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老把式】弹花匠老彭:弹得棉花细又长(囤稿暂不发)

2016-1-15 20:06:13

来源:红网 作者:李建新

    

    1月10日,彭承志用竹棍将铺到工作台上的棉花打散,这样弹的时候省力一些

    

    刚铺到工作台上的棉花不太好弹,得用大力才能弹得散。

    红网通讯员 李建新 娄底报道

    1月10日,湖南双峰县井字镇樟叶村。“朵朵弹,朵朵弹,弹得棉花细又长,半斤弹成八两八!”堂屋里棉絮飞扬,69岁的弹花匠老彭一边干着活,一边唱着弹花调子。

    老彭叫彭承志,今年69岁,他说这辈子走南串北就干了一件事——弹棉花,做棉被。老彭17岁起跟着师傅学弹花,19岁就独自一人远上广西、四川、云南等地为人弹棉花。老彭弹了五十二年棉花,去年底才“告老还乡”。回家也还是弹棉花,老彭说,自己是村里最后一名弹花匠。

    老彭正在弹的是一床喜被,弹好棉花后还要用红线和染红的棉花在棉被上铺个“双喜”字样,寓意百年好合。一张弹弓、一块磨盘、一个弹花锤和一根牵纱篾,这就是老彭全部的吃饭家当。弹好一床新棉被要经过弹棉花、压棉花、铺纱、磨平,翻边后再重复弹、压、铺、磨几个程序。

    手把手弹出的“老棉被”,论时髦比不上太空被、丝绒被,算上工钱价格也便宜不了多少。慢慢地,弹棉花做被子的人少了,这门手艺也日益萧条。弹棉花费力更费神,身体不好,生意也不好,老彭没让子女们继承这门手艺,早年带的徒弟现在也都改行了。

    但老彭自己不愿放弃,他说手工弹的棉花蓬松柔软,做出被子睡起来暖和又耐用,只要还有人喜欢“老棉被”,“我们这些老把式就还有饭吃”。

    说话间,老彭的午饭来了。据说猪血可以清肺除尘,弹花匠的饭菜里总少不了一碗猪血。

    本想放下弹弓去吃饭,老彭突然想起来,“拍的照片能给我一份吗?”他说,自己应该是最后一代弹花匠了。

    

    彭承志用弹弓稍稍压平弹得高高的棉堆,以利于下一步的铺纱。

    

    彭承志用竹筛压平棉花堆。弹弓压平之后就是用竹筛和竹席轻轻的压平棉堆。

    

    牵纱蔑穿纱。牵纱蔑的孔比较小,今年69岁的老彭需戴上老花镜才能看清这个小孔。

    

    牵纱、铺纱。牵纱是一项细致活儿,力度要用得匀称,否则纱线就会断。

    

    彭承志与邻居在铺纱。牵纱、铺纱需要两个人共同做,邻居偶尔帮帮忙,大多时候是妻子帮忙铺纱。一床棉被需要铺0.7斤的纱,大概是3000根左右。

    

    彭承志应客户要求,为新棉被铺上红双“喜”字。有红双“喜”字的都是结婚用的,按农村风俗,弹匠师傅开弹的时候要选择一个黄道吉日。

    

    弹匠师傅彭承志用硕大的磨盘磨压新棉被。铺完纱后就是磨平,以便纱线更好的贴合棉花,以免脱落。

    

    铺完纱后,就需要将半成品的棉被翻一个边,重复弹棉花这一道工序。弹完又是压、牵、铺、磨这几道工序。

    

    彭承志用磨盘磨压刚弹好的棉被。年轻的时候,彭师傅还要站到这硕大的磨盘上扭动,边扭边唱歌。如今老了,扭不动了,就只好换上大石块压到磨盘上代替人站在上面。

    

    年12月4日,彭承志在称重刚弹好的棉被。彭师傅很严谨,每弹好一床被,都要称一称,与顾客送来的棉花重量对上号,绝不短斤少两。

    

    彭承志用的磨盘。这磨盘是用硕大的银杏树截成的一整块,一直陪伴着彭师傅,至今差不多有50年了。因使用长久,磨盘底部很光滑,树干截面的年轮都不见了。

    

    中餐,彭承志在吃猪血。弹棉花时灰尘较多,因此,猪血是弹匠师傅们的一道常备菜。猪血有去尘作用,有人体“清道夫”之称。

【老把式】弹花匠老彭:弹得棉花细又长(囤稿暂不发)

2016年1月15日 20:06 来源:红网

    

    1月10日,彭承志用竹棍将铺到工作台上的棉花打散,这样弹的时候省力一些

    

    刚铺到工作台上的棉花不太好弹,得用大力才能弹得散。

    红网通讯员 李建新 娄底报道

    1月10日,湖南双峰县井字镇樟叶村。“朵朵弹,朵朵弹,弹得棉花细又长,半斤弹成八两八!”堂屋里棉絮飞扬,69岁的弹花匠老彭一边干着活,一边唱着弹花调子。

    老彭叫彭承志,今年69岁,他说这辈子走南串北就干了一件事——弹棉花,做棉被。老彭17岁起跟着师傅学弹花,19岁就独自一人远上广西、四川、云南等地为人弹棉花。老彭弹了五十二年棉花,去年底才“告老还乡”。回家也还是弹棉花,老彭说,自己是村里最后一名弹花匠。

    老彭正在弹的是一床喜被,弹好棉花后还要用红线和染红的棉花在棉被上铺个“双喜”字样,寓意百年好合。一张弹弓、一块磨盘、一个弹花锤和一根牵纱篾,这就是老彭全部的吃饭家当。弹好一床新棉被要经过弹棉花、压棉花、铺纱、磨平,翻边后再重复弹、压、铺、磨几个程序。

    手把手弹出的“老棉被”,论时髦比不上太空被、丝绒被,算上工钱价格也便宜不了多少。慢慢地,弹棉花做被子的人少了,这门手艺也日益萧条。弹棉花费力更费神,身体不好,生意也不好,老彭没让子女们继承这门手艺,早年带的徒弟现在也都改行了。

    但老彭自己不愿放弃,他说手工弹的棉花蓬松柔软,做出被子睡起来暖和又耐用,只要还有人喜欢“老棉被”,“我们这些老把式就还有饭吃”。

    说话间,老彭的午饭来了。据说猪血可以清肺除尘,弹花匠的饭菜里总少不了一碗猪血。

    本想放下弹弓去吃饭,老彭突然想起来,“拍的照片能给我一份吗?”他说,自己应该是最后一代弹花匠了。

    

    彭承志用弹弓稍稍压平弹得高高的棉堆,以利于下一步的铺纱。

    

    彭承志用竹筛压平棉花堆。弹弓压平之后就是用竹筛和竹席轻轻的压平棉堆。

    

    牵纱蔑穿纱。牵纱蔑的孔比较小,今年69岁的老彭需戴上老花镜才能看清这个小孔。

    

    牵纱、铺纱。牵纱是一项细致活儿,力度要用得匀称,否则纱线就会断。

    

    彭承志与邻居在铺纱。牵纱、铺纱需要两个人共同做,邻居偶尔帮帮忙,大多时候是妻子帮忙铺纱。一床棉被需要铺0.7斤的纱,大概是3000根左右。

    

    彭承志应客户要求,为新棉被铺上红双“喜”字。有红双“喜”字的都是结婚用的,按农村风俗,弹匠师傅开弹的时候要选择一个黄道吉日。

    

    弹匠师傅彭承志用硕大的磨盘磨压新棉被。铺完纱后就是磨平,以便纱线更好的贴合棉花,以免脱落。

    

    铺完纱后,就需要将半成品的棉被翻一个边,重复弹棉花这一道工序。弹完又是压、牵、铺、磨这几道工序。

    

    彭承志用磨盘磨压刚弹好的棉被。年轻的时候,彭师傅还要站到这硕大的磨盘上扭动,边扭边唱歌。如今老了,扭不动了,就只好换上大石块压到磨盘上代替人站在上面。

    

    年12月4日,彭承志在称重刚弹好的棉被。彭师傅很严谨,每弹好一床被,都要称一称,与顾客送来的棉花重量对上号,绝不短斤少两。

    

    彭承志用的磨盘。这磨盘是用硕大的银杏树截成的一整块,一直陪伴着彭师傅,至今差不多有50年了。因使用长久,磨盘底部很光滑,树干截面的年轮都不见了。

    

    中餐,彭承志在吃猪血。弹棉花时灰尘较多,因此,猪血是弹匠师傅们的一道常备菜。猪血有去尘作用,有人体“清道夫”之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