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韩国为“甩锅”雾霾绞尽脑汁 起诉中国还想卖空气

2019-1-8 14:05:38

来源:东方网 作者:成昭远 选稿:费一妍

  韩国又把雾霾的责任扣到中国头上了。

  “首尔市长朴元淳直接反驳中国政府的主张”,2019年1月7日,韩国各大媒体以此为题报道称,首尔市长在公开采访中称当地超半数的雾霾受到中国影响,反驳此前中国生态环境部发言人刘友宾“首尔污染物主要来源于本地排放”的表态。

图片说明:首尔市长朴元淳

  朴元淳7日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不论是首尔研究院还是韩国环境部下属研究机构的多项研究结果均表明,首尔市50%至60%的雾霾受到来自中国的影响。

  与此相矛盾的是,在2018年韩国遭遇雾霾天气时,朴元淳曾在1月21 日的发布会上表示,“汽车尾气是首尔市雾霾的重要来源,如果实行汽车单双号行驶,首尔市的雾霾将减少 19%以上。”

  韩国的雾霾已经成了愈发严重的问题之一。据英国《金融时报》2017年3月报道,有害烟雾连续数周覆盖在首尔上空,首尔在每日排名中名列全球三大污染最严重城市之一。韩国当局2017年已经发布了超过85次超细粉尘警告,比前一年同期41次公告高出了100%以上。据估计有毒空气每年要耗费韩国政府高达90亿美元。韩国媒体称,韩国大部分污染物来自车辆排放和建筑工地或工业场所,电厂也起到了关键作用。

  多次“甩锅” 91人诉讼团起诉中韩两国政府

  这已不是韩国第一次因本国国内雾霾问题指责中国了。此前,韩国媒体也曾多次指责称,韩国产生雾霾主要怪中国。

图片说明:首尔雾霾严重

  2017年1月18日,韩国首尔遭雾霾侵袭,大气中的微尘浓度大幅上升。当时韩国《中央日报》援引韩国国立环境研究院发布的“研究成果”报道称,韩国肆虐的雾霾,来自中国等境外的大气污染物占65%-74%。

  “研究成果”还显示,2017年1月18日、19日首尔的PM2.5平均浓度为72-73微克/立方米,来自中国的大气污染成分占75%-80%。韩国国立科学研究院还表示,中国的大气污染物从黄海飘过来,加重了韩国的污染程度,特别是大气保持稳定时,污染物持续累积最终造成PM2.5超标。该院大气环境研究处长洪有德称,冬季随着偏西风吹拂,中国的污染物成了韩国大气最大的污染源。

  当时就有部分韩国媒体用“韩国PM2.5八成来自中国”作为标题加以炒作。韩国纽西斯通讯社报道称,韩国PM2.5超标都是因为中国,因为距离中国最近的白翎岛,其大气污染程度(PM10、PM2.5)甚至比交通拥堵的首尔还要高。

  不过这个观点很快遭到媒体以及研究机构的反驳。据该年韩国《亚细亚经济》援引美国耶鲁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共同研究小组发布《环境成果指数(EPI)2016》研究报告称,韩国大气质量恶劣,在全球排名几乎垫底。韩国大气中的PM2.5颗粒超过60%来自国内,火力发电站和汽车尾气是主因。

  韩国《中央日报》网站报道称,中国的雾霾几乎不会对朝鲜半岛产生影响,北京的大气呈现停滞状况,雾霾不扩散。韩国环境部国立环境科学院预报员申东浩(音)表示,北京几乎没有风或吹些许东风,因此雾霾不太可能吹到朝鲜半岛,受中国雾霾的影响而在韩国出现可吸入颗粒物的概率非常小。

  虽然遭到反驳,不过韩媒依然不甘心。2017年7月19日,韩联社报道称,韩国环境部和国立环境科学院日前携手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进行关于韩国空气质量的调查结果显示,韩国微尘中逾三成来自中国。

  报道称,韩美联合调查组于2017年5-6月针对首尔奥林匹克公园的空气质量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在该地区观测的细颗粒物(PM2.5)中48%来自海外,52%来自本土。48%来自海外的细微颗粒中,有34%来自中国(山东22%、北京7%、上海5%),9%来自朝鲜。

  对于调查结果,有韩国网民甚至怀疑,认为来自中国的微尘影响力不止34%。他们在网上留言称:“何止34%,中国的微尘贡献率肯定在80%以上。”

  部分韩国民众要求韩国政府就雾霾向中国提出抗议,青瓦台网站上要求提出抗议的请愿在短时间内收到了21万人的支持。而在2017年5月,由韩国环境财团代表牵头,91人组成的粉尘危害赔偿诉讼团向首尔中央地方法院递交诉状,起诉韩国和中国政府,要求赔偿粉尘污染对他们造成的精神伤害。他们在诉状中要求的赔偿额为每人300万韩元(约合1.8万元人民币)。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韩国为“甩锅”雾霾绞尽脑汁 起诉中国还想卖空气

2019年1月8日 14:05 来源:东方网

  韩国又把雾霾的责任扣到中国头上了。

  “首尔市长朴元淳直接反驳中国政府的主张”,2019年1月7日,韩国各大媒体以此为题报道称,首尔市长在公开采访中称当地超半数的雾霾受到中国影响,反驳此前中国生态环境部发言人刘友宾“首尔污染物主要来源于本地排放”的表态。

图片说明:首尔市长朴元淳

  朴元淳7日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不论是首尔研究院还是韩国环境部下属研究机构的多项研究结果均表明,首尔市50%至60%的雾霾受到来自中国的影响。

  与此相矛盾的是,在2018年韩国遭遇雾霾天气时,朴元淳曾在1月21 日的发布会上表示,“汽车尾气是首尔市雾霾的重要来源,如果实行汽车单双号行驶,首尔市的雾霾将减少 19%以上。”

  韩国的雾霾已经成了愈发严重的问题之一。据英国《金融时报》2017年3月报道,有害烟雾连续数周覆盖在首尔上空,首尔在每日排名中名列全球三大污染最严重城市之一。韩国当局2017年已经发布了超过85次超细粉尘警告,比前一年同期41次公告高出了100%以上。据估计有毒空气每年要耗费韩国政府高达90亿美元。韩国媒体称,韩国大部分污染物来自车辆排放和建筑工地或工业场所,电厂也起到了关键作用。

  多次“甩锅” 91人诉讼团起诉中韩两国政府

  这已不是韩国第一次因本国国内雾霾问题指责中国了。此前,韩国媒体也曾多次指责称,韩国产生雾霾主要怪中国。

图片说明:首尔雾霾严重

  2017年1月18日,韩国首尔遭雾霾侵袭,大气中的微尘浓度大幅上升。当时韩国《中央日报》援引韩国国立环境研究院发布的“研究成果”报道称,韩国肆虐的雾霾,来自中国等境外的大气污染物占65%-74%。

  “研究成果”还显示,2017年1月18日、19日首尔的PM2.5平均浓度为72-73微克/立方米,来自中国的大气污染成分占75%-80%。韩国国立科学研究院还表示,中国的大气污染物从黄海飘过来,加重了韩国的污染程度,特别是大气保持稳定时,污染物持续累积最终造成PM2.5超标。该院大气环境研究处长洪有德称,冬季随着偏西风吹拂,中国的污染物成了韩国大气最大的污染源。

  当时就有部分韩国媒体用“韩国PM2.5八成来自中国”作为标题加以炒作。韩国纽西斯通讯社报道称,韩国PM2.5超标都是因为中国,因为距离中国最近的白翎岛,其大气污染程度(PM10、PM2.5)甚至比交通拥堵的首尔还要高。

  不过这个观点很快遭到媒体以及研究机构的反驳。据该年韩国《亚细亚经济》援引美国耶鲁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共同研究小组发布《环境成果指数(EPI)2016》研究报告称,韩国大气质量恶劣,在全球排名几乎垫底。韩国大气中的PM2.5颗粒超过60%来自国内,火力发电站和汽车尾气是主因。

  韩国《中央日报》网站报道称,中国的雾霾几乎不会对朝鲜半岛产生影响,北京的大气呈现停滞状况,雾霾不扩散。韩国环境部国立环境科学院预报员申东浩(音)表示,北京几乎没有风或吹些许东风,因此雾霾不太可能吹到朝鲜半岛,受中国雾霾的影响而在韩国出现可吸入颗粒物的概率非常小。

  虽然遭到反驳,不过韩媒依然不甘心。2017年7月19日,韩联社报道称,韩国环境部和国立环境科学院日前携手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进行关于韩国空气质量的调查结果显示,韩国微尘中逾三成来自中国。

  报道称,韩美联合调查组于2017年5-6月针对首尔奥林匹克公园的空气质量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在该地区观测的细颗粒物(PM2.5)中48%来自海外,52%来自本土。48%来自海外的细微颗粒中,有34%来自中国(山东22%、北京7%、上海5%),9%来自朝鲜。

  对于调查结果,有韩国网民甚至怀疑,认为来自中国的微尘影响力不止34%。他们在网上留言称:“何止34%,中国的微尘贡献率肯定在80%以上。”

  部分韩国民众要求韩国政府就雾霾向中国提出抗议,青瓦台网站上要求提出抗议的请愿在短时间内收到了21万人的支持。而在2017年5月,由韩国环境财团代表牵头,91人组成的粉尘危害赔偿诉讼团向首尔中央地方法院递交诉状,起诉韩国和中国政府,要求赔偿粉尘污染对他们造成的精神伤害。他们在诉状中要求的赔偿额为每人300万韩元(约合1.8万元人民币)。

  生态环境部新闻发言人反驳:首尔污染来源于自身

  2018年年末,韩国部分地区再次遭遇雾霾过程,部分韩国媒体依然认为韩国的雾霾是中国“漂洋过海吹过去的”。

图片说明:生态环境部新闻发言人刘友宾

  对此,我国生态环境部新闻发言人刘友宾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在中国空气质量持续大幅改善的情况下,韩国首尔细颗粒物(PM2.5)浓度基本稳定并略有上升。从近期案例看,首尔污染物主要来源于本地排放。

  刘友宾给出了几组数据,从整体上看,近年来,在中国空气质量持续大幅改善的情况下,韩国首尔细颗粒物(PM2.5)浓度基本稳定并略有上升;从空气污染物的成分上看,作为细颗粒物重要前体物的NO2,首尔市2015-2017年的浓度均高于中国的北京、烟台、大连等城市;从近期案例看,11月6-7日首尔市发生了重污染天气过程,该时段并未发生大规模、高强度的平流输送,首尔市的污染物主要来源于本地排放。而且跟据媒体报道,韩国专家团队的研究也得出了类似结论。

  想卖空气到中国 网友:留着自己用吧

  尽管自身雾霾问题多多,不过这并不妨碍韩国人将本国的空气加以处理并销售,韩国河东郡出售了一款空气罐,在韩国国内销售,还打算卖到中国去。

  2017年,韩国庆尚南道河东郡政府宣布,将开发当地智异山的自然资源,大批量生产清新的山区空气罐进行出售。

图片说明:韩国庆尚南道河东郡政府欲出售空气罐

  这种空气罐名叫“JiriAir”,售价为15000韩元(约合90元人民币),每罐产品容量为8L,每次吸1秒,一共可以吸160次,有效期3年。

  开发改项目的负责人说,空气罐初期主要在韩国药店内销售,先看一下韩国国内的反应,再慢慢将产品出口到中国等海外国家和地区。

  在新浪微博上,有网友对此表示:“89块钱收的是智商税”、“留着自己用吧”。

  也有网友表示:“我们这空气老好了没有雾霾,重点是空气免费吸”。

  在新浪微博的相关投票中,有95.8%网友表示不会购买。

  部分韩媒:自身应该反思 不应推给中国

  虽然很多韩国媒体以及民众都认为,自家的雾霾与中国有关,不过也有韩国媒体与学者进行反思。他们认为,将自身的问题推给中国没有意义,也解决不了问题。

  首尔市立大学环境工程教授KimShin-do曾表示:“政府一边将责任推诿给中国,一边坐视不管。”庆熙大学教授KimDong-sul也表示:“大多数污染物来自我们的生活环境,但韩国政府多年来一直怪罪到汽车、中国,甚至烹饪鲭鱼头上。”韩国亚洲大学预防医学教授张栽然认为,韩国政府不断地夸大雾霾的中国因素,只会让国民误以为本国对此无能为力,最终损害国民的健康。

  韩国《京乡新闻》报道称,过去几年间中国的雾霾量少了很多,韩国应该从中国应对雾霾的方法中吸取教训。

  报道称,韩国舆论认为中国是本国雾霾的元凶,但据美国芝加哥大学的一份研究,从2013年到2017年,中国的雾霾浓度明显减少。用原报告的话来讲,“中国正打赢污染治理战”。中国主要城市的PM2.5浓度在过去几年间减少了30%以上,北京、上海的浓度都减少了35%,人们的预期寿命增加了两年以上。

  2015年,中国实施了新修订的《环保法》,增加了大量的条款,使之成为一部强有力的法律。对于污染的责罚不再仅限于企业当事人,包括环评、环保监察等一系列配套措施也都得到了强化,处罚力度大大加强。仅在2016年,全年案件总数为22730件,处罚污染企业查封扣押9976件,停产限产5673件,按日连续处罚1017件,移送行政拘留4041起,2000多名公务人员受罚。中国还在努力改变城市结构,大量污染源从北京迁出。在查出雾霾中有很多硫元素后,中国更换了10万多个燃煤锅炉。

图片说明:中国塞罕坝林场建设者获得2017年联合国环保最高荣誉——“地球卫士奖”

  《京乡新闻》认为,相比于中国的大刀阔斧,韩国方面则只是在雾霾爆发时才去“修修补补”。韩国政府往往是在雾霾爆发后才颁布“紧急措施”,尽管韩国环境部也有缩减燃煤电厂规模的计划,但缩减的具体措施也仅限于“劝告”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