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少年说》的真情告白 是不是你的“同款青春”

2018-7-6 11:53:13

来源:华西都市报

    “小小少年很少烦恼"眼望四周阳光照"小小少年很少烦恼"但愿永远这样好……”也许当初唱着这首歌的少年们,现在已经悄然长大,步入社会了。而这首歌所描绘的“少年无烦恼”的景象,似乎也与现在的社会有些格格不入了。当下的少年们,不仅有着烦恼和忧愁,还有着渴望倾诉的迫切心情。

    在此情景之下,一档倾听少年们的诉求、接受少年们“吐槽”的综艺节目——《少年说》开播。节目把镜头转向课堂之外,真实纪录来自中小学生的肺腑之言。

    节目中,导演组在国内的数所学校设下“勇气台”,以求给少年们提供一个自由诉说的表达环境。学生们可以走上“勇气台”,大声说出自己的心声。而这些心声中,有对学习压力的发泄,有对父母的恳求和疑问,有对同窗的感谢和告白,也有成长过程中的“生长痛”。

    可以说,少年们的青春群像,在节目中《少年说》展现得淋漓尽致。

    “别人家的孩子”

    成为孩子们成长中的苦闷

    “有一个人他(她)什么时候都好、十项全能,他(她)就是‘别人家的孩子’!”这两年,“别人家的孩子”绝对成为了网络热词,由此衍生出一系列的“别人家”词组,比如“别人家的老公”、“别人家的学校”、“别人家的公司”,如此种种,都透露出同样的主题,那就是无论什么,都属“别人家的”最好。

    也许大部分人的童年中,都生活着一个隐形的“别人家的孩子”,他们是父母挂在嘴边的高频率词汇:他们不仅成绩优异、特长满分,虽不是三头六臂、却又无所不能。他们是无数孩子成长中如影随形的“小阴影”,是自己怎么努力都达不到的远方。

    可以说,“别人家的孩子”实在是当下中国家庭教育里,太过于典型的存在。所以,作为一档立意为倾诉少年们心声的综艺,在《少年说》第一期节目中,关于“别人家的孩子”这个话题,就足够吸引眼球。

    而引爆这个话题的,就是一名叫做袁璟颐的女生。

    “为什么‘别人家的孩子’会给我那么大的压力呢?因为妈妈拿来跟我对比的,是我那个全班、全年级、全校、甚至全联盟第一的闺蜜。所以妈妈老是说,‘你看你成绩那么差,为什么她会跟你做朋友’。”当身量小小的袁璟颐站上“勇气台”,拼尽全力吼出心中的苦闷,对抗着来自母亲的压力。她的眼神坚定而又疑惑地问着台下的妈妈:“孩子不是只有‘别人家’的好,你自己家的女儿也很努力,为什么你不看一下?”

    面对女儿“控诉”

    妈妈依然沉浸在说教中

    相信这样的疑问,在许多人的童年中都不止一次地问过——“我到底什么比不过别人?”

    所以,这样的场景出现在《少年说》时,第一时间引起了很多观众的共鸣。可是,面对女儿满腹委屈的“控诉”,袁璟颐的妈妈反而没有说出安慰的话语,而是摆出了大段的道理告诉女儿:“我知道一直在不断打击你,因为我认为在你的性格里,不打击的话,你就会有点飘。”到最后,袁璟颐急得眼泪都飙出来,但妈妈好像依然沉浸在自己的“说教”中,全然没有了解女儿想要表达的心声。

    戏剧化的是,在袁璟颐之后登上“勇气台”的,就是她的闺蜜,那位“别人家的孩子”。

    虽然学习成绩能够问鼎全校第一,但这位女生依然有着如袁璟颐一般的困扰。“我就是‘别人家的孩子’,但是,我家里也有一个‘别人家的孩子’。妈妈经常跟我说:‘你们班上的同学,体育都及格了。而你呢?什么都不行’。”饶是学霸,依旧不免被父母拿去比较。但这位名叫吴笛的女孩子,站在台上,面对如此多的同学和家长,勇敢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点和缺点。在成长的路上,我们遇到的最大敌人,不是‘别人家的孩子’,而是我们自己!”

    无法得知,节目结束之后,袁璟颐的妈妈能否承认并正视自己家孩子。但在《少年说》这一期节目播出时,网络上关于“别人家的孩子”的热议,成功地刷爆了家长们的屏幕。“试问谁的童年没有一个别人家的孩子?”“这简直就是我的同款青春!”细看网友的评论,其实《少年说》所展示的家庭教育中的景象,何尝又不是当下的群像呢?

    女孩的哀求

    减肥之前想吃红烧肉

    “我们的培训班,什么时候可以少一点?”

    “我可不可以少吃一碗饭?”

    “不要再说我胖了,我真的很想吃肉!”

    “我真的很喜欢跳舞,我可不可以坚持我的梦想!”

    这些看起来五花八门、风马不相及的话语,其实都是当下“少年之烦恼”。少年的世界中,他们所苦恼的问题,并不仅仅是学业、家庭,和同学关系。成长过程中的细枝末节,看似幼稚、无关痛痒,但确确实实是少年们难以言诉的心事。在《少年说》中,一张张稚嫩、未经世事的脸庞,踏上“勇气台”倾泻着成长中的“小抗议”,其中有的令人捧腹,有的却让人深思。

    一名女同学站到台上,就说出了自己对红烧肉的渴望之情。原来她在妈妈的要求下,已经与减肥抗争了一段时间。“老妈总嫌我胖,但我最喜欢吃的,就是你给我做的红烧肉。我答应你好好减肥,但是在减肥之前,我能不能光明正大吃一回红烧肉?我真的很想吃肉!”

    女同学的哀求,逗得台下同学们笑得合不拢嘴,这些看似略带幽默的“苦恼”,像极了青葱岁月里那个爱吃又担心身材的自己。

    成长中的点滴小事,其实都是青春的纪念。

    还有一位从小吃鸡蛋和苹果长大的男同学,对着台下的妈妈大声说:“再也不想吃鸡蛋和苹果了。”

    妈妈笑着回答:“好的,不吃就不吃,你现在已经长大了”。

    宣泄式的表达

    都在曾经的青春里存在

    还有上台为自己老师“征婚”的女生文静,她无奈地说,老师已经30岁了却还没有男朋友,这样的“苦恼”让大家忍俊不禁。最后,她与老师约定,老师要在自己中考前找到男朋友,而她尽量争取考到“6A”。

    要吃肉、不要吃鸡蛋苹果、替老师征婚、不想再学拳击、还有抱怨妈妈老爱撒娇……少年们成长过程中的“小抗争”可谓千奇百怪。但这同样也是在告诉着身边的家长和老师,他们渴望着一个可以平等交流的位置,而不是一味的听之任之。

    大到人生理想,小到衣食住行,这些在岁月中愈发坚定的少年少女,其实已经有能力朝着自己想要的方向前进。

    学了7年舞蹈、通过了12级舞蹈考试的彭同学,因为学习成绩下滑,被妈妈停了舞蹈课,她不知可不可以继续坚持自己的理想,她踏上“勇气台”对母亲喊道:“我是真的很喜欢舞蹈。”

    听起来心酸苦楚,自己想要的未来却掌握在父母的手中。《少年说》给予了一次平等交流的机会,能够让她说出自己的心声。面对妈妈要求的“考进年级前100名”的要求,她抹着眼泪说自己办不到,几番试探之后,终于将条件谈到了“年级前150名”。

    有欢笑有眼泪,有痛苦也有收获。这档聚焦于青少年成长历程中吐露心声的节目为什么能走红?其实在网友的评论里看来,节目中少年们真实又不做作情感表达,宣泄出的苦恼与抱怨,何尝不是历经过青春的人们的共感呢?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李雨心

    原标题:《少年说》的真情告白 是不是你的“同款青春”

    

《少年说》的真情告白 是不是你的“同款青春”

2018年7月6日 11:53 来源:华西都市报

    “小小少年很少烦恼"眼望四周阳光照"小小少年很少烦恼"但愿永远这样好……”也许当初唱着这首歌的少年们,现在已经悄然长大,步入社会了。而这首歌所描绘的“少年无烦恼”的景象,似乎也与现在的社会有些格格不入了。当下的少年们,不仅有着烦恼和忧愁,还有着渴望倾诉的迫切心情。

    在此情景之下,一档倾听少年们的诉求、接受少年们“吐槽”的综艺节目——《少年说》开播。节目把镜头转向课堂之外,真实纪录来自中小学生的肺腑之言。

    节目中,导演组在国内的数所学校设下“勇气台”,以求给少年们提供一个自由诉说的表达环境。学生们可以走上“勇气台”,大声说出自己的心声。而这些心声中,有对学习压力的发泄,有对父母的恳求和疑问,有对同窗的感谢和告白,也有成长过程中的“生长痛”。

    可以说,少年们的青春群像,在节目中《少年说》展现得淋漓尽致。

    “别人家的孩子”

    成为孩子们成长中的苦闷

    “有一个人他(她)什么时候都好、十项全能,他(她)就是‘别人家的孩子’!”这两年,“别人家的孩子”绝对成为了网络热词,由此衍生出一系列的“别人家”词组,比如“别人家的老公”、“别人家的学校”、“别人家的公司”,如此种种,都透露出同样的主题,那就是无论什么,都属“别人家的”最好。

    也许大部分人的童年中,都生活着一个隐形的“别人家的孩子”,他们是父母挂在嘴边的高频率词汇:他们不仅成绩优异、特长满分,虽不是三头六臂、却又无所不能。他们是无数孩子成长中如影随形的“小阴影”,是自己怎么努力都达不到的远方。

    可以说,“别人家的孩子”实在是当下中国家庭教育里,太过于典型的存在。所以,作为一档立意为倾诉少年们心声的综艺,在《少年说》第一期节目中,关于“别人家的孩子”这个话题,就足够吸引眼球。

    而引爆这个话题的,就是一名叫做袁璟颐的女生。

    “为什么‘别人家的孩子’会给我那么大的压力呢?因为妈妈拿来跟我对比的,是我那个全班、全年级、全校、甚至全联盟第一的闺蜜。所以妈妈老是说,‘你看你成绩那么差,为什么她会跟你做朋友’。”当身量小小的袁璟颐站上“勇气台”,拼尽全力吼出心中的苦闷,对抗着来自母亲的压力。她的眼神坚定而又疑惑地问着台下的妈妈:“孩子不是只有‘别人家’的好,你自己家的女儿也很努力,为什么你不看一下?”

    面对女儿“控诉”

    妈妈依然沉浸在说教中

    相信这样的疑问,在许多人的童年中都不止一次地问过——“我到底什么比不过别人?”

    所以,这样的场景出现在《少年说》时,第一时间引起了很多观众的共鸣。可是,面对女儿满腹委屈的“控诉”,袁璟颐的妈妈反而没有说出安慰的话语,而是摆出了大段的道理告诉女儿:“我知道一直在不断打击你,因为我认为在你的性格里,不打击的话,你就会有点飘。”到最后,袁璟颐急得眼泪都飙出来,但妈妈好像依然沉浸在自己的“说教”中,全然没有了解女儿想要表达的心声。

    戏剧化的是,在袁璟颐之后登上“勇气台”的,就是她的闺蜜,那位“别人家的孩子”。

    虽然学习成绩能够问鼎全校第一,但这位女生依然有着如袁璟颐一般的困扰。“我就是‘别人家的孩子’,但是,我家里也有一个‘别人家的孩子’。妈妈经常跟我说:‘你们班上的同学,体育都及格了。而你呢?什么都不行’。”饶是学霸,依旧不免被父母拿去比较。但这位名叫吴笛的女孩子,站在台上,面对如此多的同学和家长,勇敢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点和缺点。在成长的路上,我们遇到的最大敌人,不是‘别人家的孩子’,而是我们自己!”

    无法得知,节目结束之后,袁璟颐的妈妈能否承认并正视自己家孩子。但在《少年说》这一期节目播出时,网络上关于“别人家的孩子”的热议,成功地刷爆了家长们的屏幕。“试问谁的童年没有一个别人家的孩子?”“这简直就是我的同款青春!”细看网友的评论,其实《少年说》所展示的家庭教育中的景象,何尝又不是当下的群像呢?

    女孩的哀求

    减肥之前想吃红烧肉

    “我们的培训班,什么时候可以少一点?”

    “我可不可以少吃一碗饭?”

    “不要再说我胖了,我真的很想吃肉!”

    “我真的很喜欢跳舞,我可不可以坚持我的梦想!”

    这些看起来五花八门、风马不相及的话语,其实都是当下“少年之烦恼”。少年的世界中,他们所苦恼的问题,并不仅仅是学业、家庭,和同学关系。成长过程中的细枝末节,看似幼稚、无关痛痒,但确确实实是少年们难以言诉的心事。在《少年说》中,一张张稚嫩、未经世事的脸庞,踏上“勇气台”倾泻着成长中的“小抗议”,其中有的令人捧腹,有的却让人深思。

    一名女同学站到台上,就说出了自己对红烧肉的渴望之情。原来她在妈妈的要求下,已经与减肥抗争了一段时间。“老妈总嫌我胖,但我最喜欢吃的,就是你给我做的红烧肉。我答应你好好减肥,但是在减肥之前,我能不能光明正大吃一回红烧肉?我真的很想吃肉!”

    女同学的哀求,逗得台下同学们笑得合不拢嘴,这些看似略带幽默的“苦恼”,像极了青葱岁月里那个爱吃又担心身材的自己。

    成长中的点滴小事,其实都是青春的纪念。

    还有一位从小吃鸡蛋和苹果长大的男同学,对着台下的妈妈大声说:“再也不想吃鸡蛋和苹果了。”

    妈妈笑着回答:“好的,不吃就不吃,你现在已经长大了”。

    宣泄式的表达

    都在曾经的青春里存在

    还有上台为自己老师“征婚”的女生文静,她无奈地说,老师已经30岁了却还没有男朋友,这样的“苦恼”让大家忍俊不禁。最后,她与老师约定,老师要在自己中考前找到男朋友,而她尽量争取考到“6A”。

    要吃肉、不要吃鸡蛋苹果、替老师征婚、不想再学拳击、还有抱怨妈妈老爱撒娇……少年们成长过程中的“小抗争”可谓千奇百怪。但这同样也是在告诉着身边的家长和老师,他们渴望着一个可以平等交流的位置,而不是一味的听之任之。

    大到人生理想,小到衣食住行,这些在岁月中愈发坚定的少年少女,其实已经有能力朝着自己想要的方向前进。

    学了7年舞蹈、通过了12级舞蹈考试的彭同学,因为学习成绩下滑,被妈妈停了舞蹈课,她不知可不可以继续坚持自己的理想,她踏上“勇气台”对母亲喊道:“我是真的很喜欢舞蹈。”

    听起来心酸苦楚,自己想要的未来却掌握在父母的手中。《少年说》给予了一次平等交流的机会,能够让她说出自己的心声。面对妈妈要求的“考进年级前100名”的要求,她抹着眼泪说自己办不到,几番试探之后,终于将条件谈到了“年级前150名”。

    有欢笑有眼泪,有痛苦也有收获。这档聚焦于青少年成长历程中吐露心声的节目为什么能走红?其实在网友的评论里看来,节目中少年们真实又不做作情感表达,宣泄出的苦恼与抱怨,何尝不是历经过青春的人们的共感呢?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李雨心

    原标题:《少年说》的真情告白 是不是你的“同款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