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携手上海歌剧院,和慧中国舞台首秀《图兰朵》

2019-12-12 16:05:31

来源:文汇报

    携手上海歌剧院,和慧中国舞台首秀《图兰朵》

    明晚起在上海大剧院连演三场

    

    上海歌剧院与上海大剧院联合出品、由和慧(前排右)饰演图兰朵公主的普契尼歌剧《图兰朵》昨天向媒体开放排练。本报记者 叶辰亮摄

    ■本报首席记者 黄启哲

    明晚起,经典歌剧《图兰朵》将在大剧院连演三场。这是该剧在今夏揭幕迪拜歌剧院2019—2020年演出季后,首度以更为强大的演出阵容和升级制作回到中国上演——由上海歌剧院院长许忠执棒,世界著名女高音歌唱家和慧饰演中国公主图兰朵。这也是和慧在中国舞台的图兰朵首秀。

    作为在海外最负盛名的中国歌唱家之一,也是唯一一位作为女一号登上米兰斯卡拉歌剧院扮演托斯卡、蝴蝶夫人和阿依达的中国人,和慧的加盟,让该剧在沪上未演先热。开票信息一经公布,三场演出门票便很快售罄,就连加座票也是一票难求。

    《今夜无人入睡》是许多中国人对于歌剧的最初印象

    此次演出的《图兰朵》由上海歌剧院与上海大剧院联合出品,上海歌剧院制作。昨天的彩排演出中,只见舞台上头戴金色头饰身着红色纱裙的和慧,从廊桥缓步走到台中央,以图兰朵公主形象亮相。

    创作于上世纪20年代的《图兰朵》是普契尼最伟大的三幕歌剧,同时也是他人生的最后一部作品,是一部未竟之作。取材于《一千零一夜》,《图兰朵》展现了百年前西方人想象中的东方传奇。在过去的近一个世纪里,凭借其戏剧化的情节、宏达华美的场景与神秘的东方色彩,成为歌剧舞台的经典。

    如果说剧中对于《茉莉花》的改编是西方作曲家尝试将中国旋律推介至西方舞台,那么剧中《今夜无人入睡》的旋律则成为不少中国人对于歌剧最初的印象。上世纪末,导演张艺谋更是携手指挥大师祖宾·梅塔在北京太庙之中,上演歌剧《图兰朵》,深墙宫苑成为该剧天然的皇宫背景,一时引发不少话题。

    去年上海歌剧院、上海大剧院联合出品的《图兰朵》在上海成功上演。主创希望在近百年后的今天,用更为符合东方审美与历史真实的方式重新打造该剧的布景、服饰。在此基础上,今年9月,上海歌剧院与和慧首度携手,在迪拜歌剧院2019—2020年演出季作为开幕演出上演。当晚,场内观众人数达近2000人,持久的喝彩声中谢幕长达近10分钟。

    20多年间,她曾多次拒绝演绎这个“中国公主”

    正如业界所盛赞的那样,“只要她一开口,便胜过千言万语”,和慧在舞台上对于图兰朵近乎完美的演绎令人惊艳。殊不知,在过去的20多年从艺生涯里,和慧多次拒绝演绎这个中国公主的角色。

    作为普契尼的经典之作,图兰朵是歌剧舞台上难度最大的角色之一,始终游走在高音区的旋律,对于女高音歌唱家的演唱技巧有着极高的要求。凭借对《蝴蝶夫人》的精彩演绎,她成功在国际舞台崭露头角。同为普契尼旋律里的亚洲女性角色,自然而然,邀约她演绎图兰朵的剧院不在少数。

    今年9月她在迪拜歌剧院饰演了《图兰朵》中的中国公主。对于艺术生涯迎来全盛期的和慧,一切来得刚刚好:“现在我已经充分准备好迎接她了,这是一个挑战。我会用我的演绎去表现她从对爱抗拒到被真情融化的转变,也同时展现出她人性的一面。”也正是对于图兰朵一角的挑战,让她在真正意义上完成了从抒情女高音到戏剧女高音的华丽转身。

    “打飞的”从意大利赴奥地利救场

    2019可谓是和慧艺术生涯大放异彩的一年。尤其是萨尔茨堡的救场,更是让和慧这个中国名字,在欧洲主流乐界为之疯狂。

    昨天排练前,和慧对记者详尽披露了那惊心动魄的六小时。“接到电话时已过正午,我正在意大利维罗纳排演《托斯卡》。”对方邀请她当晚即前往奥地利萨尔茨堡演出,甚至提出动用私人飞机,足见情况之紧急。尽管首演过后就没再碰过这部《阿德里安娜·勒库费勒》,尽管被“救场”的是当今歌剧界首屈一指的女明星安娜·耐特布科,和慧还是毫不犹豫地接下了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她先是回家拿了曲谱找艺术指导把作品过了一遍,随后拿上演出服,就登上了飞往萨尔茨堡的私人飞机。下了飞机她直接被送往剧院与指挥、乐坛排练。整部作品甚至还来不及全部排练完,她就站上了正式演出的舞台。“一上场就是一个大的咏叹调!”就是这一个亮相,这一开口,镇住了原本冲着安娜来的观众。这一晚的萨尔茨堡,为中国女高音歌唱家而沸腾。

推荐阅读

携手上海歌剧院,和慧中国舞台首秀《图兰朵》

2019年12月12日 16:05 来源:文汇报

    携手上海歌剧院,和慧中国舞台首秀《图兰朵》

    明晚起在上海大剧院连演三场

    

    上海歌剧院与上海大剧院联合出品、由和慧(前排右)饰演图兰朵公主的普契尼歌剧《图兰朵》昨天向媒体开放排练。本报记者 叶辰亮摄

    ■本报首席记者 黄启哲

    明晚起,经典歌剧《图兰朵》将在大剧院连演三场。这是该剧在今夏揭幕迪拜歌剧院2019—2020年演出季后,首度以更为强大的演出阵容和升级制作回到中国上演——由上海歌剧院院长许忠执棒,世界著名女高音歌唱家和慧饰演中国公主图兰朵。这也是和慧在中国舞台的图兰朵首秀。

    作为在海外最负盛名的中国歌唱家之一,也是唯一一位作为女一号登上米兰斯卡拉歌剧院扮演托斯卡、蝴蝶夫人和阿依达的中国人,和慧的加盟,让该剧在沪上未演先热。开票信息一经公布,三场演出门票便很快售罄,就连加座票也是一票难求。

    《今夜无人入睡》是许多中国人对于歌剧的最初印象

    此次演出的《图兰朵》由上海歌剧院与上海大剧院联合出品,上海歌剧院制作。昨天的彩排演出中,只见舞台上头戴金色头饰身着红色纱裙的和慧,从廊桥缓步走到台中央,以图兰朵公主形象亮相。

    创作于上世纪20年代的《图兰朵》是普契尼最伟大的三幕歌剧,同时也是他人生的最后一部作品,是一部未竟之作。取材于《一千零一夜》,《图兰朵》展现了百年前西方人想象中的东方传奇。在过去的近一个世纪里,凭借其戏剧化的情节、宏达华美的场景与神秘的东方色彩,成为歌剧舞台的经典。

    如果说剧中对于《茉莉花》的改编是西方作曲家尝试将中国旋律推介至西方舞台,那么剧中《今夜无人入睡》的旋律则成为不少中国人对于歌剧最初的印象。上世纪末,导演张艺谋更是携手指挥大师祖宾·梅塔在北京太庙之中,上演歌剧《图兰朵》,深墙宫苑成为该剧天然的皇宫背景,一时引发不少话题。

    去年上海歌剧院、上海大剧院联合出品的《图兰朵》在上海成功上演。主创希望在近百年后的今天,用更为符合东方审美与历史真实的方式重新打造该剧的布景、服饰。在此基础上,今年9月,上海歌剧院与和慧首度携手,在迪拜歌剧院2019—2020年演出季作为开幕演出上演。当晚,场内观众人数达近2000人,持久的喝彩声中谢幕长达近10分钟。

    20多年间,她曾多次拒绝演绎这个“中国公主”

    正如业界所盛赞的那样,“只要她一开口,便胜过千言万语”,和慧在舞台上对于图兰朵近乎完美的演绎令人惊艳。殊不知,在过去的20多年从艺生涯里,和慧多次拒绝演绎这个中国公主的角色。

    作为普契尼的经典之作,图兰朵是歌剧舞台上难度最大的角色之一,始终游走在高音区的旋律,对于女高音歌唱家的演唱技巧有着极高的要求。凭借对《蝴蝶夫人》的精彩演绎,她成功在国际舞台崭露头角。同为普契尼旋律里的亚洲女性角色,自然而然,邀约她演绎图兰朵的剧院不在少数。

    今年9月她在迪拜歌剧院饰演了《图兰朵》中的中国公主。对于艺术生涯迎来全盛期的和慧,一切来得刚刚好:“现在我已经充分准备好迎接她了,这是一个挑战。我会用我的演绎去表现她从对爱抗拒到被真情融化的转变,也同时展现出她人性的一面。”也正是对于图兰朵一角的挑战,让她在真正意义上完成了从抒情女高音到戏剧女高音的华丽转身。

    “打飞的”从意大利赴奥地利救场

    2019可谓是和慧艺术生涯大放异彩的一年。尤其是萨尔茨堡的救场,更是让和慧这个中国名字,在欧洲主流乐界为之疯狂。

    昨天排练前,和慧对记者详尽披露了那惊心动魄的六小时。“接到电话时已过正午,我正在意大利维罗纳排演《托斯卡》。”对方邀请她当晚即前往奥地利萨尔茨堡演出,甚至提出动用私人飞机,足见情况之紧急。尽管首演过后就没再碰过这部《阿德里安娜·勒库费勒》,尽管被“救场”的是当今歌剧界首屈一指的女明星安娜·耐特布科,和慧还是毫不犹豫地接下了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她先是回家拿了曲谱找艺术指导把作品过了一遍,随后拿上演出服,就登上了飞往萨尔茨堡的私人飞机。下了飞机她直接被送往剧院与指挥、乐坛排练。整部作品甚至还来不及全部排练完,她就站上了正式演出的舞台。“一上场就是一个大的咏叹调!”就是这一个亮相,这一开口,镇住了原本冲着安娜来的观众。这一晚的萨尔茨堡,为中国女高音歌唱家而沸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