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中国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重庆黑老大黎强今过堂 曾霸占百余条公交线

2009年10月26日 09:19

来源:南方网 作者:作者:华璐 选稿:朱永斌

   今日(26日),重庆市第五中院将开审“红顶黑老大”黎强系列案件。本案将刷新重庆开审“打黑”案以来多项记录:被告最多,达31人,其中3名是涉嫌收受黑金的政府官员;涉案金额最大,仅一个房地产项目就涉及7000万元的非法收益;牵涉社会层面最广,公交、出租等行业因此受到重挫。

  起诉书显示,黎被指控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非法经营罪、行贿罪等9项罪名,与其一同过堂的还包括其妻伍树芹、妹妹黎萍、小舅子伍树峰、妹夫何永红等30多名亲戚。渝强集团旗下的渝强出租汽车公司、黎强房地产公司等3家公司也将位列被告席。

  据相关报道,重庆市政府决定对黑社会出重拳,源于去年的出租车罢运事件及民营公交收编改革受阻,而这正是以黎强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在背后煽动、策划的。作为客运市场“一方霸主”,黎强是重庆痛下决心“打黑”的导火索之一。

  1 客运一霸:

  霸占100多条公交线,公然对抗政府

  从2000年2月起,经过政府一系列调整,重庆民营公交仅剩的481辆车,被编为“7”字头车,国有公交则发展至5000辆左右。但这些“7”字头公交车乱停乱靠现象突出,甚至擅自改换线路。与此同时,与“7”字头民营公交车同线的国有公交车数量激增,双方冲突不断,械斗、砸车时有发生。

  检察机关认为,随着黎强黑社会性质组织势力不断壮大,其开始公然对抗政府对客运行业的正常管理。最为著名的案例是去年轰动全国的“11·3”罢运事件。

  经查,2008年11月2日,黎强安排何永红召集公司旗下4个出租车分公司开会,传达11月3日全市出租汽车将集体停运并有人在停运当日对营运出租车进行打砸的消息,该消息随即通过分公司经理迅速传达到所有车主。11月3日,渝强出租汽车公司参与了停运,部分车主和驾驶员还对正常营运的出租车进行打砸抢。

  据检察机关查证,黎强涉嫌多次策划类似的出租车罢运和公交车堵路事件,通过群体事件扰乱正常客运秩序后,黎强以此为筹码跟政府谈判,获取公交线路的独家经营权。靠着这些手段,渝强公司拿到的公交线路超过100条,出租车500多辆。

  在去年的民营公交车收编改革,坐拥数百辆公交车的黎强同意收编,但向政府开出3亿元天价,最终导致收购停滞。

  2 涉足房地产:

  擅改楼层,一个项目就获利7000万

  黎强的做大做强,根基就在客运。在赚取了第一桶金后,黎强并不满足,想尽办法拓展新的市场。他成立了黎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利用其在巴南区长期积累的人脉资源,承建大型地产项目,从中非法获利。

  2001年,黎强房地产公司开始承建重庆“巴南区人民广场”工程,该工程分为A区、B区、C区3个项目。2003年4月,巴南区建委核发了B区项目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其中批准B区A栋的层数为16层。在承建过程中,黎强房地产公司擅自将其改为32层。2008年4月8日,黎强为办理预售许可证,采取二次复印的方法将原《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改为31层,欺骗巴南区建委在许可证的复印件上加盖了公章,并欺骗重庆市国土房管局办理了《预售房许可证》。

  2006年3月,黎强房地产公司在未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以及相关部门行政审批等手续的情况下开始建设C区项目,至今未竣工验收。

  据介绍,仅仅是“巴南区人民广场”这一项目,黎强团伙就从中获取了7000万元的利益。

  3 公司化管理:

  打人、犯罪一律可获补偿

  黎强在重庆客运市场有着绝对强势的地位,将黑社会组织公司化管理,最终将其重庆渝强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渝强公司”)发展为注册资本3000万元、下属企业20家的大型集团;以亿万身家成为商界名人后,继而进军政坛,身兼市人大代表、巴南区政协常委。

  黎强采取公司化模式管理黑社会组织,他本人牢牢掌握了渝强公司的人事权、财权和经营决策权,通过亲情关系、人事安排、经济利益笼络其家庭成员和公司骨干。

  在其创立的渝强公司体系中,除了其妻伍树芹外,还有妻弟伍树峰、妹夫何永红等家族成员担任要职。黎强及其骨干成员来有刚、黎德明等人还以支付“工资费”、“出场费”等名义,豢养了陈万友等一批打手,为其提供暴力支撑。

  渝强实业的两个出资人,黎强占六成,其妻伍树芹占四成。渝强的业务分成几个板块,其中伍树芹担任出纳,黎萍为公司的会计;运输方面主要是其妹夫何永红负责;安全方面主要由何树峰管。

  伍树芹称,公司基本上是一个“一支笔”公司,也就是老总黎强一个人说了就算数,公司的运营、安全、财务管理、外交等方面的事情大多必须是黎强点了头才能通过。

  除此之外,对于在其线路运营的车主和司机多施以“恩惠”,如相比其他出租车公司,渝强公司每天要少交份钱30-50元。对于愿意捧场参加上访、闹事的车主及司机,黎强往往给出油费、出场费等补贴,甚至出事了还有误工费,打伤了人赔偿还有单位报销。

  2005年11月,黎强召集其他民营运营公司负责人共同组建“共创公司”,公司章程中规定:如公司董事因执行公司事务、执行董事会决议的行为被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或被拘留,其他董事每人补助被追究者人民币200万元。

  4 偷税漏税:

  转移账目,黎强自己动手搬

  重庆黎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为黎强赚取了大量钱财,而很大一部分是通过偷税漏税等不法手段赚取。黎强称,他一直要求黎萍按时交纳运输企业的营业税,但不要缴纳企业所得税。

  2003年至2009年6月被查期间,这个公司偷税漏税数额达到1333万余元。以2007年度为例,其应纳税总额1000万元左右,偷税数额就达850余万元,偷税比例80%左右。

  在黎强的另一家公司——— 重庆渝强实业集团出租汽车有限公司,偷税漏税金额达2785万余元。这家由重庆5家出租车公司组成的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黎强。重庆渝强实业有限公司同样偷税漏税,该公司2001年1月至今年6月30日期间,采取少列收入、不列收入等手段,少缴税款1559万余元。

  为了大肆偷税漏税不被人发现,黎强多次转移账目资料,掩盖其违法犯罪事实。

  根据黎强接受调查时的笔录显示,2009年3月份,重庆市税务稽查局通知渝强公司,要到公司查账。黎强怕被税务稽查部门查出问题,当天决定将公司前几年的账目转移到公司外面去。转移的资料包括:财务资料、档案资料、私人笔记本、各种档案,以及可能查出问题的一些资料。

  第二天下午,黎强和公司几名财务人员一起,将资料打包,装了二十几个纸箱,然后用货车拉到公司一成员家中存放。由于账目沉重,有人提议请“棒棒”来帮忙搬,但担心不法行为被泄露,黎强拒绝外人加入,和几名成员一起动手搬。

  除了隐匿账目,渝强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和黎强房地产开发公司都有两套账,一个对外应付检查,一个对内便于自己掌握公司的情况。据知情人介绍,2008年底以前,交现金到黎强公司开的是收据,但没有盖章。通过银行汇款直接汇到黎强老婆的账上。

  5 受贿官员:

  黎强很吝啬,包的红包不多

  作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的保护伞,本次黎强系列案件也牵扯出多名涉嫌收受贿赂的官员。

  黎强主动检举了重庆市政府信访办公室二处原处长姜春艳、重庆市交通局原副局长黄同科(已退休)。

  为向政府施压获得相应线路,黎强经常组织车主及司机等上访,姜春艳参与了现场处置和接访。其后在姜的帮助下,黎强数次通过信访手段获得鱼沙线11个营运指标等利益。作为回报,2001年至2009年期间,黎强送给姜春艳1.3万元。

  姜春艳在接受公安机关讯问时,称与黎强为普通朋友关系。她说,黎强这个人很“财”(吝啬),包的红包都不多,一般都是500元、600元或者800元。她还称,有时一起吃饭,黎强也送过红包,“若我不要,他就说,大家都收了,你不收不好”。

  2000年,重庆西彭至朝天门线客源大,但运力不足。黎强购进11辆中型客车,非法投入运营。黎强为此找到黄同科,让他帮忙协调并办理车辆的营运手续。没过多久,政府几个部门召集渝强公司和公运公司一起协调此事,并发放了11辆营运指标。

  2003年底,黎强接到黄的电话,称其承包了工程需要用钱,借10万元应急。黎强称,次日,黄自己到公司拿钱,至今未还。

  此外,涉及的官员还包括重庆市巴南区公路运输管理所原所长蒋洪、重庆市沙坪坝区交通运输管理所原所长肖庆隆以及重庆市地税局稽查科原科长曾安东(另案处理)。

  蒋洪一直纵容渝强公司进行非法运营,使渝强公司获取了非法利益248万余元。2006年,渝强公司38辆客车未经许可非法运营,后因此被重庆市交通执法总队罚款190万元,但其一直未缴纳罚款。次年在蒋的帮助下,渝强公司最终获得32辆车的营运指标。

  2004年,在肖庆隆的帮助下,黎强成功竞得重庆特钢厂70辆生活服务车。后黎强先后把48万元存进肖的账户。在肖的任职期间,纵容渝强公司两条线路共17辆车进行非法经营,获得非法收益249万元。

点击进入重庆重拳打黑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