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专访包贝尔:我不愿凑合地活着 《我的青春期》真实到“有点疼”

2015-11-11 09:09:54

来源:Mtime时光网 作者:

原标题:专访包贝尔:我不愿凑合地活着 《我的青春期》真实到“有点疼”

在《我的青春期》中,不断爬上旗杆眺望远方的男主角赵闪闪,曾说过这样一句台词:“我不愿意凑合地活着”。包贝尔想把这句话送给大家,也送给自己,这也许正是他的内心写照。

时光网专访《我的青春期》主演包贝尔

时光网特稿 十年前,自诩“长相普通”的包贝尔还是个北漂青年,从电影学院毕业无戏可拍的他,一度曾靠拆卖电脑为生。十年间他饰演了无数小人物,从电影《画壁》中的书童后夏,到《致青春》中的“痴情男”张开,再到《宫锁沉香》中的青年“苏培盛”,在包贝尔的青春期中,他几乎从未当上过主角。

到了2015年,包贝尔的人生像是开了挂一样,终于迎来了属于自己的主场:先是参加《奔跑吧兄弟2》迅速被大家熟悉,凭借机灵的脑瓜圈了不少粉,又因为接替王宝强,搭档徐峥出演《港囧》挨了不少骂。包贝尔的女儿“饺子”也在今年出生,升级当爹的他,眼神里多了一点温柔,他觉得像是多了块软肋,也多了副铠甲。

这一年,对于包贝尔来讲,压力很多,阻力同样很大。很多人问他为什么要在《港囧》之后选择一部文艺片——《我的青春期》接档。他想说的是,“《港囧》买了16个亿,如果只为了票房,这部文艺片显然达不到标准,可是我也想去多拍几部老了以后,能够看起来不后悔的电影,能够真的静下来去享受一个角色,去演一部和心灵对话的电影,而《我的青春期》就是这样一部电影。”

幽默逗比抖机灵不断,这是人们对于包贝尔的惯有印象。但在接受采访时,他似乎总是一副苦大仇深的严肃样子,采访中唯一的一张他大笑的照片,来自摄影师的及时抓拍。他说自己愿意当一个喜剧演员,但在生活中,却并不是一个开心的人。在《我的青春期》中,不断爬上旗杆眺望远方的男主角赵闪闪,曾说过这样一句台词:“我不愿意凑合地活着”。包贝尔想把这句话送给大家,也送给自己,这也许正是他“苦大仇深”的内心写照。

11月11日——光棍节这天,包贝尔主演的电影《我的青春期》将在全国上映,他也凭借此片入围了东京电影节主竞赛单元。接下来,他还要在周星驰和徐克的《西游伏妖篇》中出演重要角色,也会在文章的导演处女作《陆垚知马莉》中担任男一号。“不愿凑合”的包贝尔,正在电影的旗杆上越爬越高。

《我的青春期》是部怎样的电影?

看起来像“青春片”的艺术片

↓点击播放《我的青春期》终极预告片↓

《我的青春期》是一部看起来有点像“青春片”的艺术片。在包贝尔眼里,“其它所谓的的青春片,可能都是校花校草两个人相爱,然后他们在一起、车祸堕胎、死去活来那种。但是在现实生活中大多数的是像我这样的,长像其貌不扬的男孩,我们也有自己对爱情的理解,对梦想的追求。片中的男主角赵闪闪他很胆小,甚至有点怂,一直被欺负,但这些并不妨碍他爱女神,他追求梦想,他会做春梦。”

在采访中,包贝尔坦言,“一开始这就不是一个青春片,我是冲着导演郝杰来的。片名从《我的春梦》改成《我的青春期》,我觉得这是个挺傻的事。《我的春梦》是一个特别好的名字,但是没办法被‘和谐’了。”在包贝尔的理解中,这部电影是一场关于春梦的旅程,尤其是对于男性而言,春梦代表的是对所有美好事物的追求。

下一页

《我的青春期》真实到疼痛

包贝尔演戏连片酬都没要

包贝尔演戏连片酬都没要    《我的青春期》是一部看起来像“青春片”的艺术片,包贝尔饰演的80年代小镇青年赵闪闪,故事原型正是导演郝杰本人。电影中所有的主角都说着一口“土掉渣”的方言,生猛的情节有着一股独有的“野味儿”,没有“杰克苏”和“玛丽苏”,没有慢动作和大逆光,只有打架、起哄、闹事、找乐子,当然还有不可或缺的女神情怀。包贝尔说,这部电影值得去看的地方,就是真实,真实到有点疼。

时光网:你是怎么和《我的青春期》导演郝杰认识的?包贝尔:一年前我在网上看一篇帖子,讲的是一个叫《光棍儿》的电影。看完之后觉得太逗了,我就关注了导演郝杰的微博,当然那时他不认识我。后来发现他还拍了一部电影叫《美姐》,我还在网上付费看了那个片。看完《光棍儿》和《美姐》,我就特别想跟他合作,后来通过合伙人,我终于找到导演和他见面了。时光网:听说你拍《我的青春期》连片酬都没跟导演要?包贝尔:确实基本没要片酬。他说他请不起我,我说我又不要钱,你为什么请不起我?而且导演没跟演员合作过,他之前每一个戏的演员都是非职业演员。我说那你就合作一回试试看吧。时光网:和郝杰这样的艺术片导演合作,感觉有没有不太一样?包贝尔:我也是头一回拍这种文艺片导演的戏,他其实也不知道他自己要什么,就是生拍,也没什么章法的,有时候一些镜头要拍几十遍。我问导演为什么,是我演得不好吗?我该怎么去演吗?或者你有什么想法吗?他说都不是,就是那么早收工回家没有意义,拍电影多爽啊,有人拿钱我们就在这拍呗,一遍一遍的,多开心,然后我就一遍一遍拍。时光网:会不会觉得被导演骗了?包贝尔:刚开始有,但是后来逐渐也在里面找到不少快乐。时光网:电影中你演的赵闪闪既迷茫倔强,又有点软弱害羞。你是怎么样理解这个男主角的?包贝尔:这部电影本来就是导演的故事,首先肯定要跟导演像。但是我没有办法把导演所有的状态复原出来,因为导演的状态要更野,要更有刺。比如导演有时候说话的时候会伤害别人,他也不是刻意的,所以我要做的是把导演的那个刺拔掉。如果单纯从赵闪闪这个人物上来说,我觉得他是一个闷骚的人,他个性很固执,很有主见的,但是外表和状态却很柔弱。他内心其实早就想好了应该怎样去活着,但是嘴上永远说我不知道该怎么活,我不知道我要什么。

《我的青春期》包贝尔、孙怡剧照

包贝尔:我的青春期也有懵懂打架泡妞玩游戏 都没落下时光网:你自己在青春期的时候,跟男主角像吗?包贝尔:有很多很像的地方。比如说那个时候我也扭扭捏捏的,第一次亲女孩也是鼓起勇气,嘟上嘴怎么亲什么都不知道,也没怎么上过生理教育课。时光网:你也会像男主角一样,有很多生理上的懵懂困扰吗?包贝尔:会有,我记得我妹第一回来大姨妈,在我家然后说流血了,我妈说没事,给她拿东西。那会儿我十一二岁吧,完全吓坏了。我就赶紧说送医院吧,怎么流血了,出什么大事了。我妈她们都很坦然,好像没发生什么事一样,那时候吓坏我了,太血腥了。时光网:这就跟男主角问同桌那段情节很像?包贝尔:对。时光网:如果用几个关键词来形容你自己的青春期呢?包贝尔:打架、泡妞、游戏机、电脑。比如说打架,小的时候真的没有顾虑,也不知道跟人打架会怎么样,就是那种冲动。那时候社会上的流氓会找你麻烦,现在真正找你麻烦的不是社会上的流氓,而是网络上的那些在键盘后面的人。游戏机,小时候对它的那种冲动太大了,一放学就买两个币就站在游戏机那,站两个小时看人玩,然后自己再投币自己再玩。再有一种就是在网吧和哥们刷夜,就是十多个人包夜玩游戏,一玩玩一宿,从晚上七八点钟一直玩到早晨天亮,那种感觉太过瘾了。时光网:女主角孙怡很年轻,是个刚满20岁的新人,你们合作得怎样?包贝尔:孙怡是特别招人喜欢,特别可爱的一个女孩。她是我见过质量最好的新人,不单单是长相上很漂亮。她很放松,演戏的时候也没有那种很紧绷的状态。               ↓点击播放《我的青春期》先行预告片↓

下一页

演《港囧》恶评如潮

包贝尔:有人骂总比没人关注强



    今年9月底上映的电影《港囧》,已斩获超过16亿元票房,这是包贝尔今年最受关注的一个角色,但也让他遭遇从影以来的最严重的“恶评”。《港囧》曾特意举办过一场“花样受虐”发布会,现场让他亲口读出来自网友的各种恶评,包贝尔甚至hold不住当场落下男儿泪。    当然,作为导演的徐峥也不忘站出来挺包贝尔,在电影庆功会上徐峥坦言,“《港囧》拍得很分裂。这本身是个伴侣电影,但是由于我们主题变化后,变成了不是伴侣电影。我们让包贝尔进来以后,他承担了太多的责任,大家以为这个电影的问题是由于他造成的,但其实并不是由于他造成的。很多观众和影评人把对《港囧》的负面不满砸向了包贝尔,这对他不公平。”

包贝尔在《港囧》发布上,亲口读出来自网友的各种恶评

时光网:前一阵《港囧》上映的时候,不少网友有很多批评,当时有什么感受?包贝尔:我觉得我确实本身能力有问题,可能我演戏真的没有那么好,或者没那么讨人喜欢。但是我也不能放弃我的事业。首先说《港囧》这个戏,我真的努力去演了,就算没演好,从态度上来说,我算是尽力了。对每个戏,我都是认认真真地去创造角色,但是我没有办法满足所有的人。我不是梁朝伟,我不是黄渤,也不是王宝强,演《港囧》有点像“天上掉馅饼”,可能我的能力还没有到那个位置,可能到今天我就是一个六十分、七十分的演员,那我努力做,希望有一天我能做到七十五分,做到八十分,能让大家觉得还不错就可以了。对我自己来说,演戏这是我赖以为生的职业,也是我的爱好,同时我也需要这份工作来支撑我的家庭,我肯定会努力把戏演好。至于网友们到底怎么看,好像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了。时光网:徐铮也在《港囧》的庆功会上一直力挺你,觉得你被骂不是一个公平的事情。你怎么看?包贝尔:我觉得没关系,有人愿意骂你总比都没有人愿意关注你好,有人愿意骂你就证明两点,第一是他关注你了,他才骂你。第二是他觉得你过得比他好,他才骂你。这两点想想都是令人开心的。你关注我了,我挺开心的。你觉得我过的比你好,那也挺开心的,是吧?时光网:

单纯从《港囧》的角色来说,为什么“拉导演”总让人感觉有点出戏?

包贝尔:我觉得是角色设置的问题,那个角色他必须得让人讨厌。你想如果观众不讨厌他那个角色,喜欢他,喜欢他们一家人,那徐峥为什么要去找他的初恋?这个故事就不成立了,一定是他家人都神烦,特别招人烦,大家才会希望徐峥离开这个地方,去见他的初恋,这样电影才能成立啊。我要演得特别可爱,卖个萌什么的那种,那整个电影就废了。时光网:所以你觉得在《港囧》里让大家讨厌了,这也说明是一种成功?包贝尔:比如说像在《追击者》里河正宇演一个强奸杀人犯,你把杀人犯演得特别可爱,卖萌?杀人犯当然会让你觉得恐怖,让你觉得讨厌,那这样男主角去拯救女神才成立。要是让观众都觉得说杀人犯就和女主角在一起吧,两个人相爱吧,男主角别来了,这戏就没法看了。时光网:有些网友对你不满,也是因为在《泰囧》里和徐峥搭档的是王宝强,你怎么看这种比较?包贝尔:第一我觉得是特别好,宝强特别好,宝强的戏也特别好,把我们来比较也特别好。第二是我觉得我没有办法去做王宝强,因为我没有办法去模仿他,我演不出来他那样。我也永远不会变成他,也不会超越他。我就踏踏实实做我自己好了,我就是包贝尔。时光网:你觉得是在《港囧》里的状态好,还是在《我的青春期》状态好?包贝尔:肯定是《我的青春期》的状态好,《港囧》相对来说还是压力大,有点紧张。我希望下回自己调节得好一些。



时光网:你上《跑男2》是为了增加曝光度吗?有没有私心?包贝尔:当然有,我是为了更多人找我演戏,这个私心就跟上《港囧》一样。而且也是人家过来找的我上“跑男”,如果我拒绝了,那我是傻子。比如演《港囧》徐峥来找我,从同意那天我就知道,我一定会被骂。那难道不去吗?参加“跑男”当然也一样,我能得到挺多快乐,同时我能得到更多好的角色和好的剧本,为什么不去呢?时光网:你在“跑男2”里的状态是挺机灵挺搞笑的,但你私下里的状态,跟真人秀的反差挺大的?包贝尔:我觉得是吧,我不是一个太open的人。在家里都是我媳妇逗我玩,逗我逗得特别开心。时光网:所以你这种喜剧的状态,只是会呈现在你的工作状态里面?包贝尔:我喜欢喜剧,虽然我并不是一个特别开心的人,但是我觉得应该给身边的人带来快乐。喜剧是可以制造出来的,它也是一种科学,它有很多的技巧,大多数好的喜剧都是制造窘境,它是通过结构、错位这种东西产生出来的,而不单单是因为我只讲了一个笑话,或者是表情扭曲成到一个什么地步,你才会觉得好笑。时光网:你喜欢今年这种工作状态吗?包贝尔:我觉得挺好的,虽然忙得多累得多,但比能看到更好的剧本,也有更好的导演愿意跟我合作,薪酬也有提升,我觉得是一件好事啊。时光网:你说薪酬有提升,但听说你在北京还租房?包贝尔:对啊,还租着。真买不起啊!我现在要买个房子,我跟我老婆两个人,还有孩子和保姆,那最起码得三室一厅或者四室一厅吧。三室一厅就得150平米,买好的地段,现在七八万一平米,差的地段又太远,我也不愿意买。按照八万块钱一平米,100平米的房子就是800万,150平米就是1200万。我拍《我的青春期》才拿多少钱?我没要片酬才拿一红包啊!你想我拿什么买房子啊?但是《我的青春期》是一个好电影,我当然要接。《西游伏妖篇》和徐克玩嗨主演文章新片《陆垚知马莉》时光网:《西游伏妖篇》进展怎么样?包贝尔:挺好,应该快杀青了,差不多在12月初(杀青)。但是我的角色现在还不可以透露。时光网:拍《港囧》和拍《西游降魔篇2》,有什么相同和不同?包贝尔:第一大家都是认认真真地拍电影,我觉得这是相同的,而且对待细节的苛刻的认真程度是一样的,都是很成熟的班底和团队。不同点是可能拍《西游2》更随性一些吧,因为《西游2》这边是徐克在导戏,我们在现场随便商量出一个桥段就拍了,就特别好玩。但是徐峥导演那边是我们会演示很多遍,磨合很多遍,到最后才确定要不要拍。时光网:包括徐克、周星驰、徐峥,他们都是国内票房的保证,你和他们合作的时候,有没有“偷师”学习到什么?包贝尔:知道他们怎么去做电影,从他们的电影剧本,到宣传、营销、发行等等,我开始知道了整个电影工业流程,知道了他们为什么会成功。我觉得如果有一天大家都不喜欢我演戏了,那我不演了,起码可以有别的活可以干。时光网:你想当导演吗?包贝尔:也不一定,或者做制片人啊,或者说场务都可以,最起码得有钱挣让家里人吃饱。时光网:你觉得星爷的喜剧和徐峥的喜剧有什么不同?包贝尔:两个人的喜剧风格还是有不一样的地方。星爷喜剧的男主人公大多数都是小人物,都比较可怜。比如说《功夫》里的主角是一直想杀人,但是从来都不敢杀人,比如说《喜剧之王》里面的群众演员,比如说济公被贬下凡间是个要饭的,没有人相信他是济公,背后的悲剧性是他男主人公的通性。徐导的喜剧大多数是结构喜剧,比如说两个人的身份地位的差别悬殊,两个人对生活理念和理想的差别,他们所错位产生出来的东西。时光网:他们在片场有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包贝尔:徐峥导演比较严肃。老爷(徐克)每天就挺开心的。因为周星驰是监制,我没在现场见过星爷,只是在香港见过,星爷是比较严肃。时光网:文章执导的《陆垚知马莉》拍完了?包贝尔:那个早已经拍完了,现在在做后期,应该明年上半年就能见到这个片子。它算是文章的作者电影,表达的是两个人的爱情故事。时光网:文章也是首次当导演,会不会感受特别不一样?包贝尔:他是自己所有的戏,都要先演一遍,是亲力亲为的那种导演。但是我经常否定他,他演完了,我说我怎么怎么演。时光网:那谁听谁的?包贝尔:他听我的。(笑)

 


声明: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东方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21-962007

专访包贝尔:我不愿凑合地活着 《我的青春期》真实到“有点疼”

2015年11月11日 09:09 来源:Mtime时光网

原标题:专访包贝尔:我不愿凑合地活着 《我的青春期》真实到“有点疼”

在《我的青春期》中,不断爬上旗杆眺望远方的男主角赵闪闪,曾说过这样一句台词:“我不愿意凑合地活着”。包贝尔想把这句话送给大家,也送给自己,这也许正是他的内心写照。

时光网专访《我的青春期》主演包贝尔

时光网特稿 十年前,自诩“长相普通”的包贝尔还是个北漂青年,从电影学院毕业无戏可拍的他,一度曾靠拆卖电脑为生。十年间他饰演了无数小人物,从电影《画壁》中的书童后夏,到《致青春》中的“痴情男”张开,再到《宫锁沉香》中的青年“苏培盛”,在包贝尔的青春期中,他几乎从未当上过主角。

到了2015年,包贝尔的人生像是开了挂一样,终于迎来了属于自己的主场:先是参加《奔跑吧兄弟2》迅速被大家熟悉,凭借机灵的脑瓜圈了不少粉,又因为接替王宝强,搭档徐峥出演《港囧》挨了不少骂。包贝尔的女儿“饺子”也在今年出生,升级当爹的他,眼神里多了一点温柔,他觉得像是多了块软肋,也多了副铠甲。

这一年,对于包贝尔来讲,压力很多,阻力同样很大。很多人问他为什么要在《港囧》之后选择一部文艺片——《我的青春期》接档。他想说的是,“《港囧》买了16个亿,如果只为了票房,这部文艺片显然达不到标准,可是我也想去多拍几部老了以后,能够看起来不后悔的电影,能够真的静下来去享受一个角色,去演一部和心灵对话的电影,而《我的青春期》就是这样一部电影。”

幽默逗比抖机灵不断,这是人们对于包贝尔的惯有印象。但在接受采访时,他似乎总是一副苦大仇深的严肃样子,采访中唯一的一张他大笑的照片,来自摄影师的及时抓拍。他说自己愿意当一个喜剧演员,但在生活中,却并不是一个开心的人。在《我的青春期》中,不断爬上旗杆眺望远方的男主角赵闪闪,曾说过这样一句台词:“我不愿意凑合地活着”。包贝尔想把这句话送给大家,也送给自己,这也许正是他“苦大仇深”的内心写照。

11月11日——光棍节这天,包贝尔主演的电影《我的青春期》将在全国上映,他也凭借此片入围了东京电影节主竞赛单元。接下来,他还要在周星驰和徐克的《西游伏妖篇》中出演重要角色,也会在文章的导演处女作《陆垚知马莉》中担任男一号。“不愿凑合”的包贝尔,正在电影的旗杆上越爬越高。

《我的青春期》是部怎样的电影?

看起来像“青春片”的艺术片

↓点击播放《我的青春期》终极预告片↓

《我的青春期》是一部看起来有点像“青春片”的艺术片。在包贝尔眼里,“其它所谓的的青春片,可能都是校花校草两个人相爱,然后他们在一起、车祸堕胎、死去活来那种。但是在现实生活中大多数的是像我这样的,长像其貌不扬的男孩,我们也有自己对爱情的理解,对梦想的追求。片中的男主角赵闪闪他很胆小,甚至有点怂,一直被欺负,但这些并不妨碍他爱女神,他追求梦想,他会做春梦。”

在采访中,包贝尔坦言,“一开始这就不是一个青春片,我是冲着导演郝杰来的。片名从《我的春梦》改成《我的青春期》,我觉得这是个挺傻的事。《我的春梦》是一个特别好的名字,但是没办法被‘和谐’了。”在包贝尔的理解中,这部电影是一场关于春梦的旅程,尤其是对于男性而言,春梦代表的是对所有美好事物的追求。

下一页

《我的青春期》真实到疼痛

包贝尔演戏连片酬都没要

包贝尔演戏连片酬都没要    《我的青春期》是一部看起来像“青春片”的艺术片,包贝尔饰演的80年代小镇青年赵闪闪,故事原型正是导演郝杰本人。电影中所有的主角都说着一口“土掉渣”的方言,生猛的情节有着一股独有的“野味儿”,没有“杰克苏”和“玛丽苏”,没有慢动作和大逆光,只有打架、起哄、闹事、找乐子,当然还有不可或缺的女神情怀。包贝尔说,这部电影值得去看的地方,就是真实,真实到有点疼。

时光网:你是怎么和《我的青春期》导演郝杰认识的?包贝尔:一年前我在网上看一篇帖子,讲的是一个叫《光棍儿》的电影。看完之后觉得太逗了,我就关注了导演郝杰的微博,当然那时他不认识我。后来发现他还拍了一部电影叫《美姐》,我还在网上付费看了那个片。看完《光棍儿》和《美姐》,我就特别想跟他合作,后来通过合伙人,我终于找到导演和他见面了。时光网:听说你拍《我的青春期》连片酬都没跟导演要?包贝尔:确实基本没要片酬。他说他请不起我,我说我又不要钱,你为什么请不起我?而且导演没跟演员合作过,他之前每一个戏的演员都是非职业演员。我说那你就合作一回试试看吧。时光网:和郝杰这样的艺术片导演合作,感觉有没有不太一样?包贝尔:我也是头一回拍这种文艺片导演的戏,他其实也不知道他自己要什么,就是生拍,也没什么章法的,有时候一些镜头要拍几十遍。我问导演为什么,是我演得不好吗?我该怎么去演吗?或者你有什么想法吗?他说都不是,就是那么早收工回家没有意义,拍电影多爽啊,有人拿钱我们就在这拍呗,一遍一遍的,多开心,然后我就一遍一遍拍。时光网:会不会觉得被导演骗了?包贝尔:刚开始有,但是后来逐渐也在里面找到不少快乐。时光网:电影中你演的赵闪闪既迷茫倔强,又有点软弱害羞。你是怎么样理解这个男主角的?包贝尔:这部电影本来就是导演的故事,首先肯定要跟导演像。但是我没有办法把导演所有的状态复原出来,因为导演的状态要更野,要更有刺。比如导演有时候说话的时候会伤害别人,他也不是刻意的,所以我要做的是把导演的那个刺拔掉。如果单纯从赵闪闪这个人物上来说,我觉得他是一个闷骚的人,他个性很固执,很有主见的,但是外表和状态却很柔弱。他内心其实早就想好了应该怎样去活着,但是嘴上永远说我不知道该怎么活,我不知道我要什么。

《我的青春期》包贝尔、孙怡剧照

包贝尔:我的青春期也有懵懂打架泡妞玩游戏 都没落下时光网:你自己在青春期的时候,跟男主角像吗?包贝尔:有很多很像的地方。比如说那个时候我也扭扭捏捏的,第一次亲女孩也是鼓起勇气,嘟上嘴怎么亲什么都不知道,也没怎么上过生理教育课。时光网:你也会像男主角一样,有很多生理上的懵懂困扰吗?包贝尔:会有,我记得我妹第一回来大姨妈,在我家然后说流血了,我妈说没事,给她拿东西。那会儿我十一二岁吧,完全吓坏了。我就赶紧说送医院吧,怎么流血了,出什么大事了。我妈她们都很坦然,好像没发生什么事一样,那时候吓坏我了,太血腥了。时光网:这就跟男主角问同桌那段情节很像?包贝尔:对。时光网:如果用几个关键词来形容你自己的青春期呢?包贝尔:打架、泡妞、游戏机、电脑。比如说打架,小的时候真的没有顾虑,也不知道跟人打架会怎么样,就是那种冲动。那时候社会上的流氓会找你麻烦,现在真正找你麻烦的不是社会上的流氓,而是网络上的那些在键盘后面的人。游戏机,小时候对它的那种冲动太大了,一放学就买两个币就站在游戏机那,站两个小时看人玩,然后自己再投币自己再玩。再有一种就是在网吧和哥们刷夜,就是十多个人包夜玩游戏,一玩玩一宿,从晚上七八点钟一直玩到早晨天亮,那种感觉太过瘾了。时光网:女主角孙怡很年轻,是个刚满20岁的新人,你们合作得怎样?包贝尔:孙怡是特别招人喜欢,特别可爱的一个女孩。她是我见过质量最好的新人,不单单是长相上很漂亮。她很放松,演戏的时候也没有那种很紧绷的状态。               ↓点击播放《我的青春期》先行预告片↓

下一页

演《港囧》恶评如潮

包贝尔:有人骂总比没人关注强



    今年9月底上映的电影《港囧》,已斩获超过16亿元票房,这是包贝尔今年最受关注的一个角色,但也让他遭遇从影以来的最严重的“恶评”。《港囧》曾特意举办过一场“花样受虐”发布会,现场让他亲口读出来自网友的各种恶评,包贝尔甚至hold不住当场落下男儿泪。    当然,作为导演的徐峥也不忘站出来挺包贝尔,在电影庆功会上徐峥坦言,“《港囧》拍得很分裂。这本身是个伴侣电影,但是由于我们主题变化后,变成了不是伴侣电影。我们让包贝尔进来以后,他承担了太多的责任,大家以为这个电影的问题是由于他造成的,但其实并不是由于他造成的。很多观众和影评人把对《港囧》的负面不满砸向了包贝尔,这对他不公平。”

包贝尔在《港囧》发布上,亲口读出来自网友的各种恶评

时光网:前一阵《港囧》上映的时候,不少网友有很多批评,当时有什么感受?包贝尔:我觉得我确实本身能力有问题,可能我演戏真的没有那么好,或者没那么讨人喜欢。但是我也不能放弃我的事业。首先说《港囧》这个戏,我真的努力去演了,就算没演好,从态度上来说,我算是尽力了。对每个戏,我都是认认真真地去创造角色,但是我没有办法满足所有的人。我不是梁朝伟,我不是黄渤,也不是王宝强,演《港囧》有点像“天上掉馅饼”,可能我的能力还没有到那个位置,可能到今天我就是一个六十分、七十分的演员,那我努力做,希望有一天我能做到七十五分,做到八十分,能让大家觉得还不错就可以了。对我自己来说,演戏这是我赖以为生的职业,也是我的爱好,同时我也需要这份工作来支撑我的家庭,我肯定会努力把戏演好。至于网友们到底怎么看,好像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了。时光网:徐铮也在《港囧》的庆功会上一直力挺你,觉得你被骂不是一个公平的事情。你怎么看?包贝尔:我觉得没关系,有人愿意骂你总比都没有人愿意关注你好,有人愿意骂你就证明两点,第一是他关注你了,他才骂你。第二是他觉得你过得比他好,他才骂你。这两点想想都是令人开心的。你关注我了,我挺开心的。你觉得我过的比你好,那也挺开心的,是吧?时光网:

单纯从《港囧》的角色来说,为什么“拉导演”总让人感觉有点出戏?

包贝尔:我觉得是角色设置的问题,那个角色他必须得让人讨厌。你想如果观众不讨厌他那个角色,喜欢他,喜欢他们一家人,那徐峥为什么要去找他的初恋?这个故事就不成立了,一定是他家人都神烦,特别招人烦,大家才会希望徐峥离开这个地方,去见他的初恋,这样电影才能成立啊。我要演得特别可爱,卖个萌什么的那种,那整个电影就废了。时光网:所以你觉得在《港囧》里让大家讨厌了,这也说明是一种成功?包贝尔:比如说像在《追击者》里河正宇演一个强奸杀人犯,你把杀人犯演得特别可爱,卖萌?杀人犯当然会让你觉得恐怖,让你觉得讨厌,那这样男主角去拯救女神才成立。要是让观众都觉得说杀人犯就和女主角在一起吧,两个人相爱吧,男主角别来了,这戏就没法看了。时光网:有些网友对你不满,也是因为在《泰囧》里和徐峥搭档的是王宝强,你怎么看这种比较?包贝尔:第一我觉得是特别好,宝强特别好,宝强的戏也特别好,把我们来比较也特别好。第二是我觉得我没有办法去做王宝强,因为我没有办法去模仿他,我演不出来他那样。我也永远不会变成他,也不会超越他。我就踏踏实实做我自己好了,我就是包贝尔。时光网:你觉得是在《港囧》里的状态好,还是在《我的青春期》状态好?包贝尔:肯定是《我的青春期》的状态好,《港囧》相对来说还是压力大,有点紧张。我希望下回自己调节得好一些。



时光网:你上《跑男2》是为了增加曝光度吗?有没有私心?包贝尔:当然有,我是为了更多人找我演戏,这个私心就跟上《港囧》一样。而且也是人家过来找的我上“跑男”,如果我拒绝了,那我是傻子。比如演《港囧》徐峥来找我,从同意那天我就知道,我一定会被骂。那难道不去吗?参加“跑男”当然也一样,我能得到挺多快乐,同时我能得到更多好的角色和好的剧本,为什么不去呢?时光网:你在“跑男2”里的状态是挺机灵挺搞笑的,但你私下里的状态,跟真人秀的反差挺大的?包贝尔:我觉得是吧,我不是一个太open的人。在家里都是我媳妇逗我玩,逗我逗得特别开心。时光网:所以你这种喜剧的状态,只是会呈现在你的工作状态里面?包贝尔:我喜欢喜剧,虽然我并不是一个特别开心的人,但是我觉得应该给身边的人带来快乐。喜剧是可以制造出来的,它也是一种科学,它有很多的技巧,大多数好的喜剧都是制造窘境,它是通过结构、错位这种东西产生出来的,而不单单是因为我只讲了一个笑话,或者是表情扭曲成到一个什么地步,你才会觉得好笑。时光网:你喜欢今年这种工作状态吗?包贝尔:我觉得挺好的,虽然忙得多累得多,但比能看到更好的剧本,也有更好的导演愿意跟我合作,薪酬也有提升,我觉得是一件好事啊。时光网:你说薪酬有提升,但听说你在北京还租房?包贝尔:对啊,还租着。真买不起啊!我现在要买个房子,我跟我老婆两个人,还有孩子和保姆,那最起码得三室一厅或者四室一厅吧。三室一厅就得150平米,买好的地段,现在七八万一平米,差的地段又太远,我也不愿意买。按照八万块钱一平米,100平米的房子就是800万,150平米就是1200万。我拍《我的青春期》才拿多少钱?我没要片酬才拿一红包啊!你想我拿什么买房子啊?但是《我的青春期》是一个好电影,我当然要接。《西游伏妖篇》和徐克玩嗨主演文章新片《陆垚知马莉》时光网:《西游伏妖篇》进展怎么样?包贝尔:挺好,应该快杀青了,差不多在12月初(杀青)。但是我的角色现在还不可以透露。时光网:拍《港囧》和拍《西游降魔篇2》,有什么相同和不同?包贝尔:第一大家都是认认真真地拍电影,我觉得这是相同的,而且对待细节的苛刻的认真程度是一样的,都是很成熟的班底和团队。不同点是可能拍《西游2》更随性一些吧,因为《西游2》这边是徐克在导戏,我们在现场随便商量出一个桥段就拍了,就特别好玩。但是徐峥导演那边是我们会演示很多遍,磨合很多遍,到最后才确定要不要拍。时光网:包括徐克、周星驰、徐峥,他们都是国内票房的保证,你和他们合作的时候,有没有“偷师”学习到什么?包贝尔:知道他们怎么去做电影,从他们的电影剧本,到宣传、营销、发行等等,我开始知道了整个电影工业流程,知道了他们为什么会成功。我觉得如果有一天大家都不喜欢我演戏了,那我不演了,起码可以有别的活可以干。时光网:你想当导演吗?包贝尔:也不一定,或者做制片人啊,或者说场务都可以,最起码得有钱挣让家里人吃饱。时光网:你觉得星爷的喜剧和徐峥的喜剧有什么不同?包贝尔:两个人的喜剧风格还是有不一样的地方。星爷喜剧的男主人公大多数都是小人物,都比较可怜。比如说《功夫》里的主角是一直想杀人,但是从来都不敢杀人,比如说《喜剧之王》里面的群众演员,比如说济公被贬下凡间是个要饭的,没有人相信他是济公,背后的悲剧性是他男主人公的通性。徐导的喜剧大多数是结构喜剧,比如说两个人的身份地位的差别悬殊,两个人对生活理念和理想的差别,他们所错位产生出来的东西。时光网:他们在片场有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包贝尔:徐峥导演比较严肃。老爷(徐克)每天就挺开心的。因为周星驰是监制,我没在现场见过星爷,只是在香港见过,星爷是比较严肃。时光网:文章执导的《陆垚知马莉》拍完了?包贝尔:那个早已经拍完了,现在在做后期,应该明年上半年就能见到这个片子。它算是文章的作者电影,表达的是两个人的爱情故事。时光网:文章也是首次当导演,会不会感受特别不一样?包贝尔:他是自己所有的戏,都要先演一遍,是亲力亲为的那种导演。但是我经常否定他,他演完了,我说我怎么怎么演。时光网:那谁听谁的?包贝尔:他听我的。(笑)

 


声明: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东方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21-96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