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中国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毛泽东的两副单腿眼镜:“拆”了眼镜躺着读书

2010年3月29日 09:50

来源:《长沙晚报》 选稿:张侃理

image

  “拆”了眼镜躺着读书
  
  周福明(毛泽东的卫士理发师):因为主席得了白内障,做了手术以后,必须要戴眼镜。
  
  逄先知(毛泽东图书管理员):因为他读书是躺着的。
  
  周福明:他不舒服啊,他躺在这边的话,这边不就有个(眼镜)腿硌着了,难受了嘛。
  
  李权芳(原大明眼镜店师傅):后来要配这个躺着看书的眼镜,我们就给他出个主意,就是左腿拆一个,右腿拆一个。
  
  为了多读书和人捉迷藏
  
  看上去条件优越的毛泽东,偏偏在读书这件事上,并不像我们想像的那样轻而易举,甚至,为了多读点书,他几乎不得不跟人捉了一辈子迷藏。
  
  第一个捉迷藏的对象,是他那位严厉的父亲。
  
  毛新宇(毛泽东的孙子):我太爷爷不让他读书,太爷爷嫌他浪费油,晚上读书耗油,所以就是不让他(读书),家里的油耗不起,那我爷爷就得想办法啊。
  
  《西行漫记》解说:我常常在深夜里把我屋子里的窗户遮起,好使父亲看不见灯光。
  
  不仅如此,战争岁月里,毛泽东还喜欢保管和收藏他所读过的每一本书。
  
  张健儒(延安革命纪念馆馆长):有一次中央机关撤离枣林沟的时候,主席带了那么多的书,很不方便,敌人的追兵已经很近了,枪声都能听见了,所以他再带着的话可能影响行军的速度。
  
  他就找到家在绥德的一个战士叫马汉荣,主席说我有几箱书,现在带着不方便,能不能先寄存在你们家里面,会不会对你的家人有什么牵连,这个战士说没有问题。
  
  到第二天,这个战士又赶上了部队,他报告主席说,书我们家已经藏好了,是一个小口的土窑,不要说国民党了,土匪也找不到,请你放心。一直担心的主席露出了笑容,连声说谢谢。
  
  随着新中国成立的礼炮响起,毛泽东总算不用再为读书跟敌人提心吊胆捉迷藏了。
  
  生命最后时刻仍坚持读书
  
  然而,随心所欲读书的畅快并没有延续多久,这回的对手,是他自己每况愈下的健康。
  
  上世纪五十年代,毛泽东的视力已经开始下降,就连戴上眼镜,也很难看清楚书上的小字。
  
  “饭可以一日不吃,觉可以一日不睡,书不可以一日不读。”这个读书人这样向疾病宣战。
  
  直到他真的不能再读书。
  
  1974年,毛泽东患了白内障,几乎失明,直到1975年8月做完手术,将近600天里他不得不放下手中的书。
  
  好在白内障手术得以成功,重新回到有光世界的毛泽东,又戴上了他的单腿眼镜。似乎要把失去的时间补回来,他看书的劲头更大了。
  
  1976年9月8日,毛泽东的病情进一步恶化,但是,根据医疗组护理记录,这一天,毛泽东看文件、看书仍达11次之多,时间共两小时50分钟,也就是说,这一天,他平均每两小时看书一次,每次看书约15分钟。
  
  这天下午4时37分,经医生抢救,毛泽东再次睁开了眼睛,他要求看文件,在心律不齐,危在旦夕的情况下,阅读长达30分钟。
  
  这是这个一生酷爱读书的人最后一次阅读,8个小时后,毛泽东永远合上了双眼,他,再也用不上这两副特殊的单腿眼镜,再也不用为了读书跟人捉迷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