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多管齐下应对新精神活性物质国际难题

2017-6-20 04:10:27

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 作者:蔡长春

    法制网记者 蔡长春

    近日,公安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和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完成U-47700等4种物质的列管法律程序,至此,我国列管的新精神活性物质已达138种。

    当前,新精神活性物质迅速蔓延,已成为继传统毒品、合成毒品后全球流行的第三代毒品。国家禁毒办副主任、公安部禁毒局副局长邓明今天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说,我国政府高度重视新精神活性物质管制工作,积极推动立法、完善管制机制,强化执法打击,务实开展国际合作,取得显著成效。

    邓明说,除氯胺酮滥用人数增至近10万人外,其他合成大麻素类、甲卡西酮类等新精神活性物质相继在云南、湖北、辽宁等地娱乐场所被缴获,这些制品以香料、花瓣、烟草及电子烟油等形态出现,与海洛因、冰毒等常见毒品相比伪装性更强,具有较强的致幻能力,滥用风险加大。

    据介绍,境内外不法分子一旦发现某品种被列入管制,短时间内即研制出新的非列管新精神活性物质。一些不法分子改变过去照单生产的固有模式,自主研发非列管品种并向外推销。2015年10月以来,我国新出现数十种非管制物质,其中有10余种属于在全世界首次发现。境内外不法分子通过即时聊天工具联系交易,利用地下钱庄或比特币转移资金,利用货运和寄递渠道走私新精神活性物质,联系交易方式更加多样,走私渠道更加隐蔽。一些不法分子还通过服务器设在境外的网站发布供货信息,监管和调查取证难度加大。

    邓明介绍说,我国依托各地公安机关和海关收集可疑样品进行分析,掌握新精神活性物质制贩趋势,定期发布国内新精神活性物质监测情况及预警信息,协调海关、邮政部门在重点口岸加大对流向高风险地区货物的查缉力度,抽检国际邮包时重点关注新精神活性物质,加强对互联网、物流寄递业等巡查管控力度,发现案件线索,坚决予以打击。

    自2015年10月1日实施《非药用类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理办法》以来,我国抓获涉新精神活性物质违法犯罪嫌疑人数十名,捣毁新精神活性物质非法生产窝点8处,缴获已列管新精神活性物质1753千克。

    我国积极参与联合国毒罪办“SMART项目”、国际麻管局“离子项目”,加强就新精神活性物质滥用种类、数量、流行趋势及致死案例的国际交流,及时掌握各国新精神活性物质制贩和滥用趋势,还与相关国家开展情报交流和办案协作。通过对美国、俄罗斯、澳大利亚、英国等国提出的涉及我国的新精神活性物质协作线索积极开展核查,我国与美国等国开展案件合作,成功破获“湖北张正波案”等一批有国际影响的案件。

    据介绍,自2015年10月1日《非药用类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理办法》实施以来,国家毒品实验室检测发现的新精神活性物质仅有17%左右属于办法附表中的列管物质,远低于列管前(2015年1月至9月)95%的比例。今年3月1日公告列管卡芬太尼等4种物质后,这4种物质在海关抽检和案件核查中基本销声匿迹。

    邓明说,国际麻管局主席就《非药用类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理办法》的制定出台专门致函中国禁毒委员会负责人,对我国加强新精神活性物质管制工作以及对国际禁毒合作的突出贡献表示感谢。

    邓明指出,新精神活性物质是个国际性问题,仅依靠一国之力难以解决。我国愿意与国际社会一道,积极应对新精神活性物质这一国际难题。

    法制网北京6月19日讯

多管齐下应对新精神活性物质国际难题

2017年6月20日 04:10 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

    法制网记者 蔡长春

    近日,公安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和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完成U-47700等4种物质的列管法律程序,至此,我国列管的新精神活性物质已达138种。

    当前,新精神活性物质迅速蔓延,已成为继传统毒品、合成毒品后全球流行的第三代毒品。国家禁毒办副主任、公安部禁毒局副局长邓明今天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说,我国政府高度重视新精神活性物质管制工作,积极推动立法、完善管制机制,强化执法打击,务实开展国际合作,取得显著成效。

    邓明说,除氯胺酮滥用人数增至近10万人外,其他合成大麻素类、甲卡西酮类等新精神活性物质相继在云南、湖北、辽宁等地娱乐场所被缴获,这些制品以香料、花瓣、烟草及电子烟油等形态出现,与海洛因、冰毒等常见毒品相比伪装性更强,具有较强的致幻能力,滥用风险加大。

    据介绍,境内外不法分子一旦发现某品种被列入管制,短时间内即研制出新的非列管新精神活性物质。一些不法分子改变过去照单生产的固有模式,自主研发非列管品种并向外推销。2015年10月以来,我国新出现数十种非管制物质,其中有10余种属于在全世界首次发现。境内外不法分子通过即时聊天工具联系交易,利用地下钱庄或比特币转移资金,利用货运和寄递渠道走私新精神活性物质,联系交易方式更加多样,走私渠道更加隐蔽。一些不法分子还通过服务器设在境外的网站发布供货信息,监管和调查取证难度加大。

    邓明介绍说,我国依托各地公安机关和海关收集可疑样品进行分析,掌握新精神活性物质制贩趋势,定期发布国内新精神活性物质监测情况及预警信息,协调海关、邮政部门在重点口岸加大对流向高风险地区货物的查缉力度,抽检国际邮包时重点关注新精神活性物质,加强对互联网、物流寄递业等巡查管控力度,发现案件线索,坚决予以打击。

    自2015年10月1日实施《非药用类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理办法》以来,我国抓获涉新精神活性物质违法犯罪嫌疑人数十名,捣毁新精神活性物质非法生产窝点8处,缴获已列管新精神活性物质1753千克。

    我国积极参与联合国毒罪办“SMART项目”、国际麻管局“离子项目”,加强就新精神活性物质滥用种类、数量、流行趋势及致死案例的国际交流,及时掌握各国新精神活性物质制贩和滥用趋势,还与相关国家开展情报交流和办案协作。通过对美国、俄罗斯、澳大利亚、英国等国提出的涉及我国的新精神活性物质协作线索积极开展核查,我国与美国等国开展案件合作,成功破获“湖北张正波案”等一批有国际影响的案件。

    据介绍,自2015年10月1日《非药用类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理办法》实施以来,国家毒品实验室检测发现的新精神活性物质仅有17%左右属于办法附表中的列管物质,远低于列管前(2015年1月至9月)95%的比例。今年3月1日公告列管卡芬太尼等4种物质后,这4种物质在海关抽检和案件核查中基本销声匿迹。

    邓明说,国际麻管局主席就《非药用类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理办法》的制定出台专门致函中国禁毒委员会负责人,对我国加强新精神活性物质管制工作以及对国际禁毒合作的突出贡献表示感谢。

    邓明指出,新精神活性物质是个国际性问题,仅依靠一国之力难以解决。我国愿意与国际社会一道,积极应对新精神活性物质这一国际难题。

    法制网北京6月19日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