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河池市环江县直单位负责人下沉一线扶贫攻坚记

2020-1-24 10:15:42

来源:广西日报

    原标题:“大村长”啃硬骨头

    一个难题,可能制约着一个屯、一个村的脱贫摘帽。

    横亘在洞王屯和卫星屯之间12年之久的林地纠纷,是两屯脱贫摘帽要翻越的一道坎——因为纠纷洞王屯道路硬化项目无法落实,两屯公益林补助款迟迟不能发放。去年7月26日,河池市环江毛南族自治县城市管理执法局卢撑吉进驻明伦镇百祥村任“大村长”后,一周内11次进屯入户,以极大的耐心和细致的工作换来了双方的互相让步,达成协议。“绊脚石”搬掉了,洞王屯群众期盼多年的硬化路很快修通,原先断了往来的亲戚恢复了走动。今年1月7日,两屯100多名村民敲锣打鼓到百祥村委,给卢撑吉送来了一面锦旗和一封情真意切的感谢信。

    脱贫攻坚冲刺阶段,剩下的都是贫中之贫、困中之困,都是难啃的硬骨头。

    “我们把123个县直单位负责人放到143个定点帮扶联系村担任‘大村长’,就是尽锐出战,让他们去啃最后一批硬骨头的。”环江县委书记黄荣彪说。

    领导沉下去,责任担起来

    县农机局局长韦建团刚进驻川山镇白丹村任“大村长”,当地就遭遇严重雨灾,道路损毁严重,造成许多扶贫工作处于瘫痪状态。韦建团立即联合县交通局负责人,把县长请到白丹村现场办公,特事特办,一星期内解决了道路修复问题。

    “我们这个层次很难调动交通局的资源,只能按正常程序逐级汇报,没有一个多月落实不了。”对比以往经历,驻村第一书记伍凤强感触良多。

    “当了‘大村长’,责任在肩,只能想尽一切办法、挖掘所有资源把事情办实办好。”韦建团说。

    2019年,环江是整县脱贫之年。一年时间过半,全县扶贫工作进度缓慢,短板不少,调研发现,一些部门负责人和后援单位没有切实负起责任来。

    “细致思考之后,我们精心谋划,推行乡镇‘第一书记’和行政村‘大村长’制度,选派12名县领导担任乡镇‘党委第一书记’,选派123名后援单位的主要负责人担任行政村‘大村长’,‘脱产’进驻乡村,构建负总责的责任体系。”黄荣彪介绍,“这让后援单位及其负责人再找不到推诿责任的借口。”

    这一制度,明确了“党委第一书记”“大村长”对所联系乡镇、村脱贫攻坚工作负总责;对脱贫攻坚精准识别、精准帮扶、精准脱贫全过程负总责;对教育、医疗、住房、饮水、产业、就业、小额信贷、移民搬迁等政策落实,对扶贫项目建设、村容村貌、家居环境改善及发展壮大村级集体经济负总责;要求他们带领各类扶贫干部分析致贫原因、找准脱贫路径、落实帮扶举措,责任逐级传导压实细分到人,形成了责任共同体。

    “以前一年当中难得开一两次专题会议研究脱贫攻坚工作,总觉得这主要是驻村第一书记、驻村队员的责任,没把这项工作摆在重要位置,当‘大村长’后深切感受到肩上沉甸甸的责任,半年来我组织召开15次专题研究解决脱贫问题会议。”环江退役军人事务局局长蒙天培感慨说。

    “大村长”制让县直单位“一把手”们脱贫攻坚责任意识普遍增强。担责担出累累硕果,半年来“大村长”们解决了制约整村脱贫的重大难题430多个。

    原标题:“大村长”啃硬骨头

    资源放下去,效率提起来

    一个贫困村,常有自治区级、市级、县级驻村扶贫工作队,还有来自多个部门的结对帮扶干部以及社会帮扶力量,他们的背后有着不同的资源,如何有效整合、有效利用,是提高脱贫攻坚效率的关键一环。

    与“大村长”制度配套,环江从全县所有单位抽调1/3工作人员,组成143支1600多人的“攻坚工作组”分别进驻各村开展工作,同时制定一系列政策措施,在经费支持上进行了必要的保障。各种资源下放,“党委第一书记”“大村长”对所包乡镇、村脱贫攻坚工作负责统一规划、统一指挥、统一调度、统一推进、统一督查,构建总调度的指挥体系,形成了以“乡镇党委第一书记”“大村长”为指挥长的攻坚战斗合力。

    “感谢‘大村长’给我们屯办了一件大实事,开辟了新水源和增建新水池,以后再也不用挑水吃了。我家8口人,以前这个季节每天要挑10担水,累坏了。”川山镇五圩村甲江屯贫困户谭福应说。该屯原来只有一个水源,每年11月以后进入枯水季节,水不够用。

    “县委办副主任谭合川任五圩村‘大村长’后,办的实事可不止这一件。”自治区自然资源厅驻五圩村第一书记邵光州介绍。谭合川把五圩村各路扶贫人马17人整合成一个目标相同、分工细致的工作队,战斗力迅速提升;整合农业农村局、第一书记经费和社会帮扶力量资金70万元,建立了选果厂,不仅解决了村集体经济无“造血”能力问题,也解决了川山片区4000多亩水果销售、贮存问题;整合镇政府专项资金和社会帮扶资金,为32户贫困户建房或安装门窗……

    “总调度的指挥体系建立后,‘党委第一书记’‘大村长’牵头研究制定具体实施方案,统筹调度指挥,明确时间节点、倒排工期,将目标任务细化分解到每一个人,各项工作进度加快。”县长黄炳峰说。2019年环江减贫4873户17288人,完成任务的100.5%,有28个贫困村出列,超出任务1个村,贫困发生率降至1.48%。

    原标题:“大村长”啃硬骨头

    任务压下去,工作实起来

    “县水产畜牧兽医局局长覃善计去年7月上任八面村‘大村长’后,吃住在村里,上任几个月,帮助村里解决了多年想解决却又解决不了的民生大问题:多方筹集150万元硬化1008米长、6.5米宽的村道,筹集120万元改造扩建村农贸市场,筹集20万元解决了村民饮水难的问题……”村党支部书记蒙孟强告诉记者,群众对驻村工作队工作成效十分满意。

    外人看到的多是成果,但这些成果取得过程并不轻松,需要细细谋划,一件件落实,驻村工作队员对此深有体会。环江“大村长”制在抓落实层面建立了总落实推进体系,以问题为导向,建立问题清单,制定整改台账,实行销号管理,由“大村长”负责总抓工作落实,逐级逐人推进,确保预脱贫村“十一有一低于”、预脱贫户“两不愁三保障”“八有一超”稳定达标。“大村长”制度推行后,全县各村工作队新引进项目410多个,为民办实事1.1万多件。

    “工作组成立当天,我们就由‘大村长’带队,以屯为单位,对照村、户脱贫摘帽标准,实行网格化管理,逐村逐户进行全方位、地毯式排查和大数据比对,一一列出问题清单。”驻八面村工作队员覃鑫焱说,“我们平时与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做到全面掌握村情、户情、民情、实情,工作组每晚9时前向乡镇汇报当天工作情况,乡镇解决不了的,报县脱贫攻坚指挥部,指挥部24小时内答复。”

    “为抓落实,我对驻工作队进行整合重组,细化分工,层层落实任务,一改过去各工作队职能重叠交叉、‘什么都抓又什么都抓不到位’的问题。”覃善计介绍,“大家齐心协力,按照‘缺什么补什么、弱什么强什么、少什么增什么’的要求,逐村逐户逐人逐项整改落实,做到村村过关,户户过筛,确保预期目标完全实现。”(记者廖庆凌、通讯员蒙宏谯)

推荐阅读

河池市环江县直单位负责人下沉一线扶贫攻坚记

2020年1月24日 10:15 来源:广西日报

    原标题:“大村长”啃硬骨头

    一个难题,可能制约着一个屯、一个村的脱贫摘帽。

    横亘在洞王屯和卫星屯之间12年之久的林地纠纷,是两屯脱贫摘帽要翻越的一道坎——因为纠纷洞王屯道路硬化项目无法落实,两屯公益林补助款迟迟不能发放。去年7月26日,河池市环江毛南族自治县城市管理执法局卢撑吉进驻明伦镇百祥村任“大村长”后,一周内11次进屯入户,以极大的耐心和细致的工作换来了双方的互相让步,达成协议。“绊脚石”搬掉了,洞王屯群众期盼多年的硬化路很快修通,原先断了往来的亲戚恢复了走动。今年1月7日,两屯100多名村民敲锣打鼓到百祥村委,给卢撑吉送来了一面锦旗和一封情真意切的感谢信。

    脱贫攻坚冲刺阶段,剩下的都是贫中之贫、困中之困,都是难啃的硬骨头。

    “我们把123个县直单位负责人放到143个定点帮扶联系村担任‘大村长’,就是尽锐出战,让他们去啃最后一批硬骨头的。”环江县委书记黄荣彪说。

    领导沉下去,责任担起来

    县农机局局长韦建团刚进驻川山镇白丹村任“大村长”,当地就遭遇严重雨灾,道路损毁严重,造成许多扶贫工作处于瘫痪状态。韦建团立即联合县交通局负责人,把县长请到白丹村现场办公,特事特办,一星期内解决了道路修复问题。

    “我们这个层次很难调动交通局的资源,只能按正常程序逐级汇报,没有一个多月落实不了。”对比以往经历,驻村第一书记伍凤强感触良多。

    “当了‘大村长’,责任在肩,只能想尽一切办法、挖掘所有资源把事情办实办好。”韦建团说。

    2019年,环江是整县脱贫之年。一年时间过半,全县扶贫工作进度缓慢,短板不少,调研发现,一些部门负责人和后援单位没有切实负起责任来。

    “细致思考之后,我们精心谋划,推行乡镇‘第一书记’和行政村‘大村长’制度,选派12名县领导担任乡镇‘党委第一书记’,选派123名后援单位的主要负责人担任行政村‘大村长’,‘脱产’进驻乡村,构建负总责的责任体系。”黄荣彪介绍,“这让后援单位及其负责人再找不到推诿责任的借口。”

    这一制度,明确了“党委第一书记”“大村长”对所联系乡镇、村脱贫攻坚工作负总责;对脱贫攻坚精准识别、精准帮扶、精准脱贫全过程负总责;对教育、医疗、住房、饮水、产业、就业、小额信贷、移民搬迁等政策落实,对扶贫项目建设、村容村貌、家居环境改善及发展壮大村级集体经济负总责;要求他们带领各类扶贫干部分析致贫原因、找准脱贫路径、落实帮扶举措,责任逐级传导压实细分到人,形成了责任共同体。

    “以前一年当中难得开一两次专题会议研究脱贫攻坚工作,总觉得这主要是驻村第一书记、驻村队员的责任,没把这项工作摆在重要位置,当‘大村长’后深切感受到肩上沉甸甸的责任,半年来我组织召开15次专题研究解决脱贫问题会议。”环江退役军人事务局局长蒙天培感慨说。

    “大村长”制让县直单位“一把手”们脱贫攻坚责任意识普遍增强。担责担出累累硕果,半年来“大村长”们解决了制约整村脱贫的重大难题430多个。

    原标题:“大村长”啃硬骨头

    资源放下去,效率提起来

    一个贫困村,常有自治区级、市级、县级驻村扶贫工作队,还有来自多个部门的结对帮扶干部以及社会帮扶力量,他们的背后有着不同的资源,如何有效整合、有效利用,是提高脱贫攻坚效率的关键一环。

    与“大村长”制度配套,环江从全县所有单位抽调1/3工作人员,组成143支1600多人的“攻坚工作组”分别进驻各村开展工作,同时制定一系列政策措施,在经费支持上进行了必要的保障。各种资源下放,“党委第一书记”“大村长”对所包乡镇、村脱贫攻坚工作负责统一规划、统一指挥、统一调度、统一推进、统一督查,构建总调度的指挥体系,形成了以“乡镇党委第一书记”“大村长”为指挥长的攻坚战斗合力。

    “感谢‘大村长’给我们屯办了一件大实事,开辟了新水源和增建新水池,以后再也不用挑水吃了。我家8口人,以前这个季节每天要挑10担水,累坏了。”川山镇五圩村甲江屯贫困户谭福应说。该屯原来只有一个水源,每年11月以后进入枯水季节,水不够用。

    “县委办副主任谭合川任五圩村‘大村长’后,办的实事可不止这一件。”自治区自然资源厅驻五圩村第一书记邵光州介绍。谭合川把五圩村各路扶贫人马17人整合成一个目标相同、分工细致的工作队,战斗力迅速提升;整合农业农村局、第一书记经费和社会帮扶力量资金70万元,建立了选果厂,不仅解决了村集体经济无“造血”能力问题,也解决了川山片区4000多亩水果销售、贮存问题;整合镇政府专项资金和社会帮扶资金,为32户贫困户建房或安装门窗……

    “总调度的指挥体系建立后,‘党委第一书记’‘大村长’牵头研究制定具体实施方案,统筹调度指挥,明确时间节点、倒排工期,将目标任务细化分解到每一个人,各项工作进度加快。”县长黄炳峰说。2019年环江减贫4873户17288人,完成任务的100.5%,有28个贫困村出列,超出任务1个村,贫困发生率降至1.48%。

    原标题:“大村长”啃硬骨头

    任务压下去,工作实起来

    “县水产畜牧兽医局局长覃善计去年7月上任八面村‘大村长’后,吃住在村里,上任几个月,帮助村里解决了多年想解决却又解决不了的民生大问题:多方筹集150万元硬化1008米长、6.5米宽的村道,筹集120万元改造扩建村农贸市场,筹集20万元解决了村民饮水难的问题……”村党支部书记蒙孟强告诉记者,群众对驻村工作队工作成效十分满意。

    外人看到的多是成果,但这些成果取得过程并不轻松,需要细细谋划,一件件落实,驻村工作队员对此深有体会。环江“大村长”制在抓落实层面建立了总落实推进体系,以问题为导向,建立问题清单,制定整改台账,实行销号管理,由“大村长”负责总抓工作落实,逐级逐人推进,确保预脱贫村“十一有一低于”、预脱贫户“两不愁三保障”“八有一超”稳定达标。“大村长”制度推行后,全县各村工作队新引进项目410多个,为民办实事1.1万多件。

    “工作组成立当天,我们就由‘大村长’带队,以屯为单位,对照村、户脱贫摘帽标准,实行网格化管理,逐村逐户进行全方位、地毯式排查和大数据比对,一一列出问题清单。”驻八面村工作队员覃鑫焱说,“我们平时与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做到全面掌握村情、户情、民情、实情,工作组每晚9时前向乡镇汇报当天工作情况,乡镇解决不了的,报县脱贫攻坚指挥部,指挥部24小时内答复。”

    “为抓落实,我对驻工作队进行整合重组,细化分工,层层落实任务,一改过去各工作队职能重叠交叉、‘什么都抓又什么都抓不到位’的问题。”覃善计介绍,“大家齐心协力,按照‘缺什么补什么、弱什么强什么、少什么增什么’的要求,逐村逐户逐人逐项整改落实,做到村村过关,户户过筛,确保预期目标完全实现。”(记者廖庆凌、通讯员蒙宏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