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民营医院人才短板难破 南京同仁医院院长:要重视学科构建

2016-8-31 22:03:10

来源:人民网-江苏视窗

    8月初,国家卫生计生委发布《医疗机构设置规划指导原则(2016—2020年)》,取消社会办医的多项限制。民营医疗事业的发展再添政策利好。然而,“骨干靠返聘,壮年常流失,毕业生招不来”的人才困境一直都制约着民营医院的发展。

    在8月27日举办的“中国品牌医院百家讲坛”上,人民网就民营医院如何突破人才瓶颈等问题采访南京市社会办医疗机构协会会长、南京同仁医院院长于振坤。在于振坤看来,民营医院在成立初期主要靠引进人才,等医院发展到一定阶段,引进人才的占比将越来越小,而培养变得越来越重要,所以平台建设非常重要。“一个医院没法培养人,那就连文化都没有。”于振坤说,“民营医院人才流失率高,我们要从内心思考,专家有什么需求,学科如何构建?”

    不要把大夫变成手术匠

    2007年放弃北京公立医院国家临床重点专科主任的“金饭碗”,到南京掌舵一家尚在襁褓中的民营医院,于振坤带领南京同仁医院4年实现盈亏平衡。如今,他常常被全国各地的公立医院邀请去做手术和讲课。“我做一台手术不仅培训了人,还写了论文,申请了科研成果和科研基金。”他认为,对医生来说,不能仅仅有技术,还要通过理论及科研成果打造同行影响力。

    “不要把大夫变成手术匠,他会厌倦,接着就老想着能不能从耗材中占点便宜,多做几个手术获得其他的回报。”于振坤说,如果把手术变成艺术,进而变成一种理论储备,医生会越来越有成就感和兴趣。”

    在现实中,民营医院常聘请公立医院退休的高职称人员作为专家队伍,招聘刚毕业的学生作为基础人员。“两头大、中间小”的人才队伍不稳定,合理的专业技术人才梯队难以形成,这些都限制了民营医院的发展。

    因此,于振坤十分重视人才的内部培养,他对临床人才培养阶梯有着清晰的思路:起步要进行临床操作培训;接着,通过诊断逻辑推理来培养临床理念;然后开发科研思路,写文章、研究课题;最后构建起学术地位和在同行当中的影响力。

    “医院是学科的集合体,民营医院同样要有学科带头人,对带头人来说如果只做医疗不做科研,光环3天就没有了。因此,既要做好医疗,又要搞好科研,还要注重团队建设。”于振坤表示。据介绍,南京同仁医院自2008年建院以来,以第一作者发表的论文数共445篇,其中在核心期刊上发表的文章达198篇。

    其实,为鼓励促进民间资本投资办医,江苏已经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在技术、设备、人员等要素准入和医保定点、重点专科建设、等级评审、学术地位等方面给予大力支持。数据显示,江苏省财政2015年投入2000万元、2016年投入3000万元,对民办医疗机构进行奖励性补助。

    民营医院是医院,不是商品

    和公立医院不同,民营医院的院长与背后的“老板”之间常常会有理念的冲突。“院长和专家首先要的是平台,而投资者考虑更多的是收益。”于振坤坚持认为,医院该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不能把它当成商品。

    另一位辞掉公立医院主任职位,跑到民营医院当院长的业内人士表示,民营医院有时不受老百姓信任,就是因为过度受资本驱动,一切向钱看,导致欺诈医疗行为多发。实际上,有不少从体制内跳出来,希望给老百姓提供优质医疗服务的医生,后者却要为诚信体系的建立付出巨大成本。

    “民营医院要先做顶层设计,在过程中不断调整方向,更重要的要做好心理预期,想好为哪一类人群服务。”于振坤表示,“民营医院做大做出影响力很难,江苏历史最长的综合民营医院也才建院10年。和公立医院竞争太难,民营医院要走互补的道路,把平台建设好,要有绝活。”

    “医院要发展光有钱还不够,要持续发展,内部经营机制的理顺才是关键。具体看,内部机制可以实现程序化、精细化、标准化。”于振坤一直琢磨,手机内部构造很复杂,可打工仔打工妹高中毕业就能参与手机的生产制造,这是因为各环节都程序化。“医院的手术很复杂,但我们可以做程序化和精细化操作分解,每一个手术,具体到缝一针,穿一线,我们都可以进行程序化分析,而精细化操作就是可以具体到用几号线缝合,用什么手术钳等等。”他说。

    而在谈到团队建设时,于振坤以《西游记》中唐僧师徒西天取经为例打了个形象的比方:唐僧是定海神针,孙悟空是能干的技术代表,沙僧任劳任怨,还有连话都不会说的白龙马。“虽然是故事,却充分体现出目标一致、角色分工、利益共享、和谐共存以及共赢发展的理念,我们试想一下,如果唐憎舍弃信念、悟空丢掉技术、八戒不被帮助、沙僧丢弃行囊,白龙马要骑马,那真的乱套了。实际上只要把分工做好,团结一致,就能取得胜利和成功。”

    据统计,江苏省目前共有非公立医疗机构9400多家,占医疗机构总数的30.67%。民营医院数占医院总数的60%以上,诊疗人次占医院总诊疗人次的19.7%。此外,江苏共有15家民营医院为三级医院,位居全国前列。

民营医院人才短板难破 南京同仁医院院长:要重视学科构建

2016年8月31日 22:03 来源:人民网-江苏视窗

    8月初,国家卫生计生委发布《医疗机构设置规划指导原则(2016—2020年)》,取消社会办医的多项限制。民营医疗事业的发展再添政策利好。然而,“骨干靠返聘,壮年常流失,毕业生招不来”的人才困境一直都制约着民营医院的发展。

    在8月27日举办的“中国品牌医院百家讲坛”上,人民网就民营医院如何突破人才瓶颈等问题采访南京市社会办医疗机构协会会长、南京同仁医院院长于振坤。在于振坤看来,民营医院在成立初期主要靠引进人才,等医院发展到一定阶段,引进人才的占比将越来越小,而培养变得越来越重要,所以平台建设非常重要。“一个医院没法培养人,那就连文化都没有。”于振坤说,“民营医院人才流失率高,我们要从内心思考,专家有什么需求,学科如何构建?”

    不要把大夫变成手术匠

    2007年放弃北京公立医院国家临床重点专科主任的“金饭碗”,到南京掌舵一家尚在襁褓中的民营医院,于振坤带领南京同仁医院4年实现盈亏平衡。如今,他常常被全国各地的公立医院邀请去做手术和讲课。“我做一台手术不仅培训了人,还写了论文,申请了科研成果和科研基金。”他认为,对医生来说,不能仅仅有技术,还要通过理论及科研成果打造同行影响力。

    “不要把大夫变成手术匠,他会厌倦,接着就老想着能不能从耗材中占点便宜,多做几个手术获得其他的回报。”于振坤说,如果把手术变成艺术,进而变成一种理论储备,医生会越来越有成就感和兴趣。”

    在现实中,民营医院常聘请公立医院退休的高职称人员作为专家队伍,招聘刚毕业的学生作为基础人员。“两头大、中间小”的人才队伍不稳定,合理的专业技术人才梯队难以形成,这些都限制了民营医院的发展。

    因此,于振坤十分重视人才的内部培养,他对临床人才培养阶梯有着清晰的思路:起步要进行临床操作培训;接着,通过诊断逻辑推理来培养临床理念;然后开发科研思路,写文章、研究课题;最后构建起学术地位和在同行当中的影响力。

    “医院是学科的集合体,民营医院同样要有学科带头人,对带头人来说如果只做医疗不做科研,光环3天就没有了。因此,既要做好医疗,又要搞好科研,还要注重团队建设。”于振坤表示。据介绍,南京同仁医院自2008年建院以来,以第一作者发表的论文数共445篇,其中在核心期刊上发表的文章达198篇。

    其实,为鼓励促进民间资本投资办医,江苏已经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在技术、设备、人员等要素准入和医保定点、重点专科建设、等级评审、学术地位等方面给予大力支持。数据显示,江苏省财政2015年投入2000万元、2016年投入3000万元,对民办医疗机构进行奖励性补助。

    民营医院是医院,不是商品

    和公立医院不同,民营医院的院长与背后的“老板”之间常常会有理念的冲突。“院长和专家首先要的是平台,而投资者考虑更多的是收益。”于振坤坚持认为,医院该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不能把它当成商品。

    另一位辞掉公立医院主任职位,跑到民营医院当院长的业内人士表示,民营医院有时不受老百姓信任,就是因为过度受资本驱动,一切向钱看,导致欺诈医疗行为多发。实际上,有不少从体制内跳出来,希望给老百姓提供优质医疗服务的医生,后者却要为诚信体系的建立付出巨大成本。

    “民营医院要先做顶层设计,在过程中不断调整方向,更重要的要做好心理预期,想好为哪一类人群服务。”于振坤表示,“民营医院做大做出影响力很难,江苏历史最长的综合民营医院也才建院10年。和公立医院竞争太难,民营医院要走互补的道路,把平台建设好,要有绝活。”

    “医院要发展光有钱还不够,要持续发展,内部经营机制的理顺才是关键。具体看,内部机制可以实现程序化、精细化、标准化。”于振坤一直琢磨,手机内部构造很复杂,可打工仔打工妹高中毕业就能参与手机的生产制造,这是因为各环节都程序化。“医院的手术很复杂,但我们可以做程序化和精细化操作分解,每一个手术,具体到缝一针,穿一线,我们都可以进行程序化分析,而精细化操作就是可以具体到用几号线缝合,用什么手术钳等等。”他说。

    而在谈到团队建设时,于振坤以《西游记》中唐僧师徒西天取经为例打了个形象的比方:唐僧是定海神针,孙悟空是能干的技术代表,沙僧任劳任怨,还有连话都不会说的白龙马。“虽然是故事,却充分体现出目标一致、角色分工、利益共享、和谐共存以及共赢发展的理念,我们试想一下,如果唐憎舍弃信念、悟空丢掉技术、八戒不被帮助、沙僧丢弃行囊,白龙马要骑马,那真的乱套了。实际上只要把分工做好,团结一致,就能取得胜利和成功。”

    据统计,江苏省目前共有非公立医疗机构9400多家,占医疗机构总数的30.67%。民营医院数占医院总数的60%以上,诊疗人次占医院总诊疗人次的19.7%。此外,江苏共有15家民营医院为三级医院,位居全国前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