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浙商矿业停产致ST荣华带帽 上交所关注复产期频变更

2016-1-15 08:48:19

来源:证券时报 作者:康殷

    因为子公司肃北县浙商矿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浙商矿业”)迟迟无法复产,ST荣华(600311)自去年12月1日起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正式“带帽”。也因为披露的浙商矿业预计复产时间一变再变,信息披露不准确,上交所1月13日发出监管函,决定对ST荣华和时任董事长刘永、时任董秘辛永清予以监管关注。

    浙商矿业是ST荣华的全资子公司,其营业收入占上市公司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营业收入的100%,可谓是ST荣华的钱袋子。

    但去年6月1日,ST荣华公告称,浙商矿业因选矿厂设备检修、生产工艺调整及尾矿坝加固,自2015年6月1日起停产,预计停产两个月。生产工艺调整后,将由原来的全泥氰化碳浆吸附工艺改为无氰提取工艺。截至8月1日,公司又公告浙商矿业选矿厂未能按原计划恢复生产,预计可在9月15日前恢复生产。可截至9月15日,公司仍未能按原计划恢复生产。上交所就此问询,ST荣华回复并公告称,预计浙商矿业可在2015年11月30日前恢复生产。但截至2015年11月29日,浙商矿业仍未能恢复生产。

    迟迟未能复产,ST荣华因生产经营活动受到严重影响且预计三个月内不能恢复正常,向上交所申请对公司股票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公司股票于2015年12月1日被予以风险警示,正式“带帽”。

    上交所1月13日发出监管函指出,经核实,浙商矿业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的总资产、营业收入分别占上市公司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总资产、营业收入的49.94%和100%,是公司的主要资产和全部收入来源。其停产、复产对公司具有巨大影响,也是投资者进行投资决策的重要依据。但公司披露的浙商矿业预计复产时间多次发生变化,预测不够审慎,公司信息披露不准确。

    上交所认为,ST荣华上述行为违反了《股票上市规则》有关规定, 同时考虑到浙商矿业生产工艺调整后需重新编写环境影响评价报告并取得有关部门的批复,相关行政审批流程在时间上具有一定的不确定性,对公司预计复产时间的不准确具有一定影响,可以酌情予以减轻处理。因此,上交所决定,对ST荣华和时任董事长刘永、时任董事会秘书辛永清予以监管关注。

    资料显示,ST荣华上市初期,公司的主营业务一度为玉米淀粉及其副产品的加工、销售等,后来公司收购了浙商矿业,经营重心逐步转向黄金采掘业。然而,公司业绩2012年开始出现下滑,并在2014年下半年陷入亏损。

    截至2015年三季度,ST荣华仍然处于亏损状态。2015年1至9月,公司实现营业收入7876.4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49.6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452.3万元,亏损进一步扩大。

    贡献着公司全部营业收入的浙商矿业复产尚无时间表或将对公司业绩产生重大不利影响,公司也可能因连续两年亏损而在戴帽的基础上再被披星(实施“特别风险警示”)。然而,在去年三季报中,公司却表示年报亏损不适用。

    对此,去年9月在回复上交所问询时,ST荣华曾透露,经测算停产期间浙商矿业每月发生固定费用约962万元(含折旧、摊销、人工等),预计停产期将累计发生固定费用约5772万元,对浙商矿业当期业绩影响较大。由于2015年度政府对公司办公楼旧址土地及建筑物拆迁补偿6204.84万元(已收到3591.65万元),预计公司2015年度业绩与上年同期相比变化不大。

    事实上,由于缺乏其他收入来源,ST荣华只能依靠拆迁补偿。临近2015年底,公司接连收到两笔拆迁补偿款合计4702万元,公司将上述政府土地收储补偿资金确认为当期损益。

    对于浙商矿业何时能复产,ST荣华表示,董事会将积极和环保部门沟通,协调相关部门尽快完成对《金山金矿及尾矿综合开发利用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评审并取得批复,恢复浙商矿业的正常经营,撤销“其他风险警示”。(证券时报记者 康殷)

浙商矿业停产致ST荣华带帽 上交所关注复产期频变更

2016年1月15日 08:48 来源:证券时报

    因为子公司肃北县浙商矿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浙商矿业”)迟迟无法复产,ST荣华(600311)自去年12月1日起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正式“带帽”。也因为披露的浙商矿业预计复产时间一变再变,信息披露不准确,上交所1月13日发出监管函,决定对ST荣华和时任董事长刘永、时任董秘辛永清予以监管关注。

    浙商矿业是ST荣华的全资子公司,其营业收入占上市公司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营业收入的100%,可谓是ST荣华的钱袋子。

    但去年6月1日,ST荣华公告称,浙商矿业因选矿厂设备检修、生产工艺调整及尾矿坝加固,自2015年6月1日起停产,预计停产两个月。生产工艺调整后,将由原来的全泥氰化碳浆吸附工艺改为无氰提取工艺。截至8月1日,公司又公告浙商矿业选矿厂未能按原计划恢复生产,预计可在9月15日前恢复生产。可截至9月15日,公司仍未能按原计划恢复生产。上交所就此问询,ST荣华回复并公告称,预计浙商矿业可在2015年11月30日前恢复生产。但截至2015年11月29日,浙商矿业仍未能恢复生产。

    迟迟未能复产,ST荣华因生产经营活动受到严重影响且预计三个月内不能恢复正常,向上交所申请对公司股票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公司股票于2015年12月1日被予以风险警示,正式“带帽”。

    上交所1月13日发出监管函指出,经核实,浙商矿业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的总资产、营业收入分别占上市公司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总资产、营业收入的49.94%和100%,是公司的主要资产和全部收入来源。其停产、复产对公司具有巨大影响,也是投资者进行投资决策的重要依据。但公司披露的浙商矿业预计复产时间多次发生变化,预测不够审慎,公司信息披露不准确。

    上交所认为,ST荣华上述行为违反了《股票上市规则》有关规定, 同时考虑到浙商矿业生产工艺调整后需重新编写环境影响评价报告并取得有关部门的批复,相关行政审批流程在时间上具有一定的不确定性,对公司预计复产时间的不准确具有一定影响,可以酌情予以减轻处理。因此,上交所决定,对ST荣华和时任董事长刘永、时任董事会秘书辛永清予以监管关注。

    资料显示,ST荣华上市初期,公司的主营业务一度为玉米淀粉及其副产品的加工、销售等,后来公司收购了浙商矿业,经营重心逐步转向黄金采掘业。然而,公司业绩2012年开始出现下滑,并在2014年下半年陷入亏损。

    截至2015年三季度,ST荣华仍然处于亏损状态。2015年1至9月,公司实现营业收入7876.4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49.6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452.3万元,亏损进一步扩大。

    贡献着公司全部营业收入的浙商矿业复产尚无时间表或将对公司业绩产生重大不利影响,公司也可能因连续两年亏损而在戴帽的基础上再被披星(实施“特别风险警示”)。然而,在去年三季报中,公司却表示年报亏损不适用。

    对此,去年9月在回复上交所问询时,ST荣华曾透露,经测算停产期间浙商矿业每月发生固定费用约962万元(含折旧、摊销、人工等),预计停产期将累计发生固定费用约5772万元,对浙商矿业当期业绩影响较大。由于2015年度政府对公司办公楼旧址土地及建筑物拆迁补偿6204.84万元(已收到3591.65万元),预计公司2015年度业绩与上年同期相比变化不大。

    事实上,由于缺乏其他收入来源,ST荣华只能依靠拆迁补偿。临近2015年底,公司接连收到两笔拆迁补偿款合计4702万元,公司将上述政府土地收储补偿资金确认为当期损益。

    对于浙商矿业何时能复产,ST荣华表示,董事会将积极和环保部门沟通,协调相关部门尽快完成对《金山金矿及尾矿综合开发利用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评审并取得批复,恢复浙商矿业的正常经营,撤销“其他风险警示”。(证券时报记者 康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