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桂美人”被除名是谁在“任性”?

2016-1-7 14:12:21

来源:华龙网 作者:戴庆峰

    笔者无意冒犯“游戏规则”、“行业惯例”的权威,但有时候却不得不说,这些所谓的“规则惯例”,往往只是强势地位方的推托说辞,而让弱势的个人或群体永远处于弱势地位。那么,我们是否该质疑,这些堂而皇之的“游戏规则”

    

    一个月来,山东女孩小萱等人仍在追讨自己应得的奖金。2014年12月28日,“桂美人”年度评选大赛总决赛在南宁举行,按照赛事规则,跻身十佳的选手,可分别获得1万~10万元不等的奖金,但这笔奖金却迟迟无法兑现。而因为追讨奖金,有选手还被取消“桂美人”十佳称号。(1月28日《南国早报》)

    主办方秉着“为才智兼备新桂人,崇美尚德正能量”而评选出的“桂美人”早已尘埃落定,但最近却因为奖金支付问题而显得颇为“尴尬”:是获奖选手不明就里?还是主办方有意为难?或许两者兼而有之,公众暂且还不得而知。只不过,对于这个已经评定的结果,因为获奖选手“质疑主办方做法,随意在网上散播谣言,在‘德’的考核上不过关”而被除名,以及由“口头告知”奖金发放形式而引起的争议,总让人多少有些质疑:

    其一,作为公开评定的“桂美人”,其评定结果应当具有一定的权威性。仅仅因为主办方认为获奖选手“德能考核不过关”,就单方“除名”,是否经过严格的评定程序?是否经过获奖者的申诉和再认定?而这些程序,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似乎都被“省略”。这让人不禁质疑这一“除名”是否显得过于草率?再或许,让人想得更多的,是具有“最终解释权”的主办方,其权限到底有多大?!

    其二,作为有组织的大型评选活动,其具体操作章程都会有严格的明文规定,但为何在奖金支付问题上却能以“口头告知”的方式来解决,难道主办方就不知道“空口无凭”的道理?想必不是。那到底是主办方“不够细心”还是“有意而为之”?对此笔者难下定论,但至少,公众可以保留想象的空间。

    其三,笔者无意冒犯“游戏规则”、“行业惯例”的权威,但有时候却不得不说,这些所谓的“规则惯例”,往往只是强势地位方的推托说辞,而让弱势的个人或群体永远处于弱势地位。那么,我们是否该质疑,这些堂而皇之的“游戏规则”、“行业惯例”,本身就是“霸王条款”,本身就无“规矩丈量”之用?

    之所以,在“桂美人”被除名的背后,我们不禁要追问:到底是谁在“任性”?

    

    

    

“桂美人”被除名是谁在“任性”?

2016年1月7日 14:12 来源:华龙网

    笔者无意冒犯“游戏规则”、“行业惯例”的权威,但有时候却不得不说,这些所谓的“规则惯例”,往往只是强势地位方的推托说辞,而让弱势的个人或群体永远处于弱势地位。那么,我们是否该质疑,这些堂而皇之的“游戏规则”

    

    一个月来,山东女孩小萱等人仍在追讨自己应得的奖金。2014年12月28日,“桂美人”年度评选大赛总决赛在南宁举行,按照赛事规则,跻身十佳的选手,可分别获得1万~10万元不等的奖金,但这笔奖金却迟迟无法兑现。而因为追讨奖金,有选手还被取消“桂美人”十佳称号。(1月28日《南国早报》)

    主办方秉着“为才智兼备新桂人,崇美尚德正能量”而评选出的“桂美人”早已尘埃落定,但最近却因为奖金支付问题而显得颇为“尴尬”:是获奖选手不明就里?还是主办方有意为难?或许两者兼而有之,公众暂且还不得而知。只不过,对于这个已经评定的结果,因为获奖选手“质疑主办方做法,随意在网上散播谣言,在‘德’的考核上不过关”而被除名,以及由“口头告知”奖金发放形式而引起的争议,总让人多少有些质疑:

    其一,作为公开评定的“桂美人”,其评定结果应当具有一定的权威性。仅仅因为主办方认为获奖选手“德能考核不过关”,就单方“除名”,是否经过严格的评定程序?是否经过获奖者的申诉和再认定?而这些程序,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似乎都被“省略”。这让人不禁质疑这一“除名”是否显得过于草率?再或许,让人想得更多的,是具有“最终解释权”的主办方,其权限到底有多大?!

    其二,作为有组织的大型评选活动,其具体操作章程都会有严格的明文规定,但为何在奖金支付问题上却能以“口头告知”的方式来解决,难道主办方就不知道“空口无凭”的道理?想必不是。那到底是主办方“不够细心”还是“有意而为之”?对此笔者难下定论,但至少,公众可以保留想象的空间。

    其三,笔者无意冒犯“游戏规则”、“行业惯例”的权威,但有时候却不得不说,这些所谓的“规则惯例”,往往只是强势地位方的推托说辞,而让弱势的个人或群体永远处于弱势地位。那么,我们是否该质疑,这些堂而皇之的“游戏规则”、“行业惯例”,本身就是“霸王条款”,本身就无“规矩丈量”之用?

    之所以,在“桂美人”被除名的背后,我们不禁要追问:到底是谁在“任性”?