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 滚动新闻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拾荒者名叫王粪堆 被当小偷追赶意外死亡
2008年1月17日 07:08
来源:京华时报 作者:田乾峰 选稿:实习生熊葵
  一个名叫王粪堆的中年男人死在北京的护城河里。

  他的身份证上就是写着这三个字,他的父亲曾希望这个贱名能够给他带来好运。当他自己也成为父亲后,他用更积极的手段来护佑自己的孩子———3年前,他的女儿考上了北京林业大学,王粪堆先于女儿来到这个大城市,靠拾荒供养女儿读书。

  因为女儿,这个拾荒的男人也拥有希望,但半年前,一切都结束了。在一次拾荒中,王粪堆和他的同乡
被联防队员当成小偷,在追赶过程中,王粪堆意外消失。两天后,他的尸体浮在护城河中。

  搞清父亲是怎么死的,成为女儿回报父亲的唯一机会。但十几天前公安部门给出的复议决定使女儿的回报心愿难以实现。

  清晨溺水身亡

  王粪堆,河南上蔡县玉皇庙村一个农民真实的名字。

  北方农村有个风俗,穷人家给自己的孩子取个贱名,想着能容易养活,能长寿。比如“狗剩”“孬蛋”。父母们期望这样卑微的名字,能够帮助孩子躲过厄运的降临。

  但3年前来北京拾荒的王粪堆没能躲过厄运。2007年8月6日,47岁的王粪堆的尸体在北京左安门桥旁的护城河里浮起,被警方打捞上来。

  3名同乡刘联合、刘红旗、刘创业证明,此前的8月4日,几名联防队员持橡皮棍追赶他们和王粪堆。刘联合、刘红旗两人当场被抓,刘创业跳河逃走,王粪堆在护城河边莫名消失。

  联防队员追赶他们的原因是,王粪堆和3名同乡在经过护城河旁中铁六局的工地时,准备捡拾工地上废弃的钢筋条,对方以贼相视。

  没有人看到,王粪堆是怎么进到河里,也没人知道,事发前发生了什么。

  王瑞环,北京林业大学三年级学生,作为父亲最疼爱的小女儿,从父亲出事那天起,她就开始寻找父亲死亡的真实原因。

  2005年,王瑞环考上了北京林业大学,王粪堆和老伴先于女儿来到北京,并靠拾荒供养女儿和考上平顶山工学院的大儿子。

  “我爸要不是供我俩上学,不会去北京。”大儿子王俊青后悔当初没有劝住父亲,不过当时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家里条件也确实困难。”

  到北京捡破烂

  在到北京拾荒前,王粪堆一直呆在老家,靠着为敬老院打面(将小麦加工成面粉)、养猪维持生计。

  虽然过着贫穷的生活,王粪堆却因子女骄傲———他的3个孩子,有两个考上了大学。2003年,大儿子王俊青考上了平顶山工学院。两年后,小女儿王瑞环考上了北京林业大学。

  家里的开支越来越大。

  在敬老院打面只是供给一些固定的五保户老人,数量有限,“除去修机器费用,落不下钱。”王粪堆的老婆田玉平说,2005年那一年,养猪也卖不上价钱。留在老家收入很少,她在家务农也没钱挣。“等咱妞儿今年再考上大学,开支会更大,你说咋弄?不能叫孩子不上啊!”田玉平跟王粪堆说。那一年,一直让孩子“只管上学,别操心学费”的王粪堆,直犯愁。

  逢年过节,看着在北京收破烂的老乡带钱回家,老婆田玉平也想出去试试。2005年春节过完,田玉平就跟王粪堆商量出去。

  “你行吗?”王粪堆问老婆。

  “别人行,我咋不行?不会我慢慢学,不能不让孩子吃饭。”田玉平说。

  “那你先去试试吧!”王粪堆守在家里忙农活和敬老院里的事。

  不久,敬老院给五保户老人的粮食每人减了几百斤,王粪堆的收入更低了。2005年7月,王粪堆也来到北京,和老婆租住在南三环分钟寺9队停车场后一间小平房里,邻居都是像他们一样来北京捡破烂的外地人。

  每天,王粪堆骑着三轮车去收废品,田玉平到垃圾堆扒些能卖钱的破烂。

  “早上起来,他骑着三轮车到街上转悠,生意不好,收不到废品,碰见装修、工地施工、搬家出力活,别人一叫,他也去干些。”田玉平说,一个月俩人能挣几百块钱,尽管不多,不过比呆在家里一分钱不挣要强。

  供养两个大学生

  上学以来,小女儿王瑞环从未让王粪堆失望过,成绩一直在班里名列前茅。2005年,王瑞环超出重点线30分,考取北京林业大学生物科学与技术学院,学习食品科学与工程专业,成为家里的第二个大学生。

  一家有两个大学生,这个纪录在老家玉皇庙村只有两家。

  “自豪过后,回到家里还是啥都没有,也没有啥可自豪的。”田玉平说。女儿考上大学,就像麦收后的短暂喜悦,喜悦过后,还要面对地里长不出钱的茫然。

  先于女儿到北京后,夫妻俩为女儿在北京搭了个家。

  2005年8月26日,王瑞环背着整个冬天的衣物,为省钱,不舍得坐火车,花50块钱坐了一天长途客车,从上蔡县党店镇坐到北京南四环肖村桥下车。“爸爸骑着三轮车来接我,车晚点,他在站上等了我4个多小时。”

  王粪堆接过女儿的行李,放在三轮车上,骑车载着一路上对高楼大厦充满着好奇的女儿,绕过城市的一个个大街小巷,经过一片停车场,住进了他那间不到10平方米的小平房。这与王瑞环当初想的不一样:“房子又小又热。”

  两排小平房的过道中横拉着一排排绳索,上面晾晒着大人和小孩的衣服。每次进出,要微低下头才能穿过去。

  王粪堆租的小平房靠里面,最多的时候,不到10平方米的房子挤过一家四口人。“妈妈和姐姐睡大床,床上搭了个上铺,哥哥睡上面,我在大床旁边支起来一块木板当床。爸爸去老乡那儿借宿。”王瑞环说。

  怕丢人不去女儿学校

  新的生活毕竟开始了。王瑞环在北京开始了崭新的大学生活,王粪堆在北京靠收废品供养一对上大学的儿女。

  两年多来,王粪堆只去过女儿的学校两次。一次是送女儿去学校报到,帮女儿拉行李;一次是给女儿送助学贷款的证明材料。

  王瑞环住的宿舍楼是学校新盖的,有20多层高,一座叫“公主楼”,一座叫“王子楼”。王瑞环住在“公主楼”。报到当天,王粪堆送女儿上楼。走到宿舍门口,王瑞环“怯怯地”敲门,问同学:“对不起,我爸爸可以进来吗?”

  里面的同学都乐了,说:“当然可以啊!”

  王粪堆跟着女儿走进她的宿舍,这是他唯一一次进入女儿的宿舍。宿舍同学对他印象模糊。

  王粪堆第二次去女儿的学校,是给女儿送一份证明材料。送完材料,王粪堆转身就走了。王瑞环说,父亲不愿在学校吃饭,说还有事。

  王瑞环曾邀请父母到自己的学校看看。母亲田玉平说:“我才不去,浑身脏不拉叽的,疯婆子。”王瑞环说:“我们同学可好了,都喊同学的妈妈叫‘妈妈’,你去人家也会叫你‘妈妈’。”

  “我才不自己寒碜自己。”田玉平说,她和丈夫怕给女儿丢人。旁边的王粪堆没有说话。

  有希望的生活

  王粪堆每天从牙缝里挤钱,供养儿女上大学。

  王瑞环说,在学校的生活费,一个月大概300块钱。田玉平说:“300块钱够我俩在北京吃一个月还绰绰有余。”她和王粪堆每天出去收废品,捡破烂,每顿饭都在家里吃,谁回来得早谁做。他们做饭很少买过菜。“到菜市场去捡菜叶子吃,有啥捡啥。”

  结婚25年,田玉平说,没有添过一件新衣服。

  大女儿王瑞敏说:“小时候,从没有穿过新衣服,大哥穿的是大姨家表哥的,我穿的是表姐的,我妹穿我舅家女儿剩下的,轮换着穿。”

  女儿长大挣钱后开始知道孝敬父母。去年春节,王瑞敏在郑州给王粪堆买了一件新棉袄,花了200多元。“他一直不舍得穿,一直要退掉。”王瑞敏逼着父亲穿,王粪堆只在春节和家人逛龙潭公园时穿过一次,过完年,硬是找毛病说“肩太窄”,逼着女儿给拿回去退了。

  来到北京,田玉平说,她和王粪堆只想着一件事:挣钱,供孩子上学。在田玉平眼里,两个人的日子,就像一件不断重复熨平的旧衣服:“也没有啥喜欢的事儿,我感觉都很平淡。从来没有想过我们将来会过什么生活,只想把孩子供养出来,等他们上班后会好过一些。”

  “不过,谁知道能享孩子几天福呢?”田玉平说。

  无法探知的死亡真相

  女儿还没有毕业,王粪堆突然死了。

  田玉平说:“8月4日清晨,王粪堆出去时,不到5点。”上午7点,王粪堆的手机还能打通。女儿王瑞环给他打了3次,听见里面很嘈杂,像是很多人,但不知道怎么回事。

  8月6日,王粪堆的尸体浮现在护城河里。尸检报告显示:不排除王粪堆因溺水身亡。

  来到东铁营医院的太平间,家人看到了王粪堆,昔日有说有笑的父亲已变成一具冷藏的尸体,王俊青说,“(王粪堆)浑身淤青,看不出我爸原来的样子,只有头部的谢顶看着像。”

  王粪堆是怎么死的?

  从2007年8月7日到8月25日,王俊青和叔叔王坷垃、妹妹,一趟趟去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查询调查结果。没有目击证人,尸检报告没有外伤,警方不予立案。

  2007年10月31日,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再次做出尸体鉴定结论:“王粪堆符合溺死”,不予立案。当天,家属不服,申请复议。

  在王粪堆出事的护城河边,装有摄像探头,家人曾经把真相寄望于此。2007年8月20日,王瑞环和哥哥向丰台公安分局申请提取录像资料,得到的回复是,“探头是北京为迎接奥运新装的,还未来得及接电。”8月28日下午,事发现场的3个探头全部被拆除。

  王粪堆是怎么死的?直到现在,这仍然是个谜。除了他的家人,很少有人关心这个谜底。

  2007年最后一天,女儿王瑞环从丰台公安分局领回一张复议决定书,复议并没有给王瑞环带来一点欣喜,结论仍维持原决定:“认为没有犯罪事实发生,原不予立案决定正确。”
  • 白领死亡博客曝光丈夫出轨续:遗体无法火化
  •   2008年1月15日 07:28
  • 女子写死亡博客自杀续:丈夫可能提起侵权诉讼
  •   2008年1月15日 09:19
  • 医院拒开死亡证明致尸体搁置10小时
  •   2008年1月14日 13:21
  • 男子身亡医院拒开死亡证明 尸体搁置10小时
  •   2008年1月14日 09:23
  • 女子写死亡博客 贴丈夫和"第三者"照片[图]
  •   2008年1月14日 07:00
  • 上海海平面30年上升115毫米
  • 上海站广场售票处提前开窗
  • 男女上海地铁拥吻被"监控"[图]
  • "白玉兰岛"实现上海人"棕榈梦"
  • "三得利"啤酒沪上先提价
  • 沪今明两天阴有雨或雨夹雪
  • 圆寂老尼火化后现舍利
  • 恶意取款被判无期续:发回重审 许霆有望回家
  • 男子过度饮酒产生幻觉杀死双亲
  • 传赵本山春晚出场费24万 剧组否认[图]
  • 老板年终奖发馒头 员工朋友上网发帖抱怨
  • 男子杀人分尸 称想看"坏女人"内脏坏在哪
  • 广东名主持"嘲讽"民工嫌车票贵引争议[图]
  • 真币被银行当假币没收
  • 福建搁浅巨鲸鱼肉遭村民哄抢[组图]
  • 李湘获得媒体评出的性感胸部奖[图]
  • 女大学生被挤下站台遭火车轧死引网友热议[组图]
  • 凤凰卫视女主播再谈潜规则 窦文涛愤怒回应[图]
  • 贪官刘松涛好写性爱日记 被捕时身揣安全套[组图]
  • 五学者联名呼吁抵制春晚 称伪民俗亵渎中华传统
  • 年终盘点:泛"裸"时代来临
    年终盘点:网络改变生活
    年终盘点:当代艺术兴盛
    年终盘点:行为艺术泛滥
    年终盘点:大建筑时代
    ……>>更多
    排行  
    女子赤身香港街头示威
    运钞车弄丢30万现金
    女生被同学围殴脱衣
    杨振宁翁帆合影曝光
    北京政协副主席杀情妇
    杨振宁称翁帆没心计
    "毛血旺"取洋名翻译难
    杨振宁翁帆合影曝光
    ……>>更多
    口述实录  
    丈夫的前女友追来了
    新婚15天签了3份协议
    我是缘分他是灾难
    四个月婚姻像闹剧
    丈夫的情人长我一辈
    我的婚姻被感染了沉默
    其实爱的只是一种感觉
    怀抱2个情人我却想妻子
    相亲400次 我次次被甩
    我成了他心中的"丑媳妇"
    错发短信给情人老婆后
    分手18天他就要娶别人
    我患绝症老公却要离婚
    女儿已3岁我仍待字闺中
    结婚28年后他要离婚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