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 滚动新闻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财经天下:WTO上诉机构摆脱危机“道阻且长”

2019-12-9 14:45:09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李晓喻

    中新社北京12月9日电 (记者 李晓喻)12月10日,随着两位成员任期届满,世贸组织(WTO)争端解决机制上诉机构将只剩一位成员,低于保持有效运行的人数下限。至此,全球贸易“最高法院”将彻底陷入瘫痪,有WTO“牙齿”之称的争端解决机制也将名存实亡。

    分析人士认为,在这个问题上,WTO四个主要成员中、美、欧、日基本可以分为两大派:

    一派是美国。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原所长陈凤英对中新社记者表示,美国认为WTO争端解决机制作出的裁决时常损害美国经济利益,因此以拖延上诉机构成员遴选这种极端方式,迫使上诉机构按照美国意图进行彻底改革。

    据WTO统计,1995年至2018年11月,美国在争端解决机制中作为被告的案例高达151例,欧盟、加拿大、中国、韩国、巴西和印度是对美国发起诉讼最多的经济体。近年来美国发起的一系列贸易保护主义行动,也被相关国家诉诸WTO。

    陈凤英称,在此情况下,美国的意图实质上就是要减少WTO对美国贸易行为的约束,重塑对美国有利的游戏规则,在多边领域实现“美国优先”。

    另一派是中国、欧盟、日本。这三者虽然都主张维护并强化争端解决机制,但整体利益诉求并不完全相同。

    中方坚定维护多边贸易体制,一直在积极推动解决上诉机构问题。除了与115个成员提交了关于启动上诉机构遴选的提案外,中方还联合欧盟等40个成员提交了关于上诉机构改革的提案,积极参与磋商,努力争取WTO成员形成共识。

    经济对外依存度较高的欧盟、日本亦希望尽快恢复争端解决机制功能。欧盟去年9月提交的WTO改革方案包含了六点挽救争端解决机制,化解其停摆危机的建议。同年11月,欧盟还组建了针对上诉机构危机的改革阵营,与加拿大、澳大利亚、韩国、新西兰等提交了打破争端解决机制僵局的具体措施建议。

    “欧盟一直主张依靠国际规则和制度来保障公平贸易,这与美国的诉求有根本分歧。”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说。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倪月菊表示,以规则为基础的争端解决机制是多边贸易体制的支柱,这一点“已经融入日本的战略思想”。此外,日本在美国贸易伙伴“逆差排行榜”上位列第三,是美国贸易保护政策的“受害者”。因此,日本也支持把争端解决机制作为WTO改革优先事项,促该机制正常运转。

    不过,在重新界定“发展中国家”成员的标准和待遇,强化对所谓“不公平贸易行为”的打击,追求“对等贸易”等方面,日本、欧盟与美国所持立场比较接近。此外,日欧对美国经济的依赖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二者对WTO改革的主张。

    倪月菊称,由于自身地缘政治、经济局限,日本在WTO改革问题上不可避免受到美国掣肘,在与中国协商有关WTO改革时也不能不受到美国的影响。

    学者认为,考虑到美国把上诉机构和其他WTO改革议题捆绑起来,以上诉机构存亡为筹码要求其他WTO成员同意美国对WTO改革方案的策略,尽管中国、欧盟、日本在尽早化解争端解决机制危机上有一致看法,但要形成强大合力,让争端解决机制走出危机仍面临考验。(完)

财经天下:WTO上诉机构摆脱危机“道阻且长”

2019年12月9日 14:45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社北京12月9日电 (记者 李晓喻)12月10日,随着两位成员任期届满,世贸组织(WTO)争端解决机制上诉机构将只剩一位成员,低于保持有效运行的人数下限。至此,全球贸易“最高法院”将彻底陷入瘫痪,有WTO“牙齿”之称的争端解决机制也将名存实亡。

    分析人士认为,在这个问题上,WTO四个主要成员中、美、欧、日基本可以分为两大派:

    一派是美国。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原所长陈凤英对中新社记者表示,美国认为WTO争端解决机制作出的裁决时常损害美国经济利益,因此以拖延上诉机构成员遴选这种极端方式,迫使上诉机构按照美国意图进行彻底改革。

    据WTO统计,1995年至2018年11月,美国在争端解决机制中作为被告的案例高达151例,欧盟、加拿大、中国、韩国、巴西和印度是对美国发起诉讼最多的经济体。近年来美国发起的一系列贸易保护主义行动,也被相关国家诉诸WTO。

    陈凤英称,在此情况下,美国的意图实质上就是要减少WTO对美国贸易行为的约束,重塑对美国有利的游戏规则,在多边领域实现“美国优先”。

    另一派是中国、欧盟、日本。这三者虽然都主张维护并强化争端解决机制,但整体利益诉求并不完全相同。

    中方坚定维护多边贸易体制,一直在积极推动解决上诉机构问题。除了与115个成员提交了关于启动上诉机构遴选的提案外,中方还联合欧盟等40个成员提交了关于上诉机构改革的提案,积极参与磋商,努力争取WTO成员形成共识。

    经济对外依存度较高的欧盟、日本亦希望尽快恢复争端解决机制功能。欧盟去年9月提交的WTO改革方案包含了六点挽救争端解决机制,化解其停摆危机的建议。同年11月,欧盟还组建了针对上诉机构危机的改革阵营,与加拿大、澳大利亚、韩国、新西兰等提交了打破争端解决机制僵局的具体措施建议。

    “欧盟一直主张依靠国际规则和制度来保障公平贸易,这与美国的诉求有根本分歧。”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说。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倪月菊表示,以规则为基础的争端解决机制是多边贸易体制的支柱,这一点“已经融入日本的战略思想”。此外,日本在美国贸易伙伴“逆差排行榜”上位列第三,是美国贸易保护政策的“受害者”。因此,日本也支持把争端解决机制作为WTO改革优先事项,促该机制正常运转。

    不过,在重新界定“发展中国家”成员的标准和待遇,强化对所谓“不公平贸易行为”的打击,追求“对等贸易”等方面,日本、欧盟与美国所持立场比较接近。此外,日欧对美国经济的依赖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二者对WTO改革的主张。

    倪月菊称,由于自身地缘政治、经济局限,日本在WTO改革问题上不可避免受到美国掣肘,在与中国协商有关WTO改革时也不能不受到美国的影响。

    学者认为,考虑到美国把上诉机构和其他WTO改革议题捆绑起来,以上诉机构存亡为筹码要求其他WTO成员同意美国对WTO改革方案的策略,尽管中国、欧盟、日本在尽早化解争端解决机制危机上有一致看法,但要形成强大合力,让争端解决机制走出危机仍面临考验。(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