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 滚动新闻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初二女生未扎头发遭拒考后自杀 校方赔偿15万
2007年3月21日 18:17
来源:中央电视台 选稿:邵弃疾
  雯雯是温州市第七中学初二年级的一名学生。然而就在2006年1月16号,学校举行期末考试前,年仅15岁的雯雯,却突然失踪了。

  这天下午三点多钟,吴立俊接到了女儿班主任的一个电话,说雯雯没参加下午的语文考试,而且连人都不见了。女儿一向乖巧,怎么会突然不参加考试呢?吴立俊赶紧给妻子打了个电话。

  父亲吴立俊:妻子说,雯雯到现在还没找到,声音非常紧张。

 
 接完妻子的电话,吴立俊感觉很不对劲,赶紧放下了手里的活赶回家。

  父亲吴立俊:我马上就赶过来了,我们一起在找,就找到天都黑了。

  天色越来越晚,吴立俊和妻子心里越来越焦急,夫妇两骑着摩托车在学校周边,以及雯雯所有可能去的地方反复寻找。

  父亲吴立俊:找来找去,那些店,买花饰品的,我们都看了,没有。

  找遍了所有能找的地方,也问了周边所有亲戚朋友,还是不见雯雯的踪影,晚上十点钟左右,吴立俊又给雯雯的班主任邱雪梅打了个电话,希望她能帮助问问其他同学知不知道雯雯的下落。

  父亲吴立俊:她过了一会以后,就几分钟,说,没有,他们(同学)都说没看见。

  到了晚上10点半,仍然没有雯雯的下落,无奈之下,吴立俊和妻子向所在辖区的莲池派出所报了案。

  女:当时我就慌了,不知道了,我很慌的了。

  父亲吴立俊:已经找不到,已经有不详的感觉了,不详或者是绑架啊,什么意外啊。

  在吴立俊夫妇眼里,雯雯一向很乖巧、听话,怎么会突然不参加期末考试,到深夜也不回家呢?是负气出走还是被人绑架了?吴立俊夫妇俩怎么也想不明白,女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直到第二天凌晨,一夜都不曾合眼的吴立俊接到了一个电话。

  吴立俊:莲池派出所打我的手机了,他说你过来,我们有事想问你一下,我就赶紧就去了。

  吴立俊忐忑不安地到了派出所,他不知道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过了好一会,派出所一位副所长神情严肃地找到了他。

  吴立俊:他就跟我讲,找过来,你要坚强一点,我有个事情,带你去看一下,好,然后坐他的车,去了九山湖边那个脚下。看了一下,辨认一下尸体,确实就是我的女儿。我当时就晕倒了,傻了,整个人就站不稳,就坐在地上。

  雯雯的尸体是在九山湖的一个桥墩底下被发现的,这里离雯雯的学校约800米远。

  王警官:是一个出租车司机,是首先发现,他说河里可能有个女孩子,他说穿着校服,但是黑黝黝的看不清楚。

  尸体被发现的时间是1月17号的凌晨。接到报警后,辖区派出所和鹿城公安分局刑警大队迅速介入了调查。

  王警官:对任何无名尸勘查的话,我们都是作为一个疑似刑事案件,就说我们首先,不敢确认是不是凶杀案件,但是我们就说现场法医,跟技术人员过去的话,都比较慎重的。

  吴立俊:警方告诉我,那个重案组,鹿城大队刑事重案组也在,他说我们要查一下,这个到底的死因是被杀还是怎么样,当然我们情况都不知道,只一个事实,我女儿已经死了。

  看着湖水中女儿冰冷的尸体,吴立俊根本无法接受眼前的现实。自从雯雯出生,妻子吴芙蓉就没再上班,在家全心照料女儿,上学到现在雯雯一直都是她每天接送,从来没有出现过什么意外。吴立俊不能理解,这一天,怎么会突然发生这样的悲剧,他焦急地等待着警方的调查结果。

  当天晚上,在发现雯雯尸体的九山湖边,警方对尸体和现场周边进行了勘察,但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线索。

  王警官:我们法医看了,尸表是完全的正常,而且就说她身上的,有一些小饰品都在,包括脖子上有一个白金的项链,当时现场我们,因为这个人的身份,这尸体的身份我们无法确定,身边没有任何身份证件之类的东西。

  直到派出所带吴立俊到现场,才确认死者就是下午失踪的女中学生雯雯。那么,雯雯的死到底他杀还是意外落水呢?警方第二天在九山湖周边走访调查的过程中,终于发现了一个重要线索。

  王警官:晨炼的有个人,在湖边发现了一个书包,他说他不敢打开,他就放到那个,就是冬泳俱乐部有个小房子那面,就通知派出所过,派出所过去以后,我们进行,叫技术对书包进行固定一下,发现里面就说有考卷纸,有她的练习本,还有她自己的随身可能是吴雯雯,就是当事者,就是随身携带的有个手表,还有包里还有现金,几百块钱。

  在雯雯的书包里,警方还发现了一张遗书,经过笔迹鉴定,确认写遗书的正是雯雯。

  王警官:就说对于这个字迹的话,可能我们当时就说,因为这个案件,我们就说现场访问的,跟现场勘查,还有尸表检验这个结果,我们初步排除他杀。

  吴立俊:我们认为也是自杀,因为我看了一下,这个是尸体,没有那个是,重大的那个击打,是吧,没有,那个是绳子那个,我都看了,我在桥下都看了。

  对于警方的调查结论,吴立俊没有疑义,但他怎么也想不明白,雯雯为什么要选择这样一条不归路。

  父亲:看到我女儿湿淋淋地躺在那边,这个状况,真的是很悲惨啊,我们就是跪在地上,泪流满面不用说,我就是,怎么去表达这个哀痛啊,一个女儿,活生生的就这样走了,无声无息,她与世无争,她是学习就是那么好,就是整个性格也那么乖巧。

  雯雯出事后,母亲吴芙蓉一直都难以接受眼前的显示,为了不让妻子受刺激,吴立俊将女儿的房门紧锁,只在没有人的时候,偷偷去看一眼女儿的照片。年过七旬的外婆,只要提起外孙女,就会泪流满面。

  “当我离开这个世界时,请你们不要担心,就当没有我这个人好了。免得给你们添麻烦,再见了。吴雯雯绝笔”这就是年仅15岁的雯雯留给家人的最后一段话。

  是什么原因让雯雯走上轻生之路,2006年1月16号这天,与平常唯一不同的是,这天雯雯要参加学校的期末考试,吴立俊清楚记得,这天吃完午饭,和往常一样,妻子准备骑摩托车送雯雯去学校,出发前,雯雯还特地洗了头发。

  母亲:为了考好成绩,她就洗了个,特别洗了个头发。洗了个头发,因为她的头发还没有干,我带她去学校,一点零五分带她去学校。

  从家到学校,骑摩托车也就4、5分钟的距离。母亲吴芙蓉回忆,雯雯当天的考试时间是下午一点半钟,她是看着雯雯进了校门才回家的,但到家十多分钟后,大约下午1点半雯雯打来一个电话。

  母亲:她是边哭边说。她说妈妈,我迟到了。我说你怎么会迟到,妈妈,带你,只有一点零五分送你上学校。她说老师叫我,出去扎辫子,我一听紧张死了,进不去了怎么办。

  接到这个电话,吴芙蓉赶紧骑车赶到了学校,在学校教学楼她正好碰到了雯雯的班主任邱雪梅。

  母亲:她说你女儿来过了,乱着个头发。我去,我叫她去扎辫子了。我说现在扎辫子,扎了有没有进来,她说没看见。我说,那我去找她。找到了,我求她说,如果我找到我女儿,你给她考试好不好,现在是迟到已经是十分钟了。她说你找到行,再说。我马上又骑摩托车,到外面,东找西找,东找西找就找不到她。

  因为雯雯经常喜欢到学校对面的小商店买东西,吴芙蓉还特地到这些店询问,一家杂货店商店老板证实,雯雯当天下午的确来店里打过电话。

  商店老板:她说妈妈我迟到了,就是这样子。

  记者:边哭边打。

  店主:嗯,边哭边打。

  而这家饰品的老板也证实,当天下午一点多钟,雯雯还曾到那里买过东西。

  饰品店老板:她第一次过来买项链的时候,她就看,看了一下拿了就走。第二次过来比较慌张一点,买了橡皮筋,她也马上就走了,她也没有在这里多留什么的,她拿了就也马上走。

  记者:后来你还看到过她吗?

  饰品店老板:后来我就没有了。

  这天下午,雯雯的母亲吴芙蓉一直在学校周边寻找雯雯的下落,她开始觉得女儿可能因为负气和害怕,不会走远,所以没有告诉丈夫吴立俊。直到下午3点半左右,吴立俊接到雯雯班主任邱雪梅老师的电话时,才知道了女儿不见了。

  父亲:你是吴文文(音)的爸爸吗,我说对,我告你,你女儿考试是零分,我说为什么,因为她是散着头发过来考试,我不让她考,让她去扎辫子,扎好辫子又迟到了,就没让她考。

  回忆起这些,吴立俊夫妇想,下午送雯雯上学的时候,雯雯兴高采烈的,而之后就发生了那样的悲剧,绝对不是无缘无故。女儿自杀,就是因为班主任老师拒绝她参加考试造,雯雯害怕没有考试成绩,才起了轻生的念头。

  就在女儿身亡的第二天下午,吴立俊就和家人一起找到女儿所在的学校,希望校方对女儿的死给个说法。

  父亲:给个说法,为什么没有扎辫子,就会拒考。

  校长:因为这个事情,后来实际上是等我们学校知道这个事情之后,家长已经是把学校围住了,所以我后来是一直就是被家长围着。

  因为雯雯家人的情绪都很激动,当时的场面非常混乱,警方也再次介入了调查,并试图通过调解化解双方矛盾。

  警方:在这个调解过程中,当时双方提出来价格相差特别悬殊,那么我们也是积极地劝说学校这一方面,在你们认可的范围内,尽可能给死者家属一些安慰。那么作为这个死者家属,我们也跟他讲清楚,你这个情况,不应该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学校。虽然做了大量工作,没有调解成功。

  当时在现场的,还有温州市教育局的领导。

  谢局长:我说学生的自杀,我们出于人道主义学校给予一定的精神安慰,给点补偿,比如说我们发动学生献爱心,都可以的,但是他呢开了一个狮子大口,并且呢是建立在赔偿这个前提下,那是不可能的。

  2006年1月26日,吴立俊夫妇以“非法剥夺考试权”、“管理不当”等为由,将温州第七中学和雯雯的班主任邱雪梅告上法庭,要求赔礼道歉,并赔偿女儿死亡补偿费和精神损失费等共计60万元。那么,学校和老师到底该不该为了雯雯的自杀承担责任呢?

  对于吴立俊夫妇说是邱雪梅老师拒绝雯雯参加考试的说法,温州市第七中学的负责人并不认同,这位负责人回忆,1月16号考试这天,考生都被打乱,雯雯所在的考场并不是班主任邱老师监考的教室。

  校长:临考之前,老师已经在她所在监考的考场,这个孩子大概跑到这个试场,因为走错了,她后来就走了,据说是这么回事,他们接触的时候,也没有什么多的对话。

  父亲:就是邱雪梅她本人亲口告诉我们夫妻的这个情况。

  记者:怎么告诉你。

  父亲:你女儿考试零分,我说为什么,没有扎辫子,披头散发,我叫扎辫子,扎完辫子迟到了,我就不让她考了,她会影响别的学生了。

  两方说法截然不同,那么,到底是雯雯的班主任邱雪梅曾拒绝雯雯参加考试,还是雯雯因为迟到,自己离开了呢?因为邱雪梅老师始终不愿意面对镜头,她的代理律师接受了我们的采访。

  律师胡海婴:因为吴雯雯她在找这个考场,她就是说一下子,不知道自己是哪一个考场,一直在找,那么因为邱雪梅师是她的班主任,她看到她就说经过她的那个考场的时候呢,她就叫了她一声吴雯雯叫了一声,然后叫了以后呢,吴雯雯她不知道有没有听见,她就跑过去了,就没有跟她接话,事实就是这样。

  胡律师坚持,她了解到情况就是邱雪梅在看到正在寻找教室的雯雯后,仅仅喊了她一声,不存在让她去扎辫子的说法,更不可能不让她参加考试。雯雯的父母认为这是在说谎?在事情发生后,警方也曾进行过全面的调查走访,的调查结果又如何呢?

  警方:同学是反映到的。那么到吴雯雯同学,这个跑到教室的时候,邱雪梅就指出来,她蓬头散发是不行的,她指出这个情况,应该说是批评她,那么当时,可能学校一些,我们考场里的一些她的同学,也哄堂大笑,有这么一个情况。/应该说邱老师她都承认,叫她扎辫子,批评她,这个都承认,就是没有,不让吴雯雯同学参加考试,批评她是批评她了。

  可是在警方,对雯雯的同学以及班主任邱雪梅本人的询问笔录中,显示的基本事实是:雯雯的邱雪梅当时看到正在找考场的雯雯,就只叫了她的名字,没有批评雯雯,更没有不让她参加考试。这又又是为什么呢?

  干警:我的记忆当中,邱老师是承认(批评)的。话又说回来,邱老师的批评与不批评,或者就叫一下名字,我觉得跟这个(自杀)没有因果关系,

  律师:假设这些事情有发生,那么我认为,她这个,这种行为,跟她自杀的这个行为,也没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

  记者:就是您从您的角度分析,她究竟是为什么要自杀呢?

  校长:从目前掌握的一些情况看,觉得这个孩子,她的心里就比较脆弱。/就是她小学的毕业档里面,她就有班主任给她的评语,说这个孩子是,太不善于言表,阻碍了她的正常的人际关系,换句话说,我觉得这个孩子肯定很内向,是这种内向的性格造成的原因。

  雯雯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上面还有一个比她大8岁的哥哥,在吴立俊夫妇眼里,雯雯聪明、文静,虽然性格有些内向,但家人都很宠她。

  哥哥:就是她比较内向,比较文静。

  父亲:从小到现在,性格比较犟的,犟,很任性的,有点任性,有点执着,她认定她是对的,她绝不放弃。

  吴立俊承认,女儿雯雯性格确实内向,但学校将所有的原因都归结为雯雯内向的性格,他们显然不能接受。

  父亲:我们的孩子,我们自己知道,只要你们学校能够公正、公平地对待她,孩子是不会走这条绝路的,自杀是要勇气的,没有那么容易的,说自杀就自杀啊,这个是不到那个关键时刻,像现在小孩,16岁,她青春期还是稚嫩的时候,你不要给她太大的高压,她不会崩溃的,这是极端的崩溃,是她一念之差走上绝路。

  吴立俊夫妇始终觉得,雯雯的自杀不仅与老师的过激批评有关,而且学校的管理疏漏也是造成这一悲剧的重要原因。雯雯的母亲回忆,在接到雯雯哭诉的电话赶到学校时,考试已经开始,但这个时候,学校里已经找不到雯雯,从学校出来时,她还专门问过传达室的门卫。

  妈妈:我说门卫,我刚才,刚才有没有看见我女儿,他说你女儿是几班。我告诉他是几班,门卫说刚才我看见一个女孩、里面跑出去。

  记者:就是吴雯雯当时,没有参加考试出门以后,学校知情吗?

  校长:应该是,门卫应该是知道的,而且后来,据我了解这个门卫是阻止过。

  记者:他是怎么阻止的,你了解到的具体情况。

  校长:他说当时是叫这个孩子不要出去,因为他知道是初中的孩子,是要考试,阻止她,她不听,只管自己跑开。

  记者:那这个门卫为什么当时没有及时地劝她回来,或者及时地通知老师。

  校长:后来及时地已经告诉她母亲了。

  对于校长的这种说法,吴立俊难以接受。

  父亲:学校已经开始考试了,她怎么这么随意地,能够又从学校里面出来。

  张律师:学校让不应该离开学校的这个学生离校了,那是他管理上的一种失职。

  可是学校认为,他们已经尽到了告知义务。

  校长:她母亲已经来过了,来到学校,也帮助这个孩子找这个试场,应该说她家长也知道,学校也知道了。学校是尽了这个告知的义务。

  记者:是学校告诉她母亲,孩子没参加考试。

  校长:学校当然没有告诉她母亲。

  记者:那学校有没有参加寻找这个孩子。

  校长:学校因为当时在监考时间,老师当时在监考,他是不能离开这个试场的。

  记者:那其他的工作人员。

  校长:其他的工作人员,因为我们认为,这个有时候孩子不来考试,也有这样的一种情况。

  对于这一不该发生的悲剧,这位校长坦陈,学校教育也有值得反思的地方。

  校长:我们大家冷静下来去反思这个事情,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更重要的是,怎么样去预防,怎么样去教育我们的孩子,能够有一个健康的心理,能够经受住这种挫折,这是我们今后要做的事情。

  2007年2月5日,也就是雯雯出事一年以后,在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法院的调解下,雯雯家人和温州市第七中学接达成了和解协议:温州市第七中学一次性补偿雯雯家人15万元。官司已经结束了,但雯雯的死,带给学校和家长的,除了痛苦,还有持续至今的反思。佟丽华,中华全国律师协会未成年人保护专业委员会主任。

  专家:从法律的层面上来说,尤其我们说学校的问题,如果学校对孩子这种只是一种批评,没有我们说的这种羞辱性的行为,没有这种非常我们说只是一种批评方式的问题,在孩子自杀的问题上,我认为很难让学校来承担责任如果是这种羞辱性的行为或者是这种直接的伤害你比如体罚,造成了学生自杀的后果那学校要承担一定的责任/就是现在呢就是在包括家庭包括学校包括社会在做儿童权利保护工作或者说保护孩子健康成长的角度来说或者说从结合到这个案件避免孩子走上自杀自伤的道路的角度来说更主要的我们要把孩子看成一个独立的主体他要受到尊重他的人格尊严同样应该受到尊重就是做孩子工作的人尤其是学校的老师,要注意对孩子在进行批评的时候,他的一种方式,方法。

  未成年人,只所以被称为未成年人,主要是指他的身体上和心智上还不像成年人那样成熟和坚定。我们注意到雯雯小学的评语上老师就指出性格内向,之后学校和家长也都意识到了这一点,在雯雯的的学校,还专门设有心理健康教育网络,可惜在这件事情发生前,谁都没有为雯雯多做一点。意识到行为之间的距离,常常决定着事情的结果。

  • 上海人收入与幸福度并非成正比
  • 月嫂工资指导价最高每月3200元
  • 沪调整个人住房公积金贷款利率
  • 沪房产交易"租售一体"暗布陷阱
  • “我型我秀”将变身音乐剧
  • 15岁少女乳房撞桌角长成篮球大
  • "最牛拆迁房"将消失
  • 六名警察涉嫌刑讯逼供 将人打昏扔下楼摔死
  • 温总理的英文翻译青年才俊 自嘲风光也辛苦[图]
  • 赵丽华新诗不再"梨花" 裸体诗人称其怯懦[图]
  • 郭德纲与央视对掐陷"代言门" 写打油诗自辩
  • 北京消协劝明星慎做广告 网友要郭德纲道歉
  • 91岁武汉大学老教授下月迎娶58岁女教师[图]
  • 两会的女翻译
  • 武汉闹市区商场悬挂巨幅性感广告惹争议[图]
  • 海南儋州飞车党抢劫 一妇女被砍掉鼻子[图]
  • 怀孕女子被男友抛弃 寻男同性恋做孩子父亲
  • 网友勒死教师将其碎尸 事先杀狗找"感觉"
  • 口述:校园爱情有几段能得善终 挥别那段糊涂的爱
  • 口述:婚期将近准新郎翻脸 跛脚黄昏恋能走远
  • 于丹为什么这样红?
    聚焦"猪宝宝"
    春节全国各地都吃啥
    春节六大出游个性方案
    新结婚时代:差异的爱情
    ……>>更多
    排行  
    渝"最牛拆迁房"将消失
    温总理翻译"一会成名"
    六名警察涉嫌刑讯逼供
    游客在泰国性交易被捕
    女生揭露作弊被判零分
    "蔷薇老妈"秀S型身材
    详析中国式婚外性行为
    各年龄男人性价比比较
    ……>>更多
    口述实录  
    婚期将近 准新郎翻脸
    跛脚黄昏恋还是能走远
    校园爱情有几段能得善终
    最终挥别那段糊涂的爱
    再婚家庭烦恼一箩筐
    我目睹母亲被伤害
    离婚后 我如何寻找幸福
    美丽硕士女友真实面目
    婚姻 不知不觉"发痒"
    一次背叛成他心病
    娇美情人比不上糟糠妻
    我看着女友和别人缠绵
    大姐夫和二姐有暧昧
    爱过我为何折磨我
    当年错失缘分未嫁他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