支用度,借款成为弥补这一“窟窿”的方式。辉山乳业2016财年报告披露,截至2016年3月1日,公司短期借款余额71.31亿元,其中一年内到期的为12.02亿元。上述借款,利率从2.31%到8.88%不等。

  大量举债,辉山乳业每年需要承担的融资成本也增加迅猛。2016财年,辉山乳业披露融资成本净额为6.82亿元,较2015财年的3.23亿元翻了一番。辉山乳业称,融资成本净额增加,源于报告年度内的银行贷款及其他借款总额提高所产生的约5.05亿元的利息支出。

辉山乳业借钱手段让人眼花缭乱

银行半年抽贷30亿 短期资金承压

辉山乳业康平项目多处“疑似停工”

  图片说明:3月26日,位于沈阳康平的一处工地上,框架周围长满荒草,当地居民称,此为辉山乳业在康平的项目之一。

记者来到位于沈阳北部的康平县,据沈阳日报报道2013年,辉山乳业曾在此投资88亿元,建设全产业链乳品产业集群综合项目。但新京报记者看到,除了位于海洲乡内的一座奶牛养殖场在运行外,其余两处的项目,均未见施工迹象。

沈阳日报报道,康平项目计划开工时间为2014年4月,工程竣工时间为2016年10月。

记者看到,位于康平县胜利乡八家子村的一处工地,立着一个钢筋大棚的框架,工地上隔一段有一条水泥铺成、宽约1米的路,旁边围着的细钢筋已经锈迹斑斑,枯黄的茅草超过10公分。据当地居民介绍,这里就是辉山乳业位于康平的项目。


后遗症不断:内地资金趁暴跌抄底

  浑水在辉山身上撕开了一个口子,在3月24日的暴跌中,做空者蜂拥而至。P2P平台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表示,辉山乳业股价出现暴跌主要是因为债权逾期影响了二级市场的股价,再加上外资机构做空。周世平表示,红岭创投与辉山有5000万元的债权合作,并非外界传言的10亿元股权合作。

  辉山乳业自2014年底便入选沪港通下港股通股票名单,并获得内地资金的持续买入。在这场世纪大暴跌中,内地资金进场抄底。辉山乳业24日再次排在沪港通下港股通十大成交股的第6位,其中买入金额约1.26亿港元,卖出金额仅不到200万港元,这也意味着,接近1.24亿港元的内地资金早盘买入辉山乳业。等待他们的是丰厚回报还是遥遥无期的停牌?这些抄底资金也如辉山乳业一样在等待命运的审批。

  3月24日晚间,上交所在新闻发布会上也针对辉山乳业股价波动给出了回应,提示投资者在通过沪港通投资港股的过程中应充分考虑自身的风险承受能力,充分知晓市场风险,谨慎交易理性投资。

政府出面拯救辉山 乳业优等生能否起死回生

  目前,处于风暴中心的辉山乳业生产经营照旧,种种迹象显示,政府正在主导营救这家涉及80多家公司、4万多名员工的东北最大的民营企业,政府、商业银行、小贷公司正在展开合力“营救”。在一场多达23家银行参加的金融维稳会议中,辽宁省金融办要求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不要抽贷,对辉山乳业要有信心,希望能给辉山乳业四周的时间来解决拖欠部分利息的问题。中国银行、九台农村商业银行和浙商银行在发言中纷纷表示愿意相信有六十多年历史的辉山乳业,相信其有能力四周内支付全部拖欠的利息。

  “辉山的百亿规模债务,不是辽宁省政府可以负担得起的,省政府或许可以推动债务重组,但也不过是给辉山续命而已”,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表示,辉山目前的问题是资金链断裂,如果再爆出财务造假问题,这两个问题的叠加下,辉山乳业即便是不死,也是行尸走肉了。而乳业专家宋亮则指出,如果能够解决资金链问题,辉山还是有希望逃过一劫。

网传辽宁省政府花9000多万为辉山乳业注资

  3月23日,辽宁省政府金融办组织多家债权银行以及机构召开会议,会议上辽宁省金融办要求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不要抽贷,对辉山乳业要有信心,希望能给辉山乳业4周的时间来解决拖欠部分利息的问题。中国银行、吉林九台农村商业银行和浙商银行在发言中纷纷表示愿意相信有六十多年历史的东三省最大乳企辉山乳业,相信辉山乳业4周内能支付全部拖欠的利息。

  有消息人士称,目前辽宁省政府已经花9000多万元购买辉山的一块土地来为辉山乳业注入资金,同时要求各金融机构对辉山乳业这次欠息作为特例,不上征信不保全不诉讼。财报显示,截至2016年12月31日,辉山乳业资产负债率69%,总资产341亿元,总负债217亿元。

荷兰菲仕兰有意接盘?

专栏微信
请扫描关注
专栏微信
请扫描关注

编辑:夏阳

东方网要闻部出品

版权声明 | 网站简介 | 网站律师 | 网站导航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Site Map
东方网(eastday.com)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