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情感:哥哥犯罪判刑15年,一家人用真情留住了新婚嫂子

2015-9-11 11:20:37

来源:中国甘肃网 作者:

原标题:情感:哥哥犯罪判刑15年,一家人用真情留住了新婚嫂子

去年12月,哥终于提前释放回家来了。中午吃饭时,嫂子笑得很开心,12年来,嫂子的哭泣和笑声一直伴随着我们全家,如今我们全家终于团圆了。

这些年来,我用自己的方式维系住了哥与嫂子的婚姻。同时,嫂子也拥有了幸福的人生,哥回家了,嫂子终于笑了,这就是对我最大的安慰。

哥前世修了啥福,娶了如花似玉的嫂子

那一年,我在师范上学,一天上午,我正在上课,忽然有人敲门,老师轻轻走了出去,又回来跟我说,外面有人找。我进去一瞅,是我家对门的王叔。王叔对我说:“你哥后天要结婚,你妈让你有时间回家一趟。给你哥凑个热闹,帮帮忙。”我一听,高兴极了。我哥终于结婚了,那几天我都没心思上课,总惦记哥的婚事。

哥比我大10岁,当时快30的他还没有成家,这在农村是不多见的事,因为家里穷的缘故和哥有些坏毛病,当地的农村姑娘都不愿嫁给他。哥成家的事成了我家的头等大事,父母操碎了心。现在他终于要结婚了,这对我家来说,是件天大的喜事。

第三天下午回到家,家里来了很多客人,我问我妈:“妈,嫂子是哪个村的?”我妈压低声音说:“四川来的,村上小兰给你哥介绍的,比你哥小10岁。”小兰是嫁到我们村的媳妇,四川人。

我们这儿,如果娶的媳妇是外乡人,多少会让人瞧不起。一是外乡人语言不通,生活习惯不一样,不会干我们这边的农活;二是外乡女人,怕留不住。但有媳妇总比没媳妇强,我还是打心底里替哥高兴。

和新嫂子第一次见面是我回家第二天早上。头天晚上闹洞房的人特别多,嫂子是从小兰家披着红头巾进我家门的,没见着。当我提着包准备出家门时,我妈把新嫂子叫到我面前。我抬头一瞅,嘿!嫂子还真漂亮,皮肤白嫩,梳着个长辫子,一笑两个酒窝。如果不张口说话,真看不出她是外乡人。我心想,哥前世修了啥福,今世娶了如花似玉的老婆。听我妈说,能娶嫂子进门,给了她娘家一大笔彩礼。

嫂子进门后的第三个月,我从师范学校毕业,分在乡中学当老师。离家不远,我每周回家一趟。我每次回家发现,哥对嫂子大声喝斥,从没见哥对嫂子笑脸说话。

有一次我在房后的地里摘青菜,见嫂子脸上眼泪汪汪,分明是刚哭过。我偷偷问我妈,我妈叹息说:“你哥不争气,整天在外东游西逛,和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有时几天甚至十几天不回家,家里农活不干,一进家门就打你嫂子,太不像话了。”

我问:“那嫂子怎么样?”我妈说:“是个好媳妇,对我们挺孝顺,对你哥也好,可你哥坏毛病就是改不掉,你嫂子说他,你哥还动手,简直不识好歹。我真担心你哥迟早要出事。”

哥因盗窃被判刑,漂亮嫂子独守空房

果不其然,没多久,有天下午,我们学校校长告诉我:“你哥被公安局抓起来了,赶快回去一趟。”我急忙请了假,骑上车子就往家跑。一进家门,父母正在哭泣,嫂子则躺在床上蒙着被子。我才知道我哥因为盗窃被抓起来了。

自从哥被抓后,父母整日唉声叹气,我每隔几天就回家帮家里干些农活。那天,父母跟我私下说:“你哥要是能早日放回来,你嫂子还能留下来,如果真是被判了刑,你嫂子肯定要离婚。”

我们担心的事终于来临了。大概是哥被抓后的一个月后,家里收到了法院寄来的判决书,说哥和其他几个罪犯盗窃情节严重,被判处15年有期徒刑。我妈一听,当时就晕过去了,嫂子则跑到自己的房间里哭。15年啊!这叫嫂子怎么办呢?

哥被判刑后,家里人一天到晚提心吊胆,怕嫂子提出离婚或离家出走,而嫂子的话也明显少了。此时,我倒觉得嫂子离开是迟早的事,哪个女人愿意等坐牢的丈夫这么多年,何况他们新婚才几个月。

又是一个礼拜天,我一进家门,见爸妈兴奋的样子,就像家里有喜事。在厨房里,我妈笑着跟我说:“你嫂子肯定不会走了,她怀上你哥的娃了。”

从那以后,我发现嫂子比以前开朗多了,我也替嫂子高兴。

自从嫂子怀上娃,她在家里成了重点保护对象,父母不仅什么事都不要嫂子干,还给她买好吃的。我也隔三差五给嫂子买些城里人穿的时髦衣服。除了替哥赎罪,也希望通过这些让嫂子感觉到我们家庭的温暖。

随着时间的推移,嫂子的肚子越来越大了,十月怀胎,一朝分娩,上天保佑,嫂子生了个大胖小子,顿时家里充满了前所未有的欢乐,村里许多人都到我家来道贺,我也给监狱里的哥写信,告诉他这一好消息。自从孩子出生后,爸妈整天围着孙子转,可我却发现,嫂子反倒不高兴了。

孩子满三个月后的一天,我正巧在家,爸妈早领着宝贝孙子睡觉去了,我洗完脚出来倒水时,忽然听见嫂子的房里有哭泣声,我见门虚掩着,手拿洗脚盆敲门。我问嫂子为啥哭?嫂子哭得越发伤心了。我正左右不是时,嫂子止住了哭声说:“他叔,你叫我一个人咋过,你哥啥时候才能回来?”我劝道:“嫂子,不是还有宝宝、爸妈和我吗?”我知道嫂子的苦衷,但作为小叔子,我只能这样说。这之后不久,我常常听到嫂子在屋子里哭泣,我问我妈,我妈只是摇摇头。

我理解嫂子的苦衷,帮嫂子渡“难关”

很多年过去了,嫂子的苦,我都看在眼里,却只能放在心里。有一次,我从学校回到家,爸妈和侄儿都不在。吃完晚饭后,嫂子叫我上树系个绳子,把刚洗完的被单晾上。我站在小凳子上,由于用力过猛,我从小凳子上跌倒了,我连人带凳子栽了下来,把嫂子也撞倒了。我急忙爬起来拉嫂子,嫂子却一把用手拉住我。我一惊。嫂子忽然紧紧抱住我,我吓坏了,急忙推开嫂子。此时,嫂子的眼泪流淌了下来:“他叔,你好无情啊,难道我不配你吗?”我说:“嫂子,不是我无情,而是人与人之间起码的伦理道德,我是一个老师,怎能做对不起哥和嫂子的事呢!”我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嫂子双手捂着耳朵哭着说:“我不听你的大道理,给我滚……”

自从那天后,我再也不敢单独接触嫂子,我回家的次数也少了。我理解嫂子的苦衷,但我无能为力。

又是一个周末,我回到家。刚进门,我妈就叫我陪她去面粉厂磨面粉,走在路上,我问妈:“嫂子这阵子怎么样?”我妈忽然看着我道:“你问这干啥?”我便把那天晚上发生的事跟母亲说了一遍。我妈一听,当时脸就变了色,继而问道:“你碰你嫂子没有?”我跟我妈保证说:“绝对没有。”随后,我妈叹息道:“你哥那个不争气的东西,亏了你嫂子啊!你可绝不能打你嫂子的主意,否则你就不是我儿子。”我点了点头后,问我妈:“嫂子一个人也挺难的,总得想个办法啊,哥还有七年才能回来呢,万一嫂子守不住,咋办?”“听天由命吧!”我妈摇了摇头道。

有天下午,我听说了一个消息,说监狱推行人性化管理,允许表现良好的服刑人员与其配偶在监狱内同居一晚。我决定当晚回趟家,把这个消息带给嫂子。我妈和嫂子一听,都高兴地笑了。

由于哥所在的监狱离我们家比较远,途中需中转好几次车,再加上我妈不放心嫂子一个人,我就陪嫂子一起去看哥。火车上,我从和嫂子的聊天中得知,自从哥被抓以后,她早就想离开我家,但她看我们家人对她太好了,有点不忍心,正在犹豫时,又怀孕了,于是她打算生下孩子再走,好对得起我家对她的恩情。可孩子生下后,她又舍不得孩子。听得出,作为一个年轻女人,嫂子的生活太寂寞了,她需要丈夫的陪伴。

一转眼,一个礼拜过去了,嫂子在监狱方的特殊照顾下,和哥住了两晚上。回家的路上,我明显地看到嫂子有说有笑了。从那以后,嫂子每隔几个月就去探望一次哥,而且也不让我陪着去了,每一次去探视,我都塞给嫂子三四百元钱。

哥在监狱表现好,先后减刑3年。去年12月,哥终于提前释放回家来了。中午吃饭时,嫂子笑得很开心,12年来,嫂子的哭泣和笑声一直伴随着我们全家,如今我们全家终于团圆了。

这些年来,我用自己的方式维系住了哥与嫂子的婚姻。同时,嫂子也拥有了幸福的人生,哥回家了,嫂子终于笑了,这就是对我最大的安慰。

记者的话:

除了你的同情,家人的真情,我想你的嫂子也一定是个善良柔弱的女子,否则任凭谁也不能阻挡她寻找新生活的权利。

对于整个家庭而言,这或许是个非常完美的结局,但从你嫂子的角度讲,12年的青春年华,被家庭的真情羁绊,究竟是不是件幸事,只有她自己心里明白。幸福不是别人看到的完满,而是自己内心的感受。

尽管多年来有你善意相助,但哥嫂未来的幸福恐怕你也心余力拙,那就心存善念,为婚姻苍凉的嫂子默默地祝福吧!

 


声明: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东方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21-962007

情感:哥哥犯罪判刑15年,一家人用真情留住了新婚嫂子

2015年9月11日 11:20 来源:中国甘肃网

原标题:情感:哥哥犯罪判刑15年,一家人用真情留住了新婚嫂子

去年12月,哥终于提前释放回家来了。中午吃饭时,嫂子笑得很开心,12年来,嫂子的哭泣和笑声一直伴随着我们全家,如今我们全家终于团圆了。

这些年来,我用自己的方式维系住了哥与嫂子的婚姻。同时,嫂子也拥有了幸福的人生,哥回家了,嫂子终于笑了,这就是对我最大的安慰。

哥前世修了啥福,娶了如花似玉的嫂子

那一年,我在师范上学,一天上午,我正在上课,忽然有人敲门,老师轻轻走了出去,又回来跟我说,外面有人找。我进去一瞅,是我家对门的王叔。王叔对我说:“你哥后天要结婚,你妈让你有时间回家一趟。给你哥凑个热闹,帮帮忙。”我一听,高兴极了。我哥终于结婚了,那几天我都没心思上课,总惦记哥的婚事。

哥比我大10岁,当时快30的他还没有成家,这在农村是不多见的事,因为家里穷的缘故和哥有些坏毛病,当地的农村姑娘都不愿嫁给他。哥成家的事成了我家的头等大事,父母操碎了心。现在他终于要结婚了,这对我家来说,是件天大的喜事。

第三天下午回到家,家里来了很多客人,我问我妈:“妈,嫂子是哪个村的?”我妈压低声音说:“四川来的,村上小兰给你哥介绍的,比你哥小10岁。”小兰是嫁到我们村的媳妇,四川人。

我们这儿,如果娶的媳妇是外乡人,多少会让人瞧不起。一是外乡人语言不通,生活习惯不一样,不会干我们这边的农活;二是外乡女人,怕留不住。但有媳妇总比没媳妇强,我还是打心底里替哥高兴。

和新嫂子第一次见面是我回家第二天早上。头天晚上闹洞房的人特别多,嫂子是从小兰家披着红头巾进我家门的,没见着。当我提着包准备出家门时,我妈把新嫂子叫到我面前。我抬头一瞅,嘿!嫂子还真漂亮,皮肤白嫩,梳着个长辫子,一笑两个酒窝。如果不张口说话,真看不出她是外乡人。我心想,哥前世修了啥福,今世娶了如花似玉的老婆。听我妈说,能娶嫂子进门,给了她娘家一大笔彩礼。

嫂子进门后的第三个月,我从师范学校毕业,分在乡中学当老师。离家不远,我每周回家一趟。我每次回家发现,哥对嫂子大声喝斥,从没见哥对嫂子笑脸说话。

有一次我在房后的地里摘青菜,见嫂子脸上眼泪汪汪,分明是刚哭过。我偷偷问我妈,我妈叹息说:“你哥不争气,整天在外东游西逛,和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有时几天甚至十几天不回家,家里农活不干,一进家门就打你嫂子,太不像话了。”

我问:“那嫂子怎么样?”我妈说:“是个好媳妇,对我们挺孝顺,对你哥也好,可你哥坏毛病就是改不掉,你嫂子说他,你哥还动手,简直不识好歹。我真担心你哥迟早要出事。”

哥因盗窃被判刑,漂亮嫂子独守空房

果不其然,没多久,有天下午,我们学校校长告诉我:“你哥被公安局抓起来了,赶快回去一趟。”我急忙请了假,骑上车子就往家跑。一进家门,父母正在哭泣,嫂子则躺在床上蒙着被子。我才知道我哥因为盗窃被抓起来了。

自从哥被抓后,父母整日唉声叹气,我每隔几天就回家帮家里干些农活。那天,父母跟我私下说:“你哥要是能早日放回来,你嫂子还能留下来,如果真是被判了刑,你嫂子肯定要离婚。”

我们担心的事终于来临了。大概是哥被抓后的一个月后,家里收到了法院寄来的判决书,说哥和其他几个罪犯盗窃情节严重,被判处15年有期徒刑。我妈一听,当时就晕过去了,嫂子则跑到自己的房间里哭。15年啊!这叫嫂子怎么办呢?

哥被判刑后,家里人一天到晚提心吊胆,怕嫂子提出离婚或离家出走,而嫂子的话也明显少了。此时,我倒觉得嫂子离开是迟早的事,哪个女人愿意等坐牢的丈夫这么多年,何况他们新婚才几个月。

又是一个礼拜天,我一进家门,见爸妈兴奋的样子,就像家里有喜事。在厨房里,我妈笑着跟我说:“你嫂子肯定不会走了,她怀上你哥的娃了。”

从那以后,我发现嫂子比以前开朗多了,我也替嫂子高兴。

自从嫂子怀上娃,她在家里成了重点保护对象,父母不仅什么事都不要嫂子干,还给她买好吃的。我也隔三差五给嫂子买些城里人穿的时髦衣服。除了替哥赎罪,也希望通过这些让嫂子感觉到我们家庭的温暖。

随着时间的推移,嫂子的肚子越来越大了,十月怀胎,一朝分娩,上天保佑,嫂子生了个大胖小子,顿时家里充满了前所未有的欢乐,村里许多人都到我家来道贺,我也给监狱里的哥写信,告诉他这一好消息。自从孩子出生后,爸妈整天围着孙子转,可我却发现,嫂子反倒不高兴了。

孩子满三个月后的一天,我正巧在家,爸妈早领着宝贝孙子睡觉去了,我洗完脚出来倒水时,忽然听见嫂子的房里有哭泣声,我见门虚掩着,手拿洗脚盆敲门。我问嫂子为啥哭?嫂子哭得越发伤心了。我正左右不是时,嫂子止住了哭声说:“他叔,你叫我一个人咋过,你哥啥时候才能回来?”我劝道:“嫂子,不是还有宝宝、爸妈和我吗?”我知道嫂子的苦衷,但作为小叔子,我只能这样说。这之后不久,我常常听到嫂子在屋子里哭泣,我问我妈,我妈只是摇摇头。

我理解嫂子的苦衷,帮嫂子渡“难关”

很多年过去了,嫂子的苦,我都看在眼里,却只能放在心里。有一次,我从学校回到家,爸妈和侄儿都不在。吃完晚饭后,嫂子叫我上树系个绳子,把刚洗完的被单晾上。我站在小凳子上,由于用力过猛,我从小凳子上跌倒了,我连人带凳子栽了下来,把嫂子也撞倒了。我急忙爬起来拉嫂子,嫂子却一把用手拉住我。我一惊。嫂子忽然紧紧抱住我,我吓坏了,急忙推开嫂子。此时,嫂子的眼泪流淌了下来:“他叔,你好无情啊,难道我不配你吗?”我说:“嫂子,不是我无情,而是人与人之间起码的伦理道德,我是一个老师,怎能做对不起哥和嫂子的事呢!”我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嫂子双手捂着耳朵哭着说:“我不听你的大道理,给我滚……”

自从那天后,我再也不敢单独接触嫂子,我回家的次数也少了。我理解嫂子的苦衷,但我无能为力。

又是一个周末,我回到家。刚进门,我妈就叫我陪她去面粉厂磨面粉,走在路上,我问妈:“嫂子这阵子怎么样?”我妈忽然看着我道:“你问这干啥?”我便把那天晚上发生的事跟母亲说了一遍。我妈一听,当时脸就变了色,继而问道:“你碰你嫂子没有?”我跟我妈保证说:“绝对没有。”随后,我妈叹息道:“你哥那个不争气的东西,亏了你嫂子啊!你可绝不能打你嫂子的主意,否则你就不是我儿子。”我点了点头后,问我妈:“嫂子一个人也挺难的,总得想个办法啊,哥还有七年才能回来呢,万一嫂子守不住,咋办?”“听天由命吧!”我妈摇了摇头道。

有天下午,我听说了一个消息,说监狱推行人性化管理,允许表现良好的服刑人员与其配偶在监狱内同居一晚。我决定当晚回趟家,把这个消息带给嫂子。我妈和嫂子一听,都高兴地笑了。

由于哥所在的监狱离我们家比较远,途中需中转好几次车,再加上我妈不放心嫂子一个人,我就陪嫂子一起去看哥。火车上,我从和嫂子的聊天中得知,自从哥被抓以后,她早就想离开我家,但她看我们家人对她太好了,有点不忍心,正在犹豫时,又怀孕了,于是她打算生下孩子再走,好对得起我家对她的恩情。可孩子生下后,她又舍不得孩子。听得出,作为一个年轻女人,嫂子的生活太寂寞了,她需要丈夫的陪伴。

一转眼,一个礼拜过去了,嫂子在监狱方的特殊照顾下,和哥住了两晚上。回家的路上,我明显地看到嫂子有说有笑了。从那以后,嫂子每隔几个月就去探望一次哥,而且也不让我陪着去了,每一次去探视,我都塞给嫂子三四百元钱。

哥在监狱表现好,先后减刑3年。去年12月,哥终于提前释放回家来了。中午吃饭时,嫂子笑得很开心,12年来,嫂子的哭泣和笑声一直伴随着我们全家,如今我们全家终于团圆了。

这些年来,我用自己的方式维系住了哥与嫂子的婚姻。同时,嫂子也拥有了幸福的人生,哥回家了,嫂子终于笑了,这就是对我最大的安慰。

记者的话:

除了你的同情,家人的真情,我想你的嫂子也一定是个善良柔弱的女子,否则任凭谁也不能阻挡她寻找新生活的权利。

对于整个家庭而言,这或许是个非常完美的结局,但从你嫂子的角度讲,12年的青春年华,被家庭的真情羁绊,究竟是不是件幸事,只有她自己心里明白。幸福不是别人看到的完满,而是自己内心的感受。

尽管多年来有你善意相助,但哥嫂未来的幸福恐怕你也心余力拙,那就心存善念,为婚姻苍凉的嫂子默默地祝福吧!

 


声明: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东方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21-96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