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抗战老兵许克杰:从贫困孤儿走向革命路

2014-9-2 18:48:59

来源:中国江苏网 作者:赵筱青

原标题:抗战老兵许克杰:从贫困孤儿走向革命路

  许克杰呼吁:历史不容忘却。

86岁的抗战老兵许克杰。

许克杰和82岁的老伴李正夫是革命夫妻。

  中国江苏网9月2日讯 (记者 赵筱青) 许克杰,十二集团军原副军职顾问,山西省榆次县人,1928年8月出生,1940年6月入伍,1945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战士、参谋、团长、师长、副军长等职。参加过百团大战、跃进大别山、淮海、渡江和进军大西南等战役,1951年参加抗美援朝五次作战,1987年11月离职休养。1949年12月被授予甲等战斗英雄,1955年8月被授予三级独立自由奖章、朝鲜二级独立勋章,1988年7月被中央军委授予“独立功勋荣誉章”。 “77年前,中国共产党面对山河沦丧、亡国灭种的危难形势,举起了抗日救国的大旗,我既是日寇侵华罪恶史的受害者、见证者,又是八年抗日战争的亲历者。”今天,86岁的许克杰在老伴李正夫的陪同下,从徐州来到南京,向记者讲述了那段艰苦卓绝的烽火岁月。

  贫苦小长工走向革命路

  1928年,许克杰出生于山西榆次县一个贫困的农家,在他7个月尚在襁褓中时,母亲因病离世,而在外务工多年的父亲也杳无音讯被传客死异乡,成了孤儿的许克杰是被外婆拉扯大的。

  外婆靠缝缝补补、浆洗衣服赚取一点微博的收入与许克杰相依为命,10岁那年,年迈的外婆流着泪对许克杰说:“孩子,外婆实在没办法养活你,给你找条活路吧。”于是,年仅10岁的许克杰被送到了地主家干杂活,一个年幼的孩子,每天承担各种繁杂的活计,还经常遭受虐打,连饭都吃不饱。

  两年后的一天,八路军来到了村里,许克杰见他们对村民尤其是孩子特别好,许克杰就想跟着大部队走,但当时因年幼扛不动枪,八路军并没有吸纳他。坚定的许克杰竟然心一横连夜从地主家逃了出来,跟着大部队走了整整三天,部队领导被许克杰的坚毅打动,留下了他。1940年,许克杰成了一位光荣的八路军游击队员,而同年的8月,百团大战打响,12岁的许克杰负责在后方张贴革命传单。

  1942年,日军对太行山根据地发动空前的大扫荡。许克杰回忆,敌机每天数十次对根据地进行狂轰滥炸,很多老百姓家破人亡,流离失所,再加上日军对根据地实行“三光政策”,许克杰至今都无法忘却“无人区”的惨境,日军所到村庄房屋全部被烧毁,整个村庄尸横遍野。当时14岁的许克杰和战友们看到此景,义愤填膺,更加坚定了抗日的决心。

  激烈难忘的韩略伏击战

  而这么多年以来,最让许克杰难忘的是韩略伏击战。虽然许老已是86岁高龄,却对那场战役记忆犹新。

  他向记者回忆,1943年秋,华北日军调集万余人,对太岳区实行“铁滚式”扫荡,企图将根据地摧毁,建立“山岳剿共实验区”。太岳二分区386旅兼十六团奉命在王近山旅长带领下,赴延安保卫陕甘宁边区。

  10月23日,部队到达洪洞县韩略村附近宿营,王旅长从地方党组织提供的情报中得知临屯公路敌军卡车活动频繁情况后,决定利用韩略村有利地形打个速战速决的伏击战。

  第二天凌晨,部队全部进入设伏阵地,用田里的高粱秆、玉米秸进行严密伪装。9点过后,观察哨报告,鬼子汽车来了。王旅长用望远镜观看后,命令部队马上准备战斗,并强调不管鬼子来多少,都要狠狠地打,全部消灭。

  “六连首先用手榴弹和掷弹筒向敌人车队尾部猛烈开火,击中最后两辆汽车,堵住敌人退路。这时,公路两侧的四连、五连用机枪、手榴弹一齐猛击敌人。先头几辆车的日军见势头不对,开足马力想冲过去,遇到九连迎头拦击。日军被打得晕头转向,慌忙跳下车,端起刺刀向公路两旁冲击。我四连、五连指战员在轻重机枪掩护和民兵配合下,与鬼子展开肉搏战,拼杀异常激烈。”许老回忆起来时双手挥动着,仿佛正置身于那场战斗。

  枪声渐渐稀疏下来,敌人已基本被歼。担负防敌向县城逃跑的六连连长杨怀年带着一个班仍守在路旁小山包上。他看到战斗将要结束,可自己一枪没放,一个敌人也没有抓到,心里很不自在。这时,突然在距他七八米远的斜坡上冒出5个敌人,其中一个指挥官模样的挥舞着指挥刀,张牙舞爪向小山包扑了上来。正因没打上仗,有气没处使的杨怀年喜出望外,只听他大喊一声“打!”,几个敌人全部被报销了,有具尸体肩章上挂的还是将军军衔。

  许老颇为自豪地说:“伏击战持续约3个小时,180多个敌人除3人逃脱外,其余全部被歼。我们缴获92式重机枪1挺,歪把轻机枪2挺,掷弹筒3具,步枪80多支,击毁小车3辆、卡车10辆。我团仅伤亡10多人。当日军纠集重兵,在飞机掩护下前来增援时,王旅长率领部队早已带着战利品迅速转移了。”

  从缴获文件中得知,这股敌人是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部组织的“战地观战团”,成员是日本“支那派遣军步兵学校”第五、第六中队和一些军官,内有少将旅团长服部直臣,有联队长6名,其中还包括日本天皇的侄儿。这场韩略伏击战,使日本朝野震惊,被八路军总部称为三十六计中“顺手牵羊”的典型战例。

  抗战胜利69年后的今天,这位86岁的老兵如今与老伴儿过着幸福的晚年生活,但谈起那段抗战岁月,他依旧深有感触:“日本在投降书上签字已69年了,但军国主义仍阴魂不散,右翼势力频频制造事端。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历史已经过去,但,不能忘记!”

 


声明: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东方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21-962007

抗战老兵许克杰:从贫困孤儿走向革命路

2014年9月2日 18:48 来源:中国江苏网

原标题:抗战老兵许克杰:从贫困孤儿走向革命路

  许克杰呼吁:历史不容忘却。

86岁的抗战老兵许克杰。

许克杰和82岁的老伴李正夫是革命夫妻。

  中国江苏网9月2日讯 (记者 赵筱青) 许克杰,十二集团军原副军职顾问,山西省榆次县人,1928年8月出生,1940年6月入伍,1945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战士、参谋、团长、师长、副军长等职。参加过百团大战、跃进大别山、淮海、渡江和进军大西南等战役,1951年参加抗美援朝五次作战,1987年11月离职休养。1949年12月被授予甲等战斗英雄,1955年8月被授予三级独立自由奖章、朝鲜二级独立勋章,1988年7月被中央军委授予“独立功勋荣誉章”。 “77年前,中国共产党面对山河沦丧、亡国灭种的危难形势,举起了抗日救国的大旗,我既是日寇侵华罪恶史的受害者、见证者,又是八年抗日战争的亲历者。”今天,86岁的许克杰在老伴李正夫的陪同下,从徐州来到南京,向记者讲述了那段艰苦卓绝的烽火岁月。

  贫苦小长工走向革命路

  1928年,许克杰出生于山西榆次县一个贫困的农家,在他7个月尚在襁褓中时,母亲因病离世,而在外务工多年的父亲也杳无音讯被传客死异乡,成了孤儿的许克杰是被外婆拉扯大的。

  外婆靠缝缝补补、浆洗衣服赚取一点微博的收入与许克杰相依为命,10岁那年,年迈的外婆流着泪对许克杰说:“孩子,外婆实在没办法养活你,给你找条活路吧。”于是,年仅10岁的许克杰被送到了地主家干杂活,一个年幼的孩子,每天承担各种繁杂的活计,还经常遭受虐打,连饭都吃不饱。

  两年后的一天,八路军来到了村里,许克杰见他们对村民尤其是孩子特别好,许克杰就想跟着大部队走,但当时因年幼扛不动枪,八路军并没有吸纳他。坚定的许克杰竟然心一横连夜从地主家逃了出来,跟着大部队走了整整三天,部队领导被许克杰的坚毅打动,留下了他。1940年,许克杰成了一位光荣的八路军游击队员,而同年的8月,百团大战打响,12岁的许克杰负责在后方张贴革命传单。

  1942年,日军对太行山根据地发动空前的大扫荡。许克杰回忆,敌机每天数十次对根据地进行狂轰滥炸,很多老百姓家破人亡,流离失所,再加上日军对根据地实行“三光政策”,许克杰至今都无法忘却“无人区”的惨境,日军所到村庄房屋全部被烧毁,整个村庄尸横遍野。当时14岁的许克杰和战友们看到此景,义愤填膺,更加坚定了抗日的决心。

  激烈难忘的韩略伏击战

  而这么多年以来,最让许克杰难忘的是韩略伏击战。虽然许老已是86岁高龄,却对那场战役记忆犹新。

  他向记者回忆,1943年秋,华北日军调集万余人,对太岳区实行“铁滚式”扫荡,企图将根据地摧毁,建立“山岳剿共实验区”。太岳二分区386旅兼十六团奉命在王近山旅长带领下,赴延安保卫陕甘宁边区。

  10月23日,部队到达洪洞县韩略村附近宿营,王旅长从地方党组织提供的情报中得知临屯公路敌军卡车活动频繁情况后,决定利用韩略村有利地形打个速战速决的伏击战。

  第二天凌晨,部队全部进入设伏阵地,用田里的高粱秆、玉米秸进行严密伪装。9点过后,观察哨报告,鬼子汽车来了。王旅长用望远镜观看后,命令部队马上准备战斗,并强调不管鬼子来多少,都要狠狠地打,全部消灭。

  “六连首先用手榴弹和掷弹筒向敌人车队尾部猛烈开火,击中最后两辆汽车,堵住敌人退路。这时,公路两侧的四连、五连用机枪、手榴弹一齐猛击敌人。先头几辆车的日军见势头不对,开足马力想冲过去,遇到九连迎头拦击。日军被打得晕头转向,慌忙跳下车,端起刺刀向公路两旁冲击。我四连、五连指战员在轻重机枪掩护和民兵配合下,与鬼子展开肉搏战,拼杀异常激烈。”许老回忆起来时双手挥动着,仿佛正置身于那场战斗。

  枪声渐渐稀疏下来,敌人已基本被歼。担负防敌向县城逃跑的六连连长杨怀年带着一个班仍守在路旁小山包上。他看到战斗将要结束,可自己一枪没放,一个敌人也没有抓到,心里很不自在。这时,突然在距他七八米远的斜坡上冒出5个敌人,其中一个指挥官模样的挥舞着指挥刀,张牙舞爪向小山包扑了上来。正因没打上仗,有气没处使的杨怀年喜出望外,只听他大喊一声“打!”,几个敌人全部被报销了,有具尸体肩章上挂的还是将军军衔。

  许老颇为自豪地说:“伏击战持续约3个小时,180多个敌人除3人逃脱外,其余全部被歼。我们缴获92式重机枪1挺,歪把轻机枪2挺,掷弹筒3具,步枪80多支,击毁小车3辆、卡车10辆。我团仅伤亡10多人。当日军纠集重兵,在飞机掩护下前来增援时,王旅长率领部队早已带着战利品迅速转移了。”

  从缴获文件中得知,这股敌人是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部组织的“战地观战团”,成员是日本“支那派遣军步兵学校”第五、第六中队和一些军官,内有少将旅团长服部直臣,有联队长6名,其中还包括日本天皇的侄儿。这场韩略伏击战,使日本朝野震惊,被八路军总部称为三十六计中“顺手牵羊”的典型战例。

  抗战胜利69年后的今天,这位86岁的老兵如今与老伴儿过着幸福的晚年生活,但谈起那段抗战岁月,他依旧深有感触:“日本在投降书上签字已69年了,但军国主义仍阴魂不散,右翼势力频频制造事端。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历史已经过去,但,不能忘记!”

 


声明: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东方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21-96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