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北京小客车摇号新政公开征求意见 指标配置向“无车家庭”倾斜

2020-6-2 14:08:17

来源:央广网 作者:常亚飞 纪乐乐

    央广网北京6月2日消息(记者常亚飞 纪乐乐)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6月1日,《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和《〈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实施细则(修订征求意见稿)》发布。与现有政策相比,北京市在以个人为单位参加普通指标摇号和新能源指标轮候配置方式的基础上,拟增加以“无车家庭”为单位摇号和积分排序的指标配置方式。

    同时,从设置积分规则和配额分配比例两个方面,大幅优先向“无车家庭”倾斜照顾,还预计在下半年拟一次性增发2万个新能源指标,面向“无车家庭”配置,此举对于“久摇不中”的家庭来说可以说是“久旱逢甘霖”。而且除了“增量”有所改变外,征求意见稿也对“存量”车牌进行了优化配置,要把有限的资源惠及到更多符合条件的市民身上。

    35岁的黄先生是北京本地人,从2012年开始,一直摇到现在也没中,摇号倍率已高达50多倍。摇号这件事伴随着他恋爱、结婚、生子。黄先生说:“我现在太迫切了,我现在有孩子了,所以在原来的程度上可能加了一个更字。我其实就是想买辆车,已经8年了,我现在唯一的诉求就是能在短期之内买车。”

    黄先生说,像他这样的人,身边不在少数。这次的新规如果能够帮他们摇到号,那可就太好了。黄先生说:“我哥那有一个车在摇着,也没摇着,我姑姑、姑父,我婶、我叔叔等都是。像我们这类人其实挺多的,如果政策改了之后真能给予我更多帮助,改完之后以家庭为单位去摇号我中了,我觉得这个新策对于我来说是ok的,或者说它改了之后确实能帮我解决问题。”

    除了面向“无车家庭”优先配置,在指标方面做“增量”加法,这次还对“存量”指标做减法,想要优化已有资源,增加对个人申请更新指标数量的限制,同时放开名下有多辆车的个人向符合条件的近亲属转移登记车辆。

    此次新规最大的受益方除了持币购车的买家外,第二位应该就数得上新能源汽车的销售商了。但无论是国产的比亚迪还是进口的特斯拉,记者随机采访的店家表示,新规可能会促进销量,但是厂商可能并不会有所优惠。

    比亚迪工作人员:你不明白行情。你现在不买,到时候就算有了指标,没车,你想买还得加钱。

    特斯拉工作人员:好像挺好的,但是每年差不多放号的时候,特斯拉也不会针对特别的车型或者特别的政策调整价格。按理说我们是按正常的全球统一价格来规定的。

    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城市交通中心主任程世东认为,在以个人为单位参加普通指标摇号和新能源指标轮候配置方式的基础上,增加以“无车家庭”为单位摇号和积分排序的指标配置方式,这个变化是基于市民近几年来的呼声或反映,有些无车家庭一直摇不上号,但是有些有车家庭反而重复摇上。程世东表示:“北京小汽车的额度是有限的,如何让有限的指标惠及更多人群?优先考虑以家庭为单位。如果给无车家庭一个指标,整个家庭成员都能够享受到小汽车带来的好处,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让有限的资源惠及更多人群,也是这次跟原来相比最大的一个进步所在。”

    程世东介绍,这里提到的家庭单位是指配偶、父母、子女作为联系最为紧密的家庭成员,有着良好的共同生活起居基础,其亲属关系和权利义务也有着更为坚实的法律制度保障。程世东表示:“夫妻双方,夫妻双方的父母,这就是6个人,还有子女,这是基本的成员构成,当然这里如果有一个人已经名下有车了,可能就影响到你组建家庭成员的数量。比如如果你的父母有一方有车,可能你的父母就没办法被拉到你这个家庭成员里来一起申购指标。”

    此次政策优化方案引入了家庭积分的概念并合理设置积分规则。在普通指标配置时,通过家庭积分赋予“无车家庭”远高于个人的中签概率;在新能源指标配置时,除分配给单位和营运车的指标配额外,首先拿出80%的指标根据家庭积分高低向“无车家庭”优先配置。在计算个人积分时,对家庭申请人以往参与过摇号的次数或轮候的时间转换为积分进行累加。程世东介绍,这就意味着家庭成员的数量与摇号概率是成正比的。程世东表示:“总的原则就是以家庭为单位,你这个家庭成员越多,你的积分越高;你的积分越高,你摇中的概率越大。所以你想要比较容易的摇到车,就尽可能把能够纳到你家庭成员里边的人都纳进来,这样提高你的积分,提高你摇到的概率。”

    此外,北京市决定今年下半年一次性增发2万个新能源小客车指标,全部向“无车家庭”配置。程世东认为,这是出于拉动消费、稳定经济、切实增强市民的获得感几个方面的考虑。程世东介绍:“一方面确实北京需要申请的人数特别多,另一方面在当前这种经济形势下,卖小汽车还是(拉动)消费的重要途径,能够对经济发展起到一定的稳定作用。从城市交通拥堵角度来讲,会要求数量不能增加太多,考虑到为了短期内能够有效避免交通拥堵增长过快,我想从正反两个方面去平衡,确定这2万个指标。”

推荐阅读

北京小客车摇号新政公开征求意见 指标配置向“无车家庭”倾斜

2020年6月2日 14:08 来源:央广网

    央广网北京6月2日消息(记者常亚飞 纪乐乐)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6月1日,《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和《〈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实施细则(修订征求意见稿)》发布。与现有政策相比,北京市在以个人为单位参加普通指标摇号和新能源指标轮候配置方式的基础上,拟增加以“无车家庭”为单位摇号和积分排序的指标配置方式。

    同时,从设置积分规则和配额分配比例两个方面,大幅优先向“无车家庭”倾斜照顾,还预计在下半年拟一次性增发2万个新能源指标,面向“无车家庭”配置,此举对于“久摇不中”的家庭来说可以说是“久旱逢甘霖”。而且除了“增量”有所改变外,征求意见稿也对“存量”车牌进行了优化配置,要把有限的资源惠及到更多符合条件的市民身上。

    35岁的黄先生是北京本地人,从2012年开始,一直摇到现在也没中,摇号倍率已高达50多倍。摇号这件事伴随着他恋爱、结婚、生子。黄先生说:“我现在太迫切了,我现在有孩子了,所以在原来的程度上可能加了一个更字。我其实就是想买辆车,已经8年了,我现在唯一的诉求就是能在短期之内买车。”

    黄先生说,像他这样的人,身边不在少数。这次的新规如果能够帮他们摇到号,那可就太好了。黄先生说:“我哥那有一个车在摇着,也没摇着,我姑姑、姑父,我婶、我叔叔等都是。像我们这类人其实挺多的,如果政策改了之后真能给予我更多帮助,改完之后以家庭为单位去摇号我中了,我觉得这个新策对于我来说是ok的,或者说它改了之后确实能帮我解决问题。”

    除了面向“无车家庭”优先配置,在指标方面做“增量”加法,这次还对“存量”指标做减法,想要优化已有资源,增加对个人申请更新指标数量的限制,同时放开名下有多辆车的个人向符合条件的近亲属转移登记车辆。

    此次新规最大的受益方除了持币购车的买家外,第二位应该就数得上新能源汽车的销售商了。但无论是国产的比亚迪还是进口的特斯拉,记者随机采访的店家表示,新规可能会促进销量,但是厂商可能并不会有所优惠。

    比亚迪工作人员:你不明白行情。你现在不买,到时候就算有了指标,没车,你想买还得加钱。

    特斯拉工作人员:好像挺好的,但是每年差不多放号的时候,特斯拉也不会针对特别的车型或者特别的政策调整价格。按理说我们是按正常的全球统一价格来规定的。

    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城市交通中心主任程世东认为,在以个人为单位参加普通指标摇号和新能源指标轮候配置方式的基础上,增加以“无车家庭”为单位摇号和积分排序的指标配置方式,这个变化是基于市民近几年来的呼声或反映,有些无车家庭一直摇不上号,但是有些有车家庭反而重复摇上。程世东表示:“北京小汽车的额度是有限的,如何让有限的指标惠及更多人群?优先考虑以家庭为单位。如果给无车家庭一个指标,整个家庭成员都能够享受到小汽车带来的好处,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让有限的资源惠及更多人群,也是这次跟原来相比最大的一个进步所在。”

    程世东介绍,这里提到的家庭单位是指配偶、父母、子女作为联系最为紧密的家庭成员,有着良好的共同生活起居基础,其亲属关系和权利义务也有着更为坚实的法律制度保障。程世东表示:“夫妻双方,夫妻双方的父母,这就是6个人,还有子女,这是基本的成员构成,当然这里如果有一个人已经名下有车了,可能就影响到你组建家庭成员的数量。比如如果你的父母有一方有车,可能你的父母就没办法被拉到你这个家庭成员里来一起申购指标。”

    此次政策优化方案引入了家庭积分的概念并合理设置积分规则。在普通指标配置时,通过家庭积分赋予“无车家庭”远高于个人的中签概率;在新能源指标配置时,除分配给单位和营运车的指标配额外,首先拿出80%的指标根据家庭积分高低向“无车家庭”优先配置。在计算个人积分时,对家庭申请人以往参与过摇号的次数或轮候的时间转换为积分进行累加。程世东介绍,这就意味着家庭成员的数量与摇号概率是成正比的。程世东表示:“总的原则就是以家庭为单位,你这个家庭成员越多,你的积分越高;你的积分越高,你摇中的概率越大。所以你想要比较容易的摇到车,就尽可能把能够纳到你家庭成员里边的人都纳进来,这样提高你的积分,提高你摇到的概率。”

    此外,北京市决定今年下半年一次性增发2万个新能源小客车指标,全部向“无车家庭”配置。程世东认为,这是出于拉动消费、稳定经济、切实增强市民的获得感几个方面的考虑。程世东介绍:“一方面确实北京需要申请的人数特别多,另一方面在当前这种经济形势下,卖小汽车还是(拉动)消费的重要途径,能够对经济发展起到一定的稳定作用。从城市交通拥堵角度来讲,会要求数量不能增加太多,考虑到为了短期内能够有效避免交通拥堵增长过快,我想从正反两个方面去平衡,确定这2万个指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