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京东唯品会联合发声明 控诉天猫“不正当竞争”

2017-7-14 11:24:02

来源:央广网 作者:管昕

    央广网北京7月14日消息(记者管昕)据经济之声《天下财经》报道,京东和唯品会近日发布联合声明,抵制某电商平台强迫商家二选一。虽然声明中并没有明确指出是哪一家平台,但结合此前京东在“6·18”期间遭遇的品牌撤店事件,业内纷纷认为京东和唯品会矛头所向正是天猫。电商平台要求商家“二选一”,这是否属于不正当竞争?

    京东拉上唯品会控诉天猫“不正当竞争”

    一位要求匿名的商家告诉记者,天猫之前就要求商家在“双11”时“二选一”,如果不接受,商家会被警告不能出现在天猫的活动会场,甚至只能通过精准搜索才能在天猫上找到商家。

    “原本准备好的所有库存、所有的营销策略以及两套人马(两班倒),突然一边就必须得停止,很可能造成压货的风险,同时成本方面也会受到很大的伤害。”商家向记者说道。

    7月12日,京东和唯品会发布了关于联合抵制不正当竞争行为的声明,声明中称,近期,不断有商家分别向京东和唯品会反馈:某电商平台利用其市场垄断地位,以各种方式要求商家签署所谓的“独家”合作,并从京东和唯品会等平台退出,否则将会受到削减活动资源、搜索降权、屏蔽等处罚。

    京东和唯品会还在声明中称,该电商平台利用垄断地位,强迫商家“二选一”、“独家”和“站队”的行为,严重侵害了商家的自主经营权和消费者的选择权,已经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在表示谴责的同时,呼吁国家和行业主管机构能够积极介入,有效规范市场秩序。

    天猫回应:“二选一”是“碰瓷式竞争”

    而天猫方面认为这是“碰瓷式竞争”。天猫在紧随其后的声明中称,某些电商公司一旦遇到竞争,就把“二选一”作为碰瓷手段,对公众、市场甚至主管部门进行误导。天猫还表示,越来越多的品牌把天猫作为商业运营的惟一阵地和独家平台,但这是商家对平台的自主选择。而某些电商公司打着平台名义,却锁定商家后台、越过商家改动商品信息,这才是扼杀品牌主权的行为。

    有知情人士透露,近两年,两家占据市场份额较大的电商平台,在商家的争夺方面已经日渐白热化。

    某知情人士表示:“争夺客户,争夺商家是他们最大的问题,所以就会出现要求签独家的情况,我认为是没有问题的,但关键是你跟商家的协议约定不能违反法律,不能损害公共利益。”

    前不久,两家女装品牌相继退出京东后,京东方面发声明称,“针对个别女装商家向京东提出了关店的要求,这不是第一次,肯定也不是最后一次。”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天猫被指存在要求商家“上公告、发微博、下会场”,否则停掉商家在天猫的所有流量。一位服装品类商家告诉记者,今年“6·18”之后,天猫要求与其签订独家合作协议。要求其关闭包括在京东、唯品会、当当等其他电商平台的品牌店铺。

    律师:要求“独家合作”涉嫌不正当竞争

    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成员、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时建中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这是否限制了商户的自由选择权,是否抑制了相关市场的竞争,监管部门要有明确的表态。而对于外界对两家电商平台涉嫌垄断和不正常竞争的指责,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赵军律师表示:“从反垄断法的角度来看,无论是天猫还是京东,目前都无法达到垄断的地位,两家的竞争还是势均力敌的,不正当竞争的行为看着有点像,但还是需要用商家的协议和具体证据来佐证。”

    根据2015年国家工商总局出台的《网络商品和服务集中促销活动管理暂行规定》,其中要求,网络集中促销组织者不得限制、排斥平台内的网络集中促销经营者,参加其他第三方交易平台组织的促销活动。赵军律师认为,在实际中,商家相对平台处于弱势,两家都不愿意得罪,这就导致监管部门的执法存在取证难。

    赵军说:“比如被要求‘二选一’了,商家或者屈从了,或者他认为这种‘二选一’能获得更大的利益,就会不愿意把证据拿出来,除非商家的倒戈给另一方的竞争对方提供了证据。”

    在同济大学知识产权与竞争法研究中心研究员刘旭看来,已有的相关法规主要是针对国内搜索引擎业务、安全软件业务中曾出现的恶性竞争行为,很难解决电商行业涉嫌不正当竞争的纠纷。赵军律师认为,两家电商目前在打口水仗,应该诉诸法律手段解决纠纷。

    赵军表示:“目前也只能说两家在道义上或者舆论上互相指责,我倒是更希望他们基于这件事,根据所掌握的证据让司法做出裁判,这对电商的竞争会有一个指导。”

    值班编辑划重点:京东天猫互撕 唯品会为何也来凑热闹?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电商平台互相掐架,离不开一个“利”字在作怪。

    天猫京东互掐算不得新鲜事,早在去年双十一,京东就以阿里巴巴胁迫商家“二选一”为由,向国家工商总局实名举报。今年,京东更是直接拉上了唯品会,将电商平台“二选一”的争论继续引爆。

    以往都是京东天猫之间隔空喊话,今年唯品会为何也来凑热闹?

    在互联网服饰品类竞争日趋白热化的今天,唯品会的日子过的愈发艰难。先是六月底遭到德意志银行降级,由“买入”下调至“持有”。而唯品会股价曾经在2015年4月创出30美元高点后,也开始了“跌跌不休”。截止到今年7月7号的收盘价为10.05美元,仅为峰值的三分之一。更糟糕的是,德银在下调唯品会评级的同时,却上调了对阿里目标价27%至201美元。

    我们知道,服饰类目一直是天猫的核心,也是电商领域争夺的焦点,除了天猫一家独大外,唯品会等平台同样深耕服装品类,而京东今年也联手美丽说、蘑菇街做起了B2C。京东董事长刘强东曾放言,将大力发展服装类目,目标要在五年内使其成长为成为京东第一大品类。

    有业内人士就指出,此次京东和唯品可以说是抱团取暖,因为他们的生存空间都在被压缩,而两者之间的市场有差异化,市场份额有差距,这为这次联合声明和合作造就了可能性。

    最新消息显示,今日凌晨,唯品会股价大涨,报11.33美元每股,上涨6.79%,领涨中概股。

京东唯品会联合发声明 控诉天猫“不正当竞争”

2017年7月14日 11:24 来源:央广网

    央广网北京7月14日消息(记者管昕)据经济之声《天下财经》报道,京东和唯品会近日发布联合声明,抵制某电商平台强迫商家二选一。虽然声明中并没有明确指出是哪一家平台,但结合此前京东在“6·18”期间遭遇的品牌撤店事件,业内纷纷认为京东和唯品会矛头所向正是天猫。电商平台要求商家“二选一”,这是否属于不正当竞争?

    京东拉上唯品会控诉天猫“不正当竞争”

    一位要求匿名的商家告诉记者,天猫之前就要求商家在“双11”时“二选一”,如果不接受,商家会被警告不能出现在天猫的活动会场,甚至只能通过精准搜索才能在天猫上找到商家。

    “原本准备好的所有库存、所有的营销策略以及两套人马(两班倒),突然一边就必须得停止,很可能造成压货的风险,同时成本方面也会受到很大的伤害。”商家向记者说道。

    7月12日,京东和唯品会发布了关于联合抵制不正当竞争行为的声明,声明中称,近期,不断有商家分别向京东和唯品会反馈:某电商平台利用其市场垄断地位,以各种方式要求商家签署所谓的“独家”合作,并从京东和唯品会等平台退出,否则将会受到削减活动资源、搜索降权、屏蔽等处罚。

    京东和唯品会还在声明中称,该电商平台利用垄断地位,强迫商家“二选一”、“独家”和“站队”的行为,严重侵害了商家的自主经营权和消费者的选择权,已经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在表示谴责的同时,呼吁国家和行业主管机构能够积极介入,有效规范市场秩序。

    天猫回应:“二选一”是“碰瓷式竞争”

    而天猫方面认为这是“碰瓷式竞争”。天猫在紧随其后的声明中称,某些电商公司一旦遇到竞争,就把“二选一”作为碰瓷手段,对公众、市场甚至主管部门进行误导。天猫还表示,越来越多的品牌把天猫作为商业运营的惟一阵地和独家平台,但这是商家对平台的自主选择。而某些电商公司打着平台名义,却锁定商家后台、越过商家改动商品信息,这才是扼杀品牌主权的行为。

    有知情人士透露,近两年,两家占据市场份额较大的电商平台,在商家的争夺方面已经日渐白热化。

    某知情人士表示:“争夺客户,争夺商家是他们最大的问题,所以就会出现要求签独家的情况,我认为是没有问题的,但关键是你跟商家的协议约定不能违反法律,不能损害公共利益。”

    前不久,两家女装品牌相继退出京东后,京东方面发声明称,“针对个别女装商家向京东提出了关店的要求,这不是第一次,肯定也不是最后一次。”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天猫被指存在要求商家“上公告、发微博、下会场”,否则停掉商家在天猫的所有流量。一位服装品类商家告诉记者,今年“6·18”之后,天猫要求与其签订独家合作协议。要求其关闭包括在京东、唯品会、当当等其他电商平台的品牌店铺。

    律师:要求“独家合作”涉嫌不正当竞争

    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成员、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时建中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这是否限制了商户的自由选择权,是否抑制了相关市场的竞争,监管部门要有明确的表态。而对于外界对两家电商平台涉嫌垄断和不正常竞争的指责,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赵军律师表示:“从反垄断法的角度来看,无论是天猫还是京东,目前都无法达到垄断的地位,两家的竞争还是势均力敌的,不正当竞争的行为看着有点像,但还是需要用商家的协议和具体证据来佐证。”

    根据2015年国家工商总局出台的《网络商品和服务集中促销活动管理暂行规定》,其中要求,网络集中促销组织者不得限制、排斥平台内的网络集中促销经营者,参加其他第三方交易平台组织的促销活动。赵军律师认为,在实际中,商家相对平台处于弱势,两家都不愿意得罪,这就导致监管部门的执法存在取证难。

    赵军说:“比如被要求‘二选一’了,商家或者屈从了,或者他认为这种‘二选一’能获得更大的利益,就会不愿意把证据拿出来,除非商家的倒戈给另一方的竞争对方提供了证据。”

    在同济大学知识产权与竞争法研究中心研究员刘旭看来,已有的相关法规主要是针对国内搜索引擎业务、安全软件业务中曾出现的恶性竞争行为,很难解决电商行业涉嫌不正当竞争的纠纷。赵军律师认为,两家电商目前在打口水仗,应该诉诸法律手段解决纠纷。

    赵军表示:“目前也只能说两家在道义上或者舆论上互相指责,我倒是更希望他们基于这件事,根据所掌握的证据让司法做出裁判,这对电商的竞争会有一个指导。”

    值班编辑划重点:京东天猫互撕 唯品会为何也来凑热闹?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电商平台互相掐架,离不开一个“利”字在作怪。

    天猫京东互掐算不得新鲜事,早在去年双十一,京东就以阿里巴巴胁迫商家“二选一”为由,向国家工商总局实名举报。今年,京东更是直接拉上了唯品会,将电商平台“二选一”的争论继续引爆。

    以往都是京东天猫之间隔空喊话,今年唯品会为何也来凑热闹?

    在互联网服饰品类竞争日趋白热化的今天,唯品会的日子过的愈发艰难。先是六月底遭到德意志银行降级,由“买入”下调至“持有”。而唯品会股价曾经在2015年4月创出30美元高点后,也开始了“跌跌不休”。截止到今年7月7号的收盘价为10.05美元,仅为峰值的三分之一。更糟糕的是,德银在下调唯品会评级的同时,却上调了对阿里目标价27%至201美元。

    我们知道,服饰类目一直是天猫的核心,也是电商领域争夺的焦点,除了天猫一家独大外,唯品会等平台同样深耕服装品类,而京东今年也联手美丽说、蘑菇街做起了B2C。京东董事长刘强东曾放言,将大力发展服装类目,目标要在五年内使其成长为成为京东第一大品类。

    有业内人士就指出,此次京东和唯品可以说是抱团取暖,因为他们的生存空间都在被压缩,而两者之间的市场有差异化,市场份额有差距,这为这次联合声明和合作造就了可能性。

    最新消息显示,今日凌晨,唯品会股价大涨,报11.33美元每股,上涨6.79%,领涨中概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