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约谈7家共享单车 图解2017年共享单车死亡名单

2017-12-6 15:55:07

来源:界面新闻 作者:佘颖

    中消协约谈7家共享单车企业

    据经济日报报道 针对消费者普遍关心的押金和预付金存管、车辆投放与运维等问题,中国消费者协会今日约谈了摩拜、ofo、永安行、优拜、哈罗单车、拜客出行、小蓝等7家市场规模较大的共享单车企业,建议尽可能采取免收押金的方式提供自行车租赁服务。

    据中消协介绍,近期,部分共享单车企业因经营不善陆续停业使得用户资金监管、企业运营服务等相关问题持续发酵,中消协和部分地方消协组织短期内收到大量消费者投诉和情况反映,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受到损害。

    企业代表表示,目前共享单车企业分为收取押金骑行和免押金骑行两种方式。免押金骑行一般需要考察消费者的第三方信用评分,超过一定分值就可以免收押金。收取押金的单车企业一般将押金统一存放在银行进行专门管理。消费者的押金和预付资金余额均可退,但各企业退款时效、具体金额与消费者的支付方式、余额组成有关。

    中消协希望共享单车企业承担起消费维权第一责任人的责任;尽可能采取免收押金的方式提供自行车租赁服务,主动采取技术性保护措施,确保消费者个人信息安全。对于企业收取消费者的押金和预付资金,要采用安全透明的资金监管方式,确保消费者押金和预付资金的安全;同时优化服务意识,方便消费者投诉咨询,快速回应消费者诉求,及时化解消费者疑虑。(记者 佘颖)

    另据界面新闻消息:12月5日,中国消费者协会在北京召开共享单车企业公开约谈会,就消费者普遍关心的押金和预付金存管、车辆投放与运维等问题约谈相关企业,摩拜、ofo、永安行等企业参加了约谈。今年6月以来,随着多家共享单车平台的停运和关闭,押金难退的问题越来越突出。

    界面新闻记者梳理发现,共享单车行业在经历2016年和2017年上半年的快速扩张之后,已在近期显露出颓势。

    烯牛数据显示,悟空单车、町町单车和小蓝单车分别在今年6月、8月和11月宣布关闭。小鸣单车虽未正式宣布倒闭,但其办公大楼已经空无一人。酷骑单车在今年9月经历押金风波,目前由四川拜客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代为管理。3Vbike则在今年夏天“涅槃重生”,在停运两个月后又宣布“重出江湖”。

    

    仍在存活的共享单车企业的日子也不大好过。一方面,小企业的市场份额正不断被ofo、摩拜单车等头部企业蚕食,另一方面,头部企业之间的市场竞争也日益激烈。9月份,ofo投资人、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一改往日“共享单车将在90天解决战斗”的论调,直呼“ofo与摩拜只有合并才有出路”。

    易观千帆数据显示,今年10月,ofo和摩拜单车的渗透率均超过20%,分列第一、第二。哈罗单车排名第三,但渗透率仅为1.96%,与前两名相差甚远。

    

    回顾过去,共享单车最早出现于2014年,在2015年进入人们的视野。2016年是共享单车的“狂欢”之年,在资本的加持和舆论的热议下,近20家共享单车企业在这一年成立。2017年下半年,共享单车行业进入调整期,小平台在消失,大平台展开最后的角逐。谁能胜出呢?

    

约谈7家共享单车 图解2017年共享单车死亡名单

2017年12月6日 15:55 来源:界面新闻

    中消协约谈7家共享单车企业

    据经济日报报道 针对消费者普遍关心的押金和预付金存管、车辆投放与运维等问题,中国消费者协会今日约谈了摩拜、ofo、永安行、优拜、哈罗单车、拜客出行、小蓝等7家市场规模较大的共享单车企业,建议尽可能采取免收押金的方式提供自行车租赁服务。

    据中消协介绍,近期,部分共享单车企业因经营不善陆续停业使得用户资金监管、企业运营服务等相关问题持续发酵,中消协和部分地方消协组织短期内收到大量消费者投诉和情况反映,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受到损害。

    企业代表表示,目前共享单车企业分为收取押金骑行和免押金骑行两种方式。免押金骑行一般需要考察消费者的第三方信用评分,超过一定分值就可以免收押金。收取押金的单车企业一般将押金统一存放在银行进行专门管理。消费者的押金和预付资金余额均可退,但各企业退款时效、具体金额与消费者的支付方式、余额组成有关。

    中消协希望共享单车企业承担起消费维权第一责任人的责任;尽可能采取免收押金的方式提供自行车租赁服务,主动采取技术性保护措施,确保消费者个人信息安全。对于企业收取消费者的押金和预付资金,要采用安全透明的资金监管方式,确保消费者押金和预付资金的安全;同时优化服务意识,方便消费者投诉咨询,快速回应消费者诉求,及时化解消费者疑虑。(记者 佘颖)

    另据界面新闻消息:12月5日,中国消费者协会在北京召开共享单车企业公开约谈会,就消费者普遍关心的押金和预付金存管、车辆投放与运维等问题约谈相关企业,摩拜、ofo、永安行等企业参加了约谈。今年6月以来,随着多家共享单车平台的停运和关闭,押金难退的问题越来越突出。

    界面新闻记者梳理发现,共享单车行业在经历2016年和2017年上半年的快速扩张之后,已在近期显露出颓势。

    烯牛数据显示,悟空单车、町町单车和小蓝单车分别在今年6月、8月和11月宣布关闭。小鸣单车虽未正式宣布倒闭,但其办公大楼已经空无一人。酷骑单车在今年9月经历押金风波,目前由四川拜客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代为管理。3Vbike则在今年夏天“涅槃重生”,在停运两个月后又宣布“重出江湖”。

    

    仍在存活的共享单车企业的日子也不大好过。一方面,小企业的市场份额正不断被ofo、摩拜单车等头部企业蚕食,另一方面,头部企业之间的市场竞争也日益激烈。9月份,ofo投资人、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一改往日“共享单车将在90天解决战斗”的论调,直呼“ofo与摩拜只有合并才有出路”。

    易观千帆数据显示,今年10月,ofo和摩拜单车的渗透率均超过20%,分列第一、第二。哈罗单车排名第三,但渗透率仅为1.96%,与前两名相差甚远。

    

    回顾过去,共享单车最早出现于2014年,在2015年进入人们的视野。2016年是共享单车的“狂欢”之年,在资本的加持和舆论的热议下,近20家共享单车企业在这一年成立。2017年下半年,共享单车行业进入调整期,小平台在消失,大平台展开最后的角逐。谁能胜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