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围剿个人信息泄露 卡在哪里?

2016-1-7 14:11:44

来源:华龙网 作者:杨光志

    

    不少媒体近日转载了新华社的刊文《你的信用卡个人信息“只花5毛钱就能在网上买到”?》,引发社会广泛关注。对此,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相关负责人接受记者专访时回应,我国将加快研究制订个人信息保护相关法律,加大对非法收集、泄露、出售个人信息行为的打击力度。(新闻链接)

    新华社发而此文的原标题是《网传“5毛钱买卖信用卡信息”,网信办教你维权》,介绍了三种渠道维权。网络转载选取了另一个点做标题称:《国家网信办表态:将加快研究制订个人信息保护法律》,这后者或许更具“看点”,但却不“新”,也不够准确。

    将加快研究制订个人信息保护相关法律,云云,虽然在网信办答记者问中有这句话,但作为框架法,全国人大在2000年便有了《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012年便有了《关于加强网络信息保护的决定》,所以,“将制定”一语严格来讲,不够准确。当然,将制定的,肯定会有一系列下位法,实操细则,释法解释,部门专责确认……等等。

    顺着这个脉络捋下去,网信办的答话其实透露了两个意思:其一,三个维权渠道早有,这三种方式维权分别是:1、有权立即要求网络服务提供者删除和制止信息侵权。2、可向公安部门、互联网管理部门、工商部门、消协、行业管理部门和相关机构进行投诉举报。3、可通过法律手段要求侵权人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偿损失等。

    其二,基于三种维权方式目前并不体现出“有效”,国家将会迅速“打补丁”。在这里,网信办的回答其实也折射出一个严峻的现实:个人信息泄露的灾情,还依然巨大,非法收集、泄露、出售个人信息的行为,并没有收敛。

    那么,问题来了,围剿个人信息泄露,究竟卡在哪里?据我杨光志不靠谱观察研究发现,这首先:卡在“九龙治水,水水不治”的顽疾。看看这条维权路上“被点名”的机构部门吧:上至中纪委、最高检、公安部、工信部、文化部、广电总局、工商总局,下至扫黄办、消协以及各级互联网管理部门、行业管理部门和相关机构,这些机构和部门,人人都有责管,结果人人都可免责,目前基本上是“坐等举报”,似乎还缺少一点主动作为精神,还没有更具体的鞭鞑手段,让这些机构和部门感觉到“服务当趋前,无为有风险”。目前需要加强的,便是要让这些具体管事的部门,都有可操作的路径指引,有专门的责任确定,有不作为的必然问责,以及从机制平台上,去设计解决公众维权成本高、取证难的现实困难。

    其次,卡在个人信息泄露界定标准模糊。这里有恶意的泄露,并基于谋利行为而将个人作息买卖。这里也有善意的“大数据分析”,譬如移动互联网、物联网、云计算等新的信息技术和移动终端的发展应用,以精准锁定目标用户,进行个性化产品营销服务,有的是群众欢迎的,有的是群众厌恶的,如何在“围剿”和“容许”间把握好一个法规的度,目前还陷入难局。

    再则,卡在垄断部门受宠。“围剿”的出手常常“高抬低放”,“打雷不下雨”,银行业、电信业、互联网企业(电商)等等强势部门,可以说是个人信息泄露的源头和载体,但受着“惹不起”、“不忍打”、“先培育后规范”等等心思的“纠结”与“庇护”。“围剿焉?不围剿焉?这是个问题?”如此“哈姆雷特之问”,卡在了这里。

    最后,是卡在全民参与并形成压力气场。保护公民个人信息安全,应当形成“政府主导、社会协同、公众参与”的立体保护伞。这样一个“闭环”的构成,全民参与是最为关键的要素。换句话说,你某人受到了信息泄露的侵害,你自己都“忍气吞声”“逆来顺受”了,你自己都不想较真了,别人还怎么救你?因此,请每个人都学学“秋菊”那股倔强劲吧,当个人安全信息遭遇侵害时,应当挺身而出,坚定与此类现象作斗争。

围剿个人信息泄露 卡在哪里?

2016年1月7日 14:11 来源:华龙网

    

    不少媒体近日转载了新华社的刊文《你的信用卡个人信息“只花5毛钱就能在网上买到”?》,引发社会广泛关注。对此,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相关负责人接受记者专访时回应,我国将加快研究制订个人信息保护相关法律,加大对非法收集、泄露、出售个人信息行为的打击力度。(新闻链接)

    新华社发而此文的原标题是《网传“5毛钱买卖信用卡信息”,网信办教你维权》,介绍了三种渠道维权。网络转载选取了另一个点做标题称:《国家网信办表态:将加快研究制订个人信息保护法律》,这后者或许更具“看点”,但却不“新”,也不够准确。

    将加快研究制订个人信息保护相关法律,云云,虽然在网信办答记者问中有这句话,但作为框架法,全国人大在2000年便有了《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012年便有了《关于加强网络信息保护的决定》,所以,“将制定”一语严格来讲,不够准确。当然,将制定的,肯定会有一系列下位法,实操细则,释法解释,部门专责确认……等等。

    顺着这个脉络捋下去,网信办的答话其实透露了两个意思:其一,三个维权渠道早有,这三种方式维权分别是:1、有权立即要求网络服务提供者删除和制止信息侵权。2、可向公安部门、互联网管理部门、工商部门、消协、行业管理部门和相关机构进行投诉举报。3、可通过法律手段要求侵权人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偿损失等。

    其二,基于三种维权方式目前并不体现出“有效”,国家将会迅速“打补丁”。在这里,网信办的回答其实也折射出一个严峻的现实:个人信息泄露的灾情,还依然巨大,非法收集、泄露、出售个人信息的行为,并没有收敛。

    那么,问题来了,围剿个人信息泄露,究竟卡在哪里?据我杨光志不靠谱观察研究发现,这首先:卡在“九龙治水,水水不治”的顽疾。看看这条维权路上“被点名”的机构部门吧:上至中纪委、最高检、公安部、工信部、文化部、广电总局、工商总局,下至扫黄办、消协以及各级互联网管理部门、行业管理部门和相关机构,这些机构和部门,人人都有责管,结果人人都可免责,目前基本上是“坐等举报”,似乎还缺少一点主动作为精神,还没有更具体的鞭鞑手段,让这些机构和部门感觉到“服务当趋前,无为有风险”。目前需要加强的,便是要让这些具体管事的部门,都有可操作的路径指引,有专门的责任确定,有不作为的必然问责,以及从机制平台上,去设计解决公众维权成本高、取证难的现实困难。

    其次,卡在个人信息泄露界定标准模糊。这里有恶意的泄露,并基于谋利行为而将个人作息买卖。这里也有善意的“大数据分析”,譬如移动互联网、物联网、云计算等新的信息技术和移动终端的发展应用,以精准锁定目标用户,进行个性化产品营销服务,有的是群众欢迎的,有的是群众厌恶的,如何在“围剿”和“容许”间把握好一个法规的度,目前还陷入难局。

    再则,卡在垄断部门受宠。“围剿”的出手常常“高抬低放”,“打雷不下雨”,银行业、电信业、互联网企业(电商)等等强势部门,可以说是个人信息泄露的源头和载体,但受着“惹不起”、“不忍打”、“先培育后规范”等等心思的“纠结”与“庇护”。“围剿焉?不围剿焉?这是个问题?”如此“哈姆雷特之问”,卡在了这里。

    最后,是卡在全民参与并形成压力气场。保护公民个人信息安全,应当形成“政府主导、社会协同、公众参与”的立体保护伞。这样一个“闭环”的构成,全民参与是最为关键的要素。换句话说,你某人受到了信息泄露的侵害,你自己都“忍气吞声”“逆来顺受”了,你自己都不想较真了,别人还怎么救你?因此,请每个人都学学“秋菊”那股倔强劲吧,当个人安全信息遭遇侵害时,应当挺身而出,坚定与此类现象作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