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西非地区埃博拉结束,但公共卫生挑战依然存在

2016-1-15 19:23:34

来源:环球网

    据《泛非网站》1月14日报道,西非地区埃博拉疫情已正式结束。

    在2014年埃博拉疫情高峰期时,人们担心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的社会秩序可能崩溃。联合国安理会2014年9月18日宣布埃博拉疫情为“和平与安全威胁”后,动员国际社会关注疫情并提供帮助,控制病毒的传播。

    现在的焦点已转向防止埃博拉疫情或类似致命疾病再次爆发。更好的疾病监测机制、加强该地区十分薄弱的卫生系统等大部分努力可以理解,但很少有人关注政府管理领域的问题,埃博拉爆发之初,疫情曾泛滥了好几个月。

    缺乏对国家、相关机构和领导人的信任,是西非地区民众不关注疫情警告、未及时采取应对措施的一个重要原因。国际社会同样存在一定问题,疫情爆发初期,国际社会普遍存在观望情绪,大多忽略了早期的明确警示,直至疫情被认为是全球性威胁后,才真正开始采取行动。只有吸取上述教训,才能避免未来破坏性较大的区域卫生危机。

    2015年10月28 日,国际危机组织《埃博拉危机背后的政治》报告中指出,疫情最初的泛滥,不仅仅是因为流行病监测和卫生系统能力不足、反应较慢,还因为民众怀疑政府的警告和发布的应对措施。

    缺乏对政府的信任是基于过往经验的判断,如对政治投机和腐败的了解。在疫情初期,许多西非人士甚至认为埃博拉是一种策略,目的是为了得到更多的援助资金或加强精英阶层的统治地位。当埃博拉疫情被证明真的爆发时,政治阴谋和操纵论阻碍了对其的提前反应。

    疫情初期,信息共享十分有限,警告广泛传播度不够。国家对宣布进入紧急状态犹豫不决,生怕制造恐慌和阻碍营商。正式进入紧急状态后,政府又过分依赖安全部队,即其最有能力的机构,但是疏远了民众。事实上,宵禁检疫的措施加剧了紧张局势,从遏制疫情角度出发,民众的合作是必要的。

    国家部门的官员刚开始忽略了地方政府,而他们有时更熟悉传统习俗,在当地社区的认可度也比较高。

    只是在埃博拉疫情的第二次浪潮威胁到受影响国家的稳定时,政府才开始采取一致行动(在非政府组织,驻地国际机构和捐助者的帮助下),并让社区领袖参与其中。

    特别是利比里亚,政府逐渐学会了应该做什么,如何更好地沟通、如何采取适当的预防措施、如何做出必要的文化改变,比如如何更好地处理去世的亲属等,最终疫情得到了控制。

    国际反应也同样存在问题,许多观察家并没有对早期的不作为做出适当的批评。早期的警告在很大程度上被忽略,直到病例突然在美国出现。

    世界卫生组织(WHO)耽误了很长间才发表声明,确认埃博拉疫情为国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然后该组织后续的反应被证明缺乏效力。联合国安全理事会被迫创建一个新的机构,即联合国埃博拉应急特派团(UNMEER),以扩大并协调各方行动。

    在应对公共卫生危机时,应首先把政治因素排除在外,并需要政府、反对党和国际组织的合作和透明度。作为第一步,西非地区相对落后的国家需要从中学习,消除对埃博拉疫情的恐惧,并用好与埃博拉相关的资源。(驻尼日利亚使馆经商参处)

西非地区埃博拉结束,但公共卫生挑战依然存在

2016年1月15日 19:23 来源:环球网

    据《泛非网站》1月14日报道,西非地区埃博拉疫情已正式结束。

    在2014年埃博拉疫情高峰期时,人们担心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的社会秩序可能崩溃。联合国安理会2014年9月18日宣布埃博拉疫情为“和平与安全威胁”后,动员国际社会关注疫情并提供帮助,控制病毒的传播。

    现在的焦点已转向防止埃博拉疫情或类似致命疾病再次爆发。更好的疾病监测机制、加强该地区十分薄弱的卫生系统等大部分努力可以理解,但很少有人关注政府管理领域的问题,埃博拉爆发之初,疫情曾泛滥了好几个月。

    缺乏对国家、相关机构和领导人的信任,是西非地区民众不关注疫情警告、未及时采取应对措施的一个重要原因。国际社会同样存在一定问题,疫情爆发初期,国际社会普遍存在观望情绪,大多忽略了早期的明确警示,直至疫情被认为是全球性威胁后,才真正开始采取行动。只有吸取上述教训,才能避免未来破坏性较大的区域卫生危机。

    2015年10月28 日,国际危机组织《埃博拉危机背后的政治》报告中指出,疫情最初的泛滥,不仅仅是因为流行病监测和卫生系统能力不足、反应较慢,还因为民众怀疑政府的警告和发布的应对措施。

    缺乏对政府的信任是基于过往经验的判断,如对政治投机和腐败的了解。在疫情初期,许多西非人士甚至认为埃博拉是一种策略,目的是为了得到更多的援助资金或加强精英阶层的统治地位。当埃博拉疫情被证明真的爆发时,政治阴谋和操纵论阻碍了对其的提前反应。

    疫情初期,信息共享十分有限,警告广泛传播度不够。国家对宣布进入紧急状态犹豫不决,生怕制造恐慌和阻碍营商。正式进入紧急状态后,政府又过分依赖安全部队,即其最有能力的机构,但是疏远了民众。事实上,宵禁检疫的措施加剧了紧张局势,从遏制疫情角度出发,民众的合作是必要的。

    国家部门的官员刚开始忽略了地方政府,而他们有时更熟悉传统习俗,在当地社区的认可度也比较高。

    只是在埃博拉疫情的第二次浪潮威胁到受影响国家的稳定时,政府才开始采取一致行动(在非政府组织,驻地国际机构和捐助者的帮助下),并让社区领袖参与其中。

    特别是利比里亚,政府逐渐学会了应该做什么,如何更好地沟通、如何采取适当的预防措施、如何做出必要的文化改变,比如如何更好地处理去世的亲属等,最终疫情得到了控制。

    国际反应也同样存在问题,许多观察家并没有对早期的不作为做出适当的批评。早期的警告在很大程度上被忽略,直到病例突然在美国出现。

    世界卫生组织(WHO)耽误了很长间才发表声明,确认埃博拉疫情为国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然后该组织后续的反应被证明缺乏效力。联合国安全理事会被迫创建一个新的机构,即联合国埃博拉应急特派团(UNMEER),以扩大并协调各方行动。

    在应对公共卫生危机时,应首先把政治因素排除在外,并需要政府、反对党和国际组织的合作和透明度。作为第一步,西非地区相对落后的国家需要从中学习,消除对埃博拉疫情的恐惧,并用好与埃博拉相关的资源。(驻尼日利亚使馆经商参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