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省吃俭用传递爱心的他希望找到失散28年的儿子

2018-1-13 09:00:23

来源:现代金报

    “我一个人烟酒不沾,省一点够用,这些东西送给孩子们,让他们过个温暖年。”前天,“宁波福彩”爱心宁波暖心行动迎来了两位特殊的老朋友——姜山镇仪门村村民潘小毛和宁波市出租汽车有限公司雷锋车队司机陈华民。他们带着几大包沉甸甸的礼物匆匆赶来,希望把这些暖心礼物送给远在贵州加勉乡的贫困学童。

    此外,潘老伯也想借助现代金报的平台,寻找失散28年的儿子。如果大家有这方面的线索,可以和孩子取得联系,拨打暖心热线66111111。

    他的故事

    妻子得尿毒症借钱治病 报道后引起社会关注

    今年暖心活动伊始,记者就发出为贵州从江县加勉乡贫困学童筹集冬季衣物的倡议,也获得了许多爱心人士的大力支持,棉袄、棉裤、羽绒服、帽子、鞋子……爱心物资从四面八方涌来。但让记者没想到的是,会在这次活动中再次见到潘小毛和陈华民。

    说起他们的故事,现代金报的老读者想必不会陌生。2007年,双目失明的李德利查出了尿毒症,对她和丈夫潘小毛来说,根本无法负担每年4万元左右的医药费。于是,潘小毛只能四处借钱给妻子治病。

    2014年夏天,现代金报推出系列报道,讲述了雷锋车队司机陈华民四年多免费接送尿毒症老人李德利的暖心故事。系列报道引起了宁波市委市政府的重视,时任宁波市委书记的刘奇说,宁波是大爱之城,社会上更多的人应该像陈师傅一样,力所能及地去帮老人一把。2014年7月31日,现代金报组织爱心市民看望李德利老人。宁波海曙金通驾驶培训中心校长张金鹤亲手将1万元爱心款送到老人手中,包揽了她下半年的血透费用。现场,两位老人几度哽咽。

    遗憾的是,2016年底,李德利还是带着遗憾走了。

    他的坚持

    每月只有五六百元退休金 他买来手套和围巾献爱心

    “老伴临走前,一直就跟我唠叨,说等以后我们手头宽裕了,要把钱拿出来,帮助需要帮助的人,把这份爱心延续下去。”今年73岁的潘小毛在老伴过世后,始终惦记着这份嘱托。他曾多次找到记者,希望把钱交给报社,帮助其他需要帮助的人。几天前,潘小毛看到暖心行动的报道,再次打来电话:“我来给这些孩子买手套和围巾吧,明天就送过来!”

    前天下午,记者见到了潘小毛老人和爱心司机陈华民,他们手上拎着几大袋沉甸甸的包裹,里面是100副儿童手套和50条大大的围巾。陈师傅说,知道潘老伯想参与暖心行动,为贵州的贫困儿童捐献衣服,他就带着老人去服装市场进行采购。“服装店的老板还问我们买这么多要去干什么,我们说要捐给贵州的贫困孩子,那个老板一听是献爱心,就只收了成本价。”陈师傅笑着说。

    别看潘老伯大方地为贵州的贫困儿童采购过冬装备,实际上,老人的日子依旧过得紧巴巴。

    “现在他每个月拿到手的退休金只有五六百元,平日里省吃俭用,却总想着拿出钱帮助别人。”陈师傅向记者感叹说。

    将剩下的8000元捐出去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这次,潘老伯为暖心活动特意准备了1万元现金。原本考虑到老人现在独自生活,经济也不富裕,虽然传递爱心的意愿十分坚定,但记者不想让他破费太多。没想到除了给贵州孩子们买手套和围巾花费的2000元外,老人坚持要将剩下的8000元转交给鄞州区慈善总会。

    “我老伴生病的时候,很多爱心市民帮助过我们,现在我想把这笔钱捐出去,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我自己一个人过,用不到这些钱。”前天下午,记者陪同潘老伯前往鄞州区慈善总会。拿到捐款证书的潘老伯开心地说,他觉得内心无比踏实,“这一年多来总是吃不好睡不好,心里老惦记着这件事,现在总算了却了老伴的一桩心愿,我也安心了。”

    除此之外,为了表达对现代金报的感谢,潘老伯还特意送来了一面锦旗,上书——“媒介先锋,为民解忧”。

    他的心病

    想找回走丢28年的儿子 希望大家能帮帮他

    “如果有哪些孤儿需要帮助,我这些钱就专项资助这些孩子,算是我的一点心意。”说起孩子,潘老伯的眼神有些黯然,“这是我老伴生前最放心不下的一件事,是我们的一块心病。”

    事情要追溯到28年前,潘老伯的独子潘世光骑着自行车离家出走,从此再也没有回来。“以前,他经常骑着自行车去外婆家,我们以为天黑就回来了,谁知道这一别就再也没机会相见了。”潘老伯的衣兜里有本通讯录,里面夹着两张照片,一张是他和妻子李德利的合影,一张是儿子小时候的照片,“无论到哪里,我都带着这些照片,有时候一个人难过的时候,就把照片拿出来看一看,就好像他们还陪着我一样。”

    据潘老伯回忆,儿子大概1米70左右,瘦瘦的,鼻子下面有一颗痣,“走丢的时候刚好是夏天,我报警了,但一点消息没有。”

    刚走失的那几年,潘小毛基本每天都会骑着自行车在宁波周边转,希望能找到儿子,但至今杳无音信。

    “如果儿子还在,今年47岁,属猪,他走丢时只有19岁。”如今,潘老伯想寻找失散28年的儿子。

    希望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下,这位善心的老人可以找回失散多年的儿子,重聚天伦之乐。现代金报记者薛曹盛陶倪 摄影记者张培坚

    原标题:他每月只有五六百元退休金 却拿出省吃俭用的1万元传递爱心

省吃俭用传递爱心的他希望找到失散28年的儿子

2018年1月13日 09:00 来源:现代金报

    “我一个人烟酒不沾,省一点够用,这些东西送给孩子们,让他们过个温暖年。”前天,“宁波福彩”爱心宁波暖心行动迎来了两位特殊的老朋友——姜山镇仪门村村民潘小毛和宁波市出租汽车有限公司雷锋车队司机陈华民。他们带着几大包沉甸甸的礼物匆匆赶来,希望把这些暖心礼物送给远在贵州加勉乡的贫困学童。

    此外,潘老伯也想借助现代金报的平台,寻找失散28年的儿子。如果大家有这方面的线索,可以和孩子取得联系,拨打暖心热线66111111。

    他的故事

    妻子得尿毒症借钱治病 报道后引起社会关注

    今年暖心活动伊始,记者就发出为贵州从江县加勉乡贫困学童筹集冬季衣物的倡议,也获得了许多爱心人士的大力支持,棉袄、棉裤、羽绒服、帽子、鞋子……爱心物资从四面八方涌来。但让记者没想到的是,会在这次活动中再次见到潘小毛和陈华民。

    说起他们的故事,现代金报的老读者想必不会陌生。2007年,双目失明的李德利查出了尿毒症,对她和丈夫潘小毛来说,根本无法负担每年4万元左右的医药费。于是,潘小毛只能四处借钱给妻子治病。

    2014年夏天,现代金报推出系列报道,讲述了雷锋车队司机陈华民四年多免费接送尿毒症老人李德利的暖心故事。系列报道引起了宁波市委市政府的重视,时任宁波市委书记的刘奇说,宁波是大爱之城,社会上更多的人应该像陈师傅一样,力所能及地去帮老人一把。2014年7月31日,现代金报组织爱心市民看望李德利老人。宁波海曙金通驾驶培训中心校长张金鹤亲手将1万元爱心款送到老人手中,包揽了她下半年的血透费用。现场,两位老人几度哽咽。

    遗憾的是,2016年底,李德利还是带着遗憾走了。

    他的坚持

    每月只有五六百元退休金 他买来手套和围巾献爱心

    “老伴临走前,一直就跟我唠叨,说等以后我们手头宽裕了,要把钱拿出来,帮助需要帮助的人,把这份爱心延续下去。”今年73岁的潘小毛在老伴过世后,始终惦记着这份嘱托。他曾多次找到记者,希望把钱交给报社,帮助其他需要帮助的人。几天前,潘小毛看到暖心行动的报道,再次打来电话:“我来给这些孩子买手套和围巾吧,明天就送过来!”

    前天下午,记者见到了潘小毛老人和爱心司机陈华民,他们手上拎着几大袋沉甸甸的包裹,里面是100副儿童手套和50条大大的围巾。陈师傅说,知道潘老伯想参与暖心行动,为贵州的贫困儿童捐献衣服,他就带着老人去服装市场进行采购。“服装店的老板还问我们买这么多要去干什么,我们说要捐给贵州的贫困孩子,那个老板一听是献爱心,就只收了成本价。”陈师傅笑着说。

    别看潘老伯大方地为贵州的贫困儿童采购过冬装备,实际上,老人的日子依旧过得紧巴巴。

    “现在他每个月拿到手的退休金只有五六百元,平日里省吃俭用,却总想着拿出钱帮助别人。”陈师傅向记者感叹说。

    将剩下的8000元捐出去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这次,潘老伯为暖心活动特意准备了1万元现金。原本考虑到老人现在独自生活,经济也不富裕,虽然传递爱心的意愿十分坚定,但记者不想让他破费太多。没想到除了给贵州孩子们买手套和围巾花费的2000元外,老人坚持要将剩下的8000元转交给鄞州区慈善总会。

    “我老伴生病的时候,很多爱心市民帮助过我们,现在我想把这笔钱捐出去,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我自己一个人过,用不到这些钱。”前天下午,记者陪同潘老伯前往鄞州区慈善总会。拿到捐款证书的潘老伯开心地说,他觉得内心无比踏实,“这一年多来总是吃不好睡不好,心里老惦记着这件事,现在总算了却了老伴的一桩心愿,我也安心了。”

    除此之外,为了表达对现代金报的感谢,潘老伯还特意送来了一面锦旗,上书——“媒介先锋,为民解忧”。

    他的心病

    想找回走丢28年的儿子 希望大家能帮帮他

    “如果有哪些孤儿需要帮助,我这些钱就专项资助这些孩子,算是我的一点心意。”说起孩子,潘老伯的眼神有些黯然,“这是我老伴生前最放心不下的一件事,是我们的一块心病。”

    事情要追溯到28年前,潘老伯的独子潘世光骑着自行车离家出走,从此再也没有回来。“以前,他经常骑着自行车去外婆家,我们以为天黑就回来了,谁知道这一别就再也没机会相见了。”潘老伯的衣兜里有本通讯录,里面夹着两张照片,一张是他和妻子李德利的合影,一张是儿子小时候的照片,“无论到哪里,我都带着这些照片,有时候一个人难过的时候,就把照片拿出来看一看,就好像他们还陪着我一样。”

    据潘老伯回忆,儿子大概1米70左右,瘦瘦的,鼻子下面有一颗痣,“走丢的时候刚好是夏天,我报警了,但一点消息没有。”

    刚走失的那几年,潘小毛基本每天都会骑着自行车在宁波周边转,希望能找到儿子,但至今杳无音信。

    “如果儿子还在,今年47岁,属猪,他走丢时只有19岁。”如今,潘老伯想寻找失散28年的儿子。

    希望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下,这位善心的老人可以找回失散多年的儿子,重聚天伦之乐。现代金报记者薛曹盛陶倪 摄影记者张培坚

    原标题:他每月只有五六百元退休金 却拿出省吃俭用的1万元传递爱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