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中国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武汉在建垃圾焚烧发电厂引发环保争议[图]

2010年1月21日 11:51

来源:荆楚网 作者:陈世昌 朱娟娟 黄士峰 选稿:实习生 朱蕾

image

远处正在盘龙城修建的汉口北垃圾焚烧发电厂。

  坐落在规划50万人的大社区,与府河、盘龙湖及盘龙城大大小小的湿地湖泊为邻……近日,有武汉市民在网上发帖,称正在盘龙城修建的汉口北垃圾焚烧发电厂,将排放致癌物质二口恶英,严重危害周边居民健康。

  刚刚闭幕的武汉市“两会”上,有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疾呼:应谨慎推行垃圾焚烧发电厂,再次将备受争议的垃圾焚烧发电项目推到风口浪尖;武汉市市长阮成发也公开回应:将对垃圾焚烧发电厂进行深入论证。

  记者采访发现,汉口北垃圾焚烧发电厂引发争议的背后,不仅隐藏着亟待解决的“垃圾围城”难题,也是城市化进程中一道绕不开的坎。

  A “垃圾围城”中的无奈之举

  从广州番禺到北京六里屯再到江苏吴江,垃圾焚烧发电厂此前都遭致争议。如今,汉口北垃圾焚烧发电厂项目,让武汉也未能幸免。“这些风波的背后,是城市化进程中‘垃圾围城’矛盾的集中体现。”华科大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廖利长期从事垃圾处理研究,他说,国内部分发达城市已经出现无处填埋垃圾的窘境,建造垃圾焚烧发电厂是无奈之举。

  武汉市城管局环卫设施建设处副处长明万平介绍,武汉中心城区每天产生生活垃圾6000多吨,并且以每年4%的速度增长,目前大多采用填埋方式。去年运行的垃圾填埋场主要分布在青山北洋桥、汉阳紫霞观、新洲陈家冲、江夏长山口等4处,对于土地资源原并不宽裕的武汉来说,已经不能满足垃圾量的迅猛增长。“如果所有垃圾都填埋处理,意味着不出50年,整个武汉城区便将埋入2米深的垃圾山下。”明万平说。有专家甚至将层层填埋的垃圾称为“潜藏在城市地下的巨型炸弹”。

  据介绍,国内外常用的生活垃圾处理方式主要有三种:卫生填埋、堆肥和焚烧发电。其中前两种因占地多、易造成二次污染,正在逐渐减少使用,而垃圾焚烧发电因占地小、减容减量明显、还能贡献电力而受到越来越多的青睐。

  2009年武汉两会期间,有人大代表提交《关于加强城市生活垃圾处理及基础设施建设案》,提出新增5座垃圾焚烧发电厂、2座垃圾卫生填埋场等设施。由此,垃圾焚烧发电正式走上武汉市政府决策的前台。

  B 合法背后的城市化矛盾

  “直到开工,我们才知道有这样一个‘邻居’。”市民王新(化名)说,表情复杂。

  王新指的是汉口北垃圾焚烧发电厂。记者看到,府河堤边5、6个新建楼盘附近,一座5层楼高的厂房已基本完工,一根高大的烟囱十分显眼(如图),几根水管从厂区延伸至府河中。现场施工人员说,该厂将于今年6月试运行。“我们已经办齐了所有手续。”汉口北垃圾焚烧发电厂投资方、武汉汉口绿色能源有限公司一位负责人说。

  对该项目进行监管的武汉市城管局相关负责人说,从2005年7月武汉市发改委正式发函同意,随后两年里,规划、环保、水利等部门相继通过审批,2008年底该项目正式动工。

  据介绍,2005年,武汉市城市规划管理局曾明确要求,该厂应在主城区外围(三环线以外)选址,以避免对人口稠密地区环境和经济发展带来不利影响。在这一原则下,作为备选方案的盘龙城刘店村被选中。

  武汉市城管局提供的一份材料显示,汉口北垃圾焚烧发电厂项目获批时,周边都是工业用地,离居民区较远。“没想到,等3年后开始建设时,厂址周边已经楼盘林立了!”

  黄陂区国土资源与规划管理局有关负责人称,环保部明文规定,垃圾焚烧发电项目离居民区及学校、医院等公共设施的控制间距不得小于300米。汉口北垃圾焚烧发电厂获批后,盘龙城城市化进程加快,该局在控制距离之外又批准了一些房地产项目。

  C 争议二口恶英

  据了解,二口恶英毒性相当于氰化钾的1000倍,且难以降解,被国际癌症研究中心列为一级致癌物。

  武汉市城管局有关负责人介绍,国家环保总局对汉口北垃圾焚烧发电工程环境影响报告的批复中明确要求,二口恶英类物质的排放浓度执行欧盟排放标准,“这是目前世界上最严格的,居民应可放心。”“目前关于垃圾焚烧项目的反对意见,大多是出于对二口恶英的恐惧造成的。”清华大学环境工程学院教授聂永丰说,二口恶英存在于各种环境介质中,包括空气、土壤、水以及食物等,其中含量最高的为土壤、海洋沉积物和动物体内,水和空气中的含量则非常低。根据国内外研究成果,正常环境中的二口恶英接触总体上不会影响人类健康。

  D 垃圾处理的困惑和出路

  刘店村位于盘龙城开发区东北角,依偎府河,面积也不大。短短数年间,这个原本散落于老汉黄路边、仅靠一条老街串起的小村庄,却成为城市化迅猛发展的缩影。

  采访中,当记者在刘店村中徜徉,俨然进入了一座小城:大型超市、银行、小区、学校等十分齐全,生意红火的批发城、农贸城等大型批发市场,吸引了大量外地客商前来。

  垃圾焚烧发电厂,如今却让当地居民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村民李琳(化名)经营着一家餐馆,她坦率地说:“作为市民,我当然希望政府能处理好垃圾的事情;但作为居民,我不希望它建在我的身边。”接受采访的多位当地居民,与她的想法惊人地一致。

  据了解,为解决“垃圾围城”问题,上海、北京、广州等城市采取了填埋和焚烧发电等多种形式,兴建的垃圾焚烧项目也越来越多。而在国外,美国、加拿大等仍以填埋为主,日本由于国土面积狭小、人口众多,则以焚烧为主。

  如今在武汉,关于焚烧垃圾发电的争议还在继续,但每天产生的6000多吨垃圾却不等人。“城市垃圾是伴随着城市化、工业化产生的一种‘文明病’。”廖利教授说,破解垃圾处理难题,不单单是技术问题,更是一项庞大的社会工程,只有引导人们改变不合理的消费方式和生活方式,减少垃圾产生,提高垃圾的循环利用率,才能避免“垃圾围城”现象愈演愈烈,也才能将垃圾焚烧的影响和争议减少到最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