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叩问“熬夜党”值不值不只是挽救睡眠

2016-1-7 14:11:57

来源:华龙网

    

    “你手里攥着千头万绪,攥着一千个线头,但是一个针眼一次只能穿过一条线”。不久前,习近平总书记在同中央党校第一期县委书记研修班学员座谈时,用自己的经历建议年轻人不要熬夜。作为大学生“熬夜党”的典型代表,林帆说自己看到这个新闻时,觉得“习大大简直说出了年轻人的心声”。对现在的大学生而言,熬夜几乎成了“家常便饭”。“好像人人都是熬夜党。”林帆说。(《中国青年报》1月28日)

    大学生成为了“熬夜党”之所以值得社会关注,就是因为这个群体事关国家和社会未来的建设质量;须知一个富强的国家,一个文明的社会,光靠“熬夜党”来形成支撑肯定是有很大顾虑的。大面积地熬夜、进而成为了“熬夜党”,这虽然不能立马判断就是坏事,但很显然不是什么好事情,至少不会是很正常的事情。这里所说的“大面积”,一则是单个具体的大学生,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当中,大多数的学习时间如果都有熬夜现象;二则是在大学生群体中,成为了“熬夜党”的比例及绝对数量。

     很多大学校里“熬夜党”随处可见,这就很容易令人追问这样一个问题:大学生们这般熬夜,究竟是在做什么?如果是因为功课紧张,偶尔熬熬夜“开夜车”,或是有点突然而至的社会实践活动,需要非得加班加点熬夜才能完成,这样的“熬夜党”估计还算正常。但是,如果大学生熬夜却是不务正业,甚而是因为报道中提及的“娱乐”“休闲”或利用网络平台进行社交往来,这样的熬夜究竟价值几何,或就的确值得观察与商榷。

    另一个问题同样不容忽视,那就是对大学生承担着引导、监管责任的高等院校,能不能对司空见惯的“熬夜党”及其行为听之任之、甚至不闻不问?从法理年龄来说,大多数大学生无疑都已属成年,有独自承担个人行为能力的法律权利与义务;然而,大学生活与其他群居活动有着本质的区别,那就是在这个场所里能够获得的,不仅是吃饭、睡觉带来的身体成长,还有书本教授而来的专业素养,以及研究治学的、做人处事等等方面的思维途径与方法。任何真正承担着国家高等教育责任的学校,或都不止注意学生的学费是否缴清、学业成绩能否过关,还应注视学生的良好生活习惯养成、或是尽力对其矫正;从这个角度来说,“熬夜党”的盛行,未尝不能透视出某些高校疏于学生的有效管理,从真正有价值的高等教育角度而言,当然更是一种悲哀。

    每个人都有机会从年轻走向成熟,同时每个人都有可能拥有自己心疼的子女孩子;然而,不论是已经取得了事业的成功者,还是正在为子女成长默默付出的父母家人们,谁或都不愿意正处于生命黄金阶段的年轻人,有意无意地成为了或损身体健康、或不利良好生活习惯的“熬夜党”。这就可能倒逼到的,不仅是高等学校针对学生的作息管理,还有学业课程、以及各种社会活动所需精力成本的精确设计;甚至,还可能包括教育主管部门,应该对各类学校的相应办学能力,施行有效的针对性监管。毕竟,力促正值青春的莘莘学子,该学习时认真学习、该睡觉时好好睡觉,所关联、牵涉到的,绝不只是为了挽救一群昏昏恹恹的大学生的睡眠!

叩问“熬夜党”值不值不只是挽救睡眠

2016年1月7日 14:11 来源:华龙网

    

    “你手里攥着千头万绪,攥着一千个线头,但是一个针眼一次只能穿过一条线”。不久前,习近平总书记在同中央党校第一期县委书记研修班学员座谈时,用自己的经历建议年轻人不要熬夜。作为大学生“熬夜党”的典型代表,林帆说自己看到这个新闻时,觉得“习大大简直说出了年轻人的心声”。对现在的大学生而言,熬夜几乎成了“家常便饭”。“好像人人都是熬夜党。”林帆说。(《中国青年报》1月28日)

    大学生成为了“熬夜党”之所以值得社会关注,就是因为这个群体事关国家和社会未来的建设质量;须知一个富强的国家,一个文明的社会,光靠“熬夜党”来形成支撑肯定是有很大顾虑的。大面积地熬夜、进而成为了“熬夜党”,这虽然不能立马判断就是坏事,但很显然不是什么好事情,至少不会是很正常的事情。这里所说的“大面积”,一则是单个具体的大学生,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当中,大多数的学习时间如果都有熬夜现象;二则是在大学生群体中,成为了“熬夜党”的比例及绝对数量。

     很多大学校里“熬夜党”随处可见,这就很容易令人追问这样一个问题:大学生们这般熬夜,究竟是在做什么?如果是因为功课紧张,偶尔熬熬夜“开夜车”,或是有点突然而至的社会实践活动,需要非得加班加点熬夜才能完成,这样的“熬夜党”估计还算正常。但是,如果大学生熬夜却是不务正业,甚而是因为报道中提及的“娱乐”“休闲”或利用网络平台进行社交往来,这样的熬夜究竟价值几何,或就的确值得观察与商榷。

    另一个问题同样不容忽视,那就是对大学生承担着引导、监管责任的高等院校,能不能对司空见惯的“熬夜党”及其行为听之任之、甚至不闻不问?从法理年龄来说,大多数大学生无疑都已属成年,有独自承担个人行为能力的法律权利与义务;然而,大学生活与其他群居活动有着本质的区别,那就是在这个场所里能够获得的,不仅是吃饭、睡觉带来的身体成长,还有书本教授而来的专业素养,以及研究治学的、做人处事等等方面的思维途径与方法。任何真正承担着国家高等教育责任的学校,或都不止注意学生的学费是否缴清、学业成绩能否过关,还应注视学生的良好生活习惯养成、或是尽力对其矫正;从这个角度来说,“熬夜党”的盛行,未尝不能透视出某些高校疏于学生的有效管理,从真正有价值的高等教育角度而言,当然更是一种悲哀。

    每个人都有机会从年轻走向成熟,同时每个人都有可能拥有自己心疼的子女孩子;然而,不论是已经取得了事业的成功者,还是正在为子女成长默默付出的父母家人们,谁或都不愿意正处于生命黄金阶段的年轻人,有意无意地成为了或损身体健康、或不利良好生活习惯的“熬夜党”。这就可能倒逼到的,不仅是高等学校针对学生的作息管理,还有学业课程、以及各种社会活动所需精力成本的精确设计;甚至,还可能包括教育主管部门,应该对各类学校的相应办学能力,施行有效的针对性监管。毕竟,力促正值青春的莘莘学子,该学习时认真学习、该睡觉时好好睡觉,所关联、牵涉到的,绝不只是为了挽救一群昏昏恹恹的大学生的睡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