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4 08:54:15

来源:东方网

作者:孙秀莲

中国留学生的40年|严浩:三十年缔造日本最大CRO企业

  从一个世界到另一个世界

  1978 年,中国改革开放大幕刚启,同年,《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签订,中日从法律上正式实现了邦交正常化。

  那个年代,适逢中国教育部选拔公派留学生,到欧美等发达国家学习。1978 年,中日两国政府就派遣留学生事宜达成协议,正式决定互派留学生。

  1962年,严浩出生于江苏省张家港市长江边的一个小镇,在那个被“禁锢”的年代,严浩上大学之前没有走出那个小地方。

  1979年,年仅16岁的严浩以优异成绩考入天津大学攻读电子工程系半导体物理专业。在天津大学刚学习了半年后,严浩就成为天津大学被选中赴日留学的两名学生之一。

  严浩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情景,学校老师找到严浩说,“严浩同志,你被选上去日本留学”,当时的他很是惊讶。

  虽然严浩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能被选上,但能去日本这样发达的国家留学还是觉得非常兴奋,学校还特意举办了欢送会,一周之后,他启程前往长春的东北师范大学进行为期一年的日语培训。到了东北师范大学他才发现,同他一样被选中的赴日留学生中,90%的同学也没有日语基础,都是从零开始。

图片说明:严浩在留日预备学校上课

  结束培训到达北京后,这些学生才知道被分配到日本哪所大学学习。那时候的留学生很少,中国每年公派到日本的留学生一共100人,分到日本各地后,从北海道到九州,每所大学只有几个中国人。

  1981年春,作为第二批公派留学生抵达日本,被分到山梨大学计算机系学习。初到日本时,严浩觉得什么都是新的:第一次在成田机场看到了玻璃制造的房子;第一次参加文部省高等教育局局长举行的冷餐会;第一次在飞机上看到夜晚的东京一片灯火通明。

  严浩说,有一件事直到现在他都难忘,第一次坐飞机时,飞机上提供的中餐里有沙拉酱,他不知道如何吃,就问一个从大城市来的女同学,那个女同学也不知道,于是他们就把沙拉酱放入口中喝掉了。

  与这些相比,更大的冲击是来自于文化。那时,他接触的都是革命歌曲,没几个人知道甲壳虫乐队,用严浩的话来说,“感觉当时的中国和日本不仅仅是两个不同的国度,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图片说明:严浩与留日预备学校师生合影

  新奇归新奇,中日间当时较大的经济发展差异还是让不到20岁的他很难适应,严浩在随笔散文《怀念留学时代的恩师》中这样描述当时的境况:对未来深感惘然与不安,对初次接触的计算机科学难以适应。每天除了参加乒乓球队的活动,便是随意找一些书籍来翻翻,敷衍度日。

  严浩在文中写道,身为国费留学生,本应立志求学、刻苦钻研,但靠这种观念强迫自己读书,反倒感觉无法阻止自己的惰性。虽说是处在别人感到羡慕的青春大好年华,却每天过着郁闷难解的日子。

  就在这时,严浩得到了吉泽正教授的指点,吉泽正将其招入数据解析与质量管理研究室。这位后来成为日本质量管理学界泰斗的伯乐,重新点燃了严浩的学习热情。

图片说明:严浩在留学期间与同学老师合影

  1985年严浩本科毕业时,适逢中国开始推行研究生制度,为留学生们打开了在外进一步深造的大门。于是,严浩选择了继续读研,并追随吉泽正教授,从计算机系转到了需要计算机知识但又更实用的统计学专业。

  此后,他又考入日本最高学府东京大学攻读博士研究生,师从日本医学统计领域的权威大桥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