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 滚动新闻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贫困村民无力盖房自尽 遗像无处安放随棺木下葬
2007年4月13日 08:45
来源:大河网-河南商报 选稿:施卿
  盖不起房子,郑州市中原区须水镇老孙庄村民刘培顺选择了自杀。刘培顺生前曾念叨:又不是盖别墅,就是盖个住的地方咋恁难呢。

  刘培顺死后,留下了妻子、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和刚打好的房子地基。房没盖好,遗像没地方放,只好和棺木一起下葬。

  [事件]

  家里正盖房男子自杀

  去年腊月二十
三,刘培顺把老房子拆了。母亲住到了大哥家,他们一家四口暂时在姐姐家的小厂子里住了下来。

  今年3月,天气暖和了,刘培顺把自己积攒的3万元钱拿了出来,打了地基,妻子赵小玲就在家门口临时搭了一张床,看着盖房子的用料。

  4月10日早上6时,刘培顺从姐姐的厂子里回到了老孙庄,把赵小玲叫醒,说自己先回姐姐的厂子里把钥匙送回去,一会回来帮她拉土。还说:“我刚借了3万元钱,姐家又把1000元钱的楼板定金也垫上了,你别发愁了。”

  赵小玲说,两人还有说有笑了一会儿,随后,刘培顺走了。

  中午12时30分,刘培顺的姐姐在家里蒸了面条,让女儿给舅舅送去。

  刘培顺的外甥女说,到了厂子里,敲了半天,舅舅才把门打开,看见来给自己送饭,笑了一下,说:“还给我送这个弄啥,我也吃不着了。”

  下午3时,刘培顺的姐姐来厂子里浇菜地,发现门反锁着,敲门没有人开,以为弟弟在屋里睡觉,自己干活去了。

  下午6时,刘培顺的女儿刘淑贤放学回来,拍门里面无人回答,找来表哥把门撬开,发现刘培顺倒在地上,屋里窗户紧闭,煤球炉还烧着,很重的煤气味。“我摸摸,爸爸的胳膊腿都硬了。”

  警方认定为煤气中毒,是自杀。

  [女儿]

  “没钱盖房爸才寻死”

  刘培顺死了。他拉客的三轮车还停在郑州市153医院门口,他家的地基刚刚打好,门口还乱七八糟地堆放着一堆准备盖房子用的石子和砖头。

  4月12日上午9时,刘培顺的妻子赵小玲蹲在郑州市老孙庄南边的一块麦地里,只露了一个脑袋,她远远望着麦地另外一头正在挖坟地的人群。她的身后,13岁的女儿刘淑贤手捧着爸爸的遗像,坐在村委会的车子里,眼睛里噙满泪水,头转向一边,始终不看妈妈一眼。

  刘培顺的小女儿在地里跑来跑去,听到有人叫就回头给别人一个可爱的笑脸。3岁的她还不知道这么多人的忙碌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我恨我妈。”刘淑贤反复说着这句话,“就是她说盖房、盖房!我爸没有钱,实在没有招了,才去寻死。”

  “我爸爸人可好,这么多年,他没有买过一件新衣服,自己连件像样的衣服也没有。”刘淑贤把脸埋在爸爸的相片上,大颗大颗的眼泪滚了下来。

  刘淑贤说,年前家里把老房子拆了后,爸爸和妈妈就为了房子的事情经常吵,那个时候爸爸就经常说:“死了呗,我死了就干净了。”

  [村民]

  “就他们家没盖楼房”

  赵小玲说,她与刘培顺1990年结婚,刘培顺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他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一个弟弟。大哥现在是153医院的普通工人,二哥没有工作,在街上蹬三轮,弟弟是残疾人。一个姐姐日子稍微好过点,有个小厂。

  结婚后,两人一直和刘培顺的老母亲住在4间平房里,房子已经有20多年历史。

  屋顶结婚的时候就漏,没有钱大修,就拿东西盖一下,但是一到下雨屋内就得锅碗瓢盆齐上阵。

  村委会修路,把门前的路面垫高了,比刘家地面高出80多厘米,院子里都是水,村民都说“进他家的房子像跳坑”。

  刘淑贤说,有次下大雨,屋顶漏水,他们一家拿盆往外舀水泼,但是外面路面高,一开门大路上的水又往里灌。

  现在刘家的宅基地上,是刚刚打好的地基和南边没有完全拆除的院墙和大门。

  赵小玲说,大门是单砖的,原来看着很难看,村委会修路的时候把路边的部分粉刷了。

  挨着刘家的有4户,西边的是一栋白色的两层小楼,东边是一栋黄色的4层小楼,北边是一栋贴着漂亮瓷砖的5层小楼,正对着大门的是一个漂亮小院。

  得知刘培顺自杀的消息,村民们这些天没事的时候都在刘家门口坐着。孙阿姨说:“你看俺村里,估计就他们家没盖楼了,一对比肯定不是个滋味。”

  [妻子]

  “盖一层楼钱都不够”

  看着村民一个个都盖起房子,刘培顺也行动起来,可辛苦攒下来的3万元钱很快就没有了。

  赵小玲算了一下。5万块砖花了1万多,钢筋花了1万多元,石子花了1200元,两车白灰花了1200元,此外还有工人的工钱,再加上一盖房子丈夫也不在街上蹬三轮了,家里没有了收入来源,各种费用加在一起,这3万元的积蓄很快就见了底。

  刘培顺认为盖两间平房够住就行了,但是赵小玲觉得盖一层太丢人了,跟刘培顺商议:“还是盖两层吧,咱们盖着说,反正一层的钱也是个不够。”

  刘培顺实在没有钱,他今年38岁,高中毕业以后就在家务农,结婚后,买了辆三轮车在153医院门口拉客人挣钱,多了能挣个二三十元,少了有时候一分钱就不挣,一个月几百元的收入。

  赵小玲在家务农,大女儿今年在铁路小学读六年级。小女儿3岁了,到了该上幼儿园的年龄,家里钱紧张,没让去。

  村民说,刘培顺是个老实人,又有点内向。他也想挣钱,这几年蹬三轮蹬得腰肌劳损,还有关节炎,花了1000多元也没有治好,下力气的活儿不能干,找工作也没有学历,想去做点生意,也没有那个脑子。

  刘淑贤说,别看爸爸有关节炎,平时谁家有个力气活儿找他,他很高兴去给人家帮忙。有次在外边给一个卖雪糕的人推车子上坡,别人送他一个雪糕,他没有舍得吃,拿回家都化了。

  刘培顺脾气好,两个女儿都喜欢他。

  赵小玲说,前年,刘培顺去村里申请低保,去申请了两次,回来后告诉赵小玲说没有申请上。“别人说,没有老婆的光棍汉才能申请上,我有老婆不够资格。”赵小玲回答:“咱有一个花一个,你有老婆吃不上也不比光棍汉强。”

  [死者]

  “盖个住的地方咋恁难”

  赵小玲说,刘培顺经常说:“我又不盖别墅,就是盖个住的地方咋恁难!”

  大女儿说,平时爸爸不喝酒,这些日子也喝酒了,那天他看到爸爸拿了两瓶酒回来,喝了大半瓶,喝完酒也不说话,倒在床上眼直直地看着上面。

  刘培顺的姐夫和二哥说:“你盖房子钱不够,我们资助你点,不用还,你把房子盖上,有妈的一间就行。”两人分别给了他1万元钱。

  刘培顺并没有因为有了盖房子的钱而高兴,他成天说:“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哪个的钱都不能不还。”

  赵小玲说丈夫老说“害怕”,问他怕啥,他就说一想到房子就怕,头老疼,想到钱就发愁。赵小玲劝他:“你别愁,咱盖到哪算哪,不粉刷也行。”

  刘培顺则说:“我现在腰疼腿疼指望啥还账?钱难挣,人情债更难还,我不好意思张口问别人借钱了。指望着自己,钱到哪天能还上?”

  有一天,吃饭的时候,刘培顺忽然对大姐夫说:“不想活了,没啥指望。”刘培顺的大姐夫吓了一跳,赶忙说:“可不敢瞎想,你这上有老下有小的,不能说撂摊子就撂摊子,这样的话别说了。”

  [哥哥]

  “遗像和棺木一起下葬”

  有村民说,刘培顺没有事的时候,总喜欢去中原路通往花卉市场的那段路,蹲在马路边上看着来来往往的汽车出神。有人对他说:“你要有本事就找个好车一下子撞过去,讹别人几万元也不白死。”他就笑着说:“我死也不能祸害人家。”

  村民张阿姨称,刘培顺以前对她说,觉得自己很窝囊,这么大了,身体不好,干不了重活儿,没有学历找不了工作,银行也不能给贷款。连个低保也申请不上,盖房子欠亲戚那么多钱,说不让自己还,自己也觉得没脸。

  4月10日,刘培顺选择一个人在屋里安静地离去。

  刘培顺的大哥说,弟弟的死一直瞒着79岁的老母亲。弟弟的房子没有盖好,遗像没有地方放,放兄弟家又怕老母亲看到,只能和棺木一起下葬。

  上午11时,刘培顺的墓地挖好了,在村口的一家小饭店里,大家开始坐下吃饭,赵小玲失神地坐在桌子旁,两个女儿一边一个。

  大女儿低着头,吃着碗里叔叔伯伯夹来的菜,3岁的小女儿挑着碗里的肉片给妈妈:“妈妈喂。”

  赵小玲忽然咬着嘴唇,眼泪一串一串往下掉。

  • 沪宁杭铁路公交化将初步实现
  • 江浙景点酒店周末一房难求
  • "跨行查询费20日叫停"陷僵局
  • "ATM恐惧症"加重银行排队现象
  • 去年上海HIV感染者为历年之最
  • 老太南京路上扮演"维纳斯"
  • 中国变性美女排行
  • 央视女记者暗访香港购物陷阱[组图]
  • 浙江农民状告省长胜诉 称用法律为政府纠错
  • 洪战辉向学生推销新书遭质疑 被指有损形象
  • 老鼠药流入医院食堂 黑龙江200余人中毒
  • 19岁女孩自称遭生父强暴 担忧名声拒绝救助
  • 画廊开价10万买王小波裸体雕像遭拒[图]
  • 孙悟空与其兄长之墓
  • 交警违规罚款被举报 纠集他人打死货车司机
  • 患乳腺癌轻信郎中 用错药乳房"炸"开[图]
  • 街头上演人猴互虐 家长带孩子观看[图]
  • 女子去丰胸发现商机 自办丰胸餐馆生意火爆
  • 口述:深藏了66年的爱情 新婚男人一周生活日记
  • 口述:街上风尘女是我初恋女友 白头到老不幸福
  • 王小波十年祭
    导游丽江挥刀砍人
    于丹为什么这样红?
    聚焦"猪宝宝"
    春节全国各地都吃啥
    ……>>更多
    排行  
    空姐揭秘与富豪恋情
    游泳巨星保镖殴打记者
    最美女教师获甜蜜爱情
    情妇聚众抢走双规干部
    各种血型的增肥食物
    男子手术时遇多次停电
    夫妻无性生活闹离婚
    男人想追不敢追的女生
    ……>>更多
    口述实录  
    11岁那年我失去童贞
    新婚夜我伪装处女
    这深藏了66年的爱情
    新婚男人一周生活日记
    白头到老不幸福
    街上风尘女是我初恋女友
    苦涩师生恋13年无果
    我是已婚的她第N个男友
    老公婚外情人是我上司
    前妻离婚不离家
    我比老公挣钱多
    爱的盲目情的骗局
    我无法给他"激情"
    何时才能走出强暴之痛
    老公出轨,原不原谅都难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