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中国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一地级市1年倒下11个处级干部 举报人称遭报复

2008年12月13日 08:24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张国 选稿:方清

  东方网12月13日消息:被媒体曝光过的“一夫二妻”区委书记董锋案发之后,他多年的工作搭档、江苏省徐州市泉山区常务副区长晁月芹又落马了。
  

  这是12月10日下午,在徐州“全市领导干部警示教育大会”上传出的消息。此前,记者曾得到晁月芹被“双规”的传闻,这是首次得到官方证实。
  

  会上最为引人注目的,是徐州市纪委制作的一部专题警示教育片《防微杜渐干净干事——2008年徐州市防腐典型案例警示录》。它的观众,是徐州市委、市政府11位主要领导,以及千余名党员干部。
  

  12月12日出版的《徐州日报》刊载了会议消息,但未透露片中内容,当地百姓是从电视里看到有关画面的。11日的“徐州新闻联播”,头条即播出这个新闻。
  

  记者注意到,隶属于徐州广播电视总台的淮海网,12月11日在头条位置刊发消息《全市领导干部警示教育大会举行》。这则消息透露,专题警示教育片反映的是董锋、魏贤勤、晁月芹、汪雪松等4名县处级干部严重违纪违法案件。
  

  在4名登上大屏幕的贪官中,董锋案发前任徐州市泉山区区委书记,晁月芹任该区常务副区长,魏贤勤曾任徐州市市政公用事业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汪雪松当过贾汪区副区长。
  

  董锋与晁月芹曾长期共事。今年48岁的晁月芹1999年6月担任泉山区副区长,2007年11月升为常务副区长。53岁的董锋于2000年任泉山区区长,2006年升任区委书记。
  

  记者从一位到场观看片子的当地官员处获悉,录像披露了4名贪官的案情,其中董锋及情妇涉嫌受贿400多万元,被公布的还有他的私生子问题。晁月芹的涉嫌犯罪金额是200多万元,传闻他有多名情妇,但片中并未展现。面对镜头,“每个人都有一段个人忏悔,深挖思想根源。”
  

  值得注意的是,11月28日董锋首次接受审判时,徐州市人民检察院的公诉人指控他与情妇涉嫌受贿总额超过282万元。仅仅过了半个月,这个数字又增加了100多万。
  

  区委书记与常务副区长在任期间“前仆后继”成为贪官典型,董锋案举报人、中国矿业大学副教授王培荣悲愤地称,泉山近两年成了个别腐败分子的“安乐窝”。
  

  一个地级市一年倒下11个处级干部
  

  一年之内,这个苏、鲁、豫、皖四省交界的地级市,查处像董锋这样的处级干部案件就有11起。
  

  《徐州日报》说,2008年全市各地各部门在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下,坚持反腐倡廉的战略方针,大力开展创建“廉洁徐州”活动,努力拓展防治腐败工作领域,不断创新反腐倡廉建设的新途径,“全市党风廉政建设取得了新的成果”。
  

  据这家市委机关报报道,市委副书记、纪委书记陈美行在会上通报了2008年以来全市查处领导干部违纪违法案件的情况:纪检监察机关查处案件1007件,其中处级干部案件11件,科级干部案件87件,挽回直接经济损失2780万元。
  

  记者观看了12月11日的“徐州新闻联播”。
  

  江苏省副省长、徐州市委书记徐鸣在会上提醒“每一个领导干部都要牢记腐败分子身败名裂的沉痛教训”。他说,2004年以来,市委已连续4年召开全市领导干部警示大会,用反面典型给大家上教育课、敲警示钟,防止有人重蹈覆辙。
  

  市委书记告诫下属:一个个反面事例告诉我们,腐败行为的发生是同各种利益交织在一起的。“要以谨慎之心对待权力,以淡泊之心对待名利,以警惕之心对待诱惑。”“要远离情色,要谨慎交友,要注意小节。”
  

  “领导干部手中都有一定的权力,身处各种利益关系的中心,有权力就会面临用权为公还是用权为私的考验,有利益就会面临各种贿赂犯罪的考验。权力越大,考验越大。”他说。
  

  市委书记:将组织和群众的监督看做最好、最大的爱护
  

  11月28日,董锋走上被告席,之前他已被开除党籍、罢免江苏省人大代表职务。
  

  贪官董锋的落马,离不开王培荣等人的举报。
  

  今年7月,王培荣接受董锋之妻睢传侠的委托,上网实名控诉董锋涉嫌重婚罪和经济犯罪,加速了纪检部门对董锋的调查。此事经本报报道后反响强烈,评论界普遍认为从中看得到网络反腐、群众监督的力量。
  

  徐鸣在全市领导干部警示教育大会上表态:每位领导干部要将组织和群众的监督看做对自己最好、最大的爱护,不怕监督,欢迎监督,要求监督,干干净净干事,老老实实做人,经得住群众举报,经得住组织审查,经得住历史检验。
  

  他还指出,董锋、魏贤勤等人发生的腐败问题和作风问题大多滋生在“八小时之外”,自律不严,他律不到,最终葬送了自己的前程。各级领导班子要认真开展“以案为鉴、自省自律”教育活动,切实加强对领导干部“八小时之外”的监督管理,考察评议干部要拓展范围。
  

  “不仅要考察工作中的能力实绩,更要注重考察个人的思想品德;不仅要广泛征求本单位干部群众的评价,还要将考察的范围延伸到工作圈之外,全面了解一个人的生活作风和道德品行。”徐鸣说。
  

  徐州市委还要求各地各部门各单位领导班子,会后都要开展“以案为鉴、自省自律”教育活动。通过学习《中共中央纪委关于严格禁止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谋取不正当利益的若干规定》,进行讨论和自查自纠。
  

  徐州市市长曹新平说,徐州正处于跨越发展、加快振兴的关键时期,发展速度快、建设体量大、用权行为多,各级领导干部要倍加警惕腐败现象对公共权力和自身的侵蚀。
  

  
  董锋受审一扫往日神气
  

  当董锋被架在两位法警的胳膊上,弓着腰垂着头,有气无力地迈着碎步走入人们视线,一位旁听者不禁张大了眼睛。
  

  “很狼狈,不像过去那样趾高气扬了!”
  

  这是11月28日在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二法庭,董锋东窗事发后第一次公开露面。
  

  旁听此案的徐州作家袁成兰这样向记者形容董锋的出场:“小碎步,一扫往日大会做报告的神气。穿了一个军大衣,外面套着黄马甲,上面写着‘徐州看守所’。”
  

  紧随其后的是其33岁的情妇陈文,神色明显好于董锋,“显得有点不在乎,还东张西望的,她不低头,说话声音也大。”在回答法官提问时,她理直气壮地自报工作单位——“泉山区民政局”。
  

  法官询问董锋:“你和陈文是什么关系?”董锋回答:“情人关系。也就是情夫和情妇的关系。”
  

  面对类似的问题,陈文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说:“董锋太软弱了。如果不是他软弱,我今天坐在这里,就是董锋正式的妻子。”
  

  “我对董锋有感情。”她说。
  

  袁成兰注意到,此案的公诉意见书宣读了20多分钟。“公诉人旁边的两摞卷宗,有一尺多高。”
  

  据公诉人指控,董锋及陈文受贿44笔,总额超过282万元,其中董锋个人受贿逾38万元。这些贿赂有现金,有购物卡,金额最大的是几套房产。最少的一笔约为2000元,最多的超过69万元。
  

  庭审现场一位人士对记者回忆:“董锋声音很小很小,听不清楚,低着头说话,审判长不断要他‘抬起头来’。”
  

  让这位旁听者记忆犹新的是,当法官问他是否承认那些犯罪事实时,他痛哭流涕,连连称“对不起党的培养”,“对不起亲人”。就在此时,他第一次回过头去,面对旁听席的方向。
  

  可在他官运亨通之际,还曾多次向妻子示威:“北京、南京、徐州我都拿钱买通了,你敢举报,我一个电话,就叫你坐牢。”
  

  举报人称被中国矿业大学停课
  

  举报人王培荣还是惴惴不安。
  

  “董锋的势力依然存在。”王培荣说,自己以风华园小区业主委员会主任的身份,带着有1800多户居民签字的举报材料,常年向各级部门举报该小区一起侵吞业主公共财产的涉嫌违法行为,而被举报的团伙“公开打着董锋亲戚的旗号”,“一直没有得到真正处理”。王培荣曾遭暴打住院,手机也被抢走过。
  

  在这个小区,一些辱骂材料不时出现在公告栏里。几位居民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你们的稿子发了以后,12号楼前面的广告栏上,贴上了匿名的、手写的条子。”
  

  这张条子已被撕去,可人们还清晰地记得上面的话:“董锋真倒霉,别人都要求把王培荣逮进去,他还给王培荣改过的机会,现在被王培荣咬住不放了,自己也进去了。”
  

  12月12日,王培荣注意到了市委书记徐鸣关于“要将组织和群众的监督看做对自己最好、最大的爱护”的表态。
  

  他对记者说,如果真能做到这一点,那么我非常欢迎和赞赏。要遏制腐败,就得有群众的监督。
  

  “首先要保护举报人,防止举报人受到打击报复。”
  

  他还告诉记者:“我受到了变相的打击报复。”
  

  今年春季学期,中国矿业大学教务处、研究生院原本为王培荣安排了4门本科课程和1门研究生课程,他还要指导2名研究生、6名本科生的毕业论文。
  

  他拿到了教务处发的课表和研究生院发的教学任务书,并在寒假期间做了上课的准备。
  

  但在没有任何前兆的情况下,开学前两天,这位力学副教授接到理学院院长唐刚的口头通知,希望他离开徐州去外地进修,“不要问原因,反正不是学院定的。”
  

  三天之后,王培荣给学院领导写信,表示无法接受这一安排:“这次突然停我的课,安排我外出进修出乎意料,是不正常的情况,而且进修内容、地点也没有确定,十分荒唐。我理解你们有难处,有压力,当然这压力是不正常的,这也是中国举报违法犯罪和腐败难的表现。”
  

  王培荣没去进修,但他的课程或是取消,或是另有他人代课。学院教师重新聘岗,他得到的结果是——缓聘。
  

  12月12日下午,中国青年报记者就此事向唐刚院长求证,他说:“这样吧,你去党委宣传部,他们负责,好吧?”
  

  记者坚持:“但是王培荣说是您当时通知他的。”
  

  “我从来没通知过他。”
  

  “那您了解他的事情吗?”
  

  “我不太了解。”
  

  “他是不是不在学院里教课了?”
  

  “他在上海交大进修。”
  

  “他说他被缓聘了,这是真的吗?”
  

  这位院长回答:“这个情况我也搞不清楚,你到宣传部去问,好吧?”
  

  今年7月,王培荣向学校领导写信指出,因所谓王培荣不服从2008年上半年工作安排就作出缓聘的决定,是不客观的。
  

  他为自己辩护:“从教务处发给我的课表、研究生院发给我的教学任务书来看,从系、学院到学校教务处、研究生院对我2008年上半年的工作安排十分明确,整个学期每周均有课,没有安排外出进修的内容。矿大的教师外出进修,学校人事处均有计划,在人事处2008年上半年教师进修计划中,也没有安排王培荣外出进修。”
  

  就在写这封信的两天之后,王培荣将举报董锋的材料上网,将这位荒唐区委书记的面目公之于众。此事经本报披露,引起全国热议。
  

  又一个学期过去了。寒来暑往,王培荣还是没能留在中国矿业大学教课,如今不得不到上海进修。“学校保护过我,这次可能是顶不住了。”他无奈地说。
  

  王培荣还在盯着董锋案的进展。他的执著,让原本“井水不犯河水”的两个人——一个贪官和一个教师,命运都拐了个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