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 滚动新闻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湖南8名守林人遭偷木者殴打 四次被逼脱衣下跪
2008年1月8日 11:18
来源:法制周报-e法网 作者:王海平 陈仕球 选稿:实习生熊葵

  

image

谢便元、谢伟元等受害者演示当时下跪的情形。(复原现场照片)

    2008年1月5日上午10时许,从小就住在新化县滴水洞村蛤蟆岭山脚下的谢便元,用左手挽着仍隐隐作痛的右手,费劲地爬上蛤蟆岭,他想来看看,前不久被政府查封的那些林木,是否还在原地。

  2007年11月5日,他因为看护这些林木,被邻组的扶喜山、扶苍山等人打伤。

  和他一起挨打的,还有两人(谢光达、谢迪元),但同时被逼下跪的,则远不止他们三人,在递交给新化县公安局并温塘派出所的一份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中,共列出了13个人的名字,除5人分别因亲戚关系被先后放走外,共有8人先后四次“被逼下跪”。

  “我们从当晚10时左右遭受人身伤害及人格侮辱(下跪、剥衣服、刀刺、棒打、足踢)起,到次日凌晨6点,整整8个小时”,受害人在《报告》中说”。

  报案

  滴水洞村位于新化县城50公里外的西北山区,由于独有的土壤特质,国家一级珍稀保护植物落叶银杉,广泛地生长在这里。由蛇形岭、牛喂岭、蛤蟆岭、牛剥岭组成的一座大山,是落叶银杉的主要生长地,与之相伴随,上世纪70年代初期栽种的经济林杉木群,同样长势喜人。不过,这片茂密的树林,却让两个村间发生了至今未解决的纠纷。

  袁钢强是新化县温塘镇党委政法委书记,是将谢便元等人从周家冲解救出来的主要负责人之一。

  袁钢强告诉《法制周报》记者,2007年11月5日上午,他接到电话举报,称周家冲又有人在山上砍树,他当即指派事发所在地晏家管区的负责人王黎光到现场了解情况,不久,王黎光赶到了现场。

  当天上午打电话给袁钢强的人,是一个名叫谢浪元的当地村民。在王黎光一行四人到达现场后,谢浪元也赶到了山上,“我们清点了一下,一共砍了104棵树,其中大的89棵,小的15棵”,谢浪元说,为了保护现场,他叫人从山上送来油漆和笔,在每棵树上打上了标记。

  此前,王黎光用自己的手机,对砍伐林木的现场进行了拍照取证,并对被伐倒在地上的树木进行了登记,“报案人还指认了两个为首的人”,袁钢强说,王黎光随后到被指认者所在的周家冲进一步了解情况,“他们不承认。”

  滴水洞村委会主任扶学初,向《法制周报》记者提供了同一事件的另一种说法。扶学初表示,自己是在涟源接到袁钢强的电话的,“(周家冲)完全没有砍树,除非是有贼在山上偷树还差不多。”下午1时左右,扶学初从涟源回到周家冲,与王黎光见面,并得知,山上被伐的树木数量为89棵。

  “今天晚上一定要查个清楚,”扶学初在接受《法制周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说,当天晚上,“组织了七八个人,到山上去看,林木堆在那里,(他们)反正会要来搞走的。”

  四次下跪

  第一次下跪

  时间:2007年11月5日20时许

  地点:蛤蟆岭上

  当天下午4时许,王黎光在香草园四组谢开元家中,召开了一个座谈会,除4名管区干部外,还有该组的10多名村民参加。据谢便元回忆,当时王黎光在临走时说,你们派几个人保护好砍伐现场。

  为了维护村里的集体利益,保护好树木被砍伐的现场,晚上9时许,包括谢便元、谢浪元等人在内的13个村民,带了三把锄头,两只簸箕,从各自的家中出发,来到蛤蟆岭上。“我们当时就坐在那里聊天,抽烟。”谢浪元说,30多分钟后,突然从牛子界冲里、蛇形岭、苏茅冲、蛤蟆岭东西南北四个方向,来了40个人左右。这片山头是我们村的,你们来这里偷砍树木,“你们集体跪着,等管区领导来。”46岁的谢便元表情痛苦地回忆起第一次被逼下跪的经历时说:来的人对他们说,你们偷树,都要跪着,不跪,就用空心铁棍子打。在下跪的人中,年纪最大的是67岁的谢克明,年纪最小的是30岁的谢迪军。

  “我们不敢不跪啊。”61岁的谢光达对《法制周报》记者说,他们人多,我们人少,不跪就要挨打,“我身体本来就不好,经不起打啊!”对于谢光达的遭遇,《报告》中这样写道:“扶某和一脚将谢光达踢翻于地,朝腹部连踢了三脚,我们见他们如此蛮横,只好一一都跪在地上。”

  “这次下跪的时间,大约为半个小时左右。”谢便元说。

  此次下跪的人数为11人,谢浪元和谢敢凡则在对方人员中的亲戚“关照”下,侥幸逃脱。由于不敢打手电筒,谢浪元在茂密的树丛中摸索了将近一个小时,才来到山脚下的马路边,并用电话和在村上当计生专干的嫂子联系上。在随后的几个小时里,其嫂子通过拨打相关部门的电话,将情况反馈到了镇政府,并促成了次日凌晨三时左右的大规模救援行动。

  第二次下跪

  时间:11月5日20时10分左右

  地点:苏茅冲坳上

  谢便元回忆,半个小时后,这群人对他们说,要将他们押送到镇政府去,对方3个监视他们一个,押着他们往苏茅冲方向走。走了大约10分钟,当行至苏茅冲坳上时,这群人又要他们跪在路边上。“他们要我们跪的理由还是说,在这里等管区的领导来。”谢便元说。

  十多分钟后,并没有管区领导到达。这个时候,又有人说,带到长坪里去(周家冲院子旁边)。随后,谢便元等11名村民,再次被叫起,被“押往”周家冲方向。

  “这次跪的时间,是十分钟左右。”谢光达说。

    第三次下跪

  时间:11月5日23时20分左右

  地点:周家冲老学校地坪附近

  “大约晚上11时20分左右,我们被押到了周家冲老学校地坪边上。”谢光达说,到了以后,他跪在最左边,谢便元跪在最右边,八个人一字排开,齐齐地跪着。“扶喜山对我们说,现在该是他们教训我们的时候了。我第一个挨打,之后,谢递元、谢典喜、谢伟元等人,按跪着的顺序,轮流被打了两个耳光”。

  被打耳光之后,谢光达还被人用空心铁棍在头上和脚上打了两棍。“由于我是低头跪着的,是谁打的,我不清楚。”谢光达对《法制周报》记者说,不能喊痛,喊痛就再打,“自己只能噙着眼泪,强忍着不喊出来。”

  跪在最右边的谢便元,第一轮抽耳光时没有被打到,“他要我跪,我当时没跪,他就用铁棍打在我的左肩膀上,”谢便元说,打完第一棍后,右手臂又被打了一棍,还被人用匕首刺了一刀,“骨头都刺破了!”

  事后,经新化县人民医院法医鉴定,谢便元被鉴定为轻伤。

  对于第三次下跪和被打耳光一事,只获得了扶学初的部分证实。扶学初对《法制周报》记者说,下跪的事情,他当时没有发现,打耳光的事,他当时在现场。

  “扶喜山是扶龙书的侄儿,”扶学初说,数年前,扶龙书因故被当地警方抓捕关押,后死亡,扶喜山认为其叔父的死亡是香草园人害死的,“对方说,你们现在到山里偷树,我打你们几个耳光也是可以的”。

  对于谢便元的伤情,扶学初说,可能是在山上绊倒时,手上出了血,“他说是我们打伤的,根本没有,我当时就在现场。”

  第四次下跪

  时间:11月6日凌晨1时许

  地点:扶龙书墓前

  谢便元告诉《法制周报》记者,在跪了一个多小时后,扶苍山等人提出,要带他们到扶龙书的坟前拜祭。“我们先是一个一个轮流跪拜,拜的时候,还要喊龙爷爷,”谢便元说。

  逐个拜完后,8个人又被要求跪成一排,集体再拜一次,并齐声喊龙爷爷。

  “这次持续了10分钟左右。”谢便元说,他们从坟地回来后,又被逼着在原地继续下跪。

  “最难受的是,这个时候他们开始要我们脱衣服,并说要用冷水浇我们”,谢光达说,谢伟元、谢迪军、谢迪元等人脱了衣服,只剩下一身内衣,冻得发抖,“现在是冬天,又是晚上,气温只有摄氏几度,脱掉衣服会是什么滋味?”谢光达说。

  听说丈夫被逼下跪,又被脱了衣服,谢迪元等人的妻子康细斌、钟海英、刘瑞玲等人从家里拿来衣服送到现场,“康细斌只说了一句,看你们打死人怎么办?结果她也被打了两木棍。”谢便元说。

  是什么原因让受害人谢浪元、谢便元、谢光达等人集体下跪?受害人所述说下跪一事是否属实?由于当事一方的扶喜山、扶苍山被警方刑拘,案件正在侦查当中,记者无法采访到这些人,但接受采访的受害人在《法制周报》记者的采访笔记本上,都郑重地写上了一句话:“以上所述,全部属实,如有虚假,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

  两嫌犯抓捕归案

  在新化县温塘镇政府办公室,温塘镇政法委书记袁钢强肯定地对《法制周报》记者说,谢便元等人被打这事是肯定有的,事发过程当中,也确定有侮辱人格的行为。

  袁钢强是在2007年11月5日晚上12时左右接到报案电话的。随后,他立即向镇领导及晏家管区有关负责人通报了情况。大约2007年11月6日凌晨3时左右,他们从温塘镇开出六台车,包括机关所有工作人员、温塘镇派出所干警在内的数十人,赶到了现场,“当时救出7个人。”袁钢强说。

  谢便元后来对此补充说,他的手受伤后,周家冲内有一个姓扶的亲戚(妻老表)接他到扶家休息。8个人实际上到后来还跪着的只有7个人了。大约凌晨4时许,包括谢便元在内的8个人被带出,先到温塘镇派出所介绍了事情的经过,随后,各人回到了家中。

  “事情发生后,公安干警认为已经构成了非法拘禁罪。”袁钢强说,警方确定了几个犯罪嫌疑人,并立即展开了抓捕行动。

  2008年1月7日上午,承办此案的温塘镇派出所所长伍胜菲告诉《法制周报》记者,事情发生以后,扶喜山和扶苍山分别逃往了云南文山市和广东深圳,扶喜山的具体落脚点不清楚,扶苍山在深圳的藏身之处也不是很具体。

  伍胜菲说,他和另外一名干警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在云南文山守候了一个星期左右,最后通过技术手段锁定了扶喜山的行踪,“抓捕还算顺利,没有人受伤。”

  另一路干警一行五人,也在事发后不久赶到了深圳。当扶苍山从某网吧出来后,警方在街上将其抓获。“以前是刑拘,法制办前不久已向检察院办了报捕手续,现在应该已经批捕了,”伍胜菲说。

  “和解方案”未让双方和解

  对于这起事件的起因,袁钢强对《法制周报》记者作了这样的背景说明:这是一起山头纠纷案,当事人双方都说蛤蟆岭那四个山头是自己的,经过法院一审、二审、再审以及湖南新化县人民政府几次行政决定,直到后来湖南娄底市人民政府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书”,对这些山头的归属作出了规定。

  袁钢强说,新化县人民政府的行政决定和娄底市人民政府的行政复议书,都认定争议的山头是香草园的(即谢浪元任组长的香草园四组),他们也认可这个决定,但周家冲村根本不认同这个决定。

  “对于此事,前几年都无事。去年8月份,因为周家冲人心中一直认为这个山头是他们的,所以在修路时,由于资金匮乏,便到山上开始砍树。”得知这一情况后,当地政府当即予以了制止。这次周家冲村人在山头砍了树木,谢浪元等人为维护村里的集体利益,在保护现场时,周家冲村几十名村民围住他们,发生了打人等行为。

  在谢浪元等人提交给新化县公安局的《报告》中,对去年8月份发生的砍伐树木的事件作了这样的描述:“2007年8月20日,以扶喜山、扶某和、扶某书、扶某忠为首,强行在我组林地将林木以9万元卖给扶某兰、扶某初、扶某书、扶某鹏,数量达60多立方米,并用挖机从我组林地中挖出两条公路,毁灭了不少幼苗”。

  2007年9月13日,袁钢强与晏家管区书记刘世歧前往香草园四组召开座谈会,会上,两书记表态,凡已砍伐林木,予以查封,如再动一株,一定依法抓人。

  时隔不到两个月,袁钢强的表态成为现实,扶喜山、扶苍山以非法拘禁罪被拘捕。

  “即使树是你的,也要经过林业主管部门批准才能砍伐,(这样的行为)也是违法的!”袁钢强对《法制周报》记者说。

  袁钢强说,为了调解矛盾,温塘镇政府在肯定新化县政府裁决的基础上,作出了一个“让双方都满意”的决定。袁钢强说,蛤蟆岭山上的杉木都已成材,按照市场价,整个山头能卖多少钱,由政府出面再贴补同样金额的钱,每个村分同样多的钱,之后,山头由政府收回管理。

  “这个方案,现在周家冲村基本上同意,但香草园的工作还没能做通,”袁钢强坦言,政府已经体现出足够的诚意,希望双方能够冷静下来达成和解。

  谢便元告诉《法制周报》记者,自己已经花费了近万元医药费,“至今没有得到一分钱赔偿,”另外两个被鉴定为轻微伤的受害人也各花了数千元不等的医药费,“我们无辜挨打成这样,必须得到补偿。”三位受害人同时表示,已经在做打官司的准备,“不久之后便可以正式向法院提出起诉了!”

  • 郑州小贩让路不及 被轿车司机掀摊殴打[图]
  •   2008年1月6日 07:10
  • 市民倒车起纠纷遭公务员铁棍殴打[图]
  •   2008年1月1日 09:03
  • 幼师女生教室内当众遭2名女同学殴打戏辱
  •   2007年12月24日 03:48
  • 两男子玩赌博机赢万元 被老板殴打20小时[图]
  •   2007年12月15日 07:40
  • 房子被强拆 房主遭殴打被埋废墟[图]
  •   2007年11月26日 10:35
  • 申城暖意明显 本周继续升温
  • 本月签订劳动合同尤须谨慎
  • 人民路河南路至四川路段封闭
  • 640路8日起延伸至港城路枢纽
  • 高考"平行志愿"细则本月公布
  • 酒店"进场费"抬高婚宴门槛
  • 男子替周正龙请罪
  • 赵本山进驻春晚剧组 可能延续"白云黑土"系列
  • 女子1999元拍卖约会权 拍卖款部分捐养老机构
  • 广州拍电影闹市放火 塞车4小时惹市民质疑
  • 12岁男孩因看电视受干扰打死17月幼童
  • 刘晓庆台湾会李敖 获赠诗被赞"天命晓庆"
  • 男子涉嫌杀害2名尼姑获死刑 临刑前被紧急叫停
  • 癌症小猪作画赚钱
  • 两名女童住院时遭主治医生猥亵[图]
  • 称有侮女性尊严 色-戒登美国十大耻辱片[图]
  • 摩托罗拉手机半夜自燃 机主维权却四处碰壁
  • 湖南8名守林人遭偷木者殴打 四次被逼脱衣下跪
  • 男子用手机拍下城管粗暴执法 拒删图片被殴致死
  • 湖南籍大学男教师网上展裸照 遭网友拍砖[组图]
  • 年终盘点:泛"裸"时代来临
    年终盘点:网络改变生活
    年终盘点:当代艺术兴盛
    年终盘点:行为艺术泛滥
    年终盘点:大建筑时代
    ……>>更多
    排行  
    浙大愤青教授网上发飙
    住户不搬迁国旗"斗法"
    杨二声言08年不再戴花
    杨振宁坦承夫妻有代沟
    赵C男子换身份证遭拒
    重庆肥猪打腮红戴墨镜
    当央视名嘴遭遇尴尬
    处女证泡妞证进校园
    ……>>更多
    口述实录  
    怀抱2个情人我却想妻子
    相亲400次 我次次被甩
    我成了他心中的"丑媳妇"
    错发短信给情人老婆后
    分手18天他就要娶别人
    我患绝症老公却要离婚
    女儿已3岁我仍待字闺中
    结婚28年后他要离婚
    洗心革面后女友已嫁人
    只能做朋友还是想呵护她
    你走了我却再不能离开你
    他与女孩子纠缠不清
    花心夫的情人骚扰我
    女大学生车中一夜缠绵
    感情受挫我变成寄生虫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