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哪些股东弱市急抛减持计划

2016-1-15 07:42:27

来源:上海证券报 作者:徐锐

    步入2016年,A股市场再现大幅震荡,个股跌势明显。在此当口,一些上市公司大股东(即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和持股5%以上的股东)抛出的减持计划,进一步触动了投资者的神经。

    客观而言,上市公司大股东在未发生违法违规行为的前提下,此前已履行了相应的股份锁定义务,因此待相关持股解禁后,其出于资金等相关需求减持上市公司股份的行为本身无可厚非。而考虑到市场承受力,监管部门近期也进一步出台规定对大股东减持规模、途径等进行了限制要求,以期缓解集中抛售压力、稳定市场预期。

    不过,投资者所关注的是,面对着股价的大幅下挫,在其他一些上市公司股东承诺不减持甚至增持的背景下,为何上述股东执意减持手中股票?而相关股东及标的上市公司之间是否存在某种共性特征?

    解禁股东诉求最强

    据上证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在证监会“18号文”到期后,沪深两市近期有15家上市公司的大股东已实施股份减持或预披露减持计划。上述15家公司皆为民企上市公司,其中深市13家、沪市2家。

    明细来看,在熬过了一年或三年的限售期后,解禁股东则成为本轮“减持大军”中的绝对主力。

    以劲拓股份为例,根据公司股东劲通电子发布的减持告知函,因资金需求原因,其计划在2016年2月3日至8月3日期间,通过大宗交易减持不超过240万股股份。与此同时,劲拓股份自然人股东孔旭也宣布在2月3日后的半年内减持不超过609.201万股股份。

    需要指出的是,劲拓股份是在2014年10月10日登陆A股市场,劲通电子、孔旭上述待减持股份在2015年10月12日已解除了限售。不过,彼时因处在“18号文”限制期内(即在2016年1月8日前不能通过二级市场减持股份),作为持股5%以上股东的劲通电子、孔旭唯有继续等待,最终在规定到期后于日前快速抛出了减持计划。

    劲拓股份案例也并非个案,据统计上述15家披露股东减持(或减持意向)的上市公司中,在2014年7月后上市的多达6家,所涉拟减持股东也基本是首发限售股东。可见,相关股东大多是在“18号文”期限过后,“掐点”抛出减持计划。

    与之类似,在持股锁定三年后,永贵电器、兆日科技相关股东在解禁后也有减持套现计划,后亦因“18号文”影响而将减持计划押后实施。例如,兆日科技控股股东晁骏投资持股在2015年7月3日上市流通,但或是因彼时股价大跌原因,晁骏投资并未立即实施减持,此后在履行了“半年内不减持”的承诺后,晁骏投资前期宣布将在2016年1月13日至7月12日期间减持不超过兆日科技总股本10%的股权。

    高股价激发套现欲望

    除首发限售股东掐点减持“收割”投资成果外,另一些上市公司过往较好的股价表现,或也是相关股东实施减持的诱因之一。

    以明家科技为例,公司股价2014年下半年以来一路上涨,尤其是在2015年6月发布资产重组方案、欲进一步加码移动互联网营销的消息后,公司股价曾连续拉出七个涨停板,此后股价虽受大盘整体影响出现回落,但从去年8月下旬开始又重回“主升通道”,股价连创新高。最新股价49.96元(未复权)已处于历史高位。

    在此背景下,明家科技因筹划重大资产出售事项虽尚未复牌,但公司股东的减持方案却已先行抛出。据公司1月12日公告披露,公司股东周建禄因个人资金需求,拟在未来六个月内减持其持有的全部明家科技股份共2092.37万股(占总股本的6.59%)。不过,或是意识到减持规模过大的因素,周建禄次日又发布补充通知,将减持数量大幅缩减至600万股。

    再看商业城,公司2015年12月宣布作价15亿并购宜租车联网并复牌之后,公司股价连续拉出十个涨停板,近期受大盘影响虽有回落,但最新股价较底部涨幅仍超过了一倍。见此状况,公司股东琪创能日前亦顺势抛出了减持计划,拟在2月3日至3月10日期间减持167万股。

    与商业城走势类似,众和股份前期股价也经历了“过山车”行情,即便如此,当前股价也处于公司上市以来相对高位。而据公司之前公告,其控股股东许金和、许建成未来三个月内可能减持不超过1%股权,但减持并非出于主观意愿,主要缘于潜在的司法强制执行。

    此外,另有一些公司股东的减持动因较为特殊。例如安妮股份控股股东将600万股股份定向转让给方略资本和千合资本,以此为桥梁帮助上市公司引入外来资本,助力转型发展;而游久游戏更是因为第二、三大股东(刘亮、代琳)登记结婚构成一致行动人,合计持股规模超过了第一大股东。但因其并不谋求控制权,为避免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被动发生变更,二人计划未来择机适量减持所持股份。(记者 徐锐)

哪些股东弱市急抛减持计划

2016年1月15日 07:42 来源:上海证券报

    步入2016年,A股市场再现大幅震荡,个股跌势明显。在此当口,一些上市公司大股东(即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和持股5%以上的股东)抛出的减持计划,进一步触动了投资者的神经。

    客观而言,上市公司大股东在未发生违法违规行为的前提下,此前已履行了相应的股份锁定义务,因此待相关持股解禁后,其出于资金等相关需求减持上市公司股份的行为本身无可厚非。而考虑到市场承受力,监管部门近期也进一步出台规定对大股东减持规模、途径等进行了限制要求,以期缓解集中抛售压力、稳定市场预期。

    不过,投资者所关注的是,面对着股价的大幅下挫,在其他一些上市公司股东承诺不减持甚至增持的背景下,为何上述股东执意减持手中股票?而相关股东及标的上市公司之间是否存在某种共性特征?

    解禁股东诉求最强

    据上证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在证监会“18号文”到期后,沪深两市近期有15家上市公司的大股东已实施股份减持或预披露减持计划。上述15家公司皆为民企上市公司,其中深市13家、沪市2家。

    明细来看,在熬过了一年或三年的限售期后,解禁股东则成为本轮“减持大军”中的绝对主力。

    以劲拓股份为例,根据公司股东劲通电子发布的减持告知函,因资金需求原因,其计划在2016年2月3日至8月3日期间,通过大宗交易减持不超过240万股股份。与此同时,劲拓股份自然人股东孔旭也宣布在2月3日后的半年内减持不超过609.201万股股份。

    需要指出的是,劲拓股份是在2014年10月10日登陆A股市场,劲通电子、孔旭上述待减持股份在2015年10月12日已解除了限售。不过,彼时因处在“18号文”限制期内(即在2016年1月8日前不能通过二级市场减持股份),作为持股5%以上股东的劲通电子、孔旭唯有继续等待,最终在规定到期后于日前快速抛出了减持计划。

    劲拓股份案例也并非个案,据统计上述15家披露股东减持(或减持意向)的上市公司中,在2014年7月后上市的多达6家,所涉拟减持股东也基本是首发限售股东。可见,相关股东大多是在“18号文”期限过后,“掐点”抛出减持计划。

    与之类似,在持股锁定三年后,永贵电器、兆日科技相关股东在解禁后也有减持套现计划,后亦因“18号文”影响而将减持计划押后实施。例如,兆日科技控股股东晁骏投资持股在2015年7月3日上市流通,但或是因彼时股价大跌原因,晁骏投资并未立即实施减持,此后在履行了“半年内不减持”的承诺后,晁骏投资前期宣布将在2016年1月13日至7月12日期间减持不超过兆日科技总股本10%的股权。

    高股价激发套现欲望

    除首发限售股东掐点减持“收割”投资成果外,另一些上市公司过往较好的股价表现,或也是相关股东实施减持的诱因之一。

    以明家科技为例,公司股价2014年下半年以来一路上涨,尤其是在2015年6月发布资产重组方案、欲进一步加码移动互联网营销的消息后,公司股价曾连续拉出七个涨停板,此后股价虽受大盘整体影响出现回落,但从去年8月下旬开始又重回“主升通道”,股价连创新高。最新股价49.96元(未复权)已处于历史高位。

    在此背景下,明家科技因筹划重大资产出售事项虽尚未复牌,但公司股东的减持方案却已先行抛出。据公司1月12日公告披露,公司股东周建禄因个人资金需求,拟在未来六个月内减持其持有的全部明家科技股份共2092.37万股(占总股本的6.59%)。不过,或是意识到减持规模过大的因素,周建禄次日又发布补充通知,将减持数量大幅缩减至600万股。

    再看商业城,公司2015年12月宣布作价15亿并购宜租车联网并复牌之后,公司股价连续拉出十个涨停板,近期受大盘影响虽有回落,但最新股价较底部涨幅仍超过了一倍。见此状况,公司股东琪创能日前亦顺势抛出了减持计划,拟在2月3日至3月10日期间减持167万股。

    与商业城走势类似,众和股份前期股价也经历了“过山车”行情,即便如此,当前股价也处于公司上市以来相对高位。而据公司之前公告,其控股股东许金和、许建成未来三个月内可能减持不超过1%股权,但减持并非出于主观意愿,主要缘于潜在的司法强制执行。

    此外,另有一些公司股东的减持动因较为特殊。例如安妮股份控股股东将600万股股份定向转让给方略资本和千合资本,以此为桥梁帮助上市公司引入外来资本,助力转型发展;而游久游戏更是因为第二、三大股东(刘亮、代琳)登记结婚构成一致行动人,合计持股规模超过了第一大股东。但因其并不谋求控制权,为避免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被动发生变更,二人计划未来择机适量减持所持股份。(记者 徐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