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贾樟柯:议案“破圈” 走近老年人

2020-5-24 08:20:37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肖扬

    原标题:贾樟柯:议案“破圈” 走近老年人

    作为履职三年的全国人大代表,贾樟柯越来越进入状态了。他今年的议案可谓“破圈”,引发了人们的关注,也引来网友的叫好。

    根据央视《文化十分》的报道,全国人大代表、电影导演贾樟柯针对二三线城市和乡村普遍存在的老年人无法自如使用智能手机网络购物、线上缴费,以及开展网络社交活动等现实困难,提交了一份如何让老年人享受数字生活、安度晚年的议案。

    作为电影人,贾樟柯这次的议案似乎更加贴近民生,而不再局限于电影圈。对此,贾樟柯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最深刻的感受是要实事求是,应该对于社会的方方面面,有更加敏感的一个感受。

    疫情中发现了“问题”

    其实,提出老年人享受数字生活、安度晚年的议案,也来自于贾樟柯在疫情中感受到的一切。疫情期间,贾樟柯参与了希腊塞萨洛尼基国际电影节短片项目,用手机创作的三分钟的视频作品《来访》,展示了隔离期间别样的生活状态,作品完全在室内空间完成。贾樟柯透露,自己用一部手机、一台电脑、一天时间完成了这部短片的拍摄,后期则是他的合作伙伴用最简单的软件在各自的家里完成的。

    在贾樟柯看来,电影过去主体上的拍摄方式是聚合型的,是劳动密集型的一种工作,但希腊塞萨洛尼基电影节以“空间”为主题,这是一种限制,隔离也是一种限制,在现今条件下拍电影也是一种限制。“所以,在这样的限制里面,能够拍出电影来,哪怕两三分钟,我觉得某种程度上也可以称之为是生命的胜利,它们表明无论于何种艰难的境地之中,人类的思想仍然可以通过电影自由呼吸。”

    此外,贾樟柯在疫情期间还写作、看书、给温哥华电影学院的学生们上网课、通过网络会议商讨新一届平遥电影节的筹备情况,数字化让贾樟柯感觉到了这个时代智能化、数字化的必要和便捷,但他也敏感地意识到,那些无法亲近、操作数字化的人群怎么办?

    肩负着责任感的贾樟柯就这样在疫情中发现了“问题”,现实的困难,需要我们有能力去面对,去解决。

    “暖男”走近“老人圈”

    贾樟柯在山西和北京进行了调研,“在山西,我们发现有一些老同志,连个智能手机都没有。北京这种情况可能少一点,像在山西用拼音就不行,所以打字打不出来。”

    两会前夕,贾樟柯又来到位于北京市朝阳区的太平庄北社区,调研走访多位离退休在家的老年人对生活中智能设备的使用情况,这个社区的常住居民8000余人,60岁以上的老年人超过2000人。

    在节目中可以看到,贾樟柯像一个“暖男”,站在老人家的角度去看待问题,比如老人们表示自己无法直接使用手机,需要有人来指导使用。

    根据贾樟柯的调研,有近一半独自居家的老人完全不适应网络缴费、线上挂号以及网约车等智能生活要求。这些不愿意使用智能手机的老年人,一方面是对资金、个人信息的安全性有所顾虑;另一方面则是子女不在身边,无人培训、教授,很难适应互联网生活的新模式。

    贾樟柯认为这与中国生活方式的改变有很大的关联,有很多老年人虽然有手机,但对相关的功能并不是能够很好地掌握,就带来了很大的生活的不方便。比如现在用现金的少了,如果不懂数字支付的话真是寸步难行。他觉得可能应该有一个关于这方面的辅助的办法来进行这样的一个帮助、扶持。

    老人的网络生活不再“边缘化”

    为此,贾樟柯在今年两会上提交了关于“扶助老年人享受数字化生活”的议案,他呼吁发动社会各界参与进来,让老年人的网络生活不再“边缘化”。

    贾樟柯还希望社区能够主动帮助老年人“培训”,开办老年人网上课堂、网上兴趣群组、志愿者网上服务,以适合老年人特殊生活、心理状态的便利方式,带动他们融入数字生活。此外,社区可以调动志愿者,常态化设立一些志愿者,他们可以通过电话,或者面对面,当老年朋友遇到这些问题的时候能够有人找。

    履职三年来,贾樟柯先后提交关注了文创和电影人才培养、著作权人权益保护、普及无障碍观影和老年人数字生活的议案。今年4月26日召开的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七次会议,在征选各方意见准备修订《著作权法》的过程中,已经采纳了贾樟柯在去年两会期间提交的“关于在著作权法中给予视听作品导演和编剧作者权及收益权”的议案。这对贾樟柯是份激励,也更加坚定了聚焦民生、传达民意,尽心尽力为民履职。(记者 肖扬)

推荐阅读

贾樟柯:议案“破圈” 走近老年人

2020年5月24日 08:20 来源:北京青年报

    原标题:贾樟柯:议案“破圈” 走近老年人

    作为履职三年的全国人大代表,贾樟柯越来越进入状态了。他今年的议案可谓“破圈”,引发了人们的关注,也引来网友的叫好。

    根据央视《文化十分》的报道,全国人大代表、电影导演贾樟柯针对二三线城市和乡村普遍存在的老年人无法自如使用智能手机网络购物、线上缴费,以及开展网络社交活动等现实困难,提交了一份如何让老年人享受数字生活、安度晚年的议案。

    作为电影人,贾樟柯这次的议案似乎更加贴近民生,而不再局限于电影圈。对此,贾樟柯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最深刻的感受是要实事求是,应该对于社会的方方面面,有更加敏感的一个感受。

    疫情中发现了“问题”

    其实,提出老年人享受数字生活、安度晚年的议案,也来自于贾樟柯在疫情中感受到的一切。疫情期间,贾樟柯参与了希腊塞萨洛尼基国际电影节短片项目,用手机创作的三分钟的视频作品《来访》,展示了隔离期间别样的生活状态,作品完全在室内空间完成。贾樟柯透露,自己用一部手机、一台电脑、一天时间完成了这部短片的拍摄,后期则是他的合作伙伴用最简单的软件在各自的家里完成的。

    在贾樟柯看来,电影过去主体上的拍摄方式是聚合型的,是劳动密集型的一种工作,但希腊塞萨洛尼基电影节以“空间”为主题,这是一种限制,隔离也是一种限制,在现今条件下拍电影也是一种限制。“所以,在这样的限制里面,能够拍出电影来,哪怕两三分钟,我觉得某种程度上也可以称之为是生命的胜利,它们表明无论于何种艰难的境地之中,人类的思想仍然可以通过电影自由呼吸。”

    此外,贾樟柯在疫情期间还写作、看书、给温哥华电影学院的学生们上网课、通过网络会议商讨新一届平遥电影节的筹备情况,数字化让贾樟柯感觉到了这个时代智能化、数字化的必要和便捷,但他也敏感地意识到,那些无法亲近、操作数字化的人群怎么办?

    肩负着责任感的贾樟柯就这样在疫情中发现了“问题”,现实的困难,需要我们有能力去面对,去解决。

    “暖男”走近“老人圈”

    贾樟柯在山西和北京进行了调研,“在山西,我们发现有一些老同志,连个智能手机都没有。北京这种情况可能少一点,像在山西用拼音就不行,所以打字打不出来。”

    两会前夕,贾樟柯又来到位于北京市朝阳区的太平庄北社区,调研走访多位离退休在家的老年人对生活中智能设备的使用情况,这个社区的常住居民8000余人,60岁以上的老年人超过2000人。

    在节目中可以看到,贾樟柯像一个“暖男”,站在老人家的角度去看待问题,比如老人们表示自己无法直接使用手机,需要有人来指导使用。

    根据贾樟柯的调研,有近一半独自居家的老人完全不适应网络缴费、线上挂号以及网约车等智能生活要求。这些不愿意使用智能手机的老年人,一方面是对资金、个人信息的安全性有所顾虑;另一方面则是子女不在身边,无人培训、教授,很难适应互联网生活的新模式。

    贾樟柯认为这与中国生活方式的改变有很大的关联,有很多老年人虽然有手机,但对相关的功能并不是能够很好地掌握,就带来了很大的生活的不方便。比如现在用现金的少了,如果不懂数字支付的话真是寸步难行。他觉得可能应该有一个关于这方面的辅助的办法来进行这样的一个帮助、扶持。

    老人的网络生活不再“边缘化”

    为此,贾樟柯在今年两会上提交了关于“扶助老年人享受数字化生活”的议案,他呼吁发动社会各界参与进来,让老年人的网络生活不再“边缘化”。

    贾樟柯还希望社区能够主动帮助老年人“培训”,开办老年人网上课堂、网上兴趣群组、志愿者网上服务,以适合老年人特殊生活、心理状态的便利方式,带动他们融入数字生活。此外,社区可以调动志愿者,常态化设立一些志愿者,他们可以通过电话,或者面对面,当老年朋友遇到这些问题的时候能够有人找。

    履职三年来,贾樟柯先后提交关注了文创和电影人才培养、著作权人权益保护、普及无障碍观影和老年人数字生活的议案。今年4月26日召开的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七次会议,在征选各方意见准备修订《著作权法》的过程中,已经采纳了贾樟柯在去年两会期间提交的“关于在著作权法中给予视听作品导演和编剧作者权及收益权”的议案。这对贾樟柯是份激励,也更加坚定了聚焦民生、传达民意,尽心尽力为民履职。(记者 肖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