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禁补令煞不住补课风 临沂综合实践基地也补课

2014-7-18 11:40:09

来源:齐鲁晚报-鲁南商报 作者:

原标题:禁补令煞不住补课风 临沂综合实践基地也补课

在餐厅里,打饭的窗口处张贴着“四中”

  7月16日,《临沂:有学校利用假期补课 学校称是家委会组织》一文报道了临沂四中的学生在暑假期间补课的情况,报道引起市民关注。有市民向反映,不仅在山东省临沂市区有临沂四中的补习班,在兰山区半程镇临沂市中小学生综合实践基地也有学生在集体补课。

  16日上午,记者来到位于半程镇驻地的临沂市中小学生综合实践基地,这里大门紧闭。记者在校门口询问保安,进校找学生是否需要登记,对方称学校补课期间,实行封闭管理,外来人员不准进入。

  保安告诉记者,在该校补课的学生不止来自临沂四中还有其他学校,学生吃住都在学校,期间不准私自离校,有事出校都要有班主任签字的请假条。

  中午11点半左右,学校内开始有学生从教学楼走出,但是始终未见有学生外出。记者设法进入学校发现,午餐时间,大部分学生都在学校南侧的餐厅就餐。

  餐厅打饭的窗口处张贴着“四中”的标贴,有学生在窗口打饭。在靠近东侧的餐桌旁,几名女生说,她们是临沂四中的学生,开学上高三,现在班里有40多个学生,大部分是原来班里的同学。

  按照学生的指引,记者来到教学楼二楼的教室。教室课桌上摆满了教材和辅导书,黑板上还有板书没有擦掉。

  一名男生走进教室,告诉记者,主要是高二11班和12班的学生在此教室上课,一个班大概有四十几个学生,老师都是四中的代课老师。至于补习班如何收费,该男生说,补习一个月,收费1500元,他已经交上。

  16日下午,记者联系了兰山区教体局基教科,一名徐姓工作人员称记者15日反映学生补课的情况,是其他工作人员记录处理的,具体情况她不清楚。对于记者反映的临沂市中小学生综合实践基地有学生补课的情况,他们会去落实。

  家长盼,老师累,学生苦——“禁补令”咋就煞不住补课风

  随着不断攀升的高温天气,是否“禁补”的争议也开始白热化,虽然有些学生希望补课,但“禁补”的呼声却更大。而面对升学率的压力,“禁补令”在一些学校、老师面前就成了一纸空文。另外,记者调查显示,家长是力挺暑假补课的重要力量。

午餐时间,学生在餐厅就餐

  >>家长:高兴都来不及,怎么会反对

  学校愿意给补课,家长高兴得不得了。“上了两天的课,孩子回家说补课效果还不错。”临沂四中一名走读生家长认为,孩子目前主要的任务就是好好学习,考上理想的大学,如果暑假补习成绩能有所进步,花点钱也值得,况且集体补课比参加培训班便宜很多。

  “我们要求学校给补课,教育部门可以监管提醒,但不能阻止。”临沂四中一名学生家长说,高考看分数,这关系到孩子前途和命运,离高考不到一年的时间了,暑假两个月,孩子歇不起。

  “学校给补课,我们做家长的高兴都来不及,怎么会反对。”多数愿意补课的家长,都渴望孩子能考个好大学。

  “学校给补课,家长还得交钱,我觉得不合适,要是不交钱怎么补都行。”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一些学校打着补课的旗号乱收费,在一定程度上导致少数家长对补课的反感。

  >>学生:假期补课有人反对有人支持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实际上,多数孩子并不是心甘情愿想补课,只是因为班里多数同学都参加,自己也就跟着随了大流。

  “平时上课学习的内容都不能完全吸收,根本就不需要补课。”一名学生这样告诉记者,班里很多学生对补课很反感,只有个别特别想学习的同学,才希望补课。

  “我的成绩一般,感觉即使补课也提高不了,但拗不过父母的决定,只能参加补习。”临沂四中学生小雪说,补习课每天要学习的内容比平时上课还多,基本上除了睡觉6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一天都在学习,根本是在揠苗助长。

  “放假以前我就计划好了,原本想趁放假的时间多做些社会实践的活动,丰富自己的阅历,这下全都泡汤了。”小雪觉得,他们现在的年龄不仅是学习,更要去学会如何可以自力更生。

  虽然像小雪一样反对补课的学生大有人在,但是,面对高考,也有学生支持补课,一名学生就这样坦率地告诉记者,“为了高考,我宁愿补课。”

  >>老师:别的学校都补,我们不补就落后

  “别的学校都补,我们不补就会落后。”面对通过升学率来评价一个学校的现实,很多学校还是顶着压力组织补课。

  临沂四中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师说,每到暑假,几乎所有高中都会组织补课,转移学生、租地补课、合作机构等各种形式都有。

  “其实很多老师也不愿补课,辛辛苦苦一个学期,好不容易盼个暑假,大热天谁想上课,也多挣不了几个钱。”这名老师坦言,学校要升学率和保证声誉,老师的压力也很大,即使面对教育部门的“禁补令”也得无奈地参加补课。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虽然教育部门转发了省教育厅《关于重申严禁中小学校利用节假日组织学生集体补课的通知》,但仍然有教育部门对补课现象不闻不问。“现在教育部门对补课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学校只要不是太过分,一般都不会管了。”一名在教育部门工作的人这样告诉记者。(王璐 李晖)

 


声明: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东方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21-962007

禁补令煞不住补课风 临沂综合实践基地也补课

2014年7月18日 11:40 来源:齐鲁晚报-鲁南商报

原标题:禁补令煞不住补课风 临沂综合实践基地也补课

在餐厅里,打饭的窗口处张贴着“四中”

  7月16日,《临沂:有学校利用假期补课 学校称是家委会组织》一文报道了临沂四中的学生在暑假期间补课的情况,报道引起市民关注。有市民向反映,不仅在山东省临沂市区有临沂四中的补习班,在兰山区半程镇临沂市中小学生综合实践基地也有学生在集体补课。

  16日上午,记者来到位于半程镇驻地的临沂市中小学生综合实践基地,这里大门紧闭。记者在校门口询问保安,进校找学生是否需要登记,对方称学校补课期间,实行封闭管理,外来人员不准进入。

  保安告诉记者,在该校补课的学生不止来自临沂四中还有其他学校,学生吃住都在学校,期间不准私自离校,有事出校都要有班主任签字的请假条。

  中午11点半左右,学校内开始有学生从教学楼走出,但是始终未见有学生外出。记者设法进入学校发现,午餐时间,大部分学生都在学校南侧的餐厅就餐。

  餐厅打饭的窗口处张贴着“四中”的标贴,有学生在窗口打饭。在靠近东侧的餐桌旁,几名女生说,她们是临沂四中的学生,开学上高三,现在班里有40多个学生,大部分是原来班里的同学。

  按照学生的指引,记者来到教学楼二楼的教室。教室课桌上摆满了教材和辅导书,黑板上还有板书没有擦掉。

  一名男生走进教室,告诉记者,主要是高二11班和12班的学生在此教室上课,一个班大概有四十几个学生,老师都是四中的代课老师。至于补习班如何收费,该男生说,补习一个月,收费1500元,他已经交上。

  16日下午,记者联系了兰山区教体局基教科,一名徐姓工作人员称记者15日反映学生补课的情况,是其他工作人员记录处理的,具体情况她不清楚。对于记者反映的临沂市中小学生综合实践基地有学生补课的情况,他们会去落实。

  家长盼,老师累,学生苦——“禁补令”咋就煞不住补课风

  随着不断攀升的高温天气,是否“禁补”的争议也开始白热化,虽然有些学生希望补课,但“禁补”的呼声却更大。而面对升学率的压力,“禁补令”在一些学校、老师面前就成了一纸空文。另外,记者调查显示,家长是力挺暑假补课的重要力量。

午餐时间,学生在餐厅就餐

  >>家长:高兴都来不及,怎么会反对

  学校愿意给补课,家长高兴得不得了。“上了两天的课,孩子回家说补课效果还不错。”临沂四中一名走读生家长认为,孩子目前主要的任务就是好好学习,考上理想的大学,如果暑假补习成绩能有所进步,花点钱也值得,况且集体补课比参加培训班便宜很多。

  “我们要求学校给补课,教育部门可以监管提醒,但不能阻止。”临沂四中一名学生家长说,高考看分数,这关系到孩子前途和命运,离高考不到一年的时间了,暑假两个月,孩子歇不起。

  “学校给补课,我们做家长的高兴都来不及,怎么会反对。”多数愿意补课的家长,都渴望孩子能考个好大学。

  “学校给补课,家长还得交钱,我觉得不合适,要是不交钱怎么补都行。”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一些学校打着补课的旗号乱收费,在一定程度上导致少数家长对补课的反感。

  >>学生:假期补课有人反对有人支持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实际上,多数孩子并不是心甘情愿想补课,只是因为班里多数同学都参加,自己也就跟着随了大流。

  “平时上课学习的内容都不能完全吸收,根本就不需要补课。”一名学生这样告诉记者,班里很多学生对补课很反感,只有个别特别想学习的同学,才希望补课。

  “我的成绩一般,感觉即使补课也提高不了,但拗不过父母的决定,只能参加补习。”临沂四中学生小雪说,补习课每天要学习的内容比平时上课还多,基本上除了睡觉6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一天都在学习,根本是在揠苗助长。

  “放假以前我就计划好了,原本想趁放假的时间多做些社会实践的活动,丰富自己的阅历,这下全都泡汤了。”小雪觉得,他们现在的年龄不仅是学习,更要去学会如何可以自力更生。

  虽然像小雪一样反对补课的学生大有人在,但是,面对高考,也有学生支持补课,一名学生就这样坦率地告诉记者,“为了高考,我宁愿补课。”

  >>老师:别的学校都补,我们不补就落后

  “别的学校都补,我们不补就会落后。”面对通过升学率来评价一个学校的现实,很多学校还是顶着压力组织补课。

  临沂四中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师说,每到暑假,几乎所有高中都会组织补课,转移学生、租地补课、合作机构等各种形式都有。

  “其实很多老师也不愿补课,辛辛苦苦一个学期,好不容易盼个暑假,大热天谁想上课,也多挣不了几个钱。”这名老师坦言,学校要升学率和保证声誉,老师的压力也很大,即使面对教育部门的“禁补令”也得无奈地参加补课。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虽然教育部门转发了省教育厅《关于重申严禁中小学校利用节假日组织学生集体补课的通知》,但仍然有教育部门对补课现象不闻不问。“现在教育部门对补课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学校只要不是太过分,一般都不会管了。”一名在教育部门工作的人这样告诉记者。(王璐 李晖)

 


声明: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东方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21-96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